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妙計尋竊賊(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家丁們把竊賊制住,對其上下其手的搜身,不多時,便從他那臟兮兮的衣服夾層中搜出了數兩銀錢,加上他那逃跑的舉動,基本落實了他行竊的罪名。

    任誰也看的出來,便是梓游突然舉動,把那竊賊從乞丐群里嚇了出來?到底他是怎么做到的?其他人都好奇。

    “小乞丐你怎么一下子就抓到賊人的捏。”

    圍觀百姓中一個老大娘好奇的朝著梓游問道,其他百姓也跟著三言兩語的追問梓游到底是如何從這么多乞丐中很快的鎖定那個竊賊?

    梓游笑而不語,既然竊賊已經找到,那基本就沒他什么事情了,自己可沒義務解釋這么多。

    梓游正婆娑著手里的粉色錢袋,在錢袋上的一個角落里發現了繡上去的娟秀小字。

    沈夢溪,那個美女叫這個名字么,夢溪?這個名字似乎在哪里聽過,哪里呢,卻又一時想不起來,只能暫時作罷。

    漂亮的錢袋雖然被踩踏了幾次,又沾上了梓游的一些口水,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不過布料卻真是好布料,摸在手里軟軟的,還帶著些許女兒家的香味。

    就在這個時候,一只白嫩的小手攤在梓游的面前,梓游抬眼一看,之前那個給自己饅頭的“小姐”正有些害羞的看著自己,水靈靈的樣子,還真如她的名字……沈夢溪一般,仿佛水做的美人。

    沈夢溪鼓著小腮幫子的說道。“可不可以……把錢袋還給我?”

    梓游奇了怪了,她不去關心自己被偷的錢,反而關心這個錢袋,這不是買櫝還珠么。“你這錢袋都被糟蹋成這樣了,還要啊。”

    “錢袋是爹爹留給我的……”沈夢溪聲音細弱蚊蠅。

    你身上的東西哪件不是你爹給的?估計那銀兩也是。

    想是這么想,但這東西畢竟是人家姑娘的,也不值幾個錢,梓游也不在乎,隨手便還給了沈夢溪。

    “多謝。”沈夢溪感謝道,微微朝著梓游一福,絲毫沒有大家小姐的架子,這讓梓游還是挺有好感的。

    “為什么錢袋上粘糊糊的……”沈汶溪拍打著錢袋上的灰塵,碰到了迷之液體,不禁皺眉道。

    沾了老子的唾沫當然粘了,雖然這么想,但梓游當然不能這么說。“那錢袋被偷了后,又被踩了好幾遍,八成被踩出眼淚了。”

    “錢袋還會掉眼淚么?”沈夢溪睜著大眼睛不可思議看著梓游,第一次聽說錢袋還會流眼淚的。

    梓游拍了拍臉,敢情這小妞一點幽默細胞都沒有,這么個逗點都聽不出來,還是說……她的智商真的對的起她的身材?梓游刮了刮沈汶溪的胸前,惡狠狠的想道。

    梓游打著哈哈,不想再與這個傻姑娘就錢袋是否會掉眼淚的事情過多的糾纏。

    正在這個時候,那邊的乞丐竊賊也是招了,正被幾個家丁按在地上,痛苦流涕,把他臉上的妝都給哭花了……如果他臉上的黑灰算粉底的話。“不要把我送到衙門里面,我下次再也不偷東西了,求求你們了,我上有七十歲老母,下有半大小兒,進了衙門,他們可就沒人生養了。”

    “小姐,你看……”沈三拿不定主意了,看向沈夢溪。

    “那就把他放了吧……”沈夢溪想了想說道。

    “這就放了?”梓游頓時一驚,這沈夢溪也太好說話了吧,或者說天真。

    “他說他家有老母和小兒需要生養啊,況且他也知道錯了呀,那就不要把他送到衙門里了,呵呵……”沈夢溪傻笑了下。

    這讓梓游頗為無語。

    每一個騙子的背后,都有無數傻子的支持,這沈夢溪其人,簡直就是專門為梓游準備的開胃菜。

    彈指間,讓其人財兩空,但梓游有他的原則,這樣的人,梓游反而不會去招惹。

    那小偷偷的是她沈夢溪的錢,她要放由她好了,梓游也不多管。

    事情已經以這種形式解決,沈三屁顛屁顛的靠了過來,跟個沒事人一樣對梓游問道。“兄弟,你是怎么在那么多乞丐里找到竊賊的。”

    不知不覺間,沈三的態度已經大為轉變。

    但梓游這小心眼,早就因為沈三的誣陷,對他沒有一絲好感,隨口道。“想知道啊?喊爸爸。”

    “爸爸!”沈三一愣,但還是隨口道。

    沈三居然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任何別扭的自愿被梓游占了便宜。

    這倒讓梓游吃了個驚,不過很快梓游就淡定了下來,拍了拍腦門,知道了問題的所在,他是現代人,還沒有適應古代的節奏,古代的老爹……叫爹爹,不叫爸爸!

