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輕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沈清蓮被她看得臉都紅了,急忙掙脫了她的手,怒瞪了她一眼,嗔怪道:“你別說

    話跟個登徒浪子似的,我看在這外面,你是越來越瘋了,待我回頭就告訴林嬸去。還

    有,我們兩個姑娘家在這荒郊野外的光著腳丫,像什么樣子.”

    說歸說,兩輩子加起來,沈清蓮都從來沒有做過這樣大膽的舉動,感覺又新鮮又心

    動的,終是忍不住,又四處張望了一圈,這才有些小心翼翼地把腳放進清涼的溪水

    中,感覺一陣沁涼仿佛直透進心底,臉上不由帶出了舒爽的表情。

    春巧被沈清蓮一副又渴望又戰戰兢兢的樣子,逗得咯咯的直笑。再看她一臉享受的

    闔著眼睛就笑得更歡了。沈清蓮被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又嬌嗔著瞪了她一眼。但

    看春巧提著裙子,站在水里,一臉明媚歡快的笑容,她的心情也驟然愉悅歡快起來。

    想著,自己現在就是個小門小戶女,再不必像前世那般處處注意規矩儀容,自己一

    直向往得不就這樣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嗎?

    想通這些,沈清蓮的臉上立馬綻放一抹燦爛炫麗的笑容,仿佛春日百花綻放,美極

    艷極,令人目炫神移。她玩心頓起,提著裙子踩著溪水與春巧嬉鬧著.歡笑著.

    兩人玩得忘形,卻不知自己成了別人眼中最美的風景。“嘖嘖,真是手如柔荑,膚

    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趙錦凌站在大樹

    后,目光灼灼的盯著沈清蓮,嘖嘖贊嘆道。

    “青山,你一會去引開那個穿粉紅裙子的.”趙錦凌目不轉眼的看著,半響,又對著

    身邊的小廝青山吩咐道。

    “是,爺。”青山垂手應道。心道,這是爺又看中了,只是要是府里夫人知道了,

    又該鬧騰了。他皺著眉頭,嘆了口氣。

    他從小就跟在趙錦凌身邊,實在是太清楚自家爺的心思了,從爺一到寺廟就讓他

    打聽這兩個姑娘行蹤,他就知道,爺這是又動了心思,這不,才吃過齋飯,就甩開那

    幾位公子,躲在這里偷偷窺視兩位姑娘。

    青山轉過頭,望一眼還在專注的望著小溪那邊姑娘的爺,悄無聲息的退下去安排

    了。

    這邊沈清蓮與春巧玩鬧累了,正準備起身,忽聽得林木里有悉悉索索的響動聲,兩

    人都嚇得臉色發白,一臉驚慌之色,趕緊慌亂的套上了鞋襪。也顧不得整理衣裙,就

    慌慌張張的往回跑。

    那想到急匆匆的才要走到一個拐彎口,沈清蓮就感覺小腿肚一麻,腳踝一歪,就跌

    倒了,“怎么了,蓮娘,怎么了.”春巧走在前面一步,回頭看到沈蓮娘跌倒了,著

    急忙慌的回過頭來扶她,嘴里還一迭聲的問著。

    沈清蓮才將將站起,就痛得“哎喲”一聲,她摸著有些紅腫的腳踝,

    苦笑著道:“可能我的腳踝扭傷了,現在也走不了路了。”這下春巧急了,滿臉急切

    的問道:“那可怎么辦?”她望望茂密的林子,想到剛剛那林子里的響動聲,心里很

    是害怕,不知道那林子里是什么東西,萬一是野獸怎么辦?她打了個哆嗦,心里后悔

    死了,不該帶蓮娘到這里來的,她咬咬牙,上前蹲下,對蓮娘道:“來,蓮娘,你別

    怕,我背你回去。”

    沈清蓮心里溫暖極了,到了這時,她反而冷靜下來,笑著道:“不用,春巧姐,你

    看這小路坎坷不平的,一個人都走得辛苦,更何況還要背著一個人走,到時你再扭到

    腳,就糟了,你先回寺廟。”才說到這,就看春巧一臉急切的神情,不等她說話,又

    接著解釋道,“你看我這樣子,也走不得路了,你到寺廟門口找那輦轎來抬我。”

