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

    夜里,濃稠的黑色布滿整個世界,烏云擋住了月光,只兩顆稀星默默地眨著眼睛。遠處一棵枯樹上,徘徊著幾只烏雀,一陣煙霧從樹下飄起,飄散在空氣中,蕩漾地樹都模糊了身影。

    我偷偷爬上樹梢,向著遠處望去。那是一片森林,草木旺盛,林獸頻繁,經常有游客到那里失去蹤跡,但政府多次派人去探查,并沒有太大收獲。

    正因為它的神秘性,我才選擇了這里去探查,我感覺這里絕對有一些不為人所知的秘密。

    我看到一縷青煙筆直插上云霄,便趕緊拿起望遠鏡,去看它的來源。隨著目標逐漸拉近,映入眼簾的是一口大井,直徑足有一米五,一滾滾濃煙正逐漸升起。

    我看呆了,不是因為很神秘,而是深深迷上了這個畫面,它真的太美了。

    但沒多久,這樣的美景便沒有了,剩下的只有一口枯井,再沒了動靜。看沒有什么出現,我不禁移開了視線。但就是最后一眼,我的眼不禁驚呆了,枯井上站著一個人,披散著頭發,是個女的,穿一身白色長袍,頭發垂到腰間。但好在露出了雙眼,使我沒把她看成女鬼。她的眼神很凌厲,我只看了一眼感覺整個靈魂都震懾了一下,因為她正在直直的盯著我。我不禁打了個冷戰,但還是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她的雙眼如此冰冷,她的臉一點都不美麗,枯萎的只剩張皮,她的嘴爛了半塊,她的鼻子幾乎全部都陷了下去。但她的頭發卻烏黑黑長長的一片,一點沒有老去之意。

    我的大腦幾乎短路,腦子轟的一聲炸開了,我的心也提了起來,撲通撲通不敢亂動。

    過了一會兒,我慢慢平靜了下來。朝樹下看了看,就順著爬了下去。但我的眼睛不知怎么回事兒,當我爬到樹根,再望下面,已經沒有地面了,有的只是一團團云,黑色的云。

    我開始出現頭暈的現象,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了,我的意識逐漸模糊了,再也記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記不清自己到底是誰是來干什么的。我已經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暴露了。但又能怎么樣呢,我突然感到了死神的到來,那是來自靈魂的恐懼,我奮力掙扎,但毫無效果,我想到了父親,想到了我的家,想到了老胡,我不知該怎么辦,我……

    一天一夜,毫無知覺的過去了……

    當我醒來時,我首先發現自己竟然沒死,而且還好好地躺在床上。我緩緩下床,站起,門口正好走過來一個人。

    這個人很壯實,渾身肌肉,穿了一身獸皮,戴著很多首飾,眼睛上戴了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鏡,是一個大光頭,但后面卻留了一個很長很長的辮子,像是野人,但絕對不是野人。

    “你醒了,躺床上好好休息休息,你中毒了。”

    “額,這里是哪里啊,我怎么在這?”

    “你中毒了,然后倒在一棵樹下,我出來散步看到你了,就把你救回了家。”

    “額……”我還是有點虛弱,開口想說些什么,但還是止住了。

    “你先不要說話,躺床上休息一會兒,我出去辦點事,你醒了別亂跑,林中有野獸。”

    我使勁點了下頭,然后使盡力氣說了兩個字:“謝謝。”之后,我便倒在了床上。

    ……

    陽光從窗戶灑了過來,悄悄流進房中,夾雜著木的香氣,窗外的鳥雀嘰嘰地唱著歌。我緩緩睜開雙眼,揉著眼下了床,剛一下床我就發現自己根本沒力氣再站起,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肚子開始亂叫。

    “你醒了?”外面那個大漢走了進來。

    “餓了吧,我去給你找點食物,你等一下。”

    我沒有說話,只點了點頭,心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很快,我就聞到了飯香,很香,我的口水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當然,吃得超級香,很快我便恢復了體力,便開始問他一些問題。這樣,我發現了很多這里的秘密。

    “真謝謝你,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我叫劉昱,是個記者,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李戈,你不用報答我,我沒做什么。”

    “額,我會報答你,如果有機會。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從來沒來過這啊。”

