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赤手屠熊搏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沒想到這《西湖煙雨圖》竟把你也招來了,雄兵連。”

    雄兵連,號稱金劍門“黑擎熊”的雄兵連!金劍門四猛來了兩個,這《西湖煙雨圖》到底是什么?蘇代不敢靠近,于山坳底下暗運內力偷聽。

    “這曠世珍寶這不想要啊,每天替這金劍門東跑西走的,我可討厭當這奴才的命。”

    “可惜的是你也不知道這線索。”

    “不錯,不過我想現在我知道了,古怪應該就在這柱子當中吧,讓我來試試。”

    說著那雄兵連一只手微抬,搭在離他最近的一根柱子之上,只見他手掌頃刻間熱氣彌漫,他手與柱子交接的地方竟變得火紅起來,瞧得此景,他在抬起另一只手,不過此次,那手上卻像是附了一層層的薄冰一般,他輕輕一貼,一手熱氣彌漫,一手冰涼刺骨,他內力愈運愈強,過得一會兒那柱子頂部已現裂痕。

    他笑笑,又走到另一柱子前,按照剛才的路數,不一會兒那柱子頂部也見裂痕,陸陸續續的試了十幾根,直到第一十五根的時候,那柱子頂部未見裂痕,只是沙沙作響。

    一旁的司徒堂瞧得此景,心里又驚又喜,以往他們師門較量雙方并不會使出全力,他并未想到雄兵連內力深厚竟已到了隨心所欲之地,但轉念想到一般柱子乃木構,熱脹冷縮乃是天下至理,柱子在這頃刻間受到兩股不同的強大外力沖擊,必遭重創,而這柱子竟未倒塌,只是沙沙作響,必是在那頂部關節之處有異物接連。

    想到這里,便知這異物跟寶物必有關系。可眼前這個大敵卻又如何是好,以司徒堂對他這位師兄的了解,他既肯在自己面前顯露武功底子,必有后招,難不成他還有援兵不成。可如此寶物,他斷不會甘愿與他人分享,若邀請常人助陣,也沒什么作用。任這司徒堂心機城府極深,也猜不出雄兵連的想法。

    躲在不遠處的蘇代見雄兵連這手功夫,暗自心驚,難怪自古有言,人外人,天外天,這個“黑擎熊”的武功勝我十倍不止,與他那同門的司徒堂恐怕也差不了多少。蘇代此時尚不知曉自己身處極大的險境,若非他二人全盤心思都在算計對方身上,依這黑擎熊和帶水虎的內功修為,任他躲避隱秘,焉能逃過他二人的眼。

    “師兄,今日該不會是要殺小弟滅口吧。”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咱們師兄弟先聊聊些閑事吧。”

    “不知師兄想聊些什么?”

    “比如那《西湖煙雨圖》關聯到的秘密....”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若不知秘密,又豈會偷偷摸摸來到這里...當年你為了這《西湖煙雨圖》背后的《太行經》不惜一切也要拜入我金劍門,嘿嘿,你那老相好是銀劍門的要緊人物,你便...哈哈,你對這本《太行經》如此垂涎,當真是...”

    “廢話少說,你還不將你是從哪得到的線索一一說來嗎?說清楚了,再把滿天花雨撒金線的秘籍交給我,然后自刎當場,我饒你全尸。”雄兵連聽得他的話語面色發青,打斷他的話,咬牙道。

    司徒堂心里急跳,他到底有何把握能取我性命。不僅是他,就連蘇代也納悶的很。這雄兵連似乎勝券在握,可那司徒堂當真如此簡單嗎?

    “即使如此,小弟倒要討教一二了。”司徒堂畢竟是金劍門的高手,若是這樣就退卻倒是有些可笑了,他走到堂前緩緩流動的一條小溪旁,用手撥動小溪的水面,泛起一陣陣波瀾,他脫下上身衣衫投入水中,波瀾隨著他揮動衣衫而隨之變化,竟生出一陣陣的水聲,這水聲仿佛天籟般響在老君堂里。

    蘇代聽著水聲,心跳隨著那水聲動了起來,水聲急促,心跳越快似乎要跳出來一般,水聲緩慢,心跳又驟緩,蘇代只感天旋地轉,直欲作嘔。那雄兵連見他以衣衫擊水,蘊深厚內力于這水聲當中,便雙手輕輕拍打堂內柱子,打出的聲音時而似鼓聲,時而像琴聲,這是因為雄兵連內力深厚已是當世一流高手,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內力收放,這看似簡單的聲音節拍變換實則乃是內力輕重緩急不同的釋放。

