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沈清蓮知道只要一涉及到她的身子,李蕓娘態度就異常堅定。只是看看李蕓娘那瘦

    弱不堪的身體,心里暗自打算著,等有了銀子,就給李蕓娘把身子好好調養起來,她

    這身子多半是勞累憂心,再加上長期營養不良造成的。

    沈清蓮心里有了打算也就不多說了,抬眼瞧著桌上擺好的一小碟子黑黑的咸菜,兩

    碗稀得能照見人影的米粥,再加兩個粗粗的玉米餅。

    眉頭就緊顰著,心里暗自嘆了口氣,可肚子餓得歷害,現在也顧不上好不好吃,只

    能將就著填飽肚子就行了。沈清蓮嘴里用勁嚼著粗糙的玉米餅,心里發狠的想道,一

    定要快點掙錢,這樣的日子,真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

    李蕓娘則一臉慈愛的,看沈清蓮喝完一碗稀粥,又吃了一個玉米餅,忙又瓣了半塊

    自己手上的玉米餅遞給她道:“蓮娘,娘吃半個玉米餅就夠了,這半個你把它吃了

    吧!”

    沈清蓮忙連連搖頭道:“娘,我吃飽了,實在吃不下,還是您把它吃了吧!”心

    里有些酸澀的腹誹道,我一個小孩子這點都吃不飽,您還半個就飽了,騙誰呢!’

    之后半是撒嬌半是逼著李蕓娘把那半個玉米餅給吃了,幫忙著收拾完,等李蕓娘

    進屋,沈清蓮就拉著李蕓娘看她繡的帕子,“哎呀!這誰繡的,繡的可真好,這梅花

    跟真的似的,仿佛都能聞到它的花香。”李蕓娘一看到帕子上的那朵紅梅,就移不開

    眼的滿臉贊嘆道。

    李蕓娘戀戀不舍的看完正疑惑著,抬眼間就看到沈清蓮一臉得意的笑容,她不可

    置信的看著沈清蓮問道:“蓮娘,這難道是你繡的?”看沈清蓮一臉肯定的點點頭,

    她喃喃道:“這怎么可能,明明你前幾天繡的也就一般,短短幾天,怎么會變化這么

    大.”,說到這,李蕓娘頓住了,滿臉狐疑的盯著沈清蓮,仔仔細細的打量著。

    沈清蓮面上一副懵懂無辜,若無其事的任她打量著,其實心里還是有些緊張害怕

    的,畢竟她不是原主,兩個人肯定會有許多不同之處,比如習慣、想法、喜好、性格

    等等,李蕓娘是她和原主都最親近的人,只怕遲早會發現并產生懷疑。

    再說她會的好多東西,原主都是不可能會知道的,所以她思來想去,才下定決心,

    利用刺繡的事給李蕓娘編一個合理的說辭,讓李蕓娘能坦然接受她的改變。

    “蓮娘,你跟娘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蕓娘心里疑惑的看了沈清蓮半晌,也

    沒看出什么端倪,雖說蓮娘從醒來性情就有些變化,但她一個小姑娘,經歷那樣的驚

    嚇,性情有些受影響也是正常的,而且,這也的的確確是她的蓮娘沒錯啊!

    可蓮娘她怎么忽然就會繡這樣好看的花.李蕓娘是滿肚子的疑問,臉上神情也不停

    的變幻著,眉頭皺得緊緊的,語氣沉沉的的問道。

    沈清蓮看李蕓娘神情莫測,語氣嚴肅,心里也有些沒底,但到了這一步,伸頭是一

    刀,縮頭也是一刀,索性豁出去了。

    “娘,蓮娘也不知道,就是從醒來之后,腦子里好像就多了許多東西,就像繡的這

    梅花,我一拿起針,不知怎么的就繡了這種針法,好像這一切我原本就會似的。”

