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是你老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楚天寒心下大驚,暗暗思量:民國的女孩兒都這么開放么?嗨,可能也是沒辦法,都怪自己長得太帥啦。

    “老婆,別急,我現在就過來!”楚天寒一瘸一拐地走了過去,他倒要看看這個女孩兒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剛走到小巷的拐角,才發現沿街的左側站著一個高壯魁梧的警察,他此刻正氣勢洶洶地盯著自己看,一股嫉妒仇恨的眼光射了過來。周圍則有很多圍觀的群眾。

    楚天寒立刻明白了,敢情自己成了這個女生的擋箭牌,不過他卻絲毫不介意,誰讓眼前是一個嬌滴滴的小美女呢。

    她粉嘟嘟的臉蛋兒招人疼愛,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微波粼粼,一襲火紅的長裙遮掩不住青春的氣息。白皙的皮膚好像閃著光澤,真是瓷娃娃一般的漂亮女生。

    女生心中一驚,沒想到這個陌生男人竟然真的過來了,心下認定此人必是個貪圖女色的登徒浪子。

    楚天寒還真沒讓女生的猜想落空,走上前一把便摟住了她的纖細腰肢,一副吃醋的樣子問道:“老婆,這個男人是誰?”

    “這可是鄭榮鄭大警長,法租界呼風喚雨的人物。鄭榮,這是我的新男朋友,這回你見到了吧,總該死心了吧?以后別再纏著我了。”女生邊說邊探出手在背后狠狠地掐楚天寒的胳膊。

    楚天寒暗暗叫苦,低頭湊到女生的耳畔用極低的聲音說道:“小丫頭,小爺我是在幫你,別不識好歹。”

    這種親密的呢喃私語頓時讓鄭榮怒火中燒,他上前拽住楚天寒的領子怒道:“楠楠,你怎么會喜歡上這么一個弱不禁風的廢物,你看看這骯臟的奇裝異服的小赤佬,哪里配得上高貴的你?”

    楚天寒看了看身邊的一身華服戴著精致首飾的漂亮女生,又低頭瞧了瞧自己骯臟的白背心和一雙破拖鞋,裸露出的十個腳趾頭已經黑黝黝了,還真有點兒影響市容。但他卻毫不在意,抬起下巴一副嘲笑的表情說道:

    “鄉巴佬,你懂個屁!這叫新時尚知不知道,這年頭不玩兒點兒頹廢和滄桑敢說自己是帥哥么?”楚天寒說罷,用手捋了捋發油的頭發。

    身旁的女生差點兒沒繃住笑出來,她靜觀其變。

    “你……你TM竟然說我是鄉巴佬?整個上海灘沒有人敢和老子這么說話!”鄭榮瞪著憤怒的眼睛死死抓住楚天寒的衣領。

    楚天寒脖子被勒得生疼,心里極度不悅,怒道:“那是因為你沒有遇到你楚爺!今天小爺開恩,領你到我們時尚圈混混。”楚天寒說罷,“呸呸呸”便往他的警服上吐了三口吐沫。

    鄭榮立馬后退一步,顧不得反擊,不停地擦拭自己干凈的警服。這身警服可是自己剛剛穿上的,是象征榮譽和權力的警長警服,他今天剛剛升為副警長,這身皮在身上還沒熱乎呢,便被楚天寒潑了三灘兒“涼水”。

    “不用擦了,人臟的話,衣服在干凈有個diao用!”楚天寒翻著白眼道。

    女生銀鈴般的笑聲響了起來,自己終于沒忍住。楚天寒不斷地給她拋媚眼,那意思好像在說:“怎么樣,解氣不?”

    鄭榮感覺自己在愛人面前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堂堂的警長竟然讓個市井無賴百般嘲諷,頓覺臉面無存。他大喝一聲:“小赤佬,老子今天廢了你!”話音未落,鄭榮早已擲出拳頭,直奔楚天寒的胸口。

    楚天寒心中一驚,他沒有想到這個高壯的男人還真不簡單,出手極快,力量剛猛。不過楚天寒只是微微一笑,自己一只手都能打殘他!他伸左掌來了一招包裹乾坤,同時身體微側,想要化解這股力量。

    只聽撲通一聲,楚天寒仰面摔倒在地。他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心里暗道:為什么會這樣?我怎么渾身酸軟無力,武功盡失?

