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妙計尋竊賊(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目前所在的這個朝代叫洪朝。

    梓游的歷史知識再不濟,也知道歷史上根本沒有任何一個朝代叫洪朝的

    洪朝的皇族人姓張,開國已有二百余年,算的上是一個老朝代了,這些是梓游這兩天了解到的。

    至于這個洪朝,到底是個怎樣的朝代,初來兩天的梓游還沒有完全摸清楚,也暫時不打算摸清楚。

    因為他現在只考慮的是怎么樣填飽肚子。

    就像現在。

    雪州城的大戶,沈家,正在為了行善積德,救濟城中吃不上飯的乞丐。

    作為乞丐大軍的一員,梓游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遠遠的看到沈家那座威嚴的紅色大門外,一個個乞丐將沈府圍的里三層外三層,內層的人看不到,外層的人伸出一條條黑乎乎的手臂,不斷地推搡著想要擠進去。

    得到了饅頭的乞丐,從里層擠出,樂呵呵的望著手里雪白的饅頭,然后一口啃下。

    “莫急莫急,每個人都有,一人可以領兩塊饅頭,莫要多拿,拿完后就讓一讓,讓其他的人過來。”

    前排的沈府家丁,不斷地叫喝著,以維持著整個救濟過程的秩序,但顯然,在這種情況下效果并不算好,乞丐是生活在社會中最底層的人,本身的文化素質就不高,加上生活的驅使,就算這里的饅頭堆成了山,足夠他們吃一年的,他們也會如此激烈的爭搶。

    搶不過的人早就餓死了,競爭,就算是在這種混吃等死的偉大職業中,也是普遍存在的。

    身為現代人,要養成自覺排隊的良好素質,不過這種素質早就被梓游丟到一邊去了,急不可耐的朝著人群內擠了進去。

    梓游的身體強度,馬馬虎虎,算不上強壯,也算不上瘦弱,但勝在年輕,幾乎神擋擠神,佛擋擠佛,擠掉幾個小乞丐還是綽綽有余,梓游終于擠到了前排。

    還沒站穩腳跟,兩個白花花的大饅頭迎面而來,呼的一聲蓋在了梓游的兩只手上。

    “呵呵……餓壞了吧,你的饅頭拿好了。”甜甜的聲音傳來,梓游抬眼一看,卻看了一名正在對自己淺笑的美麗女子,她撅著腦袋樂呵呵的說道。

    她的淺笑下,帶著兩個可愛的酒窩,那彎彎的眼睛好似兩片月牙兒。

    看年紀約摸二八,個子不高,一襲淡藍色的衫子將她的女性身材襯托的恰到好處。

    這是梓游對眼前女子的第一印象。

    既然有第一印象就有第二印象。

    第二印象則是梓游通過多年的察人經驗,對一個人直觀感覺。

    這女子屬于傻乎乎的類型,梓游敢賭一個饅頭,她智商絕對不超過100,為什么這么說,那是因為不知道那個閑的蛋疼的哲學家說過,女人的智商與胸的大小成反比。

    除此之外,她的穿著也與普通人家的女子大不相同,至少與大街上的面團們相比,還是很好看的,一看就知道這必然是富貴人家的千金。

    可以見得,這姑娘很善良,這種分發饅頭的事情全部交給下人做就可以了,但她仍然親力親為。

    她在給梓游饅頭的時候,保持著微笑,同時還能說上幾句話,倒不是因為她覺得梓游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僅僅是她對每個人都這樣。

    “謝謝你,美女。”

    嗟來之食,梓游隨口表示感謝。

    只是這么一句很普通的感謝,卻是使得面前的美人小臉微微一紅,有些嗔怒的看向梓游,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色狼一樣。

    梓游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原本的時代,與陌生人搭話,如果不知道姓名的話,一般就是以帥哥或美女來稱呼,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了,但在古代,禮教甚嚴,你可以夸姑娘聰明,夸姑娘賢惠,但一個陌生男人突兀的夸贊一名女子長的漂亮,那就很容易被當成別有用心之人。

    就像現在這樣,梓游不過一聲很普通的感謝,就被當成了流氓,那女子聽到后咬著嘴唇,眼中都噙著水了,好似被人糟蹋過一樣。

    這讓梓游頗為汗顏,至于么,這個時代實在是無法理喻。

    梓游知道自己的無意之舉差點惹哭了那個小妞,但并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什么,大不了下不為例就是了。

    可是見了陌生女子不喊美女喊什么?難道喊小姐?這不太好吧?

