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節:發酒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母親梅玉茹懷有身孕,獨輪車速度太快容易發生意外,鄭封只好小心推車。馮如風和父親鄭家臣隨之慢下來,以致于眼前籠上一層暮紗時,還沒有找到住宿的地方,四個人仍然在鄉野之間緩慢的走著。

    走了一會兒,遠處的天邊漸漸出現黑糊糊一片,因天色昏黑距離太遠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東西。

    馮如風指著前方安慰一家人,再走五六里路有個洛莊鎮,鎮上有幾家小客棧。雖是鄉野村居,不似家中那樣方便,借住一晚還是可以的。

    父親問他為什么知道前面一定有客棧。

    馮如風得意稱說,以前去過小鎮子。那兒有幾位原來同在闖軍的朋友,曾在客棧擺下酒席款待他,喝醉就住在客棧中。如果清軍沒有把鎮子夷成平地,那里一定有客棧。

    父親點頭連續哦了一長串,敷衍著與他閑聊。

    根據自己對父親的了解,鄭封知道父親的懷疑沒有解除,反而有所加重。若是以前父親一定找借口離開,絕不和不感興趣的人多說半句話。現在走在荒野僻徑,大概找不到合適的借口,才拿出談生意的手段與他周旋敷衍。

    從與馮如風的談話中,鄭封推測他的確經歷一些大事,也不稱不上有很高遠的見識,大概與史遷所說的鄉閭之俠類似。兩名辮子軍被他宰殺,在感情上鄭封與馮如風特別親近。鄭家臣的敷衍了事反而讓鄭封有些擔心。從千軍萬馬和死人堆中爬出來的馮如風,畢竟經歷過生死考驗,又有一身不俗的功夫,惹怒他一家人都有危險。

    馮如風的確感受到鄭家臣漫不經心的語氣,又聊了幾句聰明的閉上了嘴巴。

    一行四人沉默著走路,只有獨輪車有一搭沒一搭的吱吱扭扭叫喚,被空闊而安靜的田野襯托得十分刺耳,不斷折磨著各想心事的三個男人。

    半個時辰左右,來到小鎮上,天色徹底黑了。為躲避戰亂家家戶戶早早關閉了大門。

    鄭封心中冷笑,京師城墻容下幾輛馬車同時并行,萬里長城筑在崇山峻嶺之間,比城墻還要厚十幾倍,同樣擋不住塞外鐵騎打入關內。一道不足二寸厚的木板就能把滅頂之災拒之門外?這就是中原百姓的習慣,一旦遇到風吹草動就把頭顱扎進被窩做鴕鳥,即使被砍死也決不抬起頭看哪怕一眼。

    也只有馮如風這樣不計個人危險,奮起抵抗的人才有生存的希望,希望借助他可以辦到那件事。而馮如風的確如經歷過大風浪,父親的態度淡漠他也沒有斤斤計較,而是一直熱情地指引一家人。

    在馮如風的指點下,一家人來到洛莊鎮一處小客棧前。

    客棧確實小,只有十個房間,還是雙人同宿的。因逃避戰亂的百姓很多,客棧只剩下兩個空房間。這就意味著今天晚上,四個人必須分住兩個房間。

    不論皇朝律令還是世間風俗,父親鄭家臣和母親梅玉茹自然住一個房間。鄭封則和馮如風同住一個房間了。

    這使鄭家臣非常不放心,想找機會提醒鄭封提高警惕,千萬不要再與馮如風講太多話,避免出現意外的麻煩。鄭封與馮如風談笑如常,沒有任何提防。鄭家臣急想提醒鄭封,以致忘了父子還在對峙冷戰時期。

    馮如風很是豪爽大方,見到客棧掌柜主動付了四個人住宿的費用,又吩咐掌柜做幾個好菜,要與陌路相逢的父子痛飲幾杯。

    鄭封毫不猶豫答應了,喝幾杯酒而已還有什么可怕的事?

    不放心鄭封的鄭家臣,則坐在一邊勉強陪著。

    酒菜上,馮如風端起酒杯勸酒時,父親鄭家臣左一個借口右一個理由,死活不沾一滴酒。

    馮如風放下酒杯不滿意地問:“鄭家掌柜懷疑我來路不正咯?”

