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河縣是個繁華熱鬧的小縣城,初春的早上,還有些寒意蕭瑟,可街道邊的鋪子都開了,小販們也在陸續的出攤,一會功夫,就響起,各種叫賣聲,說笑聲,討價還價聲......匯集成一副熱鬧市井圖。

    縣城最偏僻的貓兒胡同里住著一戶人家,走進這家人的院子,就只看見,荒涼的院子,破敗的幾間屋子,透著一股凄涼的景象。唯有院子里的一棵梨樹,映著枝頭綴著的點點潔白的花苞,卻又悄悄的給衰敗的院子帶來一股春意。

    緊挨著廚房的一間屋子里,沈清漣躺在簡陋的木板床上,身上搭著一條補丁打補丁的薄被,單薄瘦小的身子在被子下幾乎看不到起伏。

    剛開春的天氣,仍浸著一股寒氣,薄薄的被子根本擋不住那一陣陣的寒意。再加上身子上的疼痛和隱隱作痛的頭,讓從小錦衣玉食長大的沈清漣真是苦不堪言。

    沈清漣黛眉微顰,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一雙盈盈秋水般的妙目,透過破舊的窗欞,盯著窗臺枝條上伸展的幾朵含苞欲放的梨花目光幽深,仿佛玉一樣潔白的梨花正寂寞的獨自搖曳在風中。

    沈清漣自從醒來,就想了無數遍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是百思不得其解,她本是云朝皇帝的寵妃,一朝被人陷害致死,可一睜眼居然變成了這什么清河縣沈秀才家的閨女,而且這里沒有云朝,只有景朝。

    本來死而復生之事雖讓她很是疑惑不解,但能夠活著終究是令人欣喜的,可待她接

    收到這個身子的記憶,火熱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原來這個身子的原主也叫沈清蓮只是字不同,據說祖上也是世代書香之家,只是后

    來躲避戰亂,祖父逃難到此地,就在此安家落戶。

    說起來沈家一直人丁單薄,父子幾代人俱是一脈單傳。無叔伯兄弟幫襯,又都是

    文弱書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加上不善營生,家里的生計就日漸艱難。

    原本說來,讀書人帶幾個學生,收些束脩,也能勉強糊口。可沈秀才原名沈明昭

    自小雖聰慧,但體弱多病,家里因此越發過得越發艱難。原本他十六歲就考上秀才,

    也算是年少有才,可身體太差,也就無法再繼續考舉。

    待祖父母出世,家里的年景就愈發不好了。全賴他娘子織布做繡活,

    維持家用。他娘子李蕓娘,是外地逃荒到此地,餓倒在沈家門口,被收留,因她賢惠能

    干,后來就做了沈秀才的娘子。

    家里還有個獨子沈清封,沈清封自小調皮,活潑好動,只是坐不住不愛讀書,好武

    不好文,總是向往當個說書中的大將軍,幾年前居然偷偷瞞著家里跑去入伍了,至此就

    音信全無。

    原本身子就不好的沈秀才氣怒憂心之下病情加重,家里又沒錢給他用好藥,身子也

    就一直這么拖著。幾年過來沈清封音信全無不知生死,沈秀才日夜憂心掛念,郁郁寡歡,

    就此病情愈發嚴重,在一年前就病死了。家里也因為給沈秀才的看病抓藥,把家里能賣

    的都賣了,可以說是一貧如洗,就剩一個破院子了。

    母女倆勉強操持完沈秀才的喪事,家里已經是山窮水盡了。李蕓娘本就因相公去

    世心中悲痛,每天還得強撐著身子帶著沈清蓮做著各種活計,以填飽肚子。這樣日夜操

    勞,憂心憂力,令李蕓娘的身子落下了病根。

    這次的事,就是李蕓娘又犯病了,大夫開的藥方中有一味藥很貴,她們家沒錢抓藥,大

    夫看她們孤兒寡母的可憐,就告訴沈青蓮,“城南的南山上,可能有這種藥,說不得運氣

    好就能找到。”