    沈清蓮一口氣說完,就神情緊張的看著李蕓娘的反應,李蕓娘臉上先是露出詫異

    表情,接著眉頭緊鎖,神情苦惱糾結,半晌,也不知想到什么,就見她眉頭松展,神

    情激動,眼睛也亮晶晶的,臘黃的臉更是欣喜若狂,一雙眼眸熱切而又激動的盯著沈

    清蓮,

    聲音急促又有些語無倫次的道:“蓮娘,難道是你爹,肯定是你爹的在天之靈在保

    佑我們母女,你爹臨走時就說過,讓我不用傷心,他會一直陪著我們,保佑我們,無

    論我們遇到什么困難.”李蕓娘激動的聲音都帶著顫音,那張臘黃憔悴的臉,此時煥

    發出一種動人的光彩,帶著幾分少女般的美麗風韻。

    沈清蓮望著這樣的李蕓娘,看著她一臉急切,希望得到肯定的表情,沈清蓮忙配合的連連

    點頭,臉上也露出原來如此的神情。

    隨后,她就瞧見李蕓娘那張時常帶著愁苦的臉,浮上了歡喜的紅暈,整個人都仿佛一下子

    年輕了好幾歲。

    可沈清蓮的心情卻復雜極了,心里既喜悅又有些心酸還有些疑惑,喜悅的是,李蕓

    娘很輕易就相信了她的說辭,甚至不用自己費心,她就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理由。

    心酸的是,李蕓娘對沈秀才的感情如此深厚,可惜卻天人永隔,這對活著的人是很

    痛苦很殘忍的一件事。可能就是因此緣故,沈秀才臨死前才說那樣一番話,其實只不

    過是不想讓李蕓娘因為失去他過于悲傷,給的一個安慰而已。

    可在李蕓娘心里,卻是她的信念她的精神寄托,因此沈清蓮只不過胡亂找的一個理

    由,她卻能聯想到沈秀才身上,甚至堅信都是沈秀才的庇祐。

    疑惑的是,沈清蓮不懂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因為她從沒有真切的感受過,在宮里

    她雖是寵妃,但九五之尊的皇上,面對著那么多嬪妃,怎會有多少感情,只是你討他

    喜歡了,就多寵你兩天,不喜歡了就扔到一邊,任由你自生自滅,

    因此,她一直是戰戰兢兢的討好著皇上,從沒想過與他談什么感情,只希望他的

    寵愛能夠長久一些。沈清蓮此時腦海里晃過這些前塵往事,卻感覺那仿佛是自己做的一

    場夢,如夢如幻。

    沈清蓮搖搖頭,恍過神來,憶起正事,忙對著還沈浸在這個喜悅中的李蕓娘,說

    道:“娘,明天您去繡鋪,女兒和您一起去吧!正好把女兒繡的這個帕子,給掌柜的

    看看,談談價錢,再領些別的繡活回來,這樣也能多掙幾個錢。”

    李蕓娘則一臉的不贊同的望著她,沈清蓮見此,不等她張口反對,忙聲音糯糯的嬌聲勸道:“娘,您

    看,現在您也知道,有爹在天上保佑著我們呢!女兒身體也沒事了。”李蕓娘瞧沈清

    蓮一臉期盼祈求的表情,到底不忍心駁了她的主意,想著,罷了罷了,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又有她爹的點化

    和庇佑就隨她吧!也就點頭同意了。

    第二天,沈清蓮起床就打量著自己的幾件衣裳,最后蹙著眉頭,挑了一身小碎花布夾襖穿,只見她清凌凌的眸子,有些嫌棄的瞅著這衣衫,撇撇嘴,小聲抱怨道,真是有夠丑的,又舊又土氣。可

