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條內褲引發的血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BOSS阿三臆想中的大爆沒有出現,唯一有值得安慰的,是一張不知道能挖出什么來的藏寶圖,可惜要到五級才能使用。

    “你叫什么名字?”三藏收起藏寶圖,對站在身邊的二楞匪徒問道,二楞匪徒的名字只是自己心血來潮的惡搞,現在一起配合干掉了一個小BOSS,也算有了點戰友情誼,還是決定問問他的原名。

    “俺叫張狗子。”二楞匪徒摸摸腦袋,神情尷尬,想來也是知道自己這名字不好。

    “……”三藏無語,這名字好像和二楞匪徒沒多大區別。

    “張狗子這名字不好,我給你想一個,嗯,以后你就叫印度阿三吧!”三藏取名字不在行,但瞎掰能力還是有,隨口就給二楞匪徒改了個有名的名字。

    “印度阿三!”二楞匪徒自己念叨一句,覺得這個名字確實比自己原名要好,很開心的對三藏感謝道:“謝謝大哥,以后俺就叫印度阿三。”

    “60銅錢和武器大刀,你收著,以后聰明點,不要認識一場,幾天就掛了。”三藏遵從之前的約定,把銅錢和大刀都給了印度阿三,出于好意,又告誡了一番。

    “對了,那賭神阿三是你們的小隊長,那是不是還有大隊長和其他更高職位?”三藏突然想到這個問題,轉身看向印度阿三問道。

    “有的,不過俺也只是聽說過,沒有見過。”印度阿三老實回答。

    “嗯,這樣的話,他們短時間內肯定不會過來,這寨子你就接收了,自己做新的小隊長,山下那些你的兄弟,讓他們不要傻傻的去打劫,那不是打劫,那是找死,打劫要用腦子,知道不?想要活下去,仔細琢磨之前我和你說過的東西,好了,我走了。”

    三藏輕輕的來,輕輕的走,留下的,卻是一個后來讓無數玩家悲痛欲絕的印度阿三。

    殺了BOSS賭神阿三,三藏獲得經驗直接升了一級,現在的等級是二級,升級獲得的屬性點已經按之前的加點方案加了。

    “藏寶圖5級才可以使用,看來現在升級是第一要務了。”離開山上,三藏開始琢磨下一步的事情。

    下了山,重新進入官道,空著手的匪徒還是接連不斷的跳出來,雖然和印度阿三有點交情,但要升級的三藏對這些匪徒下手卻還是毫不手軟,都是亂棍打死。

    二級升三級,需要三百點經驗,三藏到官道邊找匪徒殺,花了將近二小時,恭喜升級的提示,才終于再一次在耳邊響起。

    等級提升,加好屬性點,三藏回到官道,繼續朝登封城趕去。

    雖然中間有段時間沒有沿官道直走,但走了這么久,登封城也到了眼前。

    游戲開放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上午。經過這一上午的時間,大部分玩家也到了5級出了新手村。

    出了新手村,可以選擇一個城市為落腳點,登封城作為距離少林最近的城市,想加入少林的都會選擇這個城市,所以現在的登封城玩家不少。

    登封城內玩家雖多,但出城的卻很少,大部分玩家都在城內熟悉環境找任務,想找快速升級的辦法。

    加入門派,最低等級要求是10級,5級到10級,雖是游戲最初的等級,卻也不是那么好升的。如果沒有任務,就只能刷經驗NPC了。

    游戲NPC分兩種,一種是經驗NPC,智力不高,臺詞統一,活動受系統限制,主要作用就是貢獻經驗,極小概率在特定因素影響下會晉級為自由NPC。

    另一種NPC就是自由NPC,武緣世界里的自由NPC是完全擁有自主意識的NPC,這些自由NPC完全可以自主自己的事情,入門派,學武學,戰江湖,都可以。

    三藏現在的身份,就是自由NPC。

    自由NPC和玩家組成江湖的互動群體,玩家受系統的照顧多一些,自由NPC受江湖自身的保護多一些。

    自由NPC受現有江湖的保護,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江湖有江湖的準則,不是你想怎么來就怎么來,亂來的后果很嚴重。

    玩家可以到自由NPC這里接任務,大部分任務都有系統給予的的明確內容、指示和獎勵,NPC無法在任務發出后做出任何的更改,更不能違約。而自由NPC之間任務往來會受很多限制,也沒有系統保護,很多東西必須自己去挖掘,得失也完全靠自己。