    鄭封見馮如風似乎想翻臉,為了緩和氣氛,趕忙笑著替自己的父親掩飾:“馮兄誤會了。酒可是好東西,五谷之精華,天下之瓊漿玉液。但我的父親是窮鬼命,賺下家貫家財也沒有機會享受,因他確實從不喝酒。”

    馮如風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忍著沒有表示出來。喝了一陣,酒勁上來以后,馮如風借著酒勁發酒瘋,晃晃悠悠站起來,指著父親鄭家臣不滿的數落道:

    “我和你們從不認識,遇到你們時,看你們帶一個身懷六甲的女人,萬一遇到清兵發生什么麻煩,想逃也逃不掉,我才不避風險主動保護你們。到這里吃住都是我請客,沒讓你們花一文的錢,像我這樣的好心人現在哪里還有?我還圖你什么呢?你們還有什么東西值得我動心思?

    我若是想害你們,何必到人多的鎮子上再下手?半路上做掉你們誰知道?即使被人發現了也以為是清軍下的手。你們屢次冷淡于我,我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惡氣?如此小器之人,不值得與你們呆在一起。看錯了你們,就此告別!”說完,冷哼一聲甩手徑直離去。

    遇到馮如風,使郁悶的鄭封突然發現了一條可行的路,本想借他之手完成一件心愿,所以才與他左右周旋。現在還沒有完成心愿,他便要離去,這怎么可以?

    鄭封趕忙站起來挽留:“馮兄慢走,我有話要說……”

    “算了,商人嘴臉,馮某看不慣。”那馮如風走到門口時停下來冷冷勸道:“小兄弟是個好心人,不過太年輕了,要和你的父親學一學,但是不要有他那樣的商人奸計。勸你們一句,前面的路上要小心,不要被人欺騙了。至于懷疑我是騙子,你們看錯了人。”說完直接走人。

    鄭封想勸他,追門口時已經找不到人了。

    他一走鄭家臣立刻放了心,沖鄭封后背說:“在來的路上他自稱認識這里的人,大概找朋友去了。他是什么人明天早起就能看清楚嘍。”

    鄭封回過頭時生了氣,對自己父親激走馮如風非常不滿,質問道:“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殺掉清兵保護自己一路的人有什么懷疑的?”

    鄭家臣看透真像似的說:“馮如風一路上所講的全是混帳話,剛才醉酒所說的話也都是一些輕狂之詞。普通村民怎么會講這些與強盜一樣的話?我們是好人啊,絕不能與強盜同行,他走了我們反而應該開心才對。”

    鄭封斜著眼睛看了幾眼父親,說:“誰的臉上都沒寫著一個壞字,誰的臉上也沒有寫著一個好字。你從哪里看出馮兄是強盜?你用錢賄賂大明都督,攬下修理兵械的活計,讓其他鐵匠沒有生路,還說自己是好人?要說好人也是我!”

    鄭家臣從板凳上跳起來吼道:“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窩囊兒笨蛋。我賺錢養活你半輩子,我是壞人,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鄭封冷笑:“錯了,沙子不值錢,沙子可以淘出金子。見過《易經》八卦中的陰陽雙魚么?你就是那個黑色的骯臟的魚,我雖然是你生,但我卻是那個白色的干凈的魚。”

    鄭家臣氣得腸子打結,舉起手又要教訓鄭封。

    這一次鄭封沒有推車,當然不站在原地等著挨打,繞著小小的客棧與父親一前一后轉圈,邊逃邊對父親回吼:“咱們講講理行不行。”

    “理?什么是理?天大地大老子最大,老子就是真理,翻了天了你,還敢頂嘴?看我不剝了你的皮!”鄭家臣追的氣喘吁吁地罵鄭封。

    客棧掌柜臉都嚇得綠了路都走不穩了,趕緊出面勸父子二人住手。清兵現在如洪水猛獸遍地都是,屁大一點事瞪瞪眼就宰人。別人天沒黑就關門躲起來,你們比別人多一條命還是怎么著?這么不分時間不分地點吵架?你們不怕引來清兵,小的還害怕!祖宗爺爺千萬別吵吵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74175_5_220-m
戰國之軍師崛起
作者 晨風天堂
  穿越戰國,身處戰場前線。連雞都沒殺過的白暉有三個選擇,砍人、被人砍,不戰被秦律砍。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