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窺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府里的美妾更是一個又一個的納,趙老太太看他鬧得有些不像樣,就與皇后商量

    著,為他尋門好妻室。

    可趙錦凌這個浪蕩子,眼界還極高,揚言道,非絕色不娶。趙老太太和皇后兩

    人是把全京城里的大家閨秀,都尋摸了個遍,可家世好的長相又不太出眾,長相出眾

    的門戶又有些低,家世好長相出眾的又嫌脾性不好。

    總之,是左挑右選,唯恐挑得不好,委屈了趙錦凌。說起來京城里頭的人誰不知曉

    趙錦凌的名聲,有那疼閨女的人家,心里也是不大愿將家中姑娘說給這樣的浪蕩子,

    但是因為是皇后出面,礙于皇后的情面,才不敢多言。

    趙老太太和皇后費盡心思,也沒挑著讓趙錦凌滿意的,還是趙錦凌自己無意中見

    了一個女子,就驚為天人,多方打聽才知她是侍郎之女名叫王玉琴,有絕世之貌,趙

    錦凌就嚷著非要娶她。

    趙老太太和皇后都拗不過他,又尋思著,這是他自己挑中喜歡的,說不得,就能把

    趙錦凌的心攏在府里,也就同意了。新婚一段時日,趙錦凌也著實收斂許多,整日陪

    著新娶的妻子,可這王氏卻是被繼母捧殺長大的,空有一身美貌,卻是草包美人一

    個,性格更是驕蠻跋扈,時日一長,讓也是小霸王性子的趙錦凌,如何忍受,到后來

    兩人是鬧得水火不容。

    此后,趙錦凌更是故態得萌,經常在外頭花天酒地,夜不歸宿的。趙老太太也沒奈

    何。可振遠侯雖是皇后外家,但并無多少家財,趙錦凌又是個花錢無度的,很快家里

    就有些捉襟見肘,幸而趙錦凌雖是好美色,但頭腦靈活是個有手段的,憑著他侯府的

    名頭琢磨著與一些朋友在外做些買賣,沒想到生意倒是越做越大了。

    江洲府這里有幾個水路碼頭,來往商船尤其多,也導致這里的商業極其繁榮。趙錦

    凌的買賣也多集中在此,因此在江洲他也設有府地,一年有三四個月呆在江洲。

    這次回京城為趙老太太過完壽,就匆匆回了江州府,一半是因為生意上的一些事一

    半是因為被王氏鬧得心煩。

    趙錦凌在江州府是廣有名氣,雖都說他是個喜好風月的好色之徒。但此人也頗有手

    段,這江洲的生意大多都被他攏在手里,加上他為人豪爽,出手大方,也結交了不少

    官場朋友。

    其中江洲知府李明遠本就與趙錦凌過世的父輩有些故舊,加上趙錦凌還有一個做皇

    后的姑母,雖說當今皇后無子嗣,但皇上對皇后一向敬重,皇后說的話也能聽進一

    二。念及這些,李知府對趙錦凌一向極為關照。趙錦凌也很會來事,在江洲做

    生意,沒少讓李知府得好處,因此兩人的交情可說是頗為深厚,平時來往也密切。

    初初上任清河縣的王知縣對這樣的人物,自然希望好生拉攏一番,以前夠不上就算

    了,現在有了機會就要抓住。官場中的人都是善于尋找有利于自己的局面,更何況他

    還想讓趙錦凌能夠提點一下,自己那不爭氣的兒子。

    因此趙錦凌回到江洲,赴李知府的宴會時,清河縣的王知縣就暗暗留心他,一見面

    對著趙錦凌更是親熱殷勤萬分,盛情邀請趙錦凌上清河縣游玩,這不看趙錦凌心情不