    “這里是森林。”,李戈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會兒,“我來這里很久了,一直在這里住,不曾離開這片林子一步,很久沒見到人了,別問我為什么,你已經好了,一會兒收拾收拾趕緊走。”李戈突然顯得有些激動,又低下了頭,眼中充滿了殺機。我本來想說些什么,但我看到他的眼后,硬生生的憋了下去。

    “嗯,我不會說出去的,請你充分相信我。”我還是憋出了這一句話。

    “你很聰明,但聰明的人往往死的快,趁我沒反悔,趕緊走。”

    我沒有再說話,因為我似乎已經猜到了什么。我拿我的背包和相機時,發現他們并沒有翻過的痕跡,可見他是一個好人,一個可以相信的人。

    我向他告別后就獨自走出了房間。出了房間我才發現這間房子已經被樹圍住了,我不知道該往哪里走,但也不想再去麻煩他了,我怕他真對我起了殺心,那我就完蛋了。

    (二)

    來這之前,我就已經查閱了這片森林的一切。這片森林大約一百里,我大約需要走十個小時才能走出去還是不帶休息的,再看看背包里的食物,應該夠我吃了。

    我踏出了第一步,突然又想到了那個女人,好可怕,我又止住了腳步,那女人的形象真的很清晰,好像真的一樣,或許是那時我中毒了,出現的幻覺,但我感覺又不是,因為那時我的思維很清晰,而且……我怎么會中毒呢?明明這里沒有沼氣池,也沒有其他什么毒存在。這只是我的疑問之一,我更奇怪那個男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簡單思考了一會兒,就上路了,心里一直念叨著:不礙事,一切只是浮云,只是浮云。

    走了不知道多遠,我發現我又迷回來了。當然,不是迷在了那個房屋旁,我已經離開房屋很遠了。我又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恐懼,這樣下去恐怕不行,我一定要找一種方法離開這里,不然我一定會被困死在這的。

    我開始做標記,一棵棵樹地做標記。然后開始慢慢往外走。

    忽然,一陣風吹了過來,空氣中散發著一陣陣香氣,但香氣只存在一會兒,便消失了,再迎上來的,便是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并且伴有血腥味。接著,撕心裂肺的嚎叫聲此起彼伏,是人聲。我的雙腿不自覺的抖了起來,下意識的捂住了鼻子,把整只耳朵靠在肩膀上,另一只用另一只手捂地緊緊的。就那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眼也不知覺的閉了上來。

    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快走。我才漸漸蘇醒過來,但仍不知所措。一只手拉住了我,我睜開眼看了看……

    她不就是那天我看到的那個女人嗎,臉只剩張皮的樣子,鼻子全部塌陷。我晃了晃頭,又揉了揉眼睛。但我動作不到一半,便被一股大力強行帶走,我不敢相信這樣一個女生竟有如此力氣。

    我不再去看,也不再去想了,腦子中空蕩蕩的。突然,一只利箭從我身邊劃過,我扭頭看了看,那邊正有一個大漢朝我們奔來。

    那大漢渾身肌肉,個頭高大,足有一米八九,大腿上的肌肉足頂我整個腰,站在我面前就像一個巨人。我膽小地竟自覺站到了那女人的后面,不敢露頭,也不敢說話。那女人踢了我一腳:“滾,懦夫!”她突然暴喝我一聲。我現在才發現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在危機面前,我就像個老鼠一樣,連找吃的還要躲躲藏藏。

    那大漢走到離我五米遠的地方就停下來了,他朝著那女的大喝一聲:“蛇姬,你個畜生,竟敢暴露我們,老大定饒不了你,你等著死吧。”說著,便一拳打了過來。這一拳帶起了一陣風,竟給我一種力不可撼的效果,幸好打的不是我,不然我一定會全身散架。

    那女人并沒有躲,她雙腳前移,雙手緊握,竟一拳接了上去。拳風呼嘯,同樣給人一種力量深厚的感覺。

    兩拳相對,拳風相撞,一股大力爆發,兩人都撞飛了起來,但那女人明顯弱了一絲,退出了有八九米,那壯漢只傾斜了一下身子,臉上的肌肉顫抖了一下。

    女人退出后,便急忙往森林深處跑,留下我一人目瞪口呆的想著她,腦中不斷回想著那句話“懦夫,滾”我不敢相信,自己竟如此懦弱,我不敢接受這樣的事實。不行,我要變強。

    大漢見女人逃走,也沒在繼續追趕,把眼光移向了我。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在這?”

