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靈武學院的沖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段無涯剛出了宿舍,來到樓下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樓下不知道什么時候,站滿了人,目光全都聚集在宿舍門前。看到段無涯,人群中一陣切切私語,神情各異。

    “來了,他就是段無涯,那個段家廢物的兒子。”

    “他就是被段家三少打傷的那個?”

    “我還以為他來學院求導師給他一次機會的呢。”

    “切,你們不知道嗎?這個家伙剛來的時候,可是還救了凌雪一回哦。”

    “真的?”凌雪,那個學院的天之驕女,靈武宗宗主的女兒,整個太陰縣男人的夢中情人。段無涯怎么會救了凌雪?凌雪可是感應階段也就是鍛體七重的武者。

    “......”

    聽著人群中傳來的各種議論,段無涯根本無心理會,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正在輕蔑的看著他的人。

    “段海天。”段無涯不知道段海天,怎么知道他今天來學院的,不過以段海天在學院的關系網,也許段無涯在剛踏入學院大門的時候,段海天就已經知道了。

    段無涯不知道為什么這些二世祖,總喜歡干一些欺凌弱小的事情,是因為心理的扭曲,還是因為將弱者踩在腳底下,能給他們帶來快感。總之,這些二世祖,沒有一個好東西。仗著父輩余蔭為非作歹,仗勢欺人,無論哪個年代,哪個世界,都好像成了主流。

    看到段海天,段無涯心底涌出一股,沖上去將段海天撕碎的沖動。

    以段無涯觀人的第一印象,段海天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英挺的臉龐,沒有一絲輕浮,眼底偶爾閃過的寒芒,徹底暴露了他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角色。

    “段無涯,你知道嗎,我已經等了你很久了。”段海天面帶輕蔑,神情甚是倨傲,嘴角掛著玩味的冷笑。

    “那無涯承蒙段家三少等待了!”段無涯壓下心中的躁動,堅毅的臉上,滿是平靜。

    “呵,你這個卑賤的廢物,你與你父親將我段家的臉面都丟盡了,現在本少就來收回你姓段的資格!”看著段無涯平靜的臉,段海天心頭涌起無盡的怒火。這個卑賤的人,為什么總是讓祖母念念不忘,做夢都想殺死。可惜爺爺一直都站在他們這一邊。

    “段海天,口中積德不知道嗎,辱人者不及父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父親,今日饒你不得!”段無涯冰冷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段海天,心中再也壓制不住燃起的怒火。

    段三的情況段無涯最清楚,如果不是段天德的原配,父親可能已經是凝元境,甚至聚丹境的強者了。凝元境啊,整個太陰縣能有幾個?

    段三對自己的疼愛,段海天感受得到,為了讓自己進入靈武學院,父親曾苦苦哀求過自己的爺爺。更是為了自己的學費,拖著病體進入深山老林去采集普通的草藥,換來可憐的收入。這種種事情,直接反映的是那種對兒子無私的父愛,讓段無涯很是感動。

    不說段三對自己的種種情懷,單單是段海天打死了前任,他也有自己的責任,討回屬于自己的公平。

    “段無涯,只要你與你父親遠走高飛,我會給你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黃金,還有對你有幫助的丹藥靈材。只要你們隱姓埋名不再姓段,你所有的要求,只要在我能力范圍之內的,我都答應你,怎么樣?”段海天的條件太過于誘人,也太過于豐厚。

    “要是我我就答應了,不就是一個姓氏嗎,改了就是。”

    “就是,我們來到靈武學院,不就是想加入靈武宗以獲得,修煉所需要的丹藥靈材嗎?”

    “有了錢,什么丹藥買不到?還有段三少答應所有能力之內的要求,這樣的條件還猶豫什么?”

    “不僅這些,我再給你一本地級低階的功法,還有一本地級低階的武技,你可要想清楚了。”聽到人群中的議論,段海天臉上得意之色漸濃,如今我拋出更有分量的條件,不怕你不答應。

    “哇,地級功法武技,我的天,這是真的嗎?”

    人群中瞬間炸開了鍋,地級武技功法,所有人都不會懷疑段海天拿不出來,因為段家曾經輝煌過。雖然現在沒落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也是靈武學院總是禮讓段家三分的原因。段家地級的功法武技,保不準不止一種兩種。

    “別說地級的了,哪怕人級高階的我也答應了!”

    段無涯心中產生一股深深地無力感,在以武為尊的世界里,武修已經將道德人性甚至尊嚴,都已經狠狠地拋開。在地球也好,在如今的武神大陸也罷,這種病態的時代,人們都已經習以為常。

    段無涯在地球的女友,就是因為受不了平淡的生活,選擇了花天酒地,出賣自己的靈魂,以換取自己想要的物質生活。

    在地球尚還有見義勇為,不畏強權的人存在。可是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才會擁有公平正義,這個世界人性涼薄,利益至上,沒有人會出賣自己的利益而幫助他人,這就是這個世界的人性。段無涯的心里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悲哀。