    一時間鼓聲,水聲交雜而立,可苦了蘇代,蘇代他知曉這兩人必是比拼內力,也拼命運轉內力抵抗,蘇代內功修為尚淺,乍聞兩大高手以內力相比拼,只感氣血上涌,身體幾欲爆裂,受到此番苦楚他忍不住輕哼起來,他體內真氣不由得運轉抵抗,可苦于這兩人內力勝他太多,也支撐不了多久。

    就在這蘇代正處在命在旦夕的時刻,一聲長嘯乍然沖入了那似鼓似琴聲與水聲激蕩的對抗之中,兩人對抗時蘇代收到內力沖擊太多,可這聲輕嘯已加入戰局,局勢登時變轉,蘇代只聽得那長嘯忽而跟鼓聲對抗,忽而跟水聲對抗,兩力抵消不少,再加上蘇代內力不強,已是脫力,仿佛局外之人不受其中干擾。

    那三人比拼內力良久方才各自收力。蘇代睜眼望去,堂內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少年,此人腰佩長劍,還系著一紫金冠玉,面容英俊,氣質不凡。那人似有所感應,也向蘇代的方向瞥來。

    “閣下是誰,為何插手我們金劍門之事”,司徒堂心里急跳,他剛與那嘯聲搏斗,知曉此人內功精湛猶在自己之上,見他此時加入戰局,以為必是雄兵連的救兵。

    “金劍門之事,我不管;但《太行經》乃是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武學至典,我也想見識見識。在下倒是好奇雄兄為何肯把這個秘密告知在下呢?”

    “哈哈,《太行經》雖然厲害但數百年來從未有人練成過,當今大梁的封天行當年于太湖一戰力挫群雄奪得經書不也最后棄于深山嘛。若非是那封天行的貼身小廝暗自撿回并傳下來,恐怕這經書就成了那山中野狼的腹中之食了。軒轅公子,我們還是先把這位解決了吧。“

    “天下武功,不逾軒轅的軒轅世家。閣下是軒轅流朗還是軒轅流帨。”司徒堂大驚,沒想到自己這位師兄請來是這么一位大人物。

    “在下正是軒轅流朗。”

    “你是決意要跟他聯手了,”

    “沒辦法,收人好處,替人消災,不過放心好了,他也會下去陪你的”那軒轅流朗淡淡說道。

    “你這是何意,軒轅公子,莫非你也要對我出手。”一旁的雄兵連淡然說道,可言語深處還是漏出幾分擔憂。

    “替天行道,乃我輩俠義之士所為,雄前輩雖功成名就,可殺妻謀取富貴為我不齒,況且恩人所托之事,我自當完成。之所以選在今日,倒是雙喜臨門。”

    “哦,聽你這意思,是想要以一敵二嗎,呵呵,雖說天下武學皆不逾軒轅世家,但你這樣似乎有些目中無人吧。”司徒堂見他言語輕狂,再聽他意思并不打算與雄兵連聯手,心中已有打算。

    司徒堂知曉軒轅世家實乃當世武學名家,不可小覷,有意先跟雄兵連聯手殺了這小子,到時再徐謀后路。

    “司徒兄,熊兄,兩位都算是當世一流高手,今日我一日挫敗當世兩大高手,倒也博個名揚天下。”軒轅流朗笑著說道。

    軒轅流朗淡笑間剎時出掌向司徒堂擊去,掌法攜滔天之勢向他飛躍而去,司徒堂不敢怠慢,運起全身內力向前發去,只見軒轅流朗又是一掌,司徒堂料想雙掌疊加,掌力更加強勢,唯恐自己抵擋不住,便欲使輕身功夫閃去。

    但后一掌與前一掌交會一起之時,方向剎那發生異變,直奔雄兵連而去,世間掌力高深者頗多,也有以連發數掌疊加掌力來提升掌力的情況,但似這般發出一掌,再發一掌改變前一掌的攻向卻是鄭豪杰和雄兵連平生未見,雄兵連與鄭豪杰乃是成對角而站,怎么也想不到軒轅流朗于此時向自己出手,形勢危急,他只得運用全力抵擋,但這一掌夾雜前后兩掌攻勢,威力豈同尋常,雄兵連直震得雙手顫抖不停。