    (古代是有爸爸這個稱呼的,子曰:爸者,父也。不過知道這種稱呼含義的人在古代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就好似現代的老婆,也有喊瓜皮的,不信讀者們可以這樣喊自己的老婆試試,如果不是川妹子的話,應該不會發生肢體沖突。總之知道爸爸含義的古代人,約等于零,直接忽略不計了。)

    敢情這次便宜占了跟沒占一樣,他喊出來這話完全沒壓力啊,這梓游哪還有成就感。

    “爸爸!”

    又是一道脆蹦蹦的聲音,旁邊的傻姑娘沈夢溪也喊了出來,表示她也想知道梓游怎么抓到竊賊的。嗨!又撿個便宜女兒!還挺漂亮!要是喊自己干爹的話,哪就更喜歡了,梓游騷騷的想道。

    一個小姐一個下人,兩人茫然無知的表情,顯然都對爸爸這個詞非常陌生不理解。

    看著這便宜女兒和便宜兒子求知若渴的表情,梓游擺了擺手,罷了罷了,既然應諾了,那就告訴他們也無妨,咱就是講個信義。

    “這手段說出來也就那么回事。”梓游緩緩說道。

    周圍的人都是洗耳恭聽,聽著梓游的講解。

    “首先,這錢袋正常來說是不掉色的,估計用水洗也不掉色……但是遇到唾沫再稍微用力一搓,那就掉色了。”

    梓游伸了伸手,那手心里還有沾染的些許的粉色,是錢袋上的顏色。

    唾沫可以讓布匹掉色,那是因為唾沫中含有酶,不過說出來這些人也不懂,前世的布料染色技術高超,唾沫中有酶效果不也太大。

    但古代社會的印染技術落后,差點的布料沾水便脫色,就算像沈夢溪手里的高端布料,碰見了酶再稍微一搓,還是抗不了的。

    于是想要使得手里沾上錢袋的顏色,并不是太難的事情。

    這是逼出竊賊的第一步。

    唾沫能讓不會掉色的布匹掉色,確實讓許多人都無法理解,畢竟誰沒事舔衣服玩。

    當然,在梓游說完這話后,還真有幾個去舔了,也不多說。

    沈夢溪在聽到梓游用唾液沾過自己的錢袋后,啊的一聲將錢袋丟到了地上,但旋而又小心翼翼的撿了起來。

    抓賊的第二步便是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方法便是梓游向其他人伸出手來,證明這個錢袋會掉色,而且夸張的說,摸過一次就會掉色。

    如果不是竊賊的人一定會好奇的看向梓游的手心,來確認這個事情,但有一個人卻是例外!

    那便是竊賊,他是除了梓游外唯一一個摸過沈夢溪錢袋的旁人!所以他的反應定然是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手心!來確認自己的手掌是不是也沾上了錢袋的顏色。

    所以基于這個道理,鎖定這個人,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好!”

    眾人連連鼓掌,對梓游的機智大加稱贊。

    哎,金子到哪里都會發光,梓游無恥的想道,這世道啊,可以讓我做一個低調的美男子么。

    “你真厲害。”一旁的沈夢溪也豎起了拇指。

    美女的稱贊,梓游極為受用的笑了笑,身為男人就要讓女人見識到自己的厲害,嘿嘿。“你也很厲害啊,就像菩薩一樣樂善好施。”

    梓游指的是沈夢溪開倉救濟乞丐的行為,雖然這種行為如果梓游處在其位的話,定然不會干,但卻不得不承認沈汶溪確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聽到了梓游的夸贊,沈夢溪面露喜色,卻有些羞澀,不知道該怎么接話。直到最后竟然是做了個讓梓游大為不解的動作。

    “呵呵呵……”沈夢溪撅著略微搖晃的小腦袋沖著發出了傻笑的聲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05052_5_224-m
明朝敗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弘治十一年。   這是一個美好的清晨。   此時朱厚照初成年。   此時王守仁和唐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