    “我是一名記者,在這拍一些照片出去賣,但迷路了,就走不出去了。”我不敢再多說什么,連看他都不敢。

    沒等我再說什么,他便一拳朝我轟了過來。我眼睜睜看著拳頭在我眼前慢慢變大,卻不敢動一點。

    只一拳,我便飛了出去,幾乎是貼著地面滾了出去,大概有十米。我低下頭,感覺自己快死了一般,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他又朝我沖了過來,大拳一下轟了過來。我腦中突然想到了祖父的拳法:見拳,一定不能把身子露出來,盡量避免拳頭擊中自己。我猛然趴了下去,那拳一下從我身上穿了過去,落在我身后的大樹上,頓時大樹晃了一下,接著片片落葉落了下來,布滿了整個地面。

    見我躲開了,他的眼睛瞪大了幾分。但隨后又是一拳朝我砸了過來,目標就是我的頭。我眼中堅定了一下,接著把頭也移向到一邊。但那拳頭卻突然變化了一下,又砸向了我的腦袋,這下怎么都閃不開了。腦中又出現了一種拳法:拳近身,不能閃躲,也不能硬抗,看他下路,打他下路。我這時就躺在地上,雙眼正看到他正在猛力交換的雙腿。我伸出腿,用盡所有力氣想他的腿蹬去。

    他明顯沒有猜到我會這樣,急忙控制自己減速,但為時已晚。“轟”一股巨響傳來。轉眼看時,他已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我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絲,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又怕他起身,就又找了根木棍走了過去。

    他的頭部明顯擦傷,留了一地的血。我一走近,就感覺陣陣血腥傳來,腸子起了反應,在肚中一陣亂撞。我并沒有吐出來,也不敢吐出,我在怕,我怕一不留神,我就會命喪黃泉。

    抬起手臂,落下,也就在落到半空時,一個飛鏢飛了過來:“慢著,你找死。”

    (三)

    飛鏢正好射向我手中的木棍,頓時便把木棍擊落了,我難以想象,這究竟是不是飛鏢,竟有如此大的力氣。飛鏢的來源是另一個女人,眉目甚是好看,高高的鼻梁,留了一頭中分,婀娜的身姿,筆直的大腿,嫣然一個大美女。但我知道,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在須臾間便可把我變成一具死尸。

    我不知所措,就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她。她飛速向我靠近,一拳飛了過來。我急忙閃躲,跑向一邊。心里一直想著:打不過就跑,打不過就跑。我回過頭又看了一眼,發現我并不是她的目標,她和那壯漢在一起,一臉急切的樣子。

    那是,那不是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嗎?她,她,怎么回事兒。我看到一個人扛著另一個人走了過來,那人明顯是昏迷了,也正是那個名叫蛇姬的女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雙腿不再奔跑,好像停留在空中一般,再動彈不得,雙眼也直直地注視著她。腦子中空空蕩蕩的,只一陣風在腦中亂撞,弄的我頭暈眼花。她,是她,怎么會這樣。她不是很厲害嗎?一種感情在我心口油然而生,把我搞得完全亂了套路。我不知自己怎么了,但確實有一種想救她的沖動。動作由心生,我轉過身去,怒目看著那正扛著她走來的壯漢。也就在這一瞬間,一只飛鏢朝我射了過來,來源正是那美女,她的眼睛已經通紅,充滿血絲。

    風吹的很緊,一片片樹葉落了下來,鋪在地面上,又重新蕩起。草在不停扭著自己的腰肢。陽光忽地沒有了,被烏云遮住了,天暗淡了下來。遠處陣陣狼嚎此起彼伏,波濤洶涌般傳了過來。我的心絞痛了幾分,死神來了,這次是真的來了。那飛鏢無法閃躲,我也不可能閃躲。該怎么辦,我內心深處不斷掙扎,我有些喘不過起來了。

