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返老還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冷!

    好冷!

    刺骨的冷!

    昏迷中,高飛感覺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關進了冷庫里一樣,八月的天氣還是炎熱的,怎么可能會突然變得那么冷。

    強烈的亮光似乎穿透了他的眼皮,迫使他睜開了眼睛,愕然地發現,他竟然一絲不掛的躺在一望無垠的雪地里。

    頭頂昏暗的天空中籠罩著一層厚厚的陰云,大塊大塊的烏云,把天空壓得很低很低,象要塌下來的破墻。

    呼嘯而來的西北風,一陣緊似一陣,呼呼地吹著,掀起密集的碎雪,掃打著他凍紫的臉面。

    寒冷一陣陣的襲來,高飛動了動已經被凍得僵硬的手指,忍著侵入心脾的寒意,勉強用手掌撐著地面,緩緩的從地上坐了起來,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除了那皚皚的白雪,還是那皚皚的白雪。

    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怎么會在這里?

    高飛只記得,前一秒他還在開著越野車走在青海某地的戈壁灘上。喜歡自駕游的他,帶了整整一車的行李,準備去穿越羅布泊,好在朋友圈里炫耀一番,怎么后一秒自己就來到了這個冰天雪地的鬼地方了?

    努力的搜索了一下記憶,高飛終于想起了一些事情:就在他開車的時候,突然遇到了前方一團奇異的怪霧,他還來不及踩剎車,車輛便鉆進了那團怪霧里面。

    緊接著,車輛的發動機突然關閉,車輛內的所有電子設備全部失靈,車輛在慣性的作用下繼續向前行走,但是這團怪霧的能見度很低,車輛一頭扎進去之后,就像是被罩上了一層黑幕一樣,整個車內都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高飛本想拿出手機來照亮,誰知道手機和車輛上的電子設備一樣,全部失靈,竟然打都打不開了。

    短暫的十幾秒黑暗過后,高飛在車內突然感覺到一股急速下墜的感覺,像是車輛突然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里,車身也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像是在劇烈的翻滾一樣,雖然高飛一直在系著安全帶,但頭部還是重重的撞到了車門的門框上,頓時昏厥了過去。

    等到高飛再次醒來的時候,他自己已經身處在這片茫茫的雪原之上了,一切都是那樣的詭異。

    嗖嗖的冷風無情的吹著,將已經被凍得瑟瑟發抖的高飛拉回到了現實當中。

    突然,高飛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變得又細又小,而且非常稚嫩,像極了小孩子的手。

    他的眼睛又向下看了看,自己的雙腳也變小了,腿也變短了,原本腿上一腿毛茸茸的腿毛也消失不見了,映入眼簾的竟然是蒼白無暇的一雙小短腿。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龐,小鼻子、小眼睛、小耳朵,原本微胖的他腮幫子上肉嘟嘟的,現在竟然皮包骨頭。

    接著他又看低頭了一眼雙腿中間,居然也變的跟未發育的小孩子一樣大小!

    天啊,他居然成了一個小孩?

    寒冷讓高飛根本來不及去想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努力的活動了一下自己被凍得麻木僵硬的手腳,蜷縮著身體,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些御寒的衣物,否則自己肯定會被凍死在這里。

    高飛環視了一圈,在他背后的雪地上,發現了一個碩大的迷彩背包,當他看見這個背包時,心中頓時一陣激動,因為這個迷彩色的背包,是他的,他清楚的記得,背包里面裝著一件厚厚的羽絨服。

    看到這個背包之后,高飛就有了動力,他艱難的用凍僵的雙手撐著地面,讓自己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后一步一步的朝背包移動過去,那碩大的背包居然比他整個人還要高。

    “嗤啦——”

    背包的拉鏈被拉開了,高飛用他那雙稚嫩的小手將背包里面的一件厚厚的羽絨服給拿了出來,迅速的裹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件原本他以前穿著都嫌小的羽絨服,現在竟然可以將他整個人罩在一起。

    高飛拉上了羽絨服的拉鏈,將自己裹在羽絨服里面,身體也漸漸恢復了一些暖意。

    “羽兒——”

    有人在喊叫,但高飛聽的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似乎距離他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

    但是,此時的高飛,像是體力透支了一樣,全身酥軟的倒在了雪地上,眼睛里變得越來越昏暗了,竟然想睡覺。

    不能睡!絕對不能睡!

    強烈的求生欲望在警告著高飛,如果他這個時候睡著了,很有可能什么時候凍死在這里也不知道。

    他剛才聽到有人的喊叫聲,他要睜著眼睛,等著有人經過這里,向其呼救!

