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主恩比天高,我志造時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少年發現了阿玲的尸體,這是上個月中的一個清晨。

    阿玲是奶娘的女兒,而少年是奶娘幼時從雪地撿來的,后來取名叫蘇代。由于奶娘的關系,蘇代和阿玲關系自小便是不錯。

    那天,蘇代不會忘的,他反常的早起,腦海里一陣陣的疼痛,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東西,沒有梳洗就出門吃了幾個仨拉饅頭,他蓬著頭仿佛還沒有醒全,連夢都還盤旋在腦際:一路迢迢的去山上,莽莽的叢里潛伏著兇猛的野獸一直一直要撲出來,阿玲緊緊攥著蘇代的衣角催促他回去,蘇代只好準備回去,突然間回去的路竟然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彎彎曲曲深不見底的洞穴,蘇代只好帶著阿玲走進洞中愈行愈幽黯,阿玲汗濕的手牢牢握著蘇代。

    突然一盆鐵線蕨在蘇代眼前晃來晃去。

    這個鐵線蕨已經枯萎了,萎掉的鐵線蕨像一條條黃色的長舌頭,蘇代撩開枯黃的舌頭試探的喊喂,有沒有人應一聲好不好。后來竟有哀音,蘇代知道,真的,他有預感里面有著一個死人,走了良久,阿玲突然端端正正的躺在地上,兩個眼睛烏洞洞的,白色的蛆一簇一簇的開在阿玲的身上臉上,蘇代太驚駭,冷汗一股一股的冒出來,“阿玲”,蘇代輕輕喚她,“阿玲阿玲”。

    地上爬滿螞蟻,攤著一頁古老的紙張,上面仿佛有著玄奧的紋路浮動。

    蘇代仿佛仍可看見阿玲昨夜回旋走動的身影。他呆呆的站著沒有淚也沒有悲傷,只覺得是假的一場戲,像沒有做完的夢掙破夢和現實的邊界突兀的發生在現實里,他只能呆呆的等它自動消失,像每一次噩夢醒來之后的駭笑,怎么會以為是真的,怎么會。

    蘇代只知道阿玲死了,任何確切的死的原因已不重要,她死了,再也不會說話不會生氣。葬禮在一個酷熱的午后舉行。

    奶娘在修煉上沒有什么天賦,只有靠給孩子喂奶為生。在二十年前她因為奶汁鮮美可口被一家大宗族看中給他們那剛出生的小少爺喂奶。奶娘最疼愛阿玲了。

    蘇代給奶娘寫了封信托人送過去,講了阿玲的事,可是這場葬禮不知為何奶娘并未回來。

    蘇代決定要埋葬那盆鐵線蕨,它不可能復活了。我帶著它,一路走去阿玲最喜歡的一個小坡,把鐵線蕨連著盆子埋起來,雨后的泥土濕潤而溫暖,蘇代把手放在泥土里良久良久,不想出土。

    埋妥之后一個人靜靜的坐著。

    月光如銀盤一般,點點光芒灑落在蘇代的身上,漫天的繁星,閃爍著迷人的光芒。

    山坡之上,蘇代斜躺于一塊石塊之上,閉目養神,他在回想那洞穴中的詭異場景。

    “又是那個夢,到底是什么呢?”低低的自喃聲,忽然從少年嘴里吐出。

    他的腦中似乎存在著一股不屬于自己的記憶,他并不明白這股記憶的來源,或者說這個記憶似乎在抵抗他,奶娘養育他之前,還是他生下來之前,他似乎經歷過什么極為恐怖的事情,那個玄妙的洞穴,阿玲莫名的死,一切仿佛都顯得太過詭異了。他后知后覺的明白了,那個洞穴的存在一定關聯著什么。

    隨著反復的回想,他開始覺得問題的關鍵在于那張玄奧的黃皮紙上,可是那些奇怪的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以前他從未如此的渴望離開這個溫馨的小鎮,這個小鎮安寧,永遠不用擔心未來的事,可是現在不同了,他的目標是那廣泛的大陸......

    對這塊生活的陸地的情況,蘇代是聽路經這里的一些人閑聊談起的,他也參閱了一些書籍,對這里的情況也了解了不少。

    在這片大陸之上,有著三種不同的力量,這三種不同的力量使得無數人為之狂熱,而去奮斗,奪取這屬于自己的天地,在幾百年的打拼,交融之下,圍繞著這三種力量,人們開始自發的圍成一個大的組織,稱之為界。力量,與人們的生活變得息息相關,這樣,力量就成了獨一無二的存在。

    這三種力量分別是靈力,武力,智力。

    靈力無疑是最強的,威力深不可測,舉手抬足間毀天滅地并非難事,但修煉靈力卻也極為困難,因為修煉靈力需要充足靈氣,而靈氣只在靈界中具備。

    武力則是武學內功,威力與靈力相差甚遠,雖然可以斷石煉金。

    智力則是一種虛無縹緲的靈魂修煉,這種力量除了天生之外,極難提高,可以說是三種力量中最虛無縹緲的東西。

    皇帝在蘇代所在的界中是依然存在的,他們是智者,用智慧來統治這些臣服于他們信仰的百姓。

    蘇代在的這片大陸是隸屬尚水界的大梁,

    蘇代可是個例外,他沒有什么信仰,要真說的話,也就是回報奶娘了。可現在阿玲的死,讓得還多了一份永遠無法償還的東西.......