    大好,昨兒就讓自家大兒陪著上自家的別院玩兩天。

    說起來清河知縣家的王大公子,在清河也算是全縣城都有名的不學無術的酒色之徒

    了,王知縣家里雖有妻妾幾個,可均生得女兒,就這一個獨兒子,寶貝疙瘩般,那也

    是自小就百般寵溺長大的,倒寵出了個吃喝玩樂的紈绔子來。

    人家趙錦凌好色嘛,最起碼人家有本事,能大把的賺銀錢,供自己花用,這位王大

    公子可真真是個敗家子,王知縣之前雖只是個同知,說起來日子也該是不錯的,可這

    王公子整日流留煙花之地,碰上個中意粉頭什么的,那更是一擲千金,家里縱有多少

    錢財,也不夠他揮霍的,王知縣為此是憂心不已。

    王知縣就想著人家趙錦凌也是個出了名紈绔子,

    可人家能自己掙銀子供自己揮霍。這也是他想極力結交趙錦凌的一個原因,想著要能

    跟趙錦凌拉好關系,讓他提點提點自家兒子,能學些生意手段,將來自己百年之后,

    他也能自個兒養活自個兒。

    趙錦凌一早就起來了,這大熱的天,他就騎著馬到處溜達,幾位養尊處優的公子哥

    在后面跟著,心里是叫苦不迭,卻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這不到了南山寺,知縣家的

    王大公子,就趕緊提議著到這南山寺頂上的涼亭歇歇,好在這趙錦凌總算是同意了。

    讓跟著的幾位公子哥都松了口氣,這不幾人坐下,就忙對著趙錦凌殷勤奉承著,可

    趙錦凌一味漫不經心的聽著,面上掛著敷衍的笑容,只是眼底透出他的些許不耐。

    他修長的手指托著青瓷茶盞,啜了一口清茶,狹長幽深的眸子,百無聊賴的望著亭

    子下的寺廟。忽的,他目光頓住,狹長的眼睛微瞇。

    一直關注趙錦凌的幾位公子,看他的神情,也不由好奇的往下張望,一望之下俱呆

    愣住。良久,知縣家的王大公子,睜著一雙色瞇瞇的眼睛,嘖嘖贊嘆道:“沒想到在

    這鄉野之地也能遇上美人,想本公子也算閱美無數,剛才也看愣住了,你們看此女

    子,雖是著荊釵布裙,卻難掩其麗色,只是年紀尚稚,若是長成,更是絕世之姿。”

    說到這,他那顆色心就有些蠢蠢欲動,又有些猶豫的望望正目不轉睛看著的趙錦

    凌,試探的問道:“小侯爺您是在京城里長大,見識不凡,您看這個美人如何,可能

    入您的法眼?”

    聽到這話,趙錦凌收回目光,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淡淡的道,“嗯,是長得不錯,只是這里是佛門清凈之地,說這些,你們也不怕菩薩

    怪罪你們,再說,合著在你們的眼里,本侯爺就是這么一個,見著美人就上的好色之

    徒?”說完,見幾位公子面面相覷。

    “哼”又有些不悅輕哼一聲,幾人這才回過神來,其中一位公子,忙陪笑著,奉承

    道:“小侯爺您說笑了,您怎么會是好色之徒呢!您可是京城,最風流倜儻的小侯

    爺,只要您招招手,就有大把的女子,對您投懷送抱,多少美人等著您的青眼呢!能

    被您瞧上,那是她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哦.是嗎?”趙錦凌拖長話音,意味深長的問道。“是的,是的.”幾人忙

