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圍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位客觀,小的真的不知道您三位說的是什么?我就是這里的一個小伙計,您三位別為難我,求求你們了,我給你們作揖了”小二陪著笑臉,沖著三個人作了一個羅圈揖。

    “想不到堂堂狂獅也是一個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小人”妙手呵呵一笑道。

    “狂獅,你別再裝了,我們已經知道了你的底細,九尾令交出來,我們扭頭就走,不然你身懷六甲的妻子”馬鵬用帶著一絲威脅的口吻道。

    聽到自己娘子的消息,小二的氣勢突然變了,變得霸氣凌人,他的身體也在發出一種奇怪的嘎吱聲,身上的衣服被徹底的撐了起來。

    縮骨功,江湖上有名的一種功夫,可以將自己的身體變大變小,如果說剛才的小二是綿羊的話,那么現在的小二則是一頭獅子,一頭兇猛的獅子。

    “九尾令就在我手上,不過你們得答應我,放了我妻子”。

    “我們也從來沒有抓過你妻子”。

    “你狂我,可惜九尾令只有一枚,你們卻有三個人,到時候得了九尾令又該如何分”。

    此言一出,暗箭、妙手、快刀三個人都莫名的掃了對方一眼,短暫而脆弱的聯盟頓時出現了一絲裂縫。

    妙手還是那副老樣子,他沖著狂獅笑道:“狂獅就是狂獅,好高明的二桃殺三士”,話音剛落,妙手的身影已經到了狂獅跟前,快的讓人反應不過來。

    整個酒樓人影翻動,中間還夾雜著暗器飛舞的呼嘯聲,不愧是狂獅,面對赫赫有名的三大兇人,還能立于不敗之地。

    突然,酒樓上面傳來一聲女人的慘叫聲,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似得。

    狂獅暗道一聲不好,雙腳用力一蹬,幾個跳躍出現在了二樓,一個身穿淡藍色衣服的大肚子女人躺在地板上。

    “娘子”狂獅驚呼一聲,過去一把將地上女子抱在自己懷里,豈料,就在他抱起女子的時候,一股淡淡的香味吸入狂獅的口鼻,懷里女子也輕飄飄飛出三米多遠。

    狂獅感到自己的頭一陣暈眩,不過他還是強忍著說道:“想不到堂堂毒花,竟然也會暗中傷人,我娘子那”?

    毒花,江湖中有名的美人,她的美并不是因為漂亮,而是因為她的毒,但凡沒有見過她的人,總想見見她,那些已經見過她的人,則在商量著,如果才能永不在見到她。

    毒花的確長得很美,她剛好和暗箭相反,臉上不管什么時候,總是帶著一抹動人的微笑,也不論是什么時候,她臉上的笑容都不會消失。

    事實上,她整個人,都像盛開的花朵一樣,帶給人喜悅、歡愉。

    當然,她也有不笑的時間,可是沒有看到過,因為看到的人,永遠無法說出來她不笑的樣子,因為看到她不笑的人,往往只有一種人,死人。

    死在她手中的人,不會比快刀、暗箭少,但卻沒有人覺著她可怕,因為她殺人不用刀,也不用暗器,用的是毒。

    有毒的花,一向都特別美麗。

    她選擇衣服的顏色,也和她的人一樣,是引人遐思的粉紅色,不過今天他為了九尾令,第一次穿起了淡藍色的衣服。

    “咯咯,狂獅,難道奴家不美嗎”毒花就是毒花,面對已經發狂的獅子還這么從容鎮定。

    身影一晃,妙手、快刀、暗箭三個人也躥了上來,看到毒花,他們三個人明顯愣了一下,不知毒花為何也到了這里,還是她本身就是沖著九尾令來的?

    看到了他們三個,毒花也不禁為之一怔,她的確很驚愕,但嘴角間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并未消失。

    他們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的恢復了鎮靜。

    四個人的心中,同時在打轉,暗道:怎么他們三個人,也都來到了這里,難道,都和我的遭遇一樣么?

    四人分別占據四個方向,將狂獅牢牢的圍在中間,四人誰也沒有說話,就那樣直直的盯著狂獅,同時也在暗中戒備,防止己方同伴的暗算。

    讓人可笑的組合!

    這或許就是人心吧!

    狂獅盯著毒花,厲聲問道:“毒花,我娘子在什么地方”?

    “奴家不知”。

    “那你為何身穿我娘子的衣服”?

    “咯咯,狂獅大哥說笑了,奴家只是覺得這件衣服不錯,所以借來穿穿,既然是你娘子的,那就還給你”毒花說完,把手上的衣服朝著狂獅一扔,狂獅下意識伸手一接,衣服上面浮現起一團紅色的煙塵。

    “妖女,你”狂獅罵道,顯然他中了毒花的計,毒花,人如其名,身上到處都是藏滿了毒粉。

    連續兩次著了毒花的道,狂獅的眼睛開始出現重影,再也堅持不住了,摔倒在地,暈了過去。

    就在狂獅暈過去的時候,一個身著紅袍,面如亦金,身軀高大的人第五人出現了,他趁在場四人都沒反映過來的時候,抓起狂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堂堂武林四大兇人,竟然給他人做了嫁衣!

    妙手忽然說道:“他臉上戴了面具,咱們看到的絕對不是他本來的面目,而且這個人的身法很是高明。”

    王杰點了頭,表示贊同,不過他補充道:“他也沒有那么高大的身子,用木竿接在腳上,所以,走起路來,才發出蓬蓬之聲。”

    快刀沒有發表自己的言論,而是死死盯著毒花。

    “快刀,你這樣盯著奴家,莫非是對奴家有意思”。

    “我可不敢對大名鼎鼎的毒花有意思,免得到時候你在我飯菜里面動些手腳,把在下給毒死了”。

    “快刀的意思是毒花你肯定會留有后手”。

    毒花一笑,沖著三人道:“奴家自然會留有后手,留在狂獅身上的東西,可以存留半月之久,他跑不遠的,嘻嘻”

    說完,毒花從自己懷里掏出一個東西,猛地往地上一砸,然后趁著其他三個人躲避的空擋,飛了出去,朝著神秘人追去。

    九尾令事關重大,當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就在距離酒樓不遠處,一間平房里,一個身懷六甲的女人被綁在里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65461_22_64-m
前方有鬼
作者 五志
你見過硬要塞給你一套拆遷房,說活該你發財的鬼嗎?
你見過非逼著你學好數理化,去當學霸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