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節:吃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鄭家臣抬頭輕蔑笑道:“趙鄉紳只是父親養熟的一條狗,主人的吩咐狗奴才怎能不聽?”頓了一下又叮囑說:“任何時候都牢牢記住,別人想要的事,就是你該去做的事。滿足他們的要求,也可以達到自已的目的。”

    鄭封沒有理會父親,不以為然的把自己的臉擰過去,去看西天的落日和晚霞。父親的話在暗示鄭封不要一心想著做農民,和他一道重操舊業去打鐵。而自己的女人私下要自己不做鐵匠。父親和女人都是親人,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辦?仔細考慮以后,鄭封聽了自己的女人的話——自已的女人自已不關心,還讓誰去關心?

    可能是冷漠的態度讓父親生了氣,包括抄家的郁悶一起爆發,他跳起來罵罵咧咧痛打鄭封。

    鄭封挺身而立穩絲不動,即便挨打兩只手仍然握緊獨輪車車把,沒有撒手逃遠。自己若是撒手,車與母親一同摔倒,傷著母親和未出生的弟弟,那不是挨兩下的問題了。從小到大自己挨打反正也是家常便飯了,也不在乎這兩下。鄭封挺身挨著,以沉默的態度反抗父親一頓毒打。

    還是母親梅玉茹叫停了父親,她也不是幫自己解圍,她可能更希望多打自己兩下,替她出一口壓抑了二十年的郁悶。雖然自己推她一路,她以為那也是兒子孝順母親的本份。她提醒父親大概是為了保命,兵荒馬亂人心如匪,手拿金條張牙舞爪無疑自取滅亡。

    鄭家臣訕訕的收手,瞪了幾眼鄭封,喘著粗氣打開袋子,取出工具想剪斷金條。想把金條分成一小截兒一小截兒的,在以后的路中節儉著用。現在離南陽府還有一千里左右,節省一些錢到南陽開店用。

    打開袋子一看,袋子中藏有一枚十兩的元寶!鄭家臣站在鄭封面前有些發呆。

    流放時一般不送盤纏,犯人一路乞討到流放地。那個小頭目取盡家產大概心中不安,才留下這顆元寶吧。所有家產全被擄走,只留一枚元寶還要感謝他么?才不!

    有了這顆元寶,加上還有五兩金條,普通百姓十年也用不完。習慣了揮金如土的一家人,考慮著現在今非昔比,要精打細算錙銖必較著用。

    鄭家臣把金條重新藏在車下,把銀元寶剪成碎銀兩,交給梅玉茹和鄭封各一部分。在路上遇到壞人或八旗兵搜身,每人藏著一部分,有可能還留下一些,不至于被擄干凈。

    出人意料的多出一枚元寶,手中有了富裕的錢。一家人心里稍為安慰些,來到小鎮上,找處偏僻的客棧,簡單吃了些飯,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繼續趕路,沒走多久就離開了大名府,抵達開封境內。開封境內的縣鎮上,各種小吃色香味俱全,誘人的噴香蠱惑著一家人吃慣了各種美味佳肴的胃口。

    母親梅玉茹懷孕前幾個月一直吐酸水,無論什么好飯好菜吃下去就吐。幾個月以后,腹中胎兒急需營養,反而使她胃口大開。前天抄家的事讓她幾乎粒米沒進,現在才感覺肌腸轆轆。

    在母親的要求下,一家人避開人多熱鬧之地,尋到一處人少的店鋪,叫幾籠灌湯包、一大盤東坡肉、幾只五香羊蹄和三份燴面。

    灌湯包面少汁多,入口即化,異香滿頰,回味悠長。東坡肉肥而不膩,瘦肉也不塞牙,一口下去豆腐一樣酥松,令人垂涎欲滴。五香羊蹄吃起來筋柔皮爛,鮮美舒爽。

    到河南府境內不吃燴面就算白來。燴面以精致面粉做成,和面時加少許精鹽,放在盆中醒一兩個時辰再揉。一直把面揉到猶如處丶女的肌膚一樣光潔如瓷,再做成兩三寸長寬的面鏡兒。

    吃燴面關鍵在于湯水。面湯用大骨頭熬制而成,把牛羊腿骨或脊骨從中剖開,露出骨髓,放在水中大火煮兩個時辰,再用小火燉。一直燉出骨心油,白汪汪漂在表面。

    吃什么補什么,吃骨髓當然補骨髓,腦袋中的骨髓當然是大腦了,吃燴面還可以提升大腦聰明度。燴面口感筋、滑、香才算吃到正宗貨,這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為吃的不是面粉,而是柔韌的動物腿筋。把植物種子做成動物的一部分,也是人間一絕了。

    因為燴面有滋補的作用,年輕人吃了撒歡,中年人吃了瞎折騰,老年人吃了話也多起來。

    鄭封自幼呆在大名府,從沒來過開封,今天初次品嘗到如此人間仙味,驚訝得眼睛溜圓。吃完意猶未盡,又向掌柜要了一份。

    這家店鋪位置偏僻,來往客人不多,所以面做得特別實惠,普通人吃一碗就吃飽了。結果鄭封吃完又叫一碗。店家端上來時狐疑掃了他兩眼,小伙子怎么如此下貨?

    父親多年經商常年在外見識過大場面,很早就吃過不同風味的燴面。這次本是想讓梅玉茹嘗嘗鮮開開胃口,見到鄭封卻如此貪吃,不禁皺皺眉頭。

    鄭封渾然不覺,滿頭大汗吃完,拍著鼓起來的肚子稱贊道:好吃!

    “與大名府的拽面比,如何?”鄭家臣不失時機的問。

    打著飽嗝的鄭封滿意的回道:“拽面有三滑:面滑、盆滑、手滑。燴面面筋、味香、口感潤滑。拽面滑在外部,燴面滑在里面,不可同日而語啊!”

    鄭家臣趁機問鄭封:“知道南陽府還有什么風味小吃么?”

    “沒去過,沒吃過,不知道。”鄭封倔倔的回答。

    “到了南陽府,不要一心想做什么農民了,還是跟為父一起打鐵吧。只有賺了錢,才可以吃遍天下。”鄭家臣借機開導。

    鄭封打一個長長的飽嗝,站起身望著門外陽光堵回去一句話:“繼續趕路了!”

    “……”

    鄭家臣被氣得直翻白眼,徹底無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080011_5_224-m
北宋最強大少爺
作者 灰頭小寶2
  「總有刁民想害朕。」   「凜冬將至。」   「下雨收衣服啦!」   本書講述,迫害...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