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稱西門老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葉天明渾然不知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動靜,此時他正心疼的看著書包里被打碎的燒瓶,一股透明的酸性液體浸透了他的書包,染濕了他的雙手。

    那是瓶提取酒精用的醋酸,事實上他心疼的不是醋酸,而是被打碎的燒瓶。那是一套昂貴的實驗器材,是美國圣地亞哥公司生產的。原本這套實驗儀器是用來生產金坷垃濃縮液的,但是那天宿舍老六過生日,宿舍五個人一合計,老二老三聯手黑了圣地亞哥公司的系統,讓那里的管理人員把這套試驗裝置寄了過來……快遞費老鼻子貴了,花了他一千,他是心疼自己那一千塊錢說碎就碎。

    被打倒在地的那個美男子也“哎呦哎呦”捂著鼻子坐了起來,看到葉天明蹲在地上在那個烏漆墨黑的書包里翻騰著找什么東西的樣子,還以為葉天明又要拿出東西揍他,不禁緊張起來:“嘿,那邊那哥們兒,這里嚴禁打架斗毆!”

    葉天明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如喪考妣,沒聽清美男子的話:“啥,你說啥子?”

    美男子正要回答他,突然大廳高處的喇叭發出呼呼的風聲,接著便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收廢品,舊家電……”

    這熟悉的廣告還沒播完,便聽到一個女人“去你大爺”的怒罵,以及什么東西被踹倒的聲音。緊接著廣告被關閉,有人在話筒上“呼呼”兩聲,喇叭響起令葉天明熟悉的女聲——

    “歡迎各位精英百忙之中來參加這場面試,那個,廢話不多說,接下來工作人員會將紙簽發放到大家手里,抽到紅簽的人便可以進入正式面試環節,抽到紫簽的可以滾蛋了!”

    那個聲音葉天明很熟悉,就是打電話給他的那個女人。

    看來他來的地方沒錯……沒錯個屁啊,不是國企面試么,怎么搞的跟一個邪教組織秘密聚會似的?

    葉天明一臉茫然的看著周圍已經不再張目對日的眾人,此時這些人全都一臉狂熱的看著紅色大門門口的那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屎黃色的大紙盒子,坐在桌前的那個嚴肅的西服男站起來,捧著大紙盒子向眾人走去。

    在大紙盒子上方有一個洞,恰好能伸進一只手。每個人在盒子路過他們面前時都伸手進去抓出一張卡紙,有人拿出的是紅色的卡紙,有人抓出的是紫色的卡紙。

    抽到紅色的人欣喜若狂,抽到紫色的人如喪考妣。

    “哥們兒,這是在干什么?”葉天明向美男子湊過去,問道。

    美男子對他那手上的黑色背包心有余悸,挪開一步回答道:“剛才大人不是說了么,抽簽,抽到紅色的就可以留下面試,紫色的就要滾蛋。”

    “國企面試也看運氣?”葉天明驚訝道。

    他知道有些公司挑簡歷的時候會隨機丟掉一些簡歷,美其名曰“不要運氣不好的人”。可這是國企啊,怎么也搞這一套?

    美男子還要說什么,那個捧著大箱子的人已經走到他們眼前了,于是美男子閉口,將手伸進箱子里,掏出一張卡紙一看,是紅色的。

    于是美男子臉上也出現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到了葉天明這邊,那個拿著紙箱子的西裝男皺起鼻子:“哪來的這么大股醋味?”

    葉天明沒理他,學著前邊的人把手伸進了箱子,然后,抽出了一張紅色的紙。

    看來他運氣還是不錯的,葉天明想,不過這紙看起來……怎么那么像石蕊試紙?

    他把紙放在眼前仔細觀察了一番,這可不就是石蕊試紙么,還是那種極度敏感的高級石蕊試紙。他的手上剛沾過醋酸,難怪能讓試紙顯紅色。

    媽的,難道這所謂的面試是測試誰手上分泌的汗呈酸性?

    旁邊的美男子湊過來看到葉天明手上的比他鮮艷的多的紅卡片,驚訝道:“這位道兄,沒想到你法力如此深厚,真是人不可貌相,在下佩服佩服!”

    “啥?”葉天明沒聽清,在剛才抽完了卡片后,大廳里就亂哄哄的,起哄的人幾乎都是剛才抽到紫卡片的人。

    “這不公平,我修煉至今已有六載,為何還會抽到紫卡?”

    “我也是,我都修煉了十一年了,怎么還不如這個修煉三年的小丫頭?”

    “不公平,這里面一定有暗箱操作,我等不服!”

    大廳里太亂了,葉天明只聽到這么幾句,一時沒反應過來,什么修煉,要修煉什么?

