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節:暗藏機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翌日,鄭封推著唯一的家產:獨輪車,帶著一肚子屈辱上路了。家已經不再是家,希望在南陽府而不是這里。父親和母親頭也不回往前走。

    鄭封心情沮喪,推著獨輪車,不甘心的頻頻回首。鄭封其實也不太眷念那個家,而是盼望看到期望中的人趕來送行,那個人卻一直沒有出現。清兵抄光家產鄭封還有強大的定力巋然不動,沒看到那人反而滿心失望,黯然垂下頭一步一挨往前走。

    屢次想與父母說一說心事,卻還是沒有講出來。小時候鄭封就知道父母一直不喜歡自己,自己也不想把這件事主動講出來。現在是多事之秋,家中遭遇的事比自己遇到的事更重要。

    鄭封知道,父親表面平淡,內心卻如翻江倒海怒濤沖天。昨晚損失的不是一片磚頭一片破瓦,俯身一撿漫山遍野到處都是,而是祖孫三代人辛苦積累起來的豐厚家產!

    自從清兵打入關內起,鄭封的就感覺萬貫家產將要竹籃打水。一幫商戶不聽勸告,一生的積蓄落入賊手,命也賠了進去。所以鄭封和父親商量以后遣散三百余名工匠,遣散家中一眾奴仆。與其六神無主被動慌亂,還不如趁早著手:敗也要敗得有風度,不能讓清兵小瞧大明子民。

    天殺的清兵還不了解中原情況,不知道南陽府也是冶鐵古城。只要到了南陽府,隨時隨地可以重操舊業。想讓自己屈服哪有如此容易!不僅要好好活著,還要活得很歡快,活蹦亂跳的給他們看!

    做出到南陽府去的決定,鄭封的父親也是關起門躺在床上,思考一天一夜才做出的決定。

    據說宛城山區虎狼遍地,不是人住的地方。但到了那里,他精湛的打鐵技藝才有用武之地。留在大名府種地,拿慣錘子的手恐怕拿不起鋤頭。大名府距離京師很近,被剃頭發似的一茬又一茬盤剝,倒不如遠離繁華之地,到人煙稀少的山區重操舊業,興許可以再次鑄造輝煌。

    以前收集鐵礦石的時候,鄭封的父親聽同行人講,宛城山區藏有大量黑石和大量的玉石,還有豐富的鐵礦,只差有經營頭腦的匠人去撿寶了。至于宛城是否有豐富的煤和鐵,他并沒有親眼見過親手試過。因此去宛城其實與命運打了一個賭。

    父親不愿棄商歸耕,也有鄭封自己的原因。

    從八歲開始,鄭封就跟著父親學習冶鐵打鐵的技術,父親還經常指點自己管理幾百名奴仆的統御之術。到十六歲成年時,鄭封聽了一個人的建議不愿意做鐵匠,想做農民。父親留在大名府做農民,不就等于向自己低頭認錯?做父親的怎么能向自己低頭認輸?在父親的眼里從來沒有這個規矩!

    鄭封不愿做鐵匠,偌大的家產必須有人繼承啊?毫無辦法下,年近四十歲了,鄭家臣呲牙咧嘴全身冒冷汗的又讓母親梅玉茹懷孕了。

    根據母親懷孕后愛吃酸東西的情況,父親推測懷的大概是個男孩,得知消息后父親又笑樂了。美好的生活正在面前徐徐鋪開時,清兵入關了!打斷了全部計劃。現在所有的積蓄一夜成空,只好兩手空空去外地,鄭家臣恨清兵,也有些討厭自己,這些事情鄭封全懂。

    這些雜事纏身,還要照顧懷孕的母親,把父親折騰的心里亂亂的,根本沒有注意自己還藏著心事。

    鄭封確實一肚子委屈,有個鄰居是農戶,家中有一名漂亮的女兒,自己從小與她青梅竹馬,二人之間的感情日益密切膠著。

    成年禮那天女孩把鄭封拖到無人的地方,俯在鄭封耳邊吐氣如蘭地講,只要鄭封不做鐵匠做農民,她就用一生的溫柔呵護鄭封一輩子。

    原來女孩也有她自已的小心事。

    自古以來無論哪個王朝,都不許商人參加科舉考試。商人幾乎沒有出路,沒有任何地位。在明朝時商人雖然可以捐一個監生,可是徒有監生的虛名,仍然沒有脫離賤名賤籍。在士、農、工、商的四民社會,商人處于最低一層,墊底受欺負,根本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而她不想讓她和鄭封的兒子,一生受人欺負沒地位。

    商人冒著風險存了一些錢,一場小小的災禍就使萬貫家產打水漂。做商人也不是穩賺,而是有賺有賠,不穩定,不安全。而她想要一個安全的窩,屬于自已的溫暖小窩。

    鄭封被女孩的話點醒了,答應她不做鐵匠。鄭封回家給父親講明不做鐵匠。父親的鼻子都氣歪了,差一點把鄭封趕出家門斷絕父子關系。

    無論父親如何打罵,鄭封矢志不渝死不改口。從小時候起,鄭封知道父母都不喜歡自己,十幾年中無論如何努力,父母的態度都沒有任何改變。時間久了,鄭封也淡然了。要活給自已看,而不是別人!要用自已的努力,向父母證明,自已可以的!

    打鐵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么?打鐵可以改變子孫后代的命運么?打鐵可以改變重農抑商的皇朝統治么?若想改變命運,必須離開打鐵行業!只有不打鐵才可以活出新滋味,還比父母活得更好。

    通過長時間的觀察和反復思考,鄭封發現做農民也不行!這個時代的大多數農民不識字,墨守成規,固步自封,沒有遠見。至于做什么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鄭封還沒有考慮清楚。

    正在艱難選擇走哪條路時,家中遇到這場劫難,一下子擊碎了鄭封的夢想。現在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從零開始。這使鄭封尤其郁悶難眠,只有鄰家的那女孩才可以安慰自己一顆憂傷的心。

    可是現在一家人流放南陽府,她竟然沒有趕來送一程。為什么?鄭封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心里像系了一塊千斤巨石一點點往下墜,低著頭誰也不看只管認真推自己的車。

    后來,拖著大肚子的母親梅玉茹大概走累了,坐在獨輪車上,由鄭封推著。

    鄭封聽父親說,母親懷的大概是個男孩,不久之后自己就會有一個弟弟,可以繼承父親發財大夢的弟弟。有了弟弟以后,興許父親就放任自已去做想做的事兒?天才知道。

    一家人走了一天,五六次遇到清兵,清軍每次都命令停下來檢查。父親鄭家臣每次拿出那張曲曲折折的通行令,所有清兵看到以后一律和氣的放行,無人阻攔。

    通行令還非常有用!

    落日含暉,飛霞滿天時,遠遠望到前方有一處小鎮。父親停下腳步,轉身讓鄭封停車,然后趴在塵埃里,厥著肥碩的屁股蛋子,在獨輪車下搗鼓一陣子,變戲法似的掏出一根金條,在落日余暉下熠熠生輝。

    正在推車的鄭封和坐在獨輪車上的母親和看呆了,一臉不可思議:車下還藏的有錢?

    【新書上傳,需要親友支持,求收藏,推薦票,營候鼓謝謝大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85492 5 224 m
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 迪巴拉爵士
  方醒穿了,帶著兩個倉庫穿了!別人穿越是帶著王霸之氣,方醒卻是只想種田!<br><br>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