    看春巧還是一臉不放心,就拉著她的手,安慰道:“剛才我們只是被那忽然冒出

    的響動嚇慌了手腳,其實你仔細想想,這離寺廟這么近,肯定不會有什么大野獸,所

    以林子里的動靜,估計就是些野兔野雞之類的小動物,根本就不用怕,我在這等著,

    不會有事的。”春巧想了想,也覺著沈清蓮說得有道理,再說,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了。她只好急匆匆的往寺廟跑去。

    沈清蓮有些艱難的挪到一塊干凈的路面,拿出雪白的帕子,鋪上坐下,這才吐了口

    氣,低垂著頭,眉頭微顰的揉著紅腫的腳踝。

    趙錦凌走出來時,就看到沈清蓮垂著頭,露出一截雪白纖細的脖頸,幾縷墨發粘在

    雪白的肌膚上,更顯得肌膚欺霜賽雪般的,透著一股惑人的韻味。

    沈清蓮感覺到有人時,抬起頭,就看到不遠處悄無聲息的站著一個二十七八歲,身

    材高大相貌俊美的男人,正定定的看著她。

    只見他錦袍玉帶,氣勢凌人,一雙狹長幽深的眸子,長眉入鬢,眉梢微微上挑,鬢

    若刀裁,鼻峰挺直高聳,唇型分明的薄唇,此刻帶著一抹輕淺的笑意,端看外貌是個

    俊美絕倫的美男子,只是眼睛看人有些輕浮,嘴角的笑容也有些不懷好意。

    沈清蓮一臉害怕警惕的望著忽然冒出的男子,神色有些張惶,又看他灼灼的目光,

    直勾勾的盯著自己,更是心跳如鼓驚慌失措,強忍著腳上的疼痛,手腳慌亂的站起

    來,才想往前走,那想這會兒功夫,腳踝越發腫得歷害,才使一點勁,就痛得全身直

    冒冷汗,勉強著挪了兩步,就身子一歪,直往路邊跌去,“啊!”沈清蓮看著路邊的

    荊棘,捂著臉,驚呼一聲。

    可并沒有感受到意料中的疼痛,沈清蓮放下捂著臉的小手,就看到一張俊美非凡的

    臉帶著戲謔的笑容正湊到她眼前,“啊!”她又是驚叫一聲,慌張的想后退,這才后

    知后覺到,自己正被這男子摟在懷里。

    沈清蓮又羞又惱的怒喝道:“你個登徒浪子,快放開我,男女授受不清你不知道

    嗎?”趙錦凌被沈清蓮喝罵得,面色一沉,想他長這么大,還沒誰敢這么大膽的罵

    他。

    趙錦凌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修長的手指,輕佻的抬起她的下巴,對著沈清蓮,吹了

    一口氣,看沈清蓮也不知是羞得,還是氣得,臉紅得都要滴血,

    這才低低一笑道:“你這個小女子,明明是爺救了你,可你卻不但不感激,居然還罵

    爺是登徒浪子,若爺不做些什么,豈不是白擔著登徒浪子的虛名。”說著,嘴巴就湊

    到沈清蓮臉頰邊,作勢欲親。

    沈清蓮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腦柋直嗡嗡,兩輩子,她都不曾遇上過這種人這種事,

    只見她漲紅著臉,拼命掙扎著,想掙脫開趙錦凌緊緊摟著她腰的手臂,可縱然是她使

    出吃奶的力氣,也只是徒勞無功而已,沈清蓮滿臉懼意,牙齒緊緊咬著嘴唇,淚水汪

    汪的眸子,恨恨的盯著他。

    趙錦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此時的她,玉白面頰因羞惱,桃色隱隱,真是白玉生緋,

    動人之極,一雙鳳眼含著怒火,再加上眸中隱隱的淚光閃動,更顯波光瀲滟,秋水盈

    盈的,小巧的菱唇,被牙齒咬得更添紅艷,別有一番楚楚動人的風流韻味。

    趙錦凌望著這樣的沈清蓮,本來不快的心不由就是一軟,緊拽著她的手,也松開了

    些,只是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只覺觸手滑膩,如脂如玉的,夏日衣裳單薄,懷