    柜子里就數這件衣裳最好了,有幾處破了的地方都細心的繡上了小花,她幽幽的嘆了口氣,雖是鎖著眉頭,但還是很快的把衣裳穿上,抱怨歸抱怨,但這樣的家境,也容不得她挑剔。

    又把頭發整齊利落的梳好,也沒有什么頭花飾物的,就隨便的用根帶子扎著。

    她又上廚房打了一盆溫水回屋擦過臉,順便對著盆里的水照了照,“撲通”沈清蓮慌得一下跌坐在地上,

    又忙捂著嘴,咽回自己嘴邊的驚呼,頃刻間,又迅速的爬起來,也顧不得身上跌疼了的地方。

    雙眸睜得大大的,緊盯著映在水里的容貌細細的瞧,果然,是自己前世的容貌,柳眉如煙,鳳眼滟

    瀲,瓊鼻菱唇,五官一模一樣,只是這個身子的皮膚臘黃粗糙,頭發枯黃。

    沈清蓮經過剛才咋見前世的容貌嚇一跳后,現在已經鎮定下來了,說實話等醒過神

    來,她心里是很欣喜的,能用自身的容貌,誰愿意天天頂著別人的面孔生活著。

    只是沈清蓮有些嫌棄的看了看自己干癟的小身子,都十三歲的小姑娘看著就像十一

    歲的小豆丁,想想也難怪,天天飯都吃不飽,不面黃肌瘦才怪。

    唉!想想前世自己玉一般的肌膚,墨云般的長發,還有一副纖儂有度的好身材。讓

    宮里的多少女人嫉恨。做為女人就沒有不愛美的,如果能擁有一張美麗的容貌,相信

    誰也不會拒絕。

    不過,這個身子膚色、頭發、身材,應該都不是大問題,以后都能慢慢調養過來

    的,沈清蓮只是心里疑惑,這個身子的相貌與李蕓娘可是一點都不像,難道像爹,要

    是這樣,那沈秀才肯定也長相出色之極。

    沈清蓮正獨自琢磨著,就聽到院子里李蕓娘催著讓她出去用飯的聲音。娘倆簡單

    的用過早飯,就裹著繡好的帕子往街上走,帽兒胡同偏僻,住著都是一些窮困人家,

    離主街道有一段路,兩人走了一柱香功夫,才能看到街上的店鋪。

    沈清蓮邊走邊好奇的東張西望著,因為來往的幾個府城都要通過這里。因此,街上

    來往客商,車馬行人倒是挺多的,街道邊也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商品,令人目不瑕接。

    沈清蓮頭一次這樣逛街,看什么都新鮮。李蕓娘看著她興致勃勃的樣子,也一臉笑

    容的由著她。待走到沿街的一個鋪子前,沈清蓮抬頭看見門頭寫著云錦繡鋪,走進鋪子,

    就有小二迎上來,看到是李蕓娘就笑著招呼:“沈娘子又來送繡帕了。”李蕓娘也頷

    首含笑。

    小二說著就把她倆領到掌柜跟前,掌柜的姓張,是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容長臉,柳

    眉秀目,身材豐滿,是個風韻猶存的婦人。說起話來笑容滿面,但眼中透著一股精

    明。

    看到李蕓娘就笑吟吟的招呼道:“沈娘子來了,帕子這么快就又繡好了?”說完,

    又望著沈清蓮嘖嘖稱贊道:“蓮娘真是越長越標致了,以后可是了不得的美人,怕是

    將來沈娘子家的門檻都要被人踩平了。”

    李蕓娘聽得心花怒放的,臉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只嘴里謙虛道:“哪里,哪

    里,您太抬舉了,就是個小毛丫頭。”沈清蓮只得在邊上抿唇低笑,做害羞狀。

    兩人說笑著,李蕓娘就把繡好的帕子拿出來,又專門拿出沈清蓮繡了一枝紅梅的帕

    子,遞給張掌柜,張掌柜有些疑惑的接過一看,神情立馬凝重起來,而且看著帕子的

    眼睛也越來越亮,好半晌,才看她愛不釋手的放下帕子,急切的問道:“這是誰繡

    的,這種針法,我已經好多年沒見過了?”

    李蕓娘看了沈清蓮一眼,按她們在家時商量好的說辭:“是我的一個親戚繡的,拿

    來是想問一下你們,這樣的繡活怎么收?如果價錢合適,還可以給繡一些大的東西。

    ”說完,李蕓娘有些緊張的望著張掌柜。

    張掌柜是生意人,最會察言觀色,看李蕓娘的神情,就是有什么不方便說的,也

    不再多問。很是爽快的道:“行,那這樣繡帕我收三十文,荷包五十文,如果是大件

    的插屏、屏風,就按賣出的價錢的三成,你看怎么樣?”李蕓娘不知這樣的價錢是否

    合適,有些猶豫,不由望了一眼沈清蓮。

    張掌柜看李蕓娘望了一眼沈清蓮也沒多想,只是看李蕓娘不說話,以為她嫌少,

    語氣就有些急切的說道:“沈娘子,我們也打過多年的交道了,你也知道,整個清河

    縣就我們家鋪子的價錢最公道了。”