    “羽兒——”

    喊叫聲再次傳了過來,這次比上次要清晰的多,高飛清楚的聽見了這個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

    高飛已經昏昏沉沉的,眼皮也開始打架了,自己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他張開嘴巴想要大聲喊出來,可是喉嚨像是被什么給堵住了一樣,他喊不出聲音。

    “羽兒——”

    聲音越來越近,可是高飛的意識卻在一點一點的消散。

    “羽兒!”

    突然,女人的聲音變得緊張起來,渾渾噩噩中,高飛似乎聽到了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向著自己奔跑過來,緊接著一雙手臂將自己從雪地上抱了起來,緊緊的抱在了懷中,一陣女人的低泣聲也傳進了高飛的耳朵里。

    高飛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雪地上的背包,努力試著從喉嚨里喊出話來,一只小手從羽絨服里伸了出來,指著地上的那個迷彩色的碩大背包說道:“背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高飛只覺得自己身處一片溫暖當中,十分的愜意,像是飽飽的睡了一覺。

    等到高飛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自己躺在一張鋪滿稻草的床上,身上蓋著厚厚的被子,在床邊的地上還放著一個火盆,火盆里火光微弱,整個房間卻在這微弱的火光下映照的清晰無比。

    他身在一間破舊不堪的土坯房內,低矮的房頂在一根腐朽的木梁的支撐下幾欲下墜,房間里除了他睡的這張床以外,就只有一個木質的小方桌擺放在正中間,再別無其它的擺設。而他的手卻被一只大手緊緊的握著,一名大約二十歲出頭,穿著古代衣服、相貌嬌美的女人趴在床邊,臉上帶著淚痕,面容略顯憔悴,正在閉著眼睛小憩。

    印象中,似乎是這個女人救了他。

    高飛默默的回想起所遇到的林林種種,不禁失聲說道:“難道我穿越到古代了?”

    聲音不大,但還是把那個女人給驚醒了,當那個女人睜開眼睛看到高飛醒來的那一霎那,眼淚瞬間奪眶而出,一把將高飛抱在了懷里,歡喜的說道:“羽兒,你終于醒過來了……”

    高飛被這個女人緊緊的給抱住了,整張臉都貼在了她的胸口上,壓的他呼吸不過來,雙手一個勁的想要推開這女人,誰知道這女人越抱越緊,情急之下,他只能舉起稚嫩而又柔弱的小手不停的捶打著這個女人,希望能夠引起對方的注意。

    果然,女人對于高飛的這種舉動有了一些察覺,一把松開了高飛,這才得以讓高飛喘了一口氣。要是再晚一會兒,只怕他就要被這個女人給悶死在胸口上了。

    高飛大口大口的呼吸,哀怨的說道:“你想把我悶死嗎?”

    女人似乎意識到了剛才的情景,急忙說道:“對不起羽兒,都是娘不好,你昏睡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醒了過來,娘看你醒了過來,太過激動了。羽兒,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你是我娘?”高飛指著這個女人,不敢相信的問道。

    女人本來高興的臉龐上忽然隴上了一層陰云,眉頭也皺了起來,看著高飛的眼睛里也充滿了憂郁的問道:“你不認識娘了?”

    高飛皺了一下眉頭,再看看自己的那雙稚嫩的小手,手背上居然也有一塊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青色斑點胎記。

    “有鏡子嗎?”高飛突然開口問道。

    女人點了點頭,急忙拿來了一個銅鏡,遞給了高飛。

    高飛拿著銅鏡,銅鏡里面的影像雖然有些模糊,但他還是可以清楚的在鏡面里看到自己的輪廓,這一看不當緊,他整個人霎時間就蒙圈了。

    因為,銅鏡鏡面里面折射出來的人的模樣,居然和他自己小的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高飛伸手使勁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腿上登時傳來了非常真實的疼痛感,讓他不由得“哎呦”的叫了一聲,真的不是在做夢!

    他這才緩過神來,自己真的是穿越到古代了!

    但讓他搞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自己穿越到古代變小了,還是他的靈魂附體在了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身上了?

    突然,高飛瞥見了放在床角的那件羽絨服,接著又想到了自己的那個碩大的背包,便問古代母親:“那個……你把我救回來的時候,看見我身邊的那個背包了嗎?”

    “哦,你說的那個大包啊,娘帶你回來的時候,你嘴里一直念叨著那個包,雖然不知道那個包是誰的,但那個包卻間接救了你,如果不是你穿上了那個包里的奇怪的衣服……”

    說到這里,古代母親突然變得疑惑起來,自言自語的說道:“奇怪,你當時不小心從山坡上掉下去的時候明明是穿著衣服的,怎么我找到你的時候卻是全身光著的?”