    里柔軟纖細的身子,又緊貼著,趙錦凌都能感覺到那身子下玲瓏的曲線,還有鼻間隱

    隱聞著的一股幽香,都有著媚人的誘惑。

    趙錦凌心里不由就是一熱,眼睛不由順著她剛才一番掙扎,而凌亂的衣裳領口往下

    瞅,隱隱能看見胸前雪白的起伏,看到這,趙錦凌心里更是一片火熱,恨不得能立刻

    就與她親熱一番。

    而沈清蓮此刻是心急如焚,全身瑟瑟直抖,腦袋里亂成一片,不知該如何脫身,看

    著男人望著她的眼神越來越幽深,摟著她身子的手也越收越緊,再加上她緊貼男子的

    身子,也察覺到男子身上的異樣,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她前世可是侍候過皇

    上的,她了解男人的反應,所以,她現在是害怕極了,也憂心之極,可她無可奈何,

    掙又掙不脫,逃又逃不掉,現在她只祈禱春巧,趕緊快點來.

    趙錦凌眸光漸深的望著沈清蓮如四月櫻花般的紅唇,終是沒忍住,頭一低,不顧沈

    清蓮的掙扎,就親了下去,一口含住她的粉嫩唇瓣,用力的吮吸著,呼吸也越來越急

    促,沈清蓮手腳拼命的掙扎著,身子也激烈的扭動。

    趙錦凌用力摟著她的身子,仿佛要把沈清蓮揉進他的身體里,動作也更瘋狂粗魯,

    沈清蓮都要急瘋了,絕望的想著,完了,完了,自己的清白就要被這個不知哪里冒出

    來的,好色之徒玷污了,她絕望的眼中淚雨紛紛。

    正當沈清蓮已經絕望,以為自己必難逃此劫時,輕薄她的男子,忽然停下了動作,

    趙錦凌看著她梨花帶雨的容顏,心就是一軟,柔聲道:“哭什么,爺會對你負責的,

    你莫怕。再說,跟著爺,不會委屈了你的。”

    邊說著邊用手指擦著她臉上的淚水,看沈清蓮還在默默落淚,又柔耐心哄道:“好

    了,我的小乖乖,你別哭.”哄了幾句,又抱著她,在她耳畔輕聲說道:“你叫蓮娘

    是吧!你記住了爺叫趙錦凌,蓮娘你告訴我,你家在那里,今天我就放過你。”

    沈清蓮瞪大眼睛,臉上還淚痕斑斑,也顧不上,只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他見了,對

    著沈清蓮,低低的一笑,調笑著道:“怎么,舍不得我,想在這里與我親熱,嗯。。”

    沈清蓮嚇得臉都白了,頭搖得跟撥浪鼓似,怯怯的道:“我家在馬家巷銅錢胡同最

    里的一個院子。”

    趙錦凌定定的看著沈清蓮認真道,“你不會騙爺吧!”沈清蓮忙又是搖頭,又是擺

    手道:“沒有騙你,你去一問就知了。”心里卻直打鼓,難道他知道我家在哪兒,

    不,不會,如果他知道,就不會問我,他只是在詐我。

    想到這,忙鎮定下來,又裝作一臉懵懂茫然的道:“我騙你干嗎,

    蓮娘從不騙人。”趙錦凌聽了,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摸著她柔軟的頭發,哄道:“你

    乖乖在家等著爺,到時爺接你去,跟著爺,爺會好好待你的,

    我現在有事先走了。”說完,就放開她,走了幾步,又回過頭,有些不舍的望一眼沈

    清蓮那因被他用力吮吸得有些紅腫而顯得更誘人的粉唇,快步離開了。

    沈清蓮臉上猶帶著一臉驚慌而又茫然的表情,她到現在也沒明白過來,她是怎么逃

    過這一劫的,只是她心里還是很害怕,很不安,就怕那個男人又冒出來。等春巧帶著

    兩個抬輦轎的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沈清蓮頭發凌亂,衣裳不整的,正艱難的往前一步