    “不知道這些玩家是哪個年代的人,游戲和我那時候的小說描述的一樣,玩個游戲可以像生活在第二世界。可惜,現在身份根本無法和他們真誠交流。”想到就要見到玩家,三藏有些興奮,卻也有更多的擔憂,現在穿越成了游戲的自由NPC,雖然內心還是玩家的心,但身份不一樣了,在玩家眼里,NPC就是NPC,玩家只會想從NPC這里獲取利益,而很少有想和NPC誠心交流。

    如三藏擔憂的一樣,進入登封城內,自由NPC和少林弟子的身份就引來一堆玩家的搭訕,詢問任務。

    這種感覺讓三藏很不舒服,說話的心都沒有了,直接拒絕一切搭訕。

    好在此時的三藏聲名不顯,看上去就是個簡簡單單的少林小和尚,出聲表示了沒有任務,也沒多少玩家一直糾纏,大家都忙著找任務,不會一直花費時間在一個看不到希望的NPC身上。

    來到登封城,三藏現在也沒有具體的行動計劃。

    要展示自己風采,吸收實力弟子入門,這不是簡單的事情,沒有實力沒有財力,玩家是不屑于理睬你的,弄虛作假,在大數據交流的情況下,只會造成反效果。

    而且,弄虛作假也是需要實力的,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江湖路,江湖事,江湖客棧有故事。既然還不知道做什么,那就去客棧聽聽故事吧。

    紅花春雨杏花樓,杏花樓里杏花酒。

    杏花樓是登封縣有名的酒樓,坐落在登封城最繁華的街道上。杏花酒是杏花樓的招牌,是在整個江湖里都有名的酒。自然,名酒就有名酒的價格,現在的三藏,能喝也喝不起。

    “小師傅,用餐里面請。”

    三藏走進杏花樓,小二就迎了過來。

    登封是少林的地界,受著少林的保護,少林弟子在這里都能得到貴賓的待遇,三藏這種初出江湖完全沒有聲明的少林弟子也不例外。

    “給我上兩個饅頭,一碗水。”三藏找了個位置坐下,對著跟上來的小二說道。

    “好勒。小師傅稍等。”小二說完,轉身忙去。

    這種酒樓小二也屬于自由NPC,做酒樓小二就是他的工作,他完全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親人,他今天在這做小二,明天就可能到少林做和尚。

    游戲開放已經有半天多時間了,作為登封城最繁華街道里的標志性酒樓,現在的杏花樓熱鬧非常,玩家進進出出,NPC高談闊論。

    三藏找了個位置坐下,各種對話也隨之傳進耳朵。

    “杏花酒,好酒!好酒!”

    “好酒是好酒,就是太貴,我們五個人的錢加起來才夠一杯,一人只有一小口。”

    “好酒再貴也值。走,打錢去,下次來喝個夠。”

    這是五個酒鬼玩家。

    “哇,這包子好真實,捏起來,軟軟的軟軟的……”這是一個變態玩家。

    “姐姐,我還想吃清蒸醋魚。”

    “小諾兒,我們打的錢已經吃光了,沒錢了。”

    “是嗎?姐姐,什么時候開放充值,我要充好多好多錢,吃好多好多魚。”這是一對白富美姐妹。

    “小二,來一百個饅頭。”這是實干型玩家。

    ……

    有玩家的對話,自然也有NPC的對話。

    “玩家好多,我們那些沒精力做或者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交給他們了。”

    “是啊!王嬸那走丟了一個星期的甲魚,花50銅錢發布任務,都被玩家找到了。”

    “這有什么。虎子媳婦前幾天不是丟了條內褲嗎?虎子發布了找內褲的任務,玩家還真的在老王家里找到了。現在虎子正準備發第二個任務,找玩家去教訓老王。”

    “老王這么變態嗎?以前怎么沒看出來,那老王現在呢,就等著挨揍?”

    “怎么可能。那老王就不是個省油的燈,這種事情丟了臉,不僅沒跑路,還放出話來,要花光家底發布任務,去把虎子媳婦搶過來。”

    “這事情衙門捕快沒管?”

    “管?怎么管?沒發生的時候沒法管,真發生了,那就是系統認定的任務,誰也管不了。”

    “這種任務,要系統確定下來,代價很大啊!”

    “是啊。代價大,玩家收益就高,不知道多少玩家搶著做。”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幾個玩家的事情了,最后很可能發展成幾百人的大亂斗了。”

    “是啊,這算不算是‘一條內褲引發的血案?’”

    “哈哈,管他什么原因引發的血案,我們看戲就好。”

    “哈哈,是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918439_12_281-m
最後一個契約者
作者 夜南聽風
  【動漫無限流】   因為一次意外,夢魘空間失去了對現實世界的掌控,失去了召集契約者的能力...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