    沈清蓮就一個人偷偷地去了,那草藥生長在懸崖峭壁旁,她好不容易采到,心中正

    欣喜時,哪想到腳下一個不穩,摔下了山,也是運氣好,正好被去打獵的林大叔遇上救

    了。

    也許是身子瘦小的緣故,她身上的傷看著歷害,

    但不是很嚴重,都是一些皮外傷,就是頭撞了一道口子,出了不少血,看著嚇人,但并

    沒有大礙。只是沈清蓮卻死了,她猜測,約摸著小姑娘是驚嚇過度嚇死的,倒是便宜了

    她沈清漣,不,以后就是沈家閨女沈清蓮了。

    “蓮娘,醒了嗎?該喝藥了。”門吱呀一聲開了,走進一位大約三十來歲的婦人,削瘦的

    臉上眉眼清秀,只是臘黃的面上一臉病容,身子異常消瘦孱弱。隱約能看出她曾經也是

    位姿色不錯的女子,枯黃的頭發用一根木釵挽起,一身布裙洗得發白,細看還能看出許

    多地方都有縫補的痕跡,但很干凈整潔。

    李蕓娘的臉上帶著一絲被生活折磨的愁苦,此時正小心翼翼地端著一碗黑漆漆的藥

    走進來,沈清蓮望著遠遠聞著就散發苦味的藥,幾不可見的顰了下眉,從前她就最厭惡

    喝藥了,這種藥更是能苦死人的。

    但是等李蕓娘端過來,她還是拖著疼痛的身子坐起來,把藥接過來乖乖的喝了,她知

    道現在這個家里的情況,抓一副藥也是很不容易的,也不敢再像前世般嬌氣任性。只

    想身體快點好起來,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命機會。

    李蕓娘望著沈清蓮被藥苦得一雙眼睛淚汪汪的,小臉更是皺成一團的怪樣,憂心的

    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急忙體貼的倒了一杯水給她,

    又一迭聲關切的道:“蓮娘快喝點水就不苦了,今天可好些了,頭還疼嗎?身上可還

    痛得歷害?”

    沈清蓮看著李蕓娘一臉關切的神情,心里是暖暖的,又有些酸,有好久沒有人這

    么關心過她了,自從前世她的娘親去世以后,就再沒有感受過這種有人疼愛的滋味

    了,她忽然覺得,重生在這個家里也不算慘,雖然這個家里是窮了點,不,是挺窮

    的。

    但在這個身子的記憶里,她的娘是非常疼她寵她的,那么現在這個無比疼愛女兒的

    娘就是她的了,自己又是有娘的孩子了。

    前世母親的過早離世,一直是她心底的痛,多少次午夜夢回,還總是夢見母親慈愛

    的面容,殷切的叮嚀,溫暖的懷抱,醒來卻只徒留一室悲寂,那時總是遺憾沒有機會

    好好陪伴孝順母親。

    現在上天不但給她重活一次的機會,還送了一個疼愛她的娘親,她此刻心中充滿了

    感激,感謝上天的厚愛,也發誓一定要好好珍惜,珍惜重來一次的人生,珍惜疼愛自

    己的娘親,再不讓自己留下遺憾。

    想通這些,沈清蓮全身仿佛充滿了力量,隨之心里涌起一股豪情,窮一點算什么,

    前世在姨母處時也好,后來在皇宮也罷,什么風浪沒經過,路總是人走出來的,日子

    也是人過出來的,只要肯努力,生活肯定會越過越好的。

    說起這些長篇大論的,但這些想法也只是一瞬間的時間,沈清蓮望著李蕓娘因為她

    的沈默而有些急切的神色,忙笑著安慰道:“娘,您別擔心,女兒已經好多了,再過

    兩天保證讓您看見一個活蹦亂跳的女兒。”說完,還調皮的用手比劃了一下。李蕓娘

    看著女兒難得活潑的樣子,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寵溺的笑容,

    只是馬上又沉著臉,一臉嚴肅認真的望著她,語帶責備的道:“蓮娘,這次你可

    知錯。你可知道你一個小姑娘到南山里頭有多危險,更何況還是在那樣危險的懸崖峭

    壁的邊上,娘都無法想象你是怎樣艱難的爬上去的,要不是正好遇上你林大叔救了

    你,只怕,只怕你就要被野獸給叼走了,那不是要了娘的命嗎?”李蕓娘邊數落著,

    邊眼圈就紅了,話語也是泣不成聲,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沈清蓮看李蕓娘這樣心里也很不好受,想來原主也是很愛自己的娘親的,要不然她

    一個小姑娘那里有勇氣進南山里,還能爬上那樣的懸崖峭壁邊,那得是怎樣的一種力

    量。

    要是李蕓娘知道她真正的女兒已經死了,還不知該多傷心呢!好了,好了,反正自

    己也打定主意把她當自己的娘親,以后加倍的對她孝順就是了,連著她真正女兒的那

    一份,雖說她女兒不是自己害死的,可好歹占了人家的身子,也要盡一份心力。

    沈清蓮看著還在抹著眼淚的李蕓娘,忙撒嬌著抱住李蕓娘的胳膊,一臉乖巧的點頭

    認錯道:“娘,您別生氣了,蓮娘知錯,都是蓮娘不懂事,惹娘生氣,只是娘您身子

    還沒好,這幾日本就照顧蓮娘辛苦了,別再氣壞了身子,只要您消氣,怎么罰蓮娘都

    成。”

