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蹊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濮陽云府

    云無悲盤膝坐于臥榻之上,心中思緒紛亂,愁蹙萬分。

    明臺司大舉而入幽州?大梁欲犯境?

    一宿未眠,他仔細推敲揣摩,卻沒有絲毫頭緒,但可以肯定,此事蹊蹺,非比尋常。沉思良久,心道,大可明日尋父親問一問,或干脆招云氏暗衛來詢問一番也可。

    此刻正值丑時,云無悲再無睡意,索性起身,信步至廂房正中青花五蝠紋香爐旁。

    焚起檀香,又沏了一壺好茶。不多時檀香混著茶香縈繞廂房之內,云無悲心神略松,喃喃自語。

    “帝出乎震,震卦在東。圣體初成,貪狼宮開。”

    前一句云無悲倒也心中明了。

    震乃是是八卦之一,所謂震為雷,震仰盂。

    即震卦代表的是兩陰爻在上,一陰爻在下。故而有“乾南坤北,離東坎西,震東北,巽西南,兌東南,艮西北,自震至乾為順,自巽至坤為逆。

    此為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

    圣體自然是自己那初成的屠戮至真玄冥之體,而貪狼不出意外定然是北斗第一星天樞無疑。

    左臂七星痣天樞點位也的確異變。

    惱人的是,一連數日,無論何種方法,這猩紅的天樞痣絲毫沒有反應。只有神念掃過左臂七星痣時,才能查覺左臂之上彌蒙恍惚,似有一層迷霧籠罩,神念竟然觀照不得。

    定然是算漏了什么地方!

    傳承言及“貪狼宮開”,自然不會無中生有。

    而云無悲自左臂異變之后,總感覺冥冥中有一神秘之所在,隱隱約約召喚自身心神,且這感覺隨著時間推移,愈發的強烈了。

    .。

    次日清早,天還未大亮,云無悲就聽到東廂門外傳來云無忌那爽朗的呼喊之聲。

    “葉風歌,今兒咱帶兄長去逛逛濮陽的一個好去處,嘿!”

    云無忌無奈一笑,沐浴更衣之后,推門而出。

    恰巧見著云無忌正帶著兩個侍從,楮在門外,咯咯的笑著。風歌等驚云衛三人站在不遠處,渾身衣服凌亂,似面有懼色。

    “你小子,就欺負風歌他們老實。說吧,什么好去處?”

    云無忌雀躍過來,一把摟住云無悲肩膀,眸中帶笑,神秘的低聲耳語道“兄長去了便知。”

    云無悲無奈,正色道“昨日回府,為兄尚未拜見父兄長輩,無忌且先隨我拜見父親。”

    一行人走出無悲寢殿,穿過后園。此時天色尚早,云府內眾多仆從丫鬟婆子俱以在府中忙碌起來。

    “咦,那不是無悲哥哥么?”

    后園花壇處,一年約豆蔻的小丫頭正在幾個婆子的帶領下修剪花草,募得看到不遠處走進的云無悲幾人,一聲驚呼。隨即似有所覺,白皙如玉的俏手立刻捂住紅唇,被晨風吹起的裙角翻飛如蝶,露出雪白的膝褲,恍若隨時欲乘風而去的精靈。

    幾個婆子不免年老遲鈍,半晌才反應過來,只是抬眼看了云無悲等人,慌忙低頭行禮跪安,獨留這小丫頭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其中一婆子見狀,暗道不好,慌亂間一把拽在小丫頭臂上狠狠一擰,輕聲喝斥。

    “你這野丫頭,見府中少爺還不跪下請安!”

    云無悲如今筑基不久,神念尚不能如臂使指,故而這一路上神念全開,并未收束,周遭百米內洞若觀火。方才隔著老遠,聞得那一聲驚呼只覺耳熟,卻又想不起這小丫頭是何人。

    而其中一婆子在望向自己等人時,眸中分明帶有驚懼之色!

    云府法度森嚴,尊卑分明,似這般下人們見云氏族人不跪者,杖責二十,入府仆婢自當知曉。

    這豆蔻少女不是云府之人,這綠衣婆子心中有鬼!