    鄭榮握緊雙拳,就要撲過來,這時,楠楠立馬橫在了楚天寒的身前,她怒斥道:“鄭榮,你干嘛?以強凌弱是什么好漢!別讓我瞧不起你!”

    “誰讓你喜歡上他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你是我的,你永遠是我的!”鄭榮咆哮道。

    “未婚妻?哦,那不是還沒結婚么?沒事兒,你放心吧,以后我會照顧好她的,就沒你啥事兒了。今天小爺我身體欠佳,就先放過你一馬!”楚天寒掙扎著站起來一聳肩地說。

    “你,你個小赤佬,橫刀奪愛,大言不慚,我現在就殺了你!”鄭榮說罷便要沖過去。

    楠楠突然掏出挎包里的手槍,指著鄭榮道:“鄭榮,你要是過來我就開槍了!”

    周圍的人一看到手槍,立馬散向四周,生怕走火傷到自己性命。

    “你開呀,你倒是開呀?楠楠,我就不相信你會打死你的未婚夫!”

    鄭榮向前又跨了一步,只聽砰地一聲響,他立馬蹲下捂住左腿痛苦地嚷道:“楠楠,你,你竟然真的開槍傷我!你到底中了他的什么邪……”

    “我向來說話算數。說開槍就一定會開槍,說現在不喜歡你了就一定不喜歡你了,以后別再糾纏我了。咱們走。”楠楠冷冷地說道,轉身扶起地上的楚天寒,往街邊的一輛銀白色小汽車走去。

    楚天寒大手扶著楠楠的腰肢大吃豆腐,又轉過頭沖蹲在地上的鄭榮挑釁地笑了笑,另一只手比劃了一個“V”字。

    鄭榮咬碎鋼牙,眼冒怒火,嫉妒和憤恨讓他渾身戰栗。他望著絕塵而去的小汽車喊道:“小赤佬王八蛋,奪妻之恨不共戴天,老子發誓一定要親手宰了你!”

    “是未婚妻。”人群中有個五六歲的小孩子奶聲奶氣地糾正道。

    鄭榮轉身怒目相向,突然掏出腰間的手槍,只聽“砰”地一聲,小孩子應聲倒在地上,噴出的血液染紅了街上的青石,一條活生生的小生命倒在了血泊中。

    “殺人啦!殺人啦!”

    ……

    汽車上,楚天寒笑道:“小妞,膽子很大嘛,說開槍就開槍,有種!”

    “那你怕么?”楠楠面無表情地說道。

    “怕!怎么會不怕?人家現在都要嚇死了!”楚天寒嬉皮笑臉道。

    “那你還不快把手拿開!”楠楠突然怒道。

    “咳咳,忘啦!好好!”楚天寒抽出還扶在楠楠腰上的手臂,他接著說道,“你和你的未婚夫是娃娃親吧,你們這個時代……你們這些有錢人就亂攀娃娃親。”

    “誰說我們是娃娃親?我們是自由戀愛。”

    “哇,自由戀愛?那還開槍打未婚夫?”楚天寒大感意外道。

    “以前愛他那是瞎了眼,現在只有厭惡。他只是擦破了點兒皮肉而已,我手法準著呢!”楠楠一臉嫌棄地說道。

    楚天寒笑了笑附和道:“的確是瞎了眼,你看看這個叫鄭榮的小子,別看身強力健鼻正口方的,但眉目間全是陰險兇殘之相,虧你回頭是岸呀!”

    “鄭榮可是法租界的紅人,他擰死你就好比擰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今天又穿著警服,你竟然都不放在眼里,你哪來的膽子?”楠楠好奇地問道。

    楚天寒突然繃直了身體拍著胸脯說:“小爺我天不怕地不怕,鬼門關里走了上百回,還怕他這個區區的小警長不成!”

    楠楠驚喜道:“呦,身體好得這么快,剛剛還半死不活的呢!”

    楚天寒心想:廢話,我為了占你點兒便宜,傷病有一大半兒是裝的,我容易么我。

    “你這無賴,吹牛皮的功夫真不簡單!”楠楠接著挖苦道。

    “那是當然,尤其在美女面前。”

    “為什么幫我?”楠楠問道。

    “白撿個白嫩嫩的老婆誰不要?再叫一聲老公給我聽聽!”楚天寒涎皮賴臉道。

    “滾!”

