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嬸家在街上開了個食雜鋪子,鋪子不大,掙得也不多,林叔有一把子力氣,時

    常上山打些獵物賣給縣城的富戶,有時也幫人打打零工,除了一家幾口人的吃喝,家

    里還要供林春生讀書,日子過得也很緊巴。

    林嬸在李蕓娘家略略坐了坐,把野雞留下就走了,留她用飯,死活不肯。沈清蓮心

    里挺感動的,想著,這些生活在最底層的人,反而著有最真摯的情感,像林嬸一家就

    是樸實善良的好人,自己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報答這一家人。

    從這天開始沈清蓮就開始全心的做繡活,太陽出來的時候,沈清蓮最愛坐在院子里

    的梨樹下,邊曬太陽邊繡花,疲累時,聞著滿樹梨花的香氣,頓覺心曠神怡。

    只不過幾天的功夫,一樹梨花就全花了,那一簇簇,一層層,像云錦似的漫天鋪

    去,在和暖的陽光下,如雪如玉,潔白萬頃,流光溢彩,璀璨晶瑩。

    前世沈清蓮賞過許多品種名貴的花,如今卻覺著,梨花有著它獨特的美麗,不嬌

    氣,不爭艷,只默默開放,展示著獨屬于自己的風彩。

    林春巧推開虛掩著的院子門時,一眼就瞧見沈清蓮揚著頭,一雙鳳眼如漆黑明亮的星辰,專注的

    望著梨花,抬眸之間便見清波流轉,顧盼生輝。

    林春巧一下看愣住了,半晌,方回過神來,一臉羨慕的嘖嘖贊嘆道:“蓮娘,你真好

    看,而且像是一日比一日美,我只幾日功夫沒見你,瞧著你越發的讓人移不開恨了,特別是眼睛,好像會......對了就

    像能把人的魂都勾走似的。”說完,又神情專注的盯著沈清蓮的眼睛看,只覺沈清蓮看人的

    時候,一雙眸子春水瀲滟的。

    沈清蓮原本咋見春巧,心里還有些不自在,聽了這話,忍不住就瞪了她一眼,嗔怪

    道:“什么勾人不勾人的,這可不是什么好話,下次再說這些不像樣的話,我可不饒

    你了。”說完,又一臉揶揄的上下打量著林春巧,一雙眸子落在她鼓鼓的胸脯上,笑

    瞇瞇的打趣道:“春巧姐,我看是你越來越標致了,你看這身段長的,再

    瞧這皮膚都能掐出水來了,我還聽說,林嬸馬上就要給春巧姐你相看婆家了,也不知將來

    會便宜哪個傻小子。”

    沈清蓮畢竟有原主的記憶,所以面對林春巧她們雖剛開始略有些拘謹,倒也不算陌

    生。再加上林家人都是特別好相處的性情,只一會兒功夫,沈清蓮就和林春巧熟絡親

    近起來。

    林春巧容貌肖似林嬸,只五官比林嬸更精致,一張圓圓的小臉肉嘟嘟的,大大的眼

    睛活潑靈動,皮膚白里透紅似那三月里的桃花般,身材婀娜,雖只比沈清蓮大一歲,

    可卻出落得跟大姑娘似的。

    林春巧被沈清蓮這一打趣,羞得臉都紅了,丟下手里的東西,就與沈清蓮嘻嘻哈哈

    的打鬧起來,嘴里還笑嘻嘻的罵道:“好啊!蓮娘,才多少日子沒見,都會調侃你春

    巧姐了,還敢說些不知羞的話,老實交代,在哪兒學會這些話的。”

    兩人嬉鬧了半響,林春巧方想起她娘讓拎來的東西,忙把方才放在地上的壇子遞給

    她,還嬌嗔著瞪了她一眼,才聲音清脆道:“我娘上次來,看你家都沒得菜吃,這是

    我家做的泡蘿卜,你們先吃著,過些日子,天氣暖和了,春天新鮮的菜就出來了。”

    說到這里,露出一臉曖昧笑容,對著沈清蓮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笑嘻嘻的說道:“本來我哥想來送的,但我娘不肯,說是沒幾個月就秋闈了,不能讓

    這些瑣事分了他的心,讓我哥趕緊回書院去,其實我哥一直想來看你了,你跌下山那

    次,他都急死了,可你也知道,我娘看他看的緊,他在書院又不能老是回來,最近更

    是在書院閉門苦讀,你可別怪他。”

