第四章 回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據《慶禮》所載,東北之地曰幽州,慶武王平趙,封其弟于幽州故地,號燕。

    五百載沉浮,又陸續有三位侯封于幽州之地。

    故而在幽州有一王、兩司、三侯直說。

    一王,自是虎踞濮陽的燕王府無疑;兩司則一曰司天監,直屬皇室,屠皇室之敵。一曰明臺司,專誅作亂之修,魔道之修;而三侯,則是平恩侯王氏、定陽侯楚氏,靖邊侯云氏。

    其中云氏與燕王府皆虎踞濮陽,一東一西,故而濮陽城數百年間竟有了東富、西貴、南貧、北賤之說。

    幽州,濮陽城云府后園,雖是凜東,卻滿園春色。

    只見佳木蘢蔥,花團錦簇。數步開外,有一丈許假山,怪石嶙峋,重巒疊嶂。峰下一泓清泉涌動,瀉于石隙之下。

    正東十余丈,一座宏偉殿宇赫然入目,飛樓插空,繡闥雕甍。

    殿外兩側豎兩幅巨型長匾,上書“蘢蔥樹色分仙閣,縹緲花香泛御溝”。

    十余字力道蒼勁不失風雅,筆走龍蛇之間一股卓然仙風撲匾而出。

    殿閣之上,一男子負手而立,身后侍從云集。

    此人生的豹眼長髯,神明英徹。身旁站一老叟,神態恭親,正對著身前男子附耳細語。

    這風雅男子名云烈武,正是云無悲之父。此人聞得老叟耳語先是一驚。

    “竟有此事?!”云烈武話音一頓,沉思良久方才展顏笑道“父親大人不問世事,卻不代表此等齷齪能逃得過他老人家法眼,再說族中諸老俱在,雖是肘腋之患,實不足為慮。倒是無悲這小子,長進不小。”

    老叟亦欣慰一笑,接口道:“列空一脈尚有余孽在世,這首尾卻需我等代勞,處理一二。”

    “此事有勞忠叔。”云烈武淡然答道。說罷,方眼遠眺,似是想到了什么,一絲陰霾浮于眉間。

    老叟揮退一眾是侍從奴婢,踱步向前,與云烈武并肩而立,悠然說道”烈武可是憂心無悲之事?“

    聽得”無悲“二字,云烈武下意識的輕撫右手翠玉扳指,目露柔情。

    ”無悲年近及冠,何須我憂?只是這聽云碑之事,無悲我兒再無由推卻了。“

    老叟臉色立時愁苦起來,又不知如何勸慰,苦笑一聲,不再言語。

    *****************************************************

    與此同時,幽州濮陽城外百余里,一行百余人,緩緩向城門行去。

    為首之人,正是云無悲。

    云無悲筑基以成,本可運起云氏陸地奔騰之術,只需數個時辰便可回到族內。何奈此時,云無悲心緒暢達,又思及自己在攬月別府盤亙經年,卻不曾覽盡此地美景,回歸在即,不免遺憾。

    于是,筑基當日,眾人一把火焚了攬月別府,把所有線索毀盡之后,一路走走停停,游山玩水,直至如今放才行至濮陽城界。

    百無聊懶之下,云無悲神念四周亂掃,見身后普通侍從面顯疲態,不禁莞爾一笑。一緊手中韁繩,放慢馬速。揚聲笑道。

    “此處距族內不過百余里,我等打起精神,快馬加鞭,不出個把時辰便可回歸族內。“

    百余人聞言果然一掃疲態,轟然應諾。

    而后云無悲帶領著驚云衛十二人以及一眾侍衛百余人,策馬揚鞭,飛馳于前往濮陽的官道之上,卷起煙塵陣陣。

    此時濮陽地界,晴空萬里,風和日麗。云無悲見此情此景,不禁豪氣頓生,悠然長歌道。

    “湛湛長空,亂云飛度,吹盡繁紅無數。

    正當年,紫金空鑄,萬里黃沙無覓處。

    沉江望極,狂濤乍起,驚飛一灘鷗鷺。

    鮮衣怒馬少年時,能堪那金賊南渡?”

    .。

    駿馬之上眾人似被這萬丈豪情所染,悉數忘情的跟著云無悲放聲高歌起來。

    良久高歌方息,葉風歌一身玄鐵戰鎧,緊隨云無悲之后。此時突兀的問道。

    ”少主,這金賊乃是何方神圣?“

    疾馳中的云無悲聞言,不由嘴角抽動,一揮馬鞭,笑了起來。

    ”這金賊么,嗯。金賊乃是大慶之東十萬里外,雄踞一方的大盜。”

    葉風歌刻板的撓了撓頭,無論如何也想不通這大慶之東的一方豪雄里,怎會有自己沒聽過的。

    思索之際,募得一聲虎嘯從濮陽城方向響起。

    不過片刻,一道金燦燦的人影,騎著足足兩丈大小的巨虎從前方虎嘯而來,卷起的陣風讓一眾侍衛身上戰袍獵獵作響。

    “金賊?哈哈哈。兄長又騙人了!”話音方一入耳,那道金燦燦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只見這人一身金色戰甲,虎鎧遮面。身下巨虎竟是虎豹軍中,大名鼎鼎的鋸齒虎坐騎,百余匹烈馬在這巨虎虎威之下駭得前蹄高揚,險些人仰馬翻。

    “無悲哥兒,十年不見,弟弟我差點就跑去東臨衛尋你去了!”這人說話間跳下巨虎之背,摘下面甲,與同時翻身下馬的云無悲抱在一起。

    虎形面甲下是一俊逸出塵的美少年,眉眼間與云無悲有幾分相似,沒有云無悲那種逼人的英氣,卻多了一份爾雅。

    兩人身形分開,云無悲親昵的撫了撫少年的頭。

    “尋我作甚,不好好在虎豹軍中歷練,莫不怕二叔揍你!”

    兩人執韁并肩而行,眾人緊隨身后。云無悲拍著少年肩膀笑道“無忌,十年沒見,怎還是這般頑劣。為兄可記得小時候二叔總是滿府追著你胖揍呢。”

    云無忌俊臉一紅,回頭正看到葉風歌等人強忍笑意而目含驚懼的神色,不由心惱,暗中對著驚云衛等人揮了揮拳頭。

    繼而對云無悲正色道:”兄長有所不知,咱幽州之邊,如今那大梁朝重兵云集,厲兵秣馬,幾欲犯境。二叔那邊焦頭爛額,哪兒有功夫管教于我。“

    ”什么!“

    云無悲大驚失色,佇步不前,疾聲問道:“大梁犯境?無忌,這是何時的事兒?”

    “兄長莫驚,這些年來咱虎豹軍和大梁那邊摩擦不斷,年前大梁開始在我幽州之邊增結重兵,不過有咱虎豹軍在,諒他大梁也不敢輕易進犯?!”

    少年一笑,又接著道“況且據說陛下已征調大批明臺司修士入我幽州,不日便至,兄長大可放心。”

    云無悲呼吸一窒,只覺一股不詳之感浮上心頭。

    只怕幽州要出大事兒了!

    只是云無忌少不更事,不說也罷,且待回族之后一問便知。

    云無悲努力抑制心中驚疑,強顏歡笑道。

    “無忌,你可知明臺司為何物?!這大慶兩司皆為陛下手中之劍。只是司天監,劍鋒所指乃是外敵,可明臺司的劍,卻是揮向我大慶之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496_2_30-m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