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宿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斗,有爭斗就會有勝負,有勝負就會有傷亡,有傷亡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就在你的身旁,躲也躲不掉,忘也忘不了,多少年來,有無數英雄崛起于江湖,又亡于江湖。

    太湖中間的一座島嶼,在這座島嶼上面有個巨大的莊園,莊園金碧輝煌,宛如皇宮,其實也確實是皇宮,它是江湖王者的居所,當今武林第一世家南宮家族所在地。

    身為南宮世家的當家人,南宮雄走到那里都是人們的焦點,不過今天有些例外,所有的人都盯著他,盯著他懷里剛滿月的孩童,這個孩子注定不平凡,因為他是南宮雄的兒子,南宮世家今后的繼承人。

    當然,這么多人前來拜會南宮雄,不單單是為了喝孩子的滿月酒,他們其實更在意的是南宮雄的太晶劍法和武林第一的寶座。

    太晶劍及太晶劍法出處不明,一千五百年前,當時還是一個樵夫的南宮霸得于一處不知名的山谷,三年后,南宮霸以一招一劍東來橫行江湖。

    整整十年時間,南宮霸簡直就是無敵的象征,沒有人可以逼他使出第二招,南宮家也因為太晶劍法,成為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世家。

    ……

    黃河渡口是個小地方,小的不能在小的地方,除了過往的客商和那些靠擺渡為生的人之外,貌似在沒有其他人愿意來到這里。

    地方雖不大,卻很有名。

    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靠著黃河渡口和過往的客商,愣是吹出了一個很大的名頭,煙云樓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牛皮。

    煙云樓,一座坐落在黃河渡口的小酒樓,不大,不高,而且搭建的很簡陋。

    這里的風景,同樣不怎么好,面對著無風三尺浪的黃河和一片黃泥地,實在是吸引不了過往行人的目光。

    煙云樓,常常被泛濫的河水沖走,就像過眼的云煙一樣,所以取名為煙云樓,今年的煙云樓,和明年的煙云樓,后年的煙云樓,雖然名字都叫煙云樓,但已經不是同一座樓。

    煙云樓簡陋,但也有吸引人的地方,酒樓里面的黃河鯉魚,燒的特別好吃,黃河兩岸數家飯店,沒有一家燒魚的手藝,能好過煙云樓。

    這里也是南來北往的渡河要道,三四十艘渡河的木舟,云集于此,無形之中形成了一個小碼頭。

    煙云樓不是名樓,可生意不錯,十幾張桌子,四五十個坐位,經常客滿。因為,他這里除了燒的魚好,自釀的酒也不錯,酒勁很大,卻賣價便宜,對于那些沒有多少錢的窮漢們來講,最好不過。

    奇怪的是,煙云樓今天的客人很少,煙云樓上,只有一個古怪的客人在獨自飲酒,他全身都穿著黑色的衣服,就連雙手都用黑布包裹著,上菜的小二或許第一次遇見這么古怪的客人,居然把一盤燒好的黃河鯉魚給翻了。

    幸虧小二不是江湖人物,不然他非被眼前的黑衣人給嚇壞了不可,快刀馬鵬,出道五年,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刀,也沒有人見過他出刀,但凡見過他出刀的人,都已經成了死人,死在馬鵬刀下的死人。

    就在小二忙著收拾倒翻在地的鯉魚時,又一個怪人出現在了他的身旁,為什么是怪人,因為他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你身旁,是人就會感到害怕。

    怪人環視了一周,坐在了距離黑衣人足有五米遠的一張空桌子上,再然后一錠五兩重的銀子出現了小二的手上。

    “一盤紅燒鯉魚外加一壇酒,剩下的賞你了”清晰的話語在小二耳邊響起。

    怪人跟黑衣人一樣,也是江湖人,他是江湖上第一扒竊高手,手法出神入化,能在大庭廣眾之間,解下人系褲子的腰帶,如非那人的褲子脫落下來,你絕對感覺不到腰帶已經被解去。

    除了他的偷竊之技,冠絕江湖之外,他的輕功亦是稱絕一時,能夠攫取兩丈左右的空中飛烏。

    這樣一個人物,如是想取一個人的性命,自然很難防得,所以,他被人稱之為妙手。

    妙手相貌英俊,加上一件藍緞子長袍,看上去,就像是豪門侯府的公子哥兒。

    快刀馬鵬對這位神手,似是很有戒心,自他步入煙云樓后,馬鵬的兩道眼神一直在警覺的盯著他。

    不一會兒的功夫,小二把神手要的東西端了上來,一盤魚一壺酒,放下東西,小二沖著妙手點頭笑道:“這位爺,您要的酒菜已經齊了,請您慢用”。

    “等等,好像缺點什么吧”妙手看著桌上的東西道?

    “這位爺,剛才您吩咐小的,一盤魚一壺酒,還要什么?您盡管吩咐”小二陪著笑道。

    “九尾令”妙手看著眼前的小二,一字一句道。

    “這位爺,我們煙云樓沒有這道菜,您有點為難小的了”小二繼續陪著笑臉道。。

    不知何時,煙云樓出現了第三個怪人。

    暗箭兩個字,江湖中人提起來,個個頭疼,因為你不知道他何時會發出暗箭。

    暗箭,只是個籠統的說法,正確點說,他有一身暗器,但在表面上絕對看不出他帶有暗器,因為他身上從不帶鏢囊,也不帶皮裘,誰也看不出他暗器藏在什么地方。

    但他能在一剎間打出八種不同的暗器,舉手投足之間,追魂奪命。

    暗箭的臉很白,只是白的不見血色,似乎是全身都散發出一股寒意,襯著一襲白衫,就像是冰雪合成的人。

    快刀、妙手、暗箭,三個人六道目光交觸在一處,都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他們在江湖上的兇名,等量齊觀,技藝也各有所長,也見過面,也相互認識,但彼此都盡量逃避,一旦碰上頭,也只是匆匆一面,就立刻走開,絕不會坐在一座酒樓上吃酒,更不會三個聚在一起。

    但是今天,情形有些反常,暗箭看到了馬鵬、妙手之后,并未回頭而去,反而靜靜的站在哪里,他們三個人,組成一個大三角形,各據一方,將小二圍在中間。

    “想不到赫赫有名的狂獅竟然會像狗一樣的躲在這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1961_22_64-m
天下第九
作者 鵝是老五
  無盡宇宙之中有八道鴻蒙道則,這八道道則每一道都被一個無上強者融合。沒有人知道,宇宙之中還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