    不迭的點頭,一臉巴結討好的笑容。趙錦凌看著他們的表情,緊緊抿著的唇露出一個

    淡淡的笑容,只是又別有深意的說了一句道:“你們倒是了解本侯爺。”幾人難得得

    到趙錦凌的一名好話,也沒有深究此話的意思,只是聽了俱都笑逐顏開的。

    只趙錦凌在心里哼了聲道,本侯爺的心思豈能讓你們知曉?哼,一群話都聽不懂的

    蠢貨,本侯爺是愛美人,可也不能隨便讓人算計了去。趙錦凌心里思慮著,面上卻不

    動聲色。

    王大公子本就是沒腦子的紈绔,那里能猜得到趙錦凌的意思,只是覺著這個人性子

    捉摸不定,不好相與,心里對他暗自不滿又有些嫉妒的腹誹道,不是傳言這位爺也是

    喜愛美色之人嗎?據說當年娶妻時,就揚言,非絕色美人不娶,后院里納的妾更是一

    個個俱是貌美非凡,比本公子還要有艷福。王大公子里酸溜溜的想著。

    可昨日父親給他安排的美人,他卻碰都不碰,若說看不上,那美人也是數一數二

    的,自已看到都眼饞不已。想著昨日的美人王公子又咽口口水,暗自喜道,趙錦凌不

    碰更好,到時就便宜自己了。

    不過此人實在古怪,剛才看他,明明盯著底下的美人看得目不轉眼的,現在又一副

    不感興趣的神情,這家伙肯定是裝的,對。肯定是裝的。王公子心里暗自肯定道。

    父親還說此人,很是有些本事手段,生意做得多么好,讓我與他親近,以后跟著

    他好好學學。哼!父親若是給我本錢,我肯定做得比他好,用得著跟他學。若不是父

    親反復交待,這個事要是辦砸了,他就要抽自己一頓。本公子才不侍候他呢!王公子

    想著這些,暗暗撇嘴。

    思及自己堂堂知縣公子,從來只有別人捧著自己的,何時要這樣巴結討好別人,他

    還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像剛才的美人,若是以往,遇上這樣的美人,早就有那

    有眼色的弄來侍候自己了,可.!王公子憤憤不平的想道。

    強按捺住心底的不快,擠出一個笑容道:“不過,趙小侯爺您是見慣了京城美人的

    天姿國色,不說別的就您的后院,京城誰不知道,這絕色美人盡在您的府里中,也難

    怪這鄉野之地的小花小草入不了您這個貴人的眼呢!”“就是,就是.”另外兩位公

    子俱是以知縣公子馬首是瞻,并不敢多言,只是一味附合著。

    涼亭中的幾個人因為對沈清蓮的驚鴻一瞥,而招來的一番事端,沈清蓮是一無所知。

    她和春巧在寺廟門口,勻了氣息,就緩步走著,興致勃勃的打量著面前的寺廟,寺

    廟不是太大,與京城的大寺院比,只是簡單古樸,但綠樹蔭蔭中的寺廟卻透著莊嚴肅

    穆,果然有一股深山古剎的韻意。

    走進寺廟,就聞著一股濃烈的佛香,抬眼望去,寺中或坐或站或威嚴或慈眉善目的

    菩薩們,令人的心瞬間澄靜下來。沈清蓮隨著春巧對著菩薩,萬分虔誠的一一磕頭跪

    拜,闔著眼,幫林春生祈福完,又默默的禱告,“感謝菩薩的眷顧,讓我能夠重活一

    世,此生別無所求,唯愿與娘親一生平安喜樂!”