    李蕓娘見沈清蓮一雙大眼睛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巴掌大的臉上,一臉討好的笑

    容,心里就是一軟,一把摟過沈清蓮,輕輕摩挲著她的頭發,柔聲道:“娘知道,娘

    的蓮娘是個孝順的陔子,可娘當時看到,你林大叔抱著一身是傷的你,回來的時候,

    命都要嚇沒了,后來再看你手里還緊緊拽著的草藥,娘那時覺著都是娘害了你,娘恨

    不得自己死了算了。”

    李蕓娘說到這里,眼睛又淚花閃閃的,沈清蓮忙小手安撫的拍著李蕓娘的背,李蕓

    娘側過頭,待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又扳過沈清蓮的小臉蛋,神情認真的看著她的眼

    睛道:“蓮娘,你要記住,什么事也沒有娘的蓮娘重要,以后冒險的事千萬不能再做,

    哪怕是為了娘。你爹不在了,你哥哥現在也不知生死,你現在是我們沈家唯一的血

    脈,更是娘的命根子,容不得一點閃失,如若你有個萬一,娘也是活不下去的......”說

    到后面,已是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沈清蓮聽著李蕓娘的一番話,心里溫暖感動極了,喉嚨哽咽著,好半天才眼含著熱

    淚連連點頭,“娘,我以后一定聽娘的話,乖乖的,再不讓娘親擔心,但娘也要好好

    保重身體,蓮娘想娘一直陪在身邊。”

    “咕嚕”沈清蓮正感動萬分的訴說著,可肚子卻在這時,不合時宜的叫起來了,

    她尷尬極了,羞赧的垂下頭,小手摸了摸自己癟癟的肚子。

    李蕓娘看著這樣的畫面,剛才傷感的情緒也無影無蹤了,臉上更是露出一絲柔和的

    笑容,只是眼睛里滿含愛憐,忙站起來,摸著沈清蓮的臘黃的小臉蛋,滿是歉疚的說

    道:“蓮娘餓了吧!娘馬上去給蓮娘煮點粥,等明天娘把繡的帕子送到繡鋪去,得錢

    了,娘再給蓮娘買點雞蛋回來,給蓮娘補補身子。”說完,也不待沈清蓮說什么就端

    著藥碗急急地走了。

    沈清蓮肚子餓得慌,也不想躺了,干脆掀開被子下了床,想找件衣裳穿。看房間里

    就一張簡易木桌,角落里還有個簡陋的柜子,把柜子打開,里面整齊的疊放著幾件衣

    裳,應該是自已穿的,她翻了翻,都是打著補丁的舊衣裳,她隨便挑了一件厚實一些

    的。

    穿上后,沈清蓮打量一眼,嫌棄的撇撇嘴,真是難看。只是頃刻間小臉又浮現出一個

    燦爛的笑容,雖說現在這個家里日子過得艱苦,可她心里很是舒心安心。

    想想她前世最風光的時候是當寵妃的日子,可那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每天提心吊擔

    的,就怕一不小心就著了別人的暗算,可謂是步步驚心,盡管如此她最后還是被人害

    死了。

    說起來,她從來都不留戀以前的日子,像現在這樣簡單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沒

    有勾心斗角,不用費盡心機的討好,只隨心過日子,這才是她夢寐以求的生活。現在

    唯一缺的就是銀子,想著以后的好日子,沈清蓮就充滿了斗志。

    她心里做著打算,漫不經心的準備關上柜子,才發現柜子角落里放著一個針線蔞

    子,剛只顧著看衣服,倒沒注意到它。沈清蓮把它拿出來一看,里面放著好些帕子,

    繡著各種小花,帕子只是普通的面料,繡花的花樣也簡單,這帕子上的針線也還不

    錯,針角也算細膩平整,但和她比就差遠了。

    她前世得寵不是沒有原因的,除了姿容出眾,舞姿、廚藝、刺繡三樣可是宮里的佼

    佼者,想當年皇上對自己的這幾項都是稱贊有加的,連皇上都稱贊的可見它的不凡。

    雖然現在舞藝派不了什么用場,可廚藝和刺繡就能用上了。沈清蓮心里暗暗得意著。

    翻著簍子里,還有一塊帕子上面沒繡花,就立馬行動起來,她先嫻熟的挑好線,就

    開始快速的繡起來,一時只見她神情專注,動作優美的飛針走線著。

    待李蕓娘把飯端來的時候,沈清蓮已經繡好了一朵紅梅。李蕓娘一進來,沈清蓮立

    馬放下手中的活,邊去接過她的碗筷,邊嬌嗔著道:“娘,您不用端進來,我自己上

    廚房吃就是了。”

    “不行,大夫說了,你要多休息幾天,再說這才幾步路,你采來的藥娘已經都吃了,

    現在娘差不多都好了。”李蕓娘一聽立馬反對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71687_80_803-m
農女當家:帶著空間好種田
作者 奶油餅乾
  華夏最強特工慕璃,一日竟遇上傳說中的狗血穿越。 行吧,穿就穿吧,甭管是鬥正室還是耍小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