    不過幾個呼吸,云無悲心中已有定論,只是此等小事兒也輪不到他云無悲去管,自有暗衛,律殿操心。

    與無忌說著閑話,眾人走過溪前花壇。

    倏忽之間,一道明艷動人的身影,恍若一道驚雷,現于云無悲腦海之中。

    云無悲頓時面色一沉,驟然回轉,疾步至跪地的小丫頭身前,居高臨下審視幾人。

    只見小丫頭怯生生跪在地上,露出衣衫的玉臂青紫一片,粉嫩的小臉上鮫珠頻謫,梨花帶雨,讓人心生憐惜。

    “你是。。你是露晨妹子的貼身小婢?抬起頭來。”

    小丫頭聞言,雙肩抽動,悲呼一聲“嗯,無悲哥哥”,跳起抱住云無悲嗚嗚的抽泣起來,駭得幾個婆子攤在地上瑟瑟發抖。

    良久,抽泣之聲漸弱,云無悲拍拍她腦袋,柔聲問道“你這小丫頭為何在我云府?露晨妹子如今身居何處?”說話間,云無悲星目之中厲色一閃,狠狠瞪了幾個婆子一眼,心中一動,忖道。

    這小丫頭喚作月兒,是露晨妹子的貼身小婢,幾年不見,倒是愈發的惹人憐愛了。

    韓露晨其父,乃是如今大慶幽州牧韓文忠。

    韓家在大慶幽虞之地,薪火相傳逾千載,幽州望族。

    武王平趙前,韓家在趙國曾鼎盛一時。

    韓太祖官拜趙國大司馬,其后陸續有人朝中身居要職。千年積累,此族人才輩出,實力雄厚,單單是族內筑基大修就有九位之多。武王平趙之后,為安此族之心,屢屢施恩,直至如今。

    武德元年,新帝登基,韓文忠察舉為孝廉,任郎中。僅僅三年之后,慶元帝,以公車征辟招此人為侍郎,遷任虞州太守。

    武德十一年,大梁叩邊,幽虞兩州大亂,兵禍四起。韓文忠領兵先平虞州之患,再西出東臨,直擊大梁進犯之敵,戰功彪炳。武德十三年春,官拜大慶幽州牧。

    三載前,韓家現任族長八十大壽,幽虞兩州達官顯貴、地方豪雄悉數前去祝壽,無有不至。身居攬月別府的云無悲亦被其父相召,隨族中長輩前往。

    此行云無悲結識韓露晨,幾日相處下來,情愫暗生,與幾位父兄長輩商議之后,欲與韓家提親,何奈韓露晨早有婚約在身。加之這千年門閥望族自視頗高,竟對云氏此提議嗤之以鼻。

    之后,韓老太公更是怒斥云氏“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間”,不歡而散。

    這韓露晨的貼身小婢為何會出現在云府?想來,露晨妹子也該在府中才是!

    云無悲心中疑竇叢生,看此前幾個婆子所為,似將月兒此女當成了自家下人使喚,此事定有蹊蹺。

    “無悲,哥哥們正要尋你,正巧。咦,這幾個不長眼的婆子怎地沖撞無悲了?”

    云無悲思索間,忽聞前殿傳來喚聲,不過片刻,浩浩蕩蕩十余人迎面而來。

    最前面四人錦緞裘袍,行走間虎虎生威,正是云無悲二哥云無病、四哥云無風、五哥云無情以及六弟云無咎。身后十余人皆腰懸九環開山大刀,神色恭謹行于后方。

    “無悲見過四位兄弟。”

    云無悲躬身抱拳,一一問安之后,劍眉倒豎,對著身后侍衛冷聲說道:“將整個后園在場丫鬟下人悉數拿下,壓到我寢殿,休驚動他人!”

    “諾!”

    眾侍衛應諾,四散而去。

    “咦,無悲你這是作甚?后園丫鬟婆子二十余人呢,這動靜可不小。”

    說話之人說話之人豹頭環眼,燕頷虎須,正是云無病。云氏嫡脈眾多公子中排行老二,云無悲十三叔獨子。

    云無病本性醇厚,只因其父執掌云氏族律,耳聞目染之下,性情嫉惡如仇,脾氣在眾多兄弟之中最是火爆,在這濮陽城內有“病閻王”之稱。

    果不其然,云無病皺眉又道“若非知曉無悲你品性,我定然要動手拿人,問個青紅皂白!”

    “得了吧,二哥,無悲拿人自有他道理。反倒是你,昨日明知無悲要回來,也不去相接,這是何道理,我與四哥可是星夜兼程,行了八百里方才趕回來的。”云無情扯了扯嘴角,手中羽扇輕搖,調笑道。

    “幾位兄長,隨我來。”云無悲神情凝重,沉聲道。

    說罷挽起月兒千千素手,輕聲吩咐道“月兒,你且帶我等去尋露晨妹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502372_22_18-m
莽荒紀
作者 我吃西紅柿
  番茄繼《盤龍》《吞噬星空》《九鼎記》《星辰變》《寸芒》《星峰傳說》後第七本小說。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