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雪夜殺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死去,死去,一切的荒蕪寂寞,無法抹去的黑暗。當光暗淡下來,一切都變了模樣,本來飄飄灑潔白的雪花都變了顏色,落在地上堆積了一片。沒有清脆的響聲,唯一留下的只有那雪地,還有雪地上平整的腳印。

    我一回去,便立刻到警署去找了老胡。他正端坐在辦公桌前左手拿著一個茶杯,右手按著一張紙。當他看到某個地方時,瞳孔瞬間變大,剛入口的茶也旋即噴了出來。我正趕到他這,推開門時,正好看到他這般模樣,不覺驚訝了幾分,他平時一向沉著,不可能出現如此情況的,究竟是什么事才引得他這樣。

    我帶著疑問走了過去:“喲,老胡,你這是怎么了?還有什么事讓我們老胡都擔心成這樣,真是少見啊!”

    老胡怔了一下:“你怎么回來了?有什么消息了嗎?真是奇怪,最近已經死了兩個人了。你走的第一天,東街街頭便死了一個,就在昨天,西街街頭又死了一個,死相極其難看,頭都快被割掉了半個。”

    “啊,到底怎么回事兒?現在查明了嗎?怎么會這樣。”

    “事情是這樣的,你走的那天夜里,不知為何,東街整條街都安靜無聲,但也就在那晚過后,東街街頭便躺著一個人,頭上鮮血直流,像是被什么利器所傷。腳踝和手腕全部都有銬印,像是被什么人囚禁過,致命一擊就在他的頭部。昨天那個人和他類似,只不過出現在西街。也有類似的現象出現。”他喝了一杯茶,臉變的嚴肅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朝著旁邊的椅子坐了下去。接著便把我遇到的事向他說了起來。

    當我說到那女人會使飛鏢時,他的情緒突然激動了起來,因為他們之前所追蹤的組織就有人會使飛鏢,但最后大圍截時被他們逃走了,沒想到這次會在森林中出現。這樣的機會可不能錯過。

    “老劉,你這個情報真是太好了,那些人肯定是屬于那個組織的,據我們調查,全國也就他們知道使用飛鏢的方法。嗯,老劉,你真不愧是我的兄弟,一回來便帶過來這么寶貴的情報。”老胡的手激動地抖了起來,手中茶杯里的水都灑出了幾滴。

    “你先別急,老胡,我感覺事情沒那么簡單,既然他們逃跑了,又怎么會再回來呢?我感覺這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你別著急下命令,先坐下來聽我講完。”

    老胡聽了我說的話,心慢慢平靜了下來,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我。

    “他們中每個人都很厲害,一點都不能小覷……”我一點一點給他敘述著,但我沒對他說森林中還住著另外一個人,就是那個救我的人。待我說完,老胡也沉思了一會兒,隨即便對我說:“老劉,你先再去找一下線索,我開一個會。”

    我對著他強笑一聲:“我不去了,要去你去,還是命重要,這一次我差點就死了,以后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呢!我不干了。”

    “老劉,你不厚道啊,既然幫了我,就幫到底嘛!我知道你腦子好使,比我這五大三粗的人要聰明的多。再說,人這一生沒有點什么經歷不就白過了,況且你現在孤家寡人,沒什么牽掛,又身懷絕技,就幫我這一回吧,就這一次!”老胡竟突然變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直對我笑。

    我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就幫你這一回,以后再想請我給你幫忙,可沒那么簡單了。我現在需要回家一趟,你們先開會吧。”

    天漸漸黑了下來,天上的雪已變的稀疏,但地上的積雪已堆了近十公分,腳踩在上面,發出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抬頭看時,街上空空蕩蕩,北風嗚嗚作響,身前身后只我一人走在街上。前方若隱若現一個人影。近時,才發現竟是一名美女,腰細如柳,頭發直垂到腰間,兩只眼睛充滿魅惑,但整張臉看上去又是另一種風格—霸道。她那一種霸道的美足以吸引任何一個男人去征服她。

    大街上風更盛了,這時候出現在街上的人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我沒有看她,急匆匆便從她的身邊走了過去。就在我們遠離大約五十秒,我身后傳來一陣異樣的聲音,但風吹地正盛,我也沒有回頭去看。“啊”不知誰大叫了一聲,是個男人,我回頭看時,正看到一名大漢倒在地上,眼珠向上翻,嘴角的鮮血流了一地。我想尋找那個女人,但她已消失不見。不知是直覺,還是什么,我感覺她絕對和那個組織脫不了關系。

    我不再想,飛速跑了過去,這個人的死法和老胡描述的有幾分相像,而且他手腕腳踝也都有手銬的痕跡,死相很嚇人,脖子被割掉了將近一半,血是熱的,看來這人死了沒多久。

    我拿起手機向老胡打了個電話,讓他趕緊帶人過來,但不要驚動其他人,便衣步行過來就行了。

    老胡很快便趕了過來,看著地上的尸體又是驚愕了幾分。

    “我剛開完會,就聽到這邊又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兒?快給我講講。”

    于是我給他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他聽完也是一陣驚訝,完全沒有想到人會死的這么奇怪。

    “好,老劉,你先檢查一下他的身體,再找找看有沒有什么線索,任務交給你了,我還有點其他事情要解決,就先回去了。”

    “好,你先回去吧。”說完我便把頭扭向了尸體,再次看向他時,我感覺有些熟悉,但就是記不起來他究竟是誰。我環顧四周,沒有一個人,雪地上有些腳印好像還是死人的。街道兩旁都是居民的房屋,但有一間房子窗戶是敞開著地。而這間房子的門正對著眼前的人,可能這房子便是他的家吧。我吩咐一名警員去找兩個居民認認他。

    很快,那警員便帶來兩個人,聽說死人了,那兩人顯得很恐慌,雖然是雪天,額頭上卻熱汗直冒。

    “請問你們認不認識他啊。”我向他們看去,并指著地上的人對他們說。

    他們看后,點了點頭:“他的家就在這,就是那一間,開著窗子的那間。”

    “嗯,請你們不要慌張,我們一定會盡快破案,你們能給我說說這個人的情況嗎?比如:他是什么人,在家經常做些什么,或者經常到哪里去。”我對著他們微微一笑。

    “他很不正常,白天基本不出門,家中時常傳出很大的煙酒味。到了晚上,他也基本不出門,只是偶爾買菜買飯是出來,而且他從來不見人,幾乎沒有幾個人到他家去,他也不工作,我就知道這么多。對了,還有昨天夜里,大約11點,他突然急匆匆地跑了出來,我那時出去辦點事,正好碰到他,他手里拿了一個包,拿的緊緊的,好像很重要的樣子。就只有這些了。”一個居民說,旁邊的那個也應和著點了點頭。

    “好,謝謝你們啊,你們先回去吧,不用恐慌,請相信我們一定會盡快破案的。”我又擠出一絲笑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853204_9_251-m
文化入侵異世界
作者 姐姐的新娘
  一群巨龍搬著小板凳日夜追看《權利遊戲》。精靈大德魯伊們因為《忠犬八公的故事》而潸然淚下。<...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