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中毒的官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司馬衛光和趙旺走到門口,司馬裳也跑過來了,“二哥,聽說軍營里有人被毒死了,讓我也去看看。”

    趙旺說道,“這軍營里太混雜,小姐還是不要去了。”

    司馬裳說道,“我可不怕什么混雜,軍營里我也是常去。”

    司馬衛光說道,“真個好妹妹,你這到處亂跑,天天露面可不像個姑娘家,早晚嫁不出去了。”

    司馬裳噗哧一笑,“我可不怕,巧哥肯定要我了。”

    司馬衛光趕緊嚴肅了起來,“這個事情,父親還沒答應,你可別亂說。趙管家,讓裳妹也一起去吧。”

    趙旺客氣地笑一笑,“公子說話了,那小姐就一起吧。”

    那個軍營即是由昨天司馬衛光三人遇到的那個都尉所管理,應當屬北關城刺史司馬長空的管轄,卻不怎么聽刺史的調遣,只聽從大將軍的安排,負責北關城一帶的太平,支援附近邊關的防衛。

    這個時候,軍營里正亂泱泱的,大門口擺著五個死人,臉面都是鐵青顏色,手腳也都腫起來了。司馬衛光靠近細看,正是早上在王二五那里碰到的五個官兵,其中就有那個白眼士兵。司馬衛光把旁邊一個人叫住,問是怎么回事。那人說,這五個士兵上午回來,到營里休息,睡到午后有一個該去站崗,卻發現死在床上了。

    那都尉帶著幾個人騎馬回到軍營里,見許多人嗚嗚洋洋,上前看了一番,也吃了一驚,問起身邊人情況,便有一個上去給他說了。大家還在議論,等著都尉定奪。忽有一個人喊起來,“我知道,我知道,今天他們幾個回來我見過,他們告訴我早上到王二五那里吃喝,還說王二五那里的肉越來越難吃了。”

    都尉大喝一聲,“定是這王二五,在肉里下了藥了,來害我的將士!”軍營里有一位張軍師,勸他不要那么快下結論,還是好好調查調查,那都尉也不聽,“先抓來王二五再說!”隨即上了馬,叫了幾伙士兵跟著他去抓王二五去。

    司馬衛光見了十分著急,便到軍營外邊,偷偷放了鴿子給王二五送信去。鴿子剛飛走,司馬衛光見從前邊走來一個人,風塵仆仆,拄著拐杖走來這里。司馬衛光見他面生,又想在哪里見過,便在路邊等他。

    等著人過來,司馬衛光便上前問道,“這位兄臺可是從哪里來的?”

    “我是從白崖村過來,司馬衛光公子近來可好?”

    司馬衛光一陣驚喜,原來是認識的,卻忘了他是誰,“我們可曾在哪里見過?”

    “在石村王二五那里,公子可是忘了我了。”

    司馬衛光一聽“王二五”,又想起都尉去抓王二五的事情,一番著急。

    那人便問道,“看公子是遇上什么麻煩的事情?”

    司馬衛光便把這才發生的事情告訴這個人。這人聽了卻不慌忙,“我本就是一個行醫的大夫,我先隨你到軍營看看,看他們到底是中了什么毒。“

    司馬衛光便領著他到軍營里去。那人走到那五個死尸跟前,打量了一番,輕聲告訴司馬衛光,“他們可是中了山野里妖怪的招了。”

    “那太好了,我們告訴大家就可以解王二五的圍了。”

    “不可不可,我們這樣說也沒有憑證,他們也不信,且讓我再細瞧一瞧。”說著便到幾個死尸的手脖子上去摸了摸。

    幾個士兵見了不高興,“你是哪里來的人?”說著上前來拉他。

    司馬衛光趕忙擋住他們,“這是我請來的大夫,給幾位死去的軍官看看。”

    那幾個士兵看是司馬衛光,便不再上前,只在那里說,“這死去的人有什么好看的,難不成還能還魂了。”

    那張軍師聽聞有大夫過來,也走上前打量,問大夫道,“這幾個官兵可是怎么回事?”

    那大夫放下背囊,哈哈一笑,“他們可沒什么事,只不過吃的多了,堵塞了經脈,昏過去了。”

    眾人一聽都不相信,議論紛紛。司馬衛光也感到詫異,剛才這大夫可不是這么說的,不免起疑。

    張軍師說道,“昏過去了?可是他們氣都斷了。”

    “氣未斷,只是停了。看我讓他們再順上。”說著就從背囊里取出一個夾子,從里邊取出幾根銀針,在每個人的頭顱、腳腕扎上。旁邊的官兵都圍攏過來,想瞧瞧這幾個斷氣的人還真能再活了?

    大夫叫旁人幫他揭開尸體的衣服,露出胸脯,又叫人端來幾罐黃酒,拿幾顆丹藥塞到每個嘴里,拿黃酒一股腦灌下去。只見每個人的肚子瞬間漲開了。大夫又拿了銀針,在每個肚子各扎了兩針,便連忙拿起背囊退到后邊,眾人不解,卻見那五個肚子像泄了氣的球,瞬時就扁了,緊接著一股臭氣撲鼻而來,從那五個人的嘴巴、肛.門泄出了許多穢物。

    眾人紛紛退避,只見這五個人唉喲叫起來,在那里打起了滾,又泄了許多污穢,真是難堪至極。

    那管家趙旺連忙拉著司馬裳退到后邊,“小姐你可不能看這些東西!”

    那五個人像豬仔般在屎地里打滾,眾人可從來沒見過這種情形,只覺得驚奇。那五個人滾了一會兒從地上爬起來,看著自己渾身污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大夫又說話了,“這就好了,我把他們吃的東西都排出來了。你們這些士兵,可真是能吃,吃到把自己撐死也是夠稀奇的。”說罷,大笑起來。

    那張軍師耷拉著臉,叫士兵趕忙弄幾盆水來,又從口袋掏出一些銀子遞給大夫,“大夫可收好了,也是多虧了你了。”

    那大夫并不推卻,把銀子放進包囊。一拱手便走。

    司馬衛光緊忙跟上他,“大夫,這是怎么回事?他們不是中毒?”

    “自是中毒,可不能說,即說了中毒,他們還是要推到王二五身上。那都尉和王二五可是有不小的間隙,拿了這個借口,一定不放過他。他們即是中了毒,也是被妖怪虛耗精力,過分饑渴吃喝了許多食物,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這些士兵也是不成器。”

    “大夫真是神人!可問尊姓大名?”

    “不敢當,在下牛仁和。那都尉去找王二五,你可要找那當官的快快通知那個都尉才好,免得石村要遭麻煩。”

    司馬衛光這才想起來,連忙去找張軍師,讓他趕緊通知都尉,放了王二五才是。等他處理完再回身來,那個大夫已經不見了蹤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74538_22_207-m
兔子必須死
作者 一夢黃粱
  自從一隻賤兔子來了天庭後,天庭各大神仙居住地就拉起了橫幅:防火防盜防兔子。   同時,食...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