    那只飛鏢飛了過來,我不禁微斜了一下身子。它正好擊中我的雙肩,我就那樣躲過了一劫,好像并沒有那么可怕了。血一下涌了出來,濺了一地,但我并沒有就此逃跑,我的心里還一直掛念著蛇姬,她救過我一命,我不能忘恩負義,我要變強不能再這樣懦弱了。反正自己已一無所有,還怕什么呢。

    我拔出肩上的飛鏢,血又一次噴了出來,我一個踉蹌差一點栽倒在地上。抬起頭,那美女還充滿殺氣的怒視著我,接著又扔出一個飛鏢:“去死吧。”她朝我大喝一聲。我不感有半點猶豫,立刻挪動了身子,向著旁邊的大漢沖去。那大漢更不怕我,見我沖了過來,甚至沒把蛇姬放下,只伸出了他的右手。我腦中不知為何突然充滿了祖父留下的拳法套路。

    不要小瞧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可以成就大事,每個人都可能是未來的霸主。父親經常說:“攻擊敵人,一定要找他最脆弱的地方,像眼睛,喉嚨,小腹之類的地方。”我攻擊的正是大漢的小腹,那里不但面積大容易擊中,而且很脆弱,特別是小腹中心處。我出的是最簡單的直拳,也最為有力,但那大漢只是微微一斜身子,便躲去了我的攻擊,他畢竟也是身經百戰,不像我這樣,連打架都沒有過。

    那大漢微微一笑,一擺拳轟了過來,直擊我那受傷的肩膀。“轟”我一下被彈飛了十幾米,蕩起了陣陣煙塵。煙塵過后,只剩下奄奄一息的我躺在地上。大漢不緊不慢地向我走來,正準備伸腳。旁邊的美女怒吼道:“道明,你看著道暗,讓我取了這小子的命,敢動我的道暗,我一定讓他生不如死。”說著,便大步朝我跑了過來。

    輕敵,是一個武者的弊病。這是祖父經常念叨的,也是父親經常對我說的話。

    我用雙手撐地,用盡力氣讓自己能夠站起來。“噗”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我的雙眼通紅,剛剛站立的身體又因體力不支而倒了下去。此時,我腦子里只有一句話:“滾,懦夫。”是的,就是這句話,又支撐著自己站了起來,等我站起來時,那女人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一道直拳向我攻了過來。我猛地伸出腳,又回想起祖父留下的拳法:伸腿如雷,出拳如風。我小時候就知道怎樣使力才能把全身的力量都爆發出來。當然,伸腿如雷我根本做不到,我只知道一些基礎,祖父留下的基礎。記得他還留下一本書,如果還有可能的話,我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

    “砰”,她的拳打在我的胸口,同時我的腳點向她的小腹,瞬時爆發的強力讓我猝不及防,身體“轟”地一聲飛了起來,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她明顯是輕敵了,由于瞬間把力量集中在手臂,以致小腹失防,給我留出空隙。

    發了瘋的女人明顯難纏,她兩眼充斥著血絲,整個身體直直地站在地面,不曾倒去。渾身宣泄著殺氣,好像天地都是她的敵人似的。“噗”,終于還是噴出了那一口久積的怒血。“鐺”一支飛鏢從她身上脫落了下來,但此時誰又會去注意。那名壯漢看到這種情況,明顯是驚訝了不小。他放下蛇姬,雙目瞪大了直盯著我。

    他的速度極快,只一轉眼便跨出了五六米,但我們此時已有三十幾米的,他到我這里也要幾個瞬間。我不敢再有停滯,用盡自身的力氣向著那只飛鏢跑去。他們當然不知曉我在干什么,因為沒人會注意的。女人看我向她跑去,嘴角一絲冷笑:“哼,自己找死。”又一擺拳攻了過來,目標正是我的頭部。我在地上翻了一個跟頭,順利躲過了她的攻擊,手中已緊握了飛鏢。我從小也學過飛鏢,雖不精通,但基本發力還是知曉的。我暴喝一聲:“站住,再動一下,我讓她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36518_9_25-m
未來天王
作者 陳詞懶調
  末世時期戰死的老軍團長,重生為末世結束五百年後的新世紀小鮮肉(?)……

...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