    李蕓娘聽了這話倒是贊同,知道張掌柜說得確實是實話,全縣城繡鋪確實算張掌柜

    家的做生意厚道,也就對著張掌柜點點頭同意了。

    沈清蓮也不了解這里的生意行情,前世她繡的這些,那可是很值錢的,可這小地

    方,估計也不大能賣上價。看她娘同意,也就不多說什么了,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李蕓娘之前繡的帕子才八文錢一塊,也得不了幾個錢。娘倆又

    在繡坊拿了好些東西好回家繡。

    出了門,李蕓娘看著手里的一百多文錢,眉頭微微皺著,神情有些猶豫,就聽身邊

    沈清蓮糯糯的聲音說道:“娘,今天雞蛋就別買了,我們去買點糧食吧!”

    李蕓娘心里正為難呢!家里的糧食都吃完了,手里的這點錢,不頂什么用,買不了

    幾天的糧食,接的繡活也不能馬上就繡好,所以家里還得頂幾天。

    可看著女兒臘黃的小臉,心里就酸痛酸痛的,女兒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也需要營

    養,可手里就這點錢,實在是不夠用,唉!跟著自己這個沒用的娘親,女兒受委屈

    了。

    沈清蓮看李蕓娘低著頭,眼圈泛紅,就知道李蕓娘心里肯定又想多了,相處這幾

    天她也發現了,李蕓娘這人有些多愁善感,動不動就掉眼淚。

    忙岔開話題道:“娘,你看那邊賣小雞的,毛絨絨的多可愛,等我們有錢了,就抓

    幾只放在院子里養著,到時大了就能生蛋了,我們就天天都有雞蛋吃了。”

    李蕓娘聽著就笑了道:“你倒是挺會打算的,這賬也算得精,比娘強。李蕓娘與沈

    清蓮說笑著,就忘了剛才的傷感。兩人去買了一些糙米就往家走,李蕓娘雖身體瘦

    弱,但日常粗活做慣了,也有一把子力氣,拎一點糧食還不太吃力。

    進了貓兒胡同,遠遠就看見一個婦人笑吟吟的,對著李蕓娘娘倆招手,高聲招呼

    著:“李妹子,蓮娘,你們出門了,難怪,我剛上你家,敲了半天門,也沒人應,正

    納悶呢。”

    只見婦人三四十歲的年紀,著一身青布衣裳,圓圓的臉蛋,皮膚白凈,身材豐腴,

    舉手投足落落大方,有著小戶人家沒有的端莊大方。

    李蕓娘忙快步迎上去,欣喜的道:“林家嫂子,您怎的有空來了,我帶著蓮娘上繡

    鋪了,差點讓您空跑一趟。”

    沈清蓮憑著原主的記憶了解到,她就是林嬸,連忙笑著向她行禮問好,只是神情

    略有些拘謹。

    林嬸一臉親昵的拉著沈清蓮的手關心的噓寒問暖:“蓮娘的身子,可好了?怎

    不多歇兩天,小孩子家家的更要把身子養好......”眼神關切,聲音熟絡,又舉著手里拎

    著的一只雞,笑吟吟的道:“這是你林大叔才打的野雞,帶來給你補補身。”

    李蕓娘趕緊推讓道:“林家嫂子,這個您拎回去,你們家里也過得不易。我們已經

    得你們幫襯許多,蓮娘上次也多虧林家大哥救了她,那可是救命之恩,我們現在也無

    以為報,但這個情我們始終記著。”說著雙眼懇切,滿臉感激的望著林嬸。

    林嬸嗔怪的瞪了李蕓娘一眼,又搶著去接過李蕓娘身上的糧食,拉著沈清蓮的手就往

    家走,邊走邊說道:“說這些就見外了,大家都一個胡同里住著,幾十年的老街坊

    了,那家有困難都伸手拉一把,這也是常理,說不上報答不報答的。更何況,我們家

    春生還是沈先生的學生呢!我們兩家也一直走得近,只是我們家也不寬裕,幫助也有

    限。”說完還嘆了口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09659 80 803 m
空間俏醫女:獵戶相公來種田
作者 小小桑
  前世,江采月被白蓮花情敵推進喪屍堆,眼一閉一睜穿越成窮獵戶家的小娘子,還一步到位地把孩子都...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