    沈清蓮在腦海里回憶了一下,林春生好像是一直都對原主挺好挺關心的,而且林春

    生是個很有天賦,勤奮上進的少年,年紀不大就通過了童試,他的先生對他一直很看

    重,舉薦他今年秋闈下場應試。

    林嬸一家對他都寄予了厚望。想到這,沈清蓮忙一臉急切的對著春巧囑咐道:“你

    回去跟春生哥說,讓他在書院安心讀書,好好準備秋闈的應試,我沒什么事,身子也

    都好了,并跟他說,我預祝他秋闈高中。”

    “還有謝謝你們家泡菜了。”說完,對春巧甜甜一笑,抬眼卻瞧見春巧笑得一臉意味深長,

    臉上頗有些不明所以,忙嗔了她一眼,又晃晃手里接過的泡菜糯聲說道。

    沈清蓮拎著泡菜往廚房去,眉頭微顰,一臉的若有所思,心里暗暗思忖道,“看春巧的表情,莫不是原

    主和林春生有什么私情不成。”想想,又搖搖頭否定,“應該不會,要不然記憶里怎

    么會沒有,再說就自己這副干瘦小豆丁的模樣,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估計是兩個人從

    小一起長大,林春生小時又在她家讀過幾年書,感情自然要親近一些。”

    “哎呀!蓮娘你這是怎么繡的,繡的可真是好看,你什么時候刺繡手藝這般好了。”沈

    清蓮出來,就望見春巧手里拿著她正在繡的繡屏,嘖嘖驚嘆的大聲嚷嚷著。

    半晌,她有些疑惑的望著正走過來的沈清蓮,滿眼好奇。“夢里神仙指點我的。”沈清蓮半開玩笑,

    半認真的道。“啊,真的嗎?蓮娘你可真有福氣的人,都能夢到仙人,她還指點你繡

    藝。”單純的春巧很輕易就相信了沈清蓮的話。

    沈清蓮看糊弄過去了,也松了一口氣,幸好,春巧她們都很單純,想法也都比較

    簡單,所以才能這么輕易就相信了她的借口。

    沈清蓮回過神來,就看見春巧雙眼睛亮晶晶的瞧著她,湊到她跟前,支支吾吾道:“蓮娘

    你這繡得真是太好看了。上次我在街上,看到知縣小姐,穿了一條繡著纏枝花的裙子,

    那花繡的可好看了,都說只有京城的繡娘才會繡。可你這繡的我看著比她那裙子上的

    花還要鮮亮好看。蓮娘,你這是怎么繡的,能教我嗎?”頓時一雙杏眼,巴巴的盯著沈清蓮。

    沈清蓮想著,林家對自己一家人都有恩,正發愁沒地方報答,春巧既然想學自己的

    刺繡,那就答應她就是了。她學會了,也能幫家里多增加一筆收入不是。想到這,她

    笑著爽快的對春巧點點頭。

    春巧馬上就樂了,一臉親昵的抱著她的胳膊,笑呵呵說道:“謝謝蓮娘,我就知道

    蓮娘最好了,我一定會好好學的。”

    沈清蓮瞧著春巧滿臉興高彩烈的表情,不由有些擔憂的提醒道:“可是你家鋪子怎么辦,

    你娘一個人能忙得過來嗎?”