    “這個我也不知道,對了,那個包呢,你給帶回來了嗎?”高飛道。

    古代母親轉身指了一下幽暗的墻角,說道:“那個包不是在那里擱著嘛!”

    高飛頓時喜笑顏開,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也顧不得穿鞋,便直接跑到了那個墻角,果然看到了那個的背包。

    背包里除了裝了這件羽絨服外,還有其他好多的東西,一一拿出來統計一下,說不定在古代都能用的上。

    高飛努力的拽了幾下這個背包,可惜由于背包太大太沉,而且他的年紀太小,沒有多大力氣,拽都拽不動。

    還是古代母親親自走了過來,一把將高飛給攬腰抱起,一手將背包給拎了起來,一并帶到了床上,并且把高飛給重新塞進了被窩里,關心的說道:“天這么冷,你怎么光著屁股就下床了,連鞋都不穿,萬一給凍著了可怎么辦啊!”

    高飛只是嘿嘿笑了笑,雙手拉緊了這個背包,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對了,這個背包是誰的啊?好像對你很重要似的……”高蕓娘見高飛對這個背包愛不釋手的,便開口問道。

    “我摔下山坡的時候,遇到神仙了,神仙救了我,還把這背包送給了我,說包里面的東西都是送給我的,并且教會了我怎么用。”高飛撒謊道。

    高蕓娘似信非信,卻也沒有再追問什么,只是滿眼母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兒子從山坡上摔下去,除了衣服沒了,基本上毫發無傷,如果不是神仙搭救,身上怎么會沒有一點傷痕呢?

    對于高飛來說,這個背包的出現,基本上就可以證明他確實是從現代穿越過來的。如果是靈魂附體的話,那么這個背包又怎么會出現呢?

    至于他為什么光著身子,他也只能猜測自己是在穿越的過程中逐漸變小,而自己以前的衣服太大,讓那陣穿越的風給吹走了。

    而至于這個古代母親的真正兒子去了哪里,他還真不得而知,反正自己沒死,就已經是皆大歡喜了。

    下面,高飛要做的,就是要弄清楚自己確切在古代的哪一個時期,知道了時間,才能想想自己以后要怎么在古代好好的生活下去。

    一想到這里,高飛便開口問道:“現在是何年何月何日?”

    “太興二年臘月二十八。”古代母親疑惑的問道,“羽兒,你問這個干什么?”

    “哦,我想知道我今年幾歲!”

    “過完這個年你就五歲了,羽兒,你怎么連自己的年齡也忘記了?”

    “我……我……估計是摔失憶了吧,反正之前的事情我一點都不記得了!”

    高飛回答完畢,便在腦海中仔細的回想著:“太興二年?這是哪一年?歷史上有那么多的皇帝,那么多的年號,光靠這一個年號我怎么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時代?就算是歷史學的好的人,也未必都能記住每個皇帝的年號啊,何況是我這樣一個對歷史似懂非懂的人呢?”

    忽然,高飛又想起了一個可以確立自己所在年代的問題,于是問道:“現在的皇帝叫什么名字?”

    “娘一個婦道人家,又怎么會知道皇帝叫什么名字?再說皇帝的名諱又豈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能直呼的?”古代母親答道。

    高飛皺了一下眉頭,便換了一個問題問道:“那皇帝姓什么,京城又在什么地方,這你總該知道吧?”

    古代母親笑道:“這個娘知道,皇帝姓司馬,京城在建康,兩年前中原的皇帝被胡人殺死了,在建康的王爺就登基做了皇帝……”

    “皇帝姓司馬,京城在建康……”高飛重復著話語,腦海中卻思緒如飛,“歷史上姓司馬的皇帝,不就是晉朝嘛?而且京城在建康,那就應該是歷史上的東晉。還有,兩年前中原的皇帝被胡人殺死了,在建康的王爺就登基做了皇帝,那么說的這個人,應該就是東晉的第一個皇帝司馬睿!對,沒錯,就是他,就是司馬睿!那么……我現在就身處在東晉初年?”

    終于搞清楚了自己所在的朝代和時間,但高飛的臉上卻沒有一點喜悅之情。因為,東晉的時候,正是歷史上有名的五胡亂華的時期。

    有道是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

    高飛覺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也就算了,居然還穿越到了歷史上最為混亂的五胡亂華的大分裂時期,這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亂世中的亂世啊,他簡直是倒霉透頂了!

    蒼天啊,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11459_5_22-m
大唐好相公
作者 古沐魚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廢待興。   太子穩坐東宮,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將定江山,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