    一步的挪著。

    “呀!蓮娘,你的腳崴了,可不能亂動,到時傷了筋骨就不好,

    可是等著急了。”春巧驚呼一聲,快步跑過來扶著沈清蓮。

    春巧邊扶著沈清蓮,邊解釋道:“我在寺廟門口沒找著輦轎,只好在那守著,等了

    一會兒,才上來一個輦轎,所以就耽擱了些時間。”說完,有些歉疚的看著沈清蓮。

    沈清蓮看到春巧來了,一直提著的心也松下來了,看春巧累得滿頭大汗,想著這來

    回的奔走,也把她累得夠嗆,心里既歉疚又懊惱道:“其實這事都怪我,我要小心一

    些不把腳崴了,就沒有這么多事.”想到這,她就是一臉對自己的怨責。

    春巧忙柔聲開解道:“這怎么能怪你呢!誰也不喜歡這樣不是,腳崴了你自己多受

    罪,這事都別說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沈清蓮也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心里亂糟

    糟的,也沒心思再多說什么,剛才的男子實在是太讓她害怕了,特別是他那雙幽深的

    眼睛,總讓她感覺十分不安。

    沈清蓮坐在輦轎上,久久的,還是心悸未平,惴惴不安的。她努力讓自己冷靜下

    來,平復情緒,要不然自己的這種精神狀況,只怕回到家就會引起娘親的懷疑。

    今天發生的事,對她來說,就像個噩夢般,那是誰也不能講的,就是娘親也不能

    說,否則說出也無益還平添她的憂心,所以這件事只能爛在自己的肚子里。

    那個輕薄她的男子,以她前世的眼光能看出來,他身上衣著不凡,就是腰間掛著的

    那塊玉佩也非凡品,還有身上的氣勢.只怕他要么是某個富貴人家,要么就是權貴人

    家的紈绔子弟,不是自己現在這個普通老百姓惹得起的人物,所以只能避著。

    只是那個男子臨走時說過,等幾天來接她,沈清蓮只要想想,身上就不由的打寒

    顫,那個好色之徒,她是再也不想見到他了。幸好,當時的她機靈,給了他一個假住

    址,聽他說話口音應是京城人氏,那就不會在這小縣城呆太久。

    只要她一年半載的不出家門,就不會再遇上他,就算他發現被騙了,頂多找她一段

    時間,只要找不著,象他這樣高門大戶的紈绔子弟,身邊什么樣的美人沒有,應該很

    快就會把她這個鄉野女子拋之腦后,想到這,沈清蓮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又有些安定了

    下來。

    待沈清蓮被春巧扶著坐上馬車時,已經能若無其事的和春巧說笑了,“咦!蓮娘,

    你的嘴唇怎么腫了?”春巧湊到沈清蓮面前,盯著她紅腫的唇,詫異的問道。

    “哦,哦,我自己咬的,腳痛得歷害,我就下意識咬著唇了,可能咬得太歷害就有

    些紅腫。”沈清蓮白著一張臉著急解釋道,說完,還有些心虛的看了春巧一眼。

    幸好,春巧并沒有疑心,只是一臉關切的擔憂道:“蓮娘,那你現在還疼得歷害

    嗎?看你臉都白了,肯定很疼,都怪我沒有照顧好你,當時就不該帶你去那里,回頭

    我娘肯定要罵死我。”說完,一臉的自責懊悔。

    沈清蓮見春巧并沒有多心,也松了一口氣,忙笑著勸慰春巧道:“這事不怪你,只

    怪我自己貪玩,又不小心,反而拖累了你,好了,這事回家我們都別提了,到時我娘

    和林嬸問起,就說是我下山爬石階的時候,一不小心崴的。”

    說到這,又對著春巧調皮的眨眨眼睛道,“要是告訴她們實話,我們倆都落不著

    好,還不知得招多長時間的埋怨呢!所以一定不能讓她們知道,春巧姐,你也一定不

    能說漏嘴。”

    春巧看沈清蓮調皮逗笑的壞樣子,也忍不住咯咯的笑了。想想,還真是,要是讓娘

    知道是自己帶著蓮娘去玩才崴的腳,非得教訓自己一頓不可,說不得以后,就不讓自

    己出去玩了。

    心里憂心的事解決了,春巧臉上立馬喜笑顏開的,嘴里也開始嘰嘰喳喳的說個不

    停。她本就是個愛說愛笑的性子,一個人對著沈清蓮又說又笑,也歡快得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56943_80_804-m
嫁惡夫
作者 江心一羽
  重新活一世,選了個惡人嫁!

  抱大腿自然是選粗壯的抱,「大官人,我願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