    “沒事,最近鋪子生意都不太好,我娘一個人就能忙過來。”春巧不以為然的說

    道。“那有時間,你就天天過來,先從簡單的花樣學起,只要你認真學,應該很快就

    可以繡些帕子賣了。”沈清蓮笑著說道。

    沈清蓮心里很是開心,前世,她從來沒有過這樣單純的閨閣情義,她與春巧兩人說

    說笑笑間時辰就悄悄溜走了,也不曾發覺已快到申時了。

    “春巧來了,正好,留在這吃晚飯!”李蕓娘一臉的笑容推開院子門,手里還端著

    兩碗菜進來,老遠就聞到一股肉香味,李蕓娘做得一手好菜,街坊鄰居辦酒席,都喜歡

    請她去幫忙。今天也是胡同里的一家人請了她。

    “哎”春巧看著李蕓娘端著的兩碗菜,知道是辦酒席人家給的,也不矯情,爽快的

    應了。

    沈清蓮拉著春巧,去接李蕓娘手里的菜碗,幾人麻利的熱好飯,菜還是熱乎的,打

    開蓋子,一碗裝著紅燒肉,一碗裝著一條紅燒魚,都是葷菜,讓人看著就咽口水。

    李蕓娘看著兩人的饞樣,笑著說道:“吃吧!趕緊趁熱吃。”又招呼林春巧,“春

    巧,多吃點。”幾個人這頓飯都吃得心滿意足的。

    日子似水一般流過,院子里的梨花早就敗了,樹上已經長滿了茂盛的綠葉,夏季的

    傍晚坐在樹下,微風吹拂,很是涼爽。

    幾個月的時間,沈清蓮的繡品已賣了幾批,家里的日子也是越來越好了。沈清蓮把

    自己和李蕓娘房里的被褥衣物之類的都重新置辦了,晚上,睡在鋪了厚厚褥子的柔軟

    被窩里,聞著散發著皂角清香味的被子,沈清蓮滿足的嘆了口氣。有了條件,沈清蓮

    愛美的特性就出來了,扯了布料回來,親自動手,給自己和李蕓娘,做了好些衣裳,

    雖都是最便宜的衣料,但沈清蓮手巧心思靈活,做出來的衣裳,倒是別致好看。

    沾沾自喜的沈清蓮心里打算著,等手上寬裕了,就買個鋪面,專門做衣裳賣也是很不錯的。

    現在她是整天在家做繡活,可也只專注于大的繡件,小的東西都讓給春巧和李蕓娘

    繡,這樣也能讓春巧得些銀錢。日子過好了,沈清蓮也脫去了原本干癟小豆丁的樣

    子,個子抽高了,胸前也鼓鼓的了,頭發更是濃密漆黑,已有了娉婷少女的模樣。

    皮膚更是如玉雪般晶瑩剔透,這還多虧她自己制的香。說起來還是因為前世在皇宮

    有人被宮里的胭脂水粉毀容,當時自己害怕,就千方百計搜羅來制胭脂水粉的秘方。

    現在倒正好用得上,沈清蓮打開盒子,就飄出一股淡淡的梨花清香味,挑一點出來

    在臉上抹開,臉上就瑩潤潤的特別滑嫩。

    這幾個月用下來,她的膚色不知變了多少,弄得春巧好幾次都疑惑的問她,“是不

    是私下里還抹了別的好東西。”讓她都不知該說什么好。

    其實也不怪春巧疑惑,她娘李蕓娘和春巧林嬸也都用了,只是她們膚色雖是變細嫩了

    些,但沒有她這樣夸張。

    她現在的容貌與前世是越發的像了,她想著,可能是現在與前世的樣貌漸漸重合在

    一起了。

    不一定都是用梨花雪膏的作用,不過自己做的這梨花雪膏,確實很好用,最起碼比外

    頭買的強。只可惜院子里就只一棵梨樹,制不了幾盒,下次要制香,還得到外面弄些

    花瓣來。

    沈清蓮心里邊做著打算,邊挑了一身素色的衣裙穿,這些衣裳都是她自己做的。像

    這條素色的裙子,裙邊領口袖子處皆繡著碧綠的小蓮葉,素色的裙擺中點綴著點點若

    隱若現碧綠小蓮葉,在這樣炎熱的夏日里瞧著就很是舒爽清雅。中間用一

    條寬腰帶束著,更顯得纖腰楚楚。如云般的長發,簡單的挽了髻起來,用一根綠葉簪子

    固定著,穿戴雖是素凈,但卻如清水芙蓉般,清麗無雙。沈清蓮攬鏡自照,自我欣賞

    了半晌,才滿意的走出屋子。

    今天春巧和她約好了一起去南山寺燒香祈愿,春巧的哥哥春生,就要秋闈了,林嬸

    讓春巧去南山寺給她哥哥祈愿,求菩薩保估春生,秋闈能夠順利中舉。

    約著沈清蓮一起去,沈清蓮一聽就很心動,想她自從成了沈清蓮,就整天都是琢

    磨著怎么掙錢,除了去過幾回云錦繡鋪,就哪里也沒去過,想她前世就不得自由,現

    在有機會,也很想出去到處走走。

    而且沈清蓮覺著吧!自己能夠重生一回,也是菩薩保佑,是該經常去燒燒香,拜拜

    佛的。只是李蕓娘不放心,自從沈清蓮的容貌越變越美,李蕓娘就不讓她出門了,院

    門也閉得緊緊的,就怕她被人窺見了容貌,招來好色之徒的覬覦。

    可沈清蓮卻不以為然,覺著自己雖美,但畢竟年歲還小,還嫌稚嫩,卻不知就因為

    她這一去,招惹了來了一段孽緣,這是后話了。