    只見女子跺了跺小腳,連分發饅頭的熱情都遲緩了下來,身后冷不丁傳來的丫鬟的聲音。“小姐。”才使得她平和了下來。

    看起來“小姐”的稱呼更容易讓這個時代的女性接受,哎,那豈不是舉世皆小姐了?

    想歸想,梓游拿了饅頭就往人群后面擠了出去,只是剛擠出來,前面就聽到了驚叫聲。

    “啊!”那個小姐的聲音。

    “小姐,怎么了?”丫鬟的聲音。

    “我的錢袋!有人解了我的錢袋。”小姐的聲音中帶著哭腔,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的哭了。

    梓游已經擠了出來,站在后排看不到那小姐哭成什么樣子了,但從她們的話中已經聽出,在那個小姐將饅頭施舍給乞丐的時候,有人趁亂順了她的錢袋。

    這些乞丐中還藏著小偷?或者是乞丐兼小偷?這小偷也挺過分的,偷誰的不好,去偷一個好心施舍給乞丐飯食的小姐,實在是沒有良心可言。

    梓游雖然心里譴責著小偷,但卻沒閑心管這些,他還要早點回去,小米飯可等在那邊餓壞了。

    小米飯就是那個在河邊用涼水把梓游嗆醒的小女孩,兩個人一起相依為命的來到這雪州城……挨餓。

    之所以叫她小米飯,一來,不知道她的名字,二來,太餓了,昨天梓游做夢,差點把小女孩當米飯啃了。

    梓游正想走,卻發現周圍出現了幾個布衫小帽的漢子,手持著棍棒攔住了梓游的去路。

    準確的說是攔住了這一群正在接受施舍的乞丐們的去路,當然梓游也包括在內。

    這些布衫小帽的人一看就是沈家的家丁,其中一個長臉家丁道。“我家小姐好心施舍于你們飯食,沒想到你們居然恩將仇報行竊于我家小姐,誰干的?速速招來!”

    因為著突發事故,還沒有被分發出去的饅頭都被沈家人迅速的收了回去,乞丐們也停止了哄搶,一個個莫名其妙的表情互相窺望。

    這些乞丐們約摸四五十人,聽著沈家家丁的詰問,卻沒人走出來上前承認。

    一時之間出現了冷場,周圍逐漸聚攏起來看熱鬧的人群,他們沖著沈家門口的這些乞丐指指點點。

    那個長臉家丁似乎有著一些氣魄,見眾乞丐沒人上前承認,冷言道。“既然不承認,等抓到你,自會有皮肉之苦!”

    這些乞丐在沈家家丁的圍攏下,噤若寒蟬,他們看著家丁手里的木棒也是不敢輕舉妄動,梓游在乞丐隊伍里頗為無奈,這乞丐小偷,早不偷晚不偷,偏偏這個時候行竊,這不是讓他成為犯罪嫌疑人之一么,這倒沒什么,反正不是自己干的,只是這樣一來就等于拖延了梓游回去找小米飯的時間,這就讓梓游有些不耐煩了。

    他倒是希望那個小偷受不住沈家家丁的逼迫。早點站出來承認錯誤。

    只是看起來這個小偷的心里承受能力不錯,半天沒有出來認罪。

    其他家丁持棍守備,防止有人逃跑,長臉家丁看起來是這群家丁的頭目,他卻來到眾乞丐面前,用他那仿佛被驢踩過的臉掃視著一眾乞丐,尋找著可疑分子,來回踱步,手里的棍子倒拖在地上,發出了沙沙的擦地聲。

    梓游看他那樣子,直想翻白眼,要是這么來回看臉就能捉到賊的話,后世那些指紋鑒別,DNA提取之類的刑偵手段完全就是吃飽撐的了。

    想到此,梓游輕哼一聲,有些不耐煩。

    似乎是這種表情與其他的乞丐相比太過于鶴立雞群,那長臉家丁走到梓游身邊時停了下來,惡狠狠的盯著梓游看。“你一定是竊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23937_5_48-m
神話版三國
作者 墳土荒草
  陳曦看著將一塊數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無語望蒼天,這真的是東漢末年?
  呂布單...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