    這個時候大喇叭再次響起女人的聲音:“你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也配老娘給你們暗箱操作?天賦不如人就算你練一百年也沒用!我在這里再說最后一遍,抽到紅卡的留下,抽到紫卡的立刻給我滾!”

    這句話一出,大廳里抽到紫卡的人都閉嘴了,悻悻地跟著一個西裝男向大廳角落的一扇小門那里走去。

    葉天明使勁揉了揉眼睛,他可以肯定剛才自己打量大廳的時候,還是沒有那扇小門的。

    “剩下的人,開始正式考核!”喇叭喊道。

    朱紅色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大廳里此時還剩下一百來號人,這一百來號人在大門打開的那一刻,臉上重新恢復了如喪考妣的表情。人群向朱紅大門打開的黑暗中走去。

    葉天明看著陸續走進黑暗的人,想要拉住一個人問一下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一個人都不認識。唯一說過一句話的那個美男子早就溜到了人群前面,進入了大門里。

    大廳很快便空無一人,葉天明看著空曠的大廳有些尷尬,就連工作人員也已經進入暗紅色那朱紅大門打開的黑暗中。

    不知為何,此時的葉天明忽然想起高中思想政治課本上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人民群眾的眼光永遠是正確的,人民群眾才是歷史的潮流所向,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葉天明覺得自己有必要順應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一次。

    他走到紅色大門前,看著紅色大門雖然打開,但是門內卻看不到任何景象,只有無盡的黑暗。葉天明硬著頭皮,勇敢地踏出了第一步。

    然后下一步他就來到了一處烈日暴曬下的沙漠里。

    葉天明再次懵住了,抬頭看看天空的艷陽,四處看看無邊的沙子,低頭看看陽光下的倒影……

    “唉,那邊那個,把背包放下,不準帶背包進場!”工作人員的聲音將葉天明從懵逼中喚醒,葉天明回頭看向自己身后的那兩個一臉肅穆的西裝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廢話,就剩你一個沒進場了,不說你說誰?”西裝男粗魯的將葉天明肩上的背包擼下來,把橙汁飲料塞到葉天明的手里,一推他:“趕緊滴,走到沙漠的對面你就可以參加下一輪面試了。”

    看著那仿佛一望無際的中午十二點的沙漠,葉天明吞了口口水。回頭問西裝男:“你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你當我閑的啊!”西裝男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說,“你來的時候沒問你家的長輩還是咋地?我的時間全都浪費在你們這些新人身上了,不懂就去走一遍,走完就懂了!”

    他說完,忽然雙指如同風車般轉動,兩手不斷變化手印,就好像火影忍者結印那樣。葉天明吃驚的瞪大眼睛,看著西裝男的手速,他突然覺得西裝男不去參加“宅男花式擼管大賽”實在太可惜了。

    隨后“嘭”的一聲,一陣白煙飄起,西裝男連同桌子消失在原地不見。

    葉天明頗有些見怪不怪,他隱約覺得自己參加的這場國企面試似乎沒那么簡單。

    沙漠中,葉天明邊走邊思索自己這不到一個小時內的所見所聞,可是就算是他的智商早就達到了250,他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是他的幻覺嗎?

    可是他怎么隱約看到愛因斯坦的棺材蓋抖動得很厲害?

    十二點的太陽高照,葉天明回想起自己坐出租車來到九眼橋時已經是傍晚五點十分,也不知道這里的太陽是啥子情況……事實上這里的太陽雖然高掛,但是葉天明卻一點兒都不覺得熱,反而有點兒發涼的感覺。

    就在這時,葉天明的身后傳來一聲呼喊:“道兄,前面那位用書包扇我一耳光的道兄等一下!”

    葉天明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正是那個面若潘安卻被他打臉的美男子。

    美男子此時已經松開領帶,西裝也脫下來了,臉上的汗如同水般流淌,像是剛蒸過桑拿。

    美男子三步并作兩步追上來,看到葉天明一點兒也沒有熱的跡象后,不禁又是肅然起敬,抱拳道:“沒想到道兄的法力竟然深厚至如此地步,竟連這幻象也奈何不得道兄,在下失敬失敬!”

    “過獎過獎!”雖然不明白美男子話里的意思,但見美男子這么文縐縐的說話,葉天明竟不自覺也同樣文縐縐的回禮。

    “對了,還不知道兄名諱,居于何處仙家洞府,或許你我長輩互相識得也說不定。”

    葉天明對美男子的話過濾性忽略了他聽不懂的話,只是告訴美男子:“我叫葉天明,你呢?”

    美男子一拱手:“是在下唐突了,竟不向道兄報上名諱。在下復姓西門,雙名老王,人稱西門老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54696_4_12-m
黃金漁村
作者 全金屬彈殼
  在大城市打工多年的敖沐陽回到養育他的家鄉小漁村,歸途中遇襲落海,揭開了一段草魚跳龍門的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