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撞上了狗屎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4章撞上了狗屎運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可惜行走在這春風浮動的夜色裡,倚靠的並不是那溫暖的走廊閣樓,腳步輕快,抬頭望去,已是星辰滿布,遠處木樓半開著窗子,似有輕紗漂浮,甚是美麗。不知那裡是哪家女子的閣樓,蘇瞻一路走著,不知為何,他的心情越來越祥和,聽著自己的腳步聲,竟然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安靜。這個年代裡,亥時時分路上已經少有行人,更何況是並不繁華的蔡河邊。突然,嘴角翹起,湧起一絲怪怪的笑容,也許穿越回大明朝,並非是壞事呢。

    一輪春月掛在天空,一座石橋橫過蔡河,據說這座白石橋已經有五百年的歲月,一下子遇到如此古老的遺蹟,對於蘇瞻這個冒牌明朝人來說,有著一份莫名的吸引力。似乎暫時忘卻了腹中飢餓。遠處畫舫裡傳來幾縷昏黃的光,橋下流水潺潺,小橋流水,月朗星稀,如果此時對面再走來一個手撐紙傘的佳人,那是何等浪漫的邂逅。想象著那份美好,雙眼微閉,長長的嘆了口氣,終究還是沒有佳人來啊。就在蘇瞻暗道可惜時,耳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沒多久對面真的走來一個人,月光下,那人低著頭,渾身包裹在一件碩大的黑袍中。見此,蘇瞻好生失望,好不容易來個人,還包裹的如此嚴實,不過有一點蘇瞻還是可以確定的,這是一個女人。

    這女子不知出了什麼事,好像有人追趕她一般,幸虧蘇瞻躲得夠快,否則非被撞個趔趄不可。

    雖然可惜,不過也可以理解,大半夜的,一個女子當然要匆匆趕路了,難道還能與一個陌生男子端坐橋頭,談談人生聊聊愛情?咧著嘴自嘲的笑了笑,拍拍有些發皺的袍子,還是繼續趕路吧,可走了沒兩步,蘇瞻就愣住了,只見橋面上靜靜躺著一個錢袋,想必是剛才那女子丟的。彎腰撿起錢袋,再回頭尋找那個女人,早已是人影全無,這下蘇瞻只能無奈的聳聳肩頭了。

    本想當個拾金不昧的好青年,奈何失主不給機會啊,再加上實在是缺錢缺的很,四處又無人留意,蘇瞻眼珠子一轉,趕緊將錢袋子塞到了懷中。穿越也有狗屎運,第一天就撿了個錢袋子,這心思真如吃了蜜一樣甜。過了白石橋,可以看出蔡河南岸的風貌與北岸有著太大的區別,在蔡河北岸,尤其是汴河沿岸,你看到的是街道整潔寬闊,建築坐落有序,可在南岸,你看到的是髒亂以及狹小,一座座民房與北岸典雅貴氣的閣樓宅院也是天朗之別,看來不管哪朝哪代哪座城市,都有富人區和貧民區啊。

    越過蔡河,先跑到一家農戶中偷了點火絨草,才興沖沖的往南邊林子裡跑去。至於為什麼偷火絨草,當然是為了生火用了,難道學原始人鑽木取火?開玩笑,真以為鑽木取火多容易呢,估計把手搓出水泡來,都不一定能生出火。一入叢林,方知林子多大,身處茂密的松林,燈光全無,好在蘇瞻後世的時候沒少參加野外生存訓練,趁著夜色打點獵物還不成問題,尤其是暖春時節。

    也就半個時辰,靠著狗一樣的鼻子再加上猴一樣的身法,輕而易舉的搞了一隻山雞看著手裡所謂的山雞,蘇才子心中一陣計較,怎麼越看越像是家養的呢,當然這雞是不是家禽,蘇瞻是不管的,生把火,拔拔毛,清理下內臟,高高興興的弄起了烤雞。

    坐在火堆旁,不時地轉動烤雞,閒著無事,又想起了之前撿到的錢袋,趕緊將錢袋掏出,解開係扣,將錢袋裡的物什倒出,滿是碎銀子,估摸著足有二十兩之多,看來那女子真是有錢人啊,錢袋裡竟然裝著這麼多零花錢。摸索著地上的碎銀子,很快有一件東西引起了蘇瞻的注意,原來錢袋之中並非全都是碎銀子,還有一件白色的玉石,放在手心,有一絲暖流浸入,非常舒服。玉石並不大,捏在手中,就著火光仔細觀望,可看到玉石一面刻著優美的花紋,看形狀,像是盛開的雪蓮花,而另一面似乎是佛像,可這位佛爺張著大嘴樂呵呵的,完全沒有佛祖之莊嚴,說是彌勒佛吧,又沒有彌勒佛的大肚子。這塊玉石是幹嘛用的,蘇瞻真看不出來,不過有一點他還是很確定的,這塊玉石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再加上惟妙惟肖的雕刻功夫,肯定能賣個大價錢的,說不得就要用它頂張不凡的賬了。想到此,生怕失主會來找一般,趕緊將玉石掛在了脖子裡,做完這些,還自得的笑了笑,誰要說老子撿了這塊寶貝,老子就跟他來個死不認賬。

    雖是暖春,不過夜裡還是冷得很,林中水汽又重,好在有火堆作伴,不至於寒冷著涼,那隻可憐的烤雞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碎骨頭,不過僅僅一隻野雞對於飢腸轆轆的蘇瞻來說,似乎並不怎麼管用。摸摸肚皮,還是餓得很,正在琢摸著要不要繼續打點野味呢,突然整個人緊張了起來。耳中有濃重的喘息聲傳來,有什麼東西就在身後,呼出的熱氣幾乎噴到脖子裡,在這陰森潮溼的夜晚,又是一個人獨處林中,突然間聽到另一個濃重的呼吸聲,就算蘇瞻這樣的膽大之人,都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

    後背寒毛炸立,哪怕身靠火堆,依舊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呼吸越來越急促,左手慢慢摸到旁邊,抓起一根火棍,屏氣凝神,猛地一回頭,整個人差點癱坐在地上。只見對面不足兩丈的地方站著一個東西,那傢伙有著一對發亮的吊袋眼,呼哧呼哧喘著粗氣。蘇瞻只覺得頭皮發麻,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注:祥符,後世開封。北宋年間,京師汴梁城,歸開封府管轄,治下有開封縣、祥符縣,至明朝洪武元年,朱元璋將開封縣併入祥符縣,所以明朝的時候稱開封為祥符,是沒有開封縣這個稱呼的。至於開封二字,指的是開封府。有點類似如今的行省制度,開封府指的是某省,而祥符就是省會城市,省政府之類的辦公機構都在祥符城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策行三國
作者 莊不周
重生孫策,雄霸三國。 一夢醒來,成了小霸王孫策,親爹孫堅正在襄陽作戰,命懸一線。 爹要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