    在尚水界上,武學的修煉之法可說是千奇百怪,不過也有著高下之分,就他所知共三界中載有5部寶典,上古時代這5部寶典,載有天道合一,固本培元,武學修煉的奇法,或許在這5部寶典還有這不為人知的神秘秘籍吧.

    這5部寶典中有一部名為《太行》,這本書被稱為尚水界的秘典,尚水界崇尚的是海洋,他們堅信海洋是人類生命的始源,海洋誕生了一切,包括那些可怕丑陋的龐然大物,現在大梁國的丞相是封天行,他是站在權利的制高點的人,在界之下是圍繞而成的國家,其中朝堂有皇帝統治,江湖由封天行執掌。聽說他曾力戰七十二位高手,并且將他們戰勝而歸,才奪下這本寶典。事后,那七十二位高手竟然神經錯亂,多達數十位自殺,或自戳雙耳,或咬舌,或直拿腦袋往石頭上撞。。。。人們都傳說是封天行所下的巫術。

    蘇代使勁的晃了晃腦袋,想把這些離自己太過遙遠的事情拋出腦后,現在的他需要去追尋屬于自己的快樂,他的快樂是在那波瀾壯闊的爭斗浪潮中掀起屬于他自己的浪花,這浪花或許會淘盡他的生命,可是只有這樣,才能證明我蘇代來過這世上。

    以奶娘對阿玲的疼愛,她怎么會不來,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莫非奶娘遇到了危險,可是這樣的話,那少爺的家中也應該會來人通知的,蘇代想來想去也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情況發生,只能安心等奶娘回來了,可能蘇代也沒有想到這一等就是十年的光陰。

    已經十年了,蘇代的心一直懸著,給奶娘的信總是沒有回信,隨著他長大,他想過自己出小鎮去尋找奶娘,可自己沒有足夠的財寶,有沒有高深的武功來抵御寒冷和饑餓,武功高深者可運周身之氣運轉身體產生溫度,也可以真氣護住腸胃使之不受傷害,沒辦法,他只得苦練身體,可他不得其法,身處偏僻小鎮,這里的人只顧著信仰和吃穿又那有人練武呢,自然沒有人指點他,二十年的苦練雖然精氣強盛,筋骨韌性足,但真氣未能灌注全身,內功以氣為主,蘇代此時也只堪堪算外功有了皮毛,自然沒有長途跋涉穿山越嶺之能。

    這天一如往常的在后山練習武功,一套拳法練完,突然看到后方樹說道“出來吧,我知道我的拳法只是普通,別偷看了”

    “嘻嘻嘻,小代子,別泄氣嘛,你也算我們鎮里第一高手了吧,我對你可是崇拜的緊呢”

    “是啊,因為鎮里人都不用手,只管用頭嘛,只用磕頭!”

    “你們兩個別聊了,快點,奶娘回來了。”

    自從兒時奶娘因奶汁鮮美被某家宗族看中去給他家少爺喂奶離開家中,就沒見過奶娘了。

    可是阿玲的事該如何開口呢,蘇代摩搓著手背,緩緩移動著步伐,旁邊的小廝見他這般也不敢去打擾,只是心里納悶,咋小代子走路沉思的樣子這么英俊瀟灑呢,我要是有十分之一,也可以不愁找不找老婆了。

    “阿代,你說阿玲的事是怎么個說法呢”那名說話的老者問道,畢竟奶娘和阿玲最親近的人就是蘇代了。

    “我去說吧,畢竟這好似早晚要面對的。”蘇代緩緩的向著奶娘所在的茅屋前去。

    奶娘生性簡樸,不愛濃香,反而喜歡清淡,為此蘇代特地為奶娘造了個茅屋,茅屋前排的藤蔓上附滿了茉莉花,青草與茉莉交相輝映,倒也別開情懷。

    進了茅屋所在的園子,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滿園的草和茉莉,遍地的茉莉有紅的,白的,黃的,七彩的的花瓣如同紛飛的花雨一般。想起奶娘那瘦弱的面龐和那一封封小楷寫成夾雜著對自己女兒滿腔的懷念,蘇代心中一陣抽搐,仿佛看見奶娘獨坐在院中,手臂微揚,撒著茉莉花的場景。

    輕輕一掌擊在樹干,盛開的花飄飄灑灑落在身上臉上,淡淡的芬芳撲鼻而來,他緩緩而行,腳步直踏園子深處。

    蘇代方走了幾步,抬頭一望,頓時如遭雷電,身形停滯,再也動彈不得。

    一個身形曼妙的女子,靜靜坐在園子中央,落英繽紛,映襯著她如玉般晶瑩美麗的臉頰。微風吹起她鵝黃的衫子,長長的秀發隨風輕舞,恍如出塵的仙子般,清麗脫俗。

    她纖纖素手微微揚起,捉起那片片灑落的桃花,璀璨的淚珠自她秀美的眼角緩緩淌下,喃喃吟道:“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主恩比天高,我志造時勢!”一個清朗而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陌生而又熟悉。

    那女子渾身一顫,手中握緊的一封書信,掉在了地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18-m
一劍飛仙
作者 流浪的蛤蟆
  千錘百煉烈火雷霆,十年換得一劍光寒。   潛牙伏爪百般忍受,只為今朝一飛沖霄!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