    身子正在保持平衡的時候,那軒轅流朗已使出輕身功夫直沖過來,雄兵連大驚之下忙用雙手抵擋,喀拉一聲,原來他雙手手骨向后突出,雄兵連頓時痛不欲生。

    蘇代一旁觀戰,只覺生平所見當屬今日之戰最為精彩,對那公子哥模樣的人更是忌憚不已,此人年紀恐怕就比我大兩三歲,可這武功著實嚇人。見他不過數息時間便戰敗了大名鼎鼎的“黑擎熊”,恐怕那“帶水虎”鄭豪杰也不是他對手,到時就他一人取寶,那寶物既能引這么多高手,怕不是凡品。原來他適才于鄭豪杰與雄兵連比拼內力之際,元氣大損,到了后面已聽不清他們講話,故不知有《太行經》之事。

    司徒堂見他已將雄兵連打的無出手之力了,暗自叫苦,自己的漫天花雨撒金線乃是一門極為高明的暗器功夫,但卻需要較廣闊開放的空間,可這老君堂內地方有限,暗器功夫威力大減,自己勝算怕是頗為渺茫。

    他心想這寶物旁人得之無用讓他拿去也沒什么大用,只能想辦法先行離去,再謀后路。

    蘇代一旁觀戰,見他門兩人搏斗在一起,見那司徒堂已入下風,心中有了計較,他明白這司徒堂是知曉這寶物線索的重要人物,而且見他神色雖然慌張但覺并未露出半分害怕,料想這寶物必然還有些秘密在這“帶水虎”手中。

    過得數招,只見那少年虛空一指,劍氣橫生,直攻向鄭豪杰周身要害,司徒堂只好丟出渾身暗器,暗器在他身旁圍成圈狀把他護在了中間。那暗器也非神兵利器,可那劍氣卻是無堅不摧,所過之處斷石摧金,過的沒一會兒,暗器大多已成碎片,司徒堂見一個完好的暗器驟然分成幾塊,立刻使出全力將碎片向軒轅流朗打去可這老君堂靠山而建,乃是歷代能工巧匠鑿山刻老君像時在山的凹陷之處建立而成,堂內唯有十八根柱,地域狹隘,再加上頂部有天窗透光,暗器威力本就大減,焉能制住武功絕頂的軒轅流朗。

    軒轅流朗知他暗器厲害,心道:“此刻若不制服他,以后恐怕有此良機。他對著《西湖煙雨圖》了如指掌,個中巧妙,還得借助他。”他心生一計,于是雙手縮入衣袖當中,過得一會雙掌再度伸出,猛然加力,司徒堂大驚,心忖此人怕是下殺手了,此時若退,失了氣勢,必敗無疑,只得施展輕身功夫躲避掌力再以暗器與其周旋,卻不知衣衫上沾了些莫名的粉末。

    蘇代見二人已拆了將近五十招,見那帶水虎司徒堂身法已見滯鈍,知曉再過二十招那公子就勝了,他悄然走近堂內,凝神運功,一拳轟出,正對那公子背后。軒轅流朗乍感后背一股巨力轟來,心下一凜,雙掌微曲,地上一塊地板應聲飛起,擋在背后。

    那拳力一經地板碰撞,地板頓時粉碎,化成飛灰,拳力還未消減,直沖軒轅流朗而去。軒轅流朗聽到地板粉碎之聲,驟然回身雙掌拍出,那拳力才消弭殆盡。軒轅流朗心道:“內功高深者,能拍碎石板自是常事,可這人一拳之下竟將石板打成飛灰,這份修為我可不如。”他哪里知曉蘇代這擊石板為飛灰的威力乃是借助空氣軌道的力量,一個人的力量再如何強大,又怎么敵得過自然呢!

    司徒堂見軒轅流朗分心趁此良機施展輕功飛奔而走,哪里還管的什么寶物。他飛奔了半個時辰,猜想軒轅流朗應也追不到了,便在一個小河旁歇息。雙眼正微閉養神,忽聽一陣極為輕微的腳步聲飛快靠近這里。他順著腳步聲方向望去,見一身穿普通衣衫的少年正漫步走來,那少年長方臉蛋,身材挺拔,英俊瀟灑,氣度不凡,正是蘇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111144_22_44-m
斬仙
作者 任怨
  前世,楊晨與人為善,卻被欺壓一生。
  重生,楊晨選擇成為劊子手,鬼頭刀下了斷恩...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