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思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讓王動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干嘔了幾下,甩了甩有些昏沉的頭部,映入眼簾的是一間華麗復古的臥室,藍色的墻面,鑲金的吊頂,巨大的水晶燈,以及。。

    “艾倫少爺,您醒了?太好了,我這就叫醫師來幫您看一下!”一個略帶驚喜的聲音,當王動勉強抬起頭時,只看見一個女仆裝的背影,以及漸漸遠去的腳步聲。

    就在此時,頭部又是一陣尖銳的刺痛感。這疼痛像兇猛的潮水一樣,還夾雜著許多陌生的記憶影像,王動痛哼一聲,又暈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來,身上沒有了明顯的疼痛感,而且還有種暖洋洋的東西,似是在身體內流動。同時,也搞明白了自己這是身在何方了。這是穿越了啊。

    對于穿越,身為現代年輕人怎么會不知道?只是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落在自己身上。不過,能有重新活一次的機會,已經是繳天之幸了。

    大概整理了一下腦海里的記憶,發現這里是類似于地球西方中世紀的世界。不過,這可不僅僅是普通中世紀這么簡單!因為在腦海里,王動居然發現,這個世界有法術的存在!而他自己,居然是就是其中一員。雖然只是個施法者的一等學徒,但也是掌握了神秘力量的人。

    而這具身體的本名,叫做艾倫-薩克斯頓,是一位男爵的長子,雖然爵位僅僅是男爵爵位,但卻有著實封領地,下轄一個鎮和三個村落。整個薩克斯頓領的政治中心,自然就是那唯一的鎮子-海頓。

    而這具身體身上的傷痛嘛,據說是從馬上摔下來的,至于怎么摔的,就有些蹊蹺了。男爵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是十六歲的艾倫,一個有些蹩腳的一等學徒。而十四歲的小兒子卡隆卻是一位準騎士!準騎士并不是封爵,而是實力!

    通過厚重的鎧甲包裹,馬匹的沖擊,騎士能爆發出巨大的傷害力。而準騎士的意思,就是距離爆發出自身的元素之力,只有臨門一腳。

    做為軍功爵的老薩克斯頓男爵,無疑更加喜歡自己的小兒子啊。

    想到這里,王動內心苦笑了一下。至于自己的法術,貌似記憶中只有兩個法術模板,一個光亮術,一個魔法伎倆。也難怪無論是自己這個身體的父親,還是弟弟,都不怎么把前身放在心上啊。這種水平的法術,倒不如說是戲法來的合適。

    其實施法者并不多見,而艾倫能成為施法者,主要是因為在他八歲的時候,似乎有個施法者****來教導了他兩年。兩年之后,那個神秘的施法者就消失了。

    剛開始的時候,自己的那位弟弟對自己還是非常敬畏的,當幾年之后,艾倫仍然只能用出光亮術和魔法伎倆后,城堡里的人就開始對自己表示出失望甚至是不屑!而相反的,艾倫的弟弟卻展示出了非同一般的騎士天賦。據說鎮子的平民都稱呼他為雄鷹卡隆。

    “艾倫少爺,您沒事了?真是太好了!男爵大人讓我告訴您:如果您醒了,那么休息好之后就去卡特騎士那里報到。卡特閣下將對您進行劍術指導。”一位小女仆不知道什么時候進入的房間,看到艾倫半臥在床上,言語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說完。

    艾倫聽到之后,依然保持著半臥的姿勢說道:“好的,替我告訴父親,我會的。另外轉告卡特騎士,明日早晨八點,我會準時去學習劍術。”艾倫聽到這個似乎叫艾麗的女仆說的話,心里想:看來這位男爵父親是對我的施法者道路完全失望了啊。

    不過這也正中艾倫的心思。畢竟身為武者,這個世界的武技才更加吸引自己。不過法術也不準備放棄,這種神奇的東西,地球上可是多少人的夢想。

    等到女仆離開,艾倫翻身下床,活動了一下身體。這個世界的人,身體素質都要普遍強于地球。即便是現在這具看似柔弱的身體,都可以比擬地球上一些業余運動員的水平了。而且,不知道男爵給自己吃了什么藥,不僅之前的摔傷基本好了,胃里還有些暖洋洋的熱流存在。

    艾倫知道這是藥力沒消化的緣故。曾經在地球,練習國術時,也要經常吃大補之物,補益自身。以免練武時虧損太大,傷到內里。

    雙膝微曲,兩手平攤在胸前,身體有韻律的上下起伏,這正是八極拳中的兩儀樁。

    隨著起伏不斷,藥力迅速在身體中運轉,這具身體的素質雖然還算可以,但長年不運動,經絡骨骼都微微有些僵化,一通兩儀樁站下去,肌肉微微抖動,經絡骨骼也開始便的柔韌起來。

    大約一個小時過去,只見艾倫突然收功,一口肉眼可見的熱氣隨嘴噴出,頭上也開始見汗,就像是劇烈運動了一樣。

    艾倫搖了搖房間里的銅鈴,吩咐仆人放了個洗澡水。

    躺在浴缸里的艾倫,閉目沉思了起來。

    如果以剛才吃下去的藥來計算的話,回復到我以前剛入暗勁的水平,甚至只需要一個月!但從我第一次醒來,并沒有吃到這個藥看來,應該是很珍貴的東西,怕是不那么好上手啊。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藥材,我本身已經對暗勁通透,境界本身就在,只要身體能負荷的住,想回到巔峰,看來并不困難。

    另外,法術應該并不會這么簡單才對。在記憶中,艾倫剛學習法術時,男爵也是傾盡了全力。單單是掌握了兩個0級法術,當時也是花費了差不多八十個金幣!在海頓鎮,自由民一年的收入也不過6到10個金幣。八十個金幣,是何等之多!至于貧民和佃農?金幣是什么?

    區區兩個戲法般的模板,要掌握就需要如此大的花費,可見其珍貴!

    隨著一通站樁和休息,前任的記憶得到了很好的消化。雖然有很大部分的殘缺,但一些關于施法者的記憶都保留的十分完好。大概是因為施法對于前任,應該是個印象非常深刻的事吧。

    并且,由于吸收了前任的記憶,精神力似乎也有了一些成長。本身上,前任在一等學徒上困了8年之久,早已經達到了一等學徒巔峰的精神力,再加上一個成年人的全部精神力,二等學徒似乎也是即將水到渠成的事情。

    想到這里,艾倫并沒有急著去準備突破。一則是突破時需要準備些藥劑輔助,這樣更加的保險些,二則是有記憶是一回事,但這并不是自己的記憶,在突破前,艾倫準備去看一看前任留下的法術書。似乎還有一些法術模板,也應該學一學。

    法術的掌握,和知識是分不開的。而艾倫以前的老師顯然也不像是非常專業的老師。所以,在數學以及幾何上,前任幾乎就不怎么會。這也是導致艾倫8年只掌握兩個0級法術的原因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飄飄游

有點噁心

1
飄飄游
發表時間 2016-04-03 06:45

如果不怕 "老鼠" "清潔劑" 的.
可以試著看本文.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