    “小妞,叫聲老公讓小爺我聽聽,否則打屁屁了!”楚天寒一面伸手掐了一下楠楠的粉嫩的臉蛋兒一面笑嘻嘻地說道。

    小汽車突然停在了街邊,楚天寒腦袋差點兒磕到了玻璃上。

    “敗家娘們,會不會開車。你干嘛?”

    車門突然被楠楠打開,她一抬腳,將楚天寒生生踹到車外,怒目圓睜道:“色狼!無賴!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楠楠開動引擎,小汽車揚長而去。

    楚天寒欲哭無淚,沖著汽車的背影自言自語道:“老婆,你老公我人生地不熟呀!”

    楚天寒在街道上走了一會兒后,肚子咕嚕嚕地響個不停,他不禁愁眉苦臉起來。

    現在自己和21世紀徹底失去了聯系,而且又武功盡失,連生存下去都是一個問題,怎能不頭疼。

    楚天寒一想到那個瘋瘋癲癲的老乞丐就氣得胃疼。早知道就不隨便戴這個手表了,鬼知道他的瘋言瘋語竟然是真的!真不知道這個神秘的老乞丐到底是何方神圣,又為何要讓自己找什么國寶。

    楚天寒再次按了按手表背面的按鈕,依舊毫無反應。

    他嘆了口氣,心里想到:還是先找到一份工作吃口飯吧。

    楚天寒轉到街道之上,天色已經轉黑了,他漫無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忽然發現左手邊的“周師傅裁縫鋪”的門上貼著一張招人信息,墨跡還沒有干。上面寫道:本店誠聘跑腿伙計一名,要求15到30歲之間,男,無不良嗜好,供食宿……

    楚天寒心下大喜,立馬推門進屋道:“聽說你們這兒招人,你們看我怎么樣?”

    一個老板模樣的60多歲的干瘦老人推了推眼鏡,問道:“孩子兒,這份活兒可是很累人的,你身子能扛得住么?”

    老板看到這個青年人一臉英氣,知道不是歹人,更不像好吃懶做之徒,只是身體太瘦弱,擔心他不能承受工作的勞累。

    “哈哈,老頭你小看我,沒有什么事兒是我楚天寒做不來的!”楚天寒拉過一把椅子大咧咧地坐下。

    “誰讓你坐下的,口出狂言,沒有個規矩,滾滾滾!”一個30多歲的矮胖男人哄道。

    “阿達,沒事兒!就留下試試吧,天色已晚,明早開工。你領著小兄弟到房間休息。”老板說道。

    “等一下!先給我來點兒米飯和菜,我餓了。”楚天寒說道。

    “好的,沒問題,一會兒讓下人端到你的房間。”老板說道。這哪里像是在招工,倒好像是招待賓客!

    “對了,老頭,你怎么稱呼?”楚天寒問道。

    “老夫周康民,這位是我的大兒子周達。”老頭笑著說道。

    “好的,老周,我叫楚天寒。小周,咱們走吧!”

    “你,你別沒大沒小!爹,這個人來路不明裝束怪異,咱們不能留。”阿達急切地說道。

    “不可不可,相信老夫的眼光,你們上去吧。”老頭說“不可不可”的時候搖頭晃腦好像是個教書先生一般,甚是滑稽。

    阿達沒有辦法,只好領著楚天寒來到后院的工人房間。一臉不滿地說:“告訴你,在我們周家要懂禮貌,守規矩,要是再有越禮的舉動,小心我開除你。”

    “好像這家店是你老子當家吧?哈哈,開玩笑。好啦小周,我要休息了!”楚天寒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放肆!”阿達氣得一跺腳轉身便走,怪自己父親招來這么一個稀奇古怪的人。

    阿達才走幾步,身后昏暗的院落里忽然間閃爍出一道詭異的幽藍色的光芒,將庭院照得發亮。

    阿達驚嚇得渾身戰栗,他戰戰兢兢地轉過身來,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你……”

    【兄弟姐妹們,喜歡的話可以收藏一下哦,小涂正在努力碼字中,書一定會慢慢變厚變肥的,話說,養成不也是一種蠻有意思的事情么?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見的話,給小涂指正出來,小涂一定虛心求教改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5804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子不說封...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