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鷹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雨停了,天空開始放晴,等待天色漸晚,白木,胡大漢,孫萬和石開四人一同趕往天鷹幫。

    白木在途中一直有個疑惑,那就是天鷹幫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幫派,憑什么可以召集天下豪杰?畢竟這次天鷹幫組織的捉鬼大會和自己不無關系。

    更為重要的是,白木來到城中的幾個月內,也頻繁聽到天鷹幫的名號,可想而知天鷹幫在城內勢力巨大。矛盾點就在于,白木身后的那個神秘人也在城中.

    兩虎踞于一山,天鷹幫怎么會不知道呢?

    白木終究忍不住心頭的疑惑,“胡大哥,我初入江湖,對這個天鷹幫還不了解,聽很多人提起過天鷹幫,想必天鷹幫在江湖中應該是個大幫派吧?”

    胡大漢笑著拍了拍孫萬的肩膀,“這個你還要問行走江湖多年的老孫頭兒~”

    孫萬用手捋了捋胡子,一臉佩服的表情,“說起這天鷹幫,必須提到兩大鎮幫之寶。其一就是天鷹幫的武功絕學鷹爪功,那可是赤手近身功夫的至高武學。”

    “鷹爪功?是有人想得到這個才。。。”白木不禁發問,他也很好奇神秘人讓他做這些事難道只是為了得到武功秘籍?

    “這個不會。”孫萬打斷了白木的話,“還不至于,為了拳譜不至于。”

    孫萬十分肯定,憑他行走江湖多年的經驗斷定,不會有人為了一本拳譜鬧出這么大的事,因為任何高深的武功,都需要極高的天賦和成年累月的刻苦修煉才能大成,只有拳譜而沒有天賦和刻苦的訓練,難成氣候。

    老孫頭兒又接著講道:“老之所以夫這么確定,那還是因為天鷹幫的第二個寶貝——天鷹幫幫主應天順!”

    “應天順?‘應天順人’”這個名字聽起來倒像個大人物,到底是怎樣的人物才能稱之為鎮幫之寶,白木越發的好奇。

    孫萬倒是十分樂意分享自己的江湖經驗與這些后輩聽,一臉得意的說道:“說起應天順,江湖之人無不豎起大拇指。此人武功極高,三十歲時鷹爪功就已經大成,而經過這二十年的發展,天鷹幫在應天順的帶領下,將一個快要被時代淘汰的老幫派發展成了如今江湖的名門大幫。更讓人佩服的是,將天鷹幫壯大后的應天順并未借此打壓其余小幫派,反而盡量維系各幫各派之間的關系,并且之前天鷹幫與其余幫派的陳年舊賬也都被應天順一一了清。”

    “不過像天鷹幫這樣的大幫,如果不是很被逼得無可奈何,是不會以鏟除江湖禍端為名義召集天下豪杰的。畢竟天鷹幫因此事受到的損失最大,召開捉鬼大會無異于求助他人,實在有損大幫威名。”石開摸摸了臉上的胡茬,可以看出來他倒不像孫萬那樣對應天順敬佩。

    聽到這里,白木倒想見見這個應天順,倒不是心存敬仰,而是覺得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居然被逼得召開捉鬼大會,心里居然有一絲得意。

    天色完全黑了下來,一行四人來到了天鷹幫門前。只見面前漆紅的大門足有三米之高,門的兩邊是兩根差不多一人環抱粗的石柱,上面雕刻著多只雄鷹,在燈籠閃爍的亮光下顯得栩栩如生,而門的正上方,一塊巨大的藍底金字匾額——天鷹幫!匾額上方則是一只木頭雕刻的雄鷹,翅膀大張,霸氣十足。只是站在門前,就能讓感到天鷹幫的威嚴,心生敬畏。

    這時孫萬和胡大漢不約而同的走上前去,到看門守衛那里報上自己的名號,守衛確認過之后,便將大門打開,再由里面的人引著一行四人前往開會地點。

    要說天鷹幫還真大,白木一行人先是行了四五十步走過前院,又行了三四十步穿過了左廂,再經過天鷹幫的練功場,行了三四十步,才到達此次捉鬼大會的大廳——天風堂。

    這天鷹幫有兩個大堂,天風堂和天雨堂,取風調雨順之意。小事在天雨堂召開,大事則在天風堂召開,足見應天順對此事的重視程度。

    來到了大堂,白木四人被安排在了左邊一列,胡大漢和孫萬都有座位,而白木和石開只得站在后面。此時大堂內已擠滿了各路英豪,大約百八十人,都是白木不曾見過的人物。

    “喲!孫老萬也來了,您老這么大年紀了還在忙活江湖事呢,還以為早就退出江湖享清福了呢!”這時旁邊一個尖嘴猴腮的人沖著孫萬笑道。

    孫萬抬起頭看了看,“原來是亨通鏢局的劉巧如啊~怎么還有你八面光擺不平的事兒,也攪和進來了?”