    所以在這方世界,想要不被他人欺凌,想要公平正義,你只有不斷的努力修煉,還要沖破阻礙追求武道的巔峰極致。

    段無涯是地球人,改名換姓在地球來說,特別是華夏人,是對人最大的侮辱,況且段無涯三個字,是他在地球的印記,就算把天給了他,段無涯也不會接受段海天的要求。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段無涯眼神冰冷,段海天已經觸碰到他的底線。

    “小雜種,本少給你面子你不要,不要怪本少心狠手辣!段英殺了這賤種。”看到段無涯冰冷的眼神,段海天大怒,心底涌出一股殘暴,將他英挺的面容破壞的一干二凈。

    “是少爺。”一個高壯的大漢,從人群中走出,身上不停的響動嘩嘩的血流聲。

    段英是鍛體三重!段英腳步踏出,一拳直搗段無涯的面門,臉上閃過猙獰的笑容,這小子只有練肉巔峰,打殺這小子,也侮辱了大爺換血階段的威名。

    “完了,這家伙怎么這樣倔,這段英可是換血階段了,就算逞英雄要顏面,也不能不要命啊!”

    只不過短短一剎那,人群中傳來陣陣驚呼,平日里段海天都是倚重段英的實力,就算在靈武學院,也要帶在身邊。這段英的實力,不說多強,奔騰的雙馬都能只憑雙臂就能攔下,段無涯這小胳膊小腿,能禁受的住嗎?況且段無涯只是練肉巔峰,怎么能與段英相抗?

    有些人此時良心大發,不忍直視,低下頭去,有的甚至轉過身去,不忍看到凄慘的一幕。

    段海天看到這,嘴角微翹,仿佛已經看到了段無涯被一拳轟殺的下場。

    段無涯一臉平靜,輕輕的抬起拳頭微微向后一收,拳頭如同流星一般,迎著段英的拳頭,狠狠地撞去。

    段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想憑著練肉階段與換血階段硬憾嗎,你太天真了。

    “破吧!”段無涯身上忽然響起龍吟虎嘯之聲,拳頭上,冒著朦朦的紅光,頃刻間就與段英的拳頭撞在一起。段英只感覺自己面對的小綿羊,忽然變成了下山的猛虎,自己的拳頭仿佛撞上了一團棉花上,使不上一點力氣。忽然對方的拳頭上,涌過來一股怪異的力道。

    段英感覺自己的拳頭已經粉碎,怪異的拳勁順著手臂涌入內臟。段英吐了一口血,身體直挺挺的向后倒去,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瞬間失去了知覺。

    通臂拳的奧義在與拳勁在內部瞬間爆發,而不是將對手擊飛。只求一瞬殺敵,而不是給敵人留下喘息之機。

    “怎么可能!”

    人群中爆發出一聲倒抽冷氣的驚呼聲,所有的人都陷入了呆滯。他們腦海中反復只有一句話,段無涯咸魚翻身了!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段海天無法接受,一個月之前被自己打傷的段無涯,一個月之后,將段英一拳打暈過去,如今還不知道是死是活。更讓段海天驚懼的是,段無涯不僅突破了,而且還達到了鍛體三重巔峰,如果不是段無涯身上傳出的龍吟虎嘯之聲,段海天一定會認為有人在暗中幫助段無涯。

    “該結束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于我和我的父親,上個月還差點將我打死。現在你們又一次的找我麻煩,要不是我有些實力,今日恐怕難以走出這里,段無涯,你說我到底要不要殺你!”段無涯一步步走向段海天,眼神中透露出瘋狂的殺意。殺人者,人必殺之,辱人者,人恒辱之。對于想要殺自己的人,段無涯要以牙還牙。

    “段無涯,你不能殺我,我是段家的人!”段海天現在心中恐懼道了頂點,看著臉上滿是殺意的段無涯,段海天感覺,來的不是人,而是一個魔鬼。

    “段家人很了不起嗎?你們壞事做盡,喪盡天良,今天我要替天行道!”段無涯看著恐懼的段海天,心頭閃過一種快意。難道這就是小說中踩人的感覺?

    “不不,我們是一家人,咱們還是兄弟,你不能殺我!”段海天有一種想要暈厥過去的感覺,但是他不敢,他怕暈厥過去就會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該結束了。”段無涯心底很悲哀,兄弟這個陌生的詞匯,如今只會侮辱了他。

    段無涯身上龍吟虎嘯,響徹云霄,拳頭上紅光閃閃,一拳向段海天的腦袋砸去。

    “完了,我要死了!”段海天腦海中一片空白,甚至忘記了他有鍛體三重,忘記了反抗,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懵了。段英的下場讓他產生了恐懼,失去了理智。段海天下身,忽然傳來一陣強烈的騷臭味。

    “死吧!”段無涯的拳頭狠狠地砸去。

    “住手!”

    場中忽然傳來一陣強烈的天地靈氣波動,伴隨著一聲怒吼,旁邊的樹木甚至一陣顫抖,樹葉嘩嘩作響。

    “噗!”段無涯的攻擊,硬生生的被迫停了下來,臉上潮紅,一口鮮血噴出,來人顯然只是針對他的。

    “凝元境!”段無涯心中一驚,轉頭看向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人,正疾步向這里走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