    兩人拜完菩薩,又各捐了幾兩碎銀子,就讓小沙彌領著進了后面最偏僻的一間禪

    房,休憩一下,禪房陳設簡單,就一床一桌幾把椅子,兩人一路走來,著實累了,特

    別是沈清蓮,她從沒走過那許多路,就是原主,也很少出門,又是要這樣的大熱天。

    沈清蓮和春巧就靠在床榻上,闔上眼睛休憩著,不知不覺沈清蓮就睡過去了,睡夢

    中感覺什么東西在臉上癢癢的,沈清蓮有些不耐煩的揮揮手,就聽邊上“噗嗤”的笑

    聲,沈清蓮睜開眼睛,就看見春巧趴在旁邊,正笑嘻嘻的用手帕拂著她的臉。

    沈清蓮看她作怪,也佯嗔怒著,就撲到她身上呵她腰間的癢癢,呵得春巧笑得連連

    求饒,才放過她,兩人一番嬉鬧,倒是又鬧出了一身汗。

    沈清蓮嫌棄的皺皺俏麗的小鼻子,嬌嗔著道,“你看,就你愛鬧我,這大熱的天,

    身上都要餿了。”說完,還作勢用袖子掩住鼻子。

    春巧被她這樣的嬌憨作態,逗得直樂,笑嘻嘻道:“你不是說,要我帶你去后山賞

    荷嗎?我們趕緊吃過齋飯就去,正好這時人也不多,

    我們可以在荷花池好好逛逛.”春巧滿臉興致的計劃著。

    沈清蓮聽了,急忙起身下了榻,仔細整理好身上的衣裳,才挽了下有點亂的發髻,

    這邊春巧已心急的拉著她到椅子上坐下,這時沈清蓮才注意到,桌上擺著一碟豆腐,

    一碟子蘿卜條,兩碗雜米飯。

    “咦,這什么時候送來的,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沈清蓮瞪著一雙大眼睛,望著

    桌上的飯菜,一臉驚奇的問道。

    “你都睡得跟個小豬似的,怎么聽得到”,春巧睨了她一眼,打趣道。說到這,又

    小聲的解釋道,“是我讓小沙彌送來的,我們早點吃了,也好出去玩,要不然未時就

    得回去了。”沈清蓮聽了眼睛溢滿歡快,贊同的連連點點頭。

    桌上齋飯簡單,更談不上味道如何了,不過也不怪,像一般人家,估計也就這待

    遇,畢竟捐的銀錢也有限,能安排個小禪房休憩一下,也不錯了,若是有錢的大戶人

    家,捐得多,自然待遇也不同。

    兩人草草吃過,就出了禪房,順著蜿蜒曲折的小路,往荷花池走去,小路兩旁高

    大的樹木擋住了夏季熾熱的陽光,微風拂過,飄起了她們輕盈的裙擺,也吹走了夏日

    炎炎的煩躁,一路上只飄灑著她倆清脆歡快的笑聲。

    等快走到荷花池時,鼻間就聞到一股淡淡的甜甜的荷香,再往前就能望見那滿池

    正爭相怒放的荷花,兩人立刻被眼前的美景,攝住了心神,一眼不眨得緩緩走近荷花

    池畔。

    只見那滿池碧綠的荷葉叢中,立著一朵朵亭亭玉立的荷花,或含苞待放,或恣意怒

    放著,或含笑佇立,或嬌羞欲語,像一個個婀娜多姿的仙女在隨風起舞,端的是嫩芯

    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陣陣,沁人心脾。

    半晌,兩人才從這美麗的景色中回過神,春巧興奮得臉色潮紅,“哇,真是太美

    了,以前我就聽人說過,南山寺夏日的荷花是極美的,只是從來沒親眼見識過,今天

    算是開了眼界了。”

    兩人興致盎然的賞過荷花,又沿著著小路一路往下走,沒想到不遠處,隱在林木里

    居然有條小溪流,溪水清澈見底,能清楚的看見小溪里的鵝卵石。這讓汗津津的兩人

    都有些心動。這大熱的天,又出了不少的汗,臉上身上都粘乎乎的,很是不舒服。

    春巧先忍不住道,“蓮娘,這里挺隱秘的,不會有人來的,要不我們在這里用帕子

    擦把臉吧!”沈清蓮望了望四周,見這里確實幽靜不起眼,再想這時正歇晌的時間,

    應該不會有人來,就也點點頭。兩人拿出帕子打濕,擦過臉和脖子,頓時感覺舒爽不

    少。

    春巧又站起來,張望了一圈,就坐到小溪邊的石頭上,把繡花鞋脫下,光著腳浸進

    清涼的溪水中,沈清蓮看得目瞪口呆的,話都驚得結結巴巴:“春巧,

    你.怎能.隨便的露出你腳,要給人.看見還得了。”

    春巧卻眨眨眼睛,狡黠的一笑,提著裙擺,淌著淺淺的溪水,走到被驚呆了的沈清

    蓮跟前,又是壞壞的一笑,一把拽著沈清蓮就按坐在石頭上,手腳麻利的,就要把她

    的繡花鞋也脫了,咯咯笑著,嘴里還嚷嚷著:“蓮娘,你也脫了吧!可涼快舒服了,

    反正這里又沒人來,怕什么.”

    沈清蓮的小身板,那里掙得過春巧,又怕拉扯間,一個不小心跌倒了,到時反而難

    看,只好乖乖任由春巧扯下了她的繡鞋,又拽走襪子。

    雪白的腳丫子就露出來了,沈清蓮有些不自在的把腳往裙子下縮縮。“呀!蓮娘,

    你的腳可真好看!”只見玉白的腳只有巴掌大,晶瑩剔透,小巧精致的腳趾頭就像一

    個個粉紅色的花瓣似的。春巧托著沈清蓮的腳目不轉睛的看著,嘖嘖贊嘆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258077_80_804-m
嫁冠天下
作者 雲霓
  好不容易擁有了這樣完美的人生,可是一閉眼睛她卻到了古代,成了一個新嫁婦。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