    “嗨~我八面光算什么人物啊,您這江湖老前輩都出面了,我們這些晚輩還有什么怕的。”就這樣八面光和孫萬耍起嘴來。

    原來此人綽號八面光,看來嘴上功夫了得。八面光說話間暗暗觀察著孫萬身旁的胡大漢與白木,當白木和八面光對視的時候,白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單單八面光的長相就讓白木覺得此人不是什么善類。

    經一旁石開解釋白木這才明白,早年孫萬與八面光鬧過些瓜葛,這么多年了八面光還咬著不放,看來此人必然心胸狹窄,白木在一旁猜測。

    江湖人見面不免相互問候,一時間大堂嘈雜起來。

    “大家靜一靜!”一個響亮的聲音從堂后順著屋頂墻壁傳了出來,大堂一時安靜下來,眾人將目光齊刷刷的投向堂中的正座位置。這時一位身形矯健的男子從堂后走到座前,只見此人身穿一見黑色棉綢外衣,衣服隱隱約約看到用金絲線繡著的雄鷹,其余地方則是有銀絲線繡的花紋。看相貌大約五十左右,臉龐棱角分明,因年紀而略顯暗淡的膚色,微垂的眼角在兩條劍眉的裝飾下卻顯得格外有神。

    “最近江湖不太平啊,有人為非作歹禍害江湖,我應天順特地召集大家來此開這個捉鬼大會,希望大家團結一致,鏟除這個江湖禍害!”

    “是啊,我們黑紅會的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這時有人在人群中喊道。

    “你門黑紅會的賭場算什么正經生意,我們興義拳的弟子都被殘殺了好幾個了。”

    這時胡大漢也跟著吼道:“對,我他娘的幾個倒霉徒弟也都死了!”

    “得了吧,那是你們三腳貓功夫不行!”

    “你說誰三腳貓功夫,有種站出來比試比試!”

    “別吵了,我們河豚幫做的可是正經生意,現在碼頭的船全停了,沒人敢出船,幫里這么多弟兄喝西北風啊。”

    “得了吧,你們河豚幫買賣私鹽的事大家可都知曉一二。”

    “。。。”

    一時間大堂又噪亂起來,都在揭別人的短,為自己鳴不平。

    “大家安靜!”應順天坐下來手掌奮力拍了一下桌子。

    巨大的響聲在大堂內震開開,頓時再沒人敢說話,白木甚至感覺到一陣微風在自己臉前蕩開,不由得佩服應天順的功力,能將如此渾厚的內力運用自如,真是自愧不如。

    “我請大家來不是吵架的,我們現在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你們卻先在這吵起來了。”應天順不由的嘆氣,“難道你們都有良策了嗎?不妨當著大家的面站出來講一講。誰若再提他事就請回吧!”應天順顯得氣憤又無奈。

    此話一出,在座眾人面面相覷,無一人敢發聲。

    。。。

    在短暫的安靜過后,一個尖銳的聲音從白木旁邊傳來,“要我說,應幫主召開此次捉鬼大會,實際上就是為了自己吧。”原來是八面光,“應幫主,據謠傳因為此事天鷹幫的事務停滯了一半,可是據我八面光推斷,天鷹幫仍能正常運行的事務最多不過兩成!”

    此話一出,堂內一片嘩然。

    應天順聽了八面光的話,倒也沒反駁,不過可以看出來臉色已有些陰沉,“劉老弟果然聰明。說的沒錯,我天鷹幫確實被此事弄得內交外困,不過此次捉鬼大會不只是為我天鷹幫解決麻煩,也是幫助在座的各位。難道在座的各幫各派都安穩無事嗎?我應天順只是帶個頭,重要的還要靠大家。我在這保證,誰若有辦法解決此事,我應天順就將我幫鎮幫之寶鷹爪功拳譜贈與他!”

    此話一出,又引起大堂的紛紛議論。

    “哇!應幫主還真是大手筆啊~”

    “是啊,多少人都想習得鷹爪功。”

    “這么看來八面光所言不虛啊~”

    “應幫主也被逼的沒辦法了”

    。。。

    “劉老弟,你有辦法嗎?”應天順故意向八面光發難。

    “這。。。”八面光不敢與應天順對視,只得將目光移開,看到了一旁的白木,心想你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讓你剛才瞪我,就抬手指向白木,“這位小哥兒他剛說此事并不難解決。”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白木。

    此時的白木愣住了,沒想到這個八面光竟然如此的齷齪,竟然當著眾人的面陷害自己,恨不得現在就將八面光扒皮抽筋,但是當著眾人的面無法下手,只能暫時忍下這口惡氣,想想怎么應對接下來的尷尬。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279069_22_18-m
煉器真仙
作者 暗黑茄子
  器仙之道,煉乾坤、融日月、修陰陽、脫生死,乃造化大道也,萬仙難及,是為真仙。   徐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