    只說為了能去寺廟,沈清蓮可是又是撒嬌又是賣乖的保證,只在寺廟里燒完香就回

    來,再加上春巧在一旁的極力游說。

    李蕓娘也就勉強答應了,思慮著,蓮娘她們來去坐著馬車,又不露面,寺廟里又是

    佛門清凈之地,多是善男信女,應該不會有什么事。再說去寺廟燒香也是好事,自己

    要不是正好走不開就陪著她倆一起去了,而且林家與自己家一向親近,蓮娘去正好與

    春巧一起為春生祈福,求佛祖保佑他高中。想著這些,李蕓娘也就松口同意了。

    正想著,就聽到院子里春巧清脆而又歡快的聲音。沈清蓮忙高興的迎出去,果然春

    巧正一臉笑意的和李蕓娘寒暄著。只見她穿著上次自己幫她做的,一條粉色繡著桃花

    的裙子,發髻上戴著朵粉色的芙蓉絹花,襯得臉也粉粉的,一臉嬌俏的笑容,俊俏可

    愛得緊。

    兩人歡快的跟李蕓娘招呼過,就開心的手挽著手往門外走,李蕓娘不放心的跟在后

    面,絮絮叨叨的叮囑著,待兩人上了門口等著的馬車,又細心囑咐著趕馬車的陳叔。

    馬車是臨時雇來的,也是熟識的街坊。馬車里的擺設簡陋陳舊,幸好拾掇得很干凈。

    沈清蓮和林春巧坐上馬車,面上都有掩不住的興奮雀躍,這里對女子拋頭露面的雖

    不是太講究,但未嫁女子還是要避諱一些的,就是春巧也只是偶爾在鋪子里忙不過來

    時幫幫忙,平時也是沒有機會出門的。更何況兩人都長得俊俏,出門也怕遇

    上一些紈绔子弟或是登徒子,因此,這樣單獨出游的機會就更少了。

    南山寺隱在靠著南山的一個山頭上,那里樹木叢籠,風景如畫,山腳下只能隱約見

    著寺廟檐角,頗有點深山古剎的韻味。有幾家大戶人家的別院也在那一塊,馬車到了

    山腳下就停了,和趕馬車的陳叔約好,未時了再來接她們。

    兩人站在山腳下,望著延伸到山頂的,長長的一段石頭階梯,心里有些發憷,好在

    階梯兩旁都是枝繁葉茂的大樹,雖是夏日,也很是涼爽。兩人打起精神來,提著裙

    子,才爬了一半石階,沈清蓮一向身子弱,就感覺有些吃不消了,腿腳直發軟,額頭

    冒汗,春巧也直嚷嚷著“熱死了。”

    沈清蓮頗有些后悔,當時在山腳下,花幾個錢坐輦轎上來就好了,但此時,也只能打

    起精神來,咬咬牙繼續往上爬了。

    好不容易爬到山頂,兩人都累得香汙淋漓的,小臉紅通通的,鼓鼓的胸部起伏著,

    卻平添了一番動人的嬌艷。

    特別是沈清蓮,雪白的肌膚,像染上了一抹彩霞,桃色隱隱,烏眸顧盼,流光溢彩。

    如此麗色看呆了山頂上的幾個人,只見寺廟的山頂上,建著一座古樸的亭子,亭中

    放著一座大鐘,是為寺廟僧人們做早晚課所用。

    亭子的另一邊上放著石桌石椅,夏日坐在此處喝茶休閑,涼風習習,令人暑熱頓

    消,又可一覽南山寺廟的風景,確實是個消夏好去處。

    此刻亭中,正坐了四位衣著不凡的富家公子,俱長得眉目清秀,尤其其中一位年

    歲二十七八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面目俊美,氣勢不凡。

    這位貴公子是京城振遠侯府的趙小侯爺趙錦凌,他家祖上是跟隨開國皇帝打天下的

    有功之臣,家里世代俱是行武之人,只是父祖輩早年皆戰死沙場,現趙家唯留他一根

    獨苗,祖母把他當眼珠子般疼愛。

    再加上有一個無子的皇后姑母,對他也是疼寵有加,因此倒養成了他一身霸王般

    的脾性,又因趙家人幾代忠良,皆都戰死,皇上對他們家也深有歉疚,對他也就格外

    寬容些。

    別人瞧著對他也就多為忍讓,久而久之,倒出了個小霸王的名聲。說起來他自小也

    聰穎非常,隨著祖父練了一身的好武藝,只趙家現今就剩他這點骨血,趙老太太是死

    活不讓他再入軍營,只留他在京城混個閑差,因此整日跟著一幫酒肉朋友胡混。

    趙錦凌此人自命風流不羈,愛好美色,就是府里的奴仆,

    也定要挑長相好看的。又喜與一些紈绔子弟交往,常流留風月楚館,因他身材高大,

    相貌堂堂,皆又出手大方,深得歡場姐兒們的喜愛,每每見到他便使盡手段勾著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59307_80_804-m
極品農妃
作者 leidewen
  現代文學女博士,成了鐵匠村的小少爺?   我是女的!   爺爺:小聲點,先當著,以後再...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