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昏睡中的我,像是回到遙遠的過去。

    同樣是躺在床上。

    “阿爺,妹妹怎么還不醒來呀?”

    一個清脆的童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這是我那個戀妹情結的小哥哥的聲音,還在昏睡中的我在聽到他那瓜噪的聲音其實就醒了,但我卻無力張開眼來,我的身體很虛,平常只知道睡覺,很少能醒來。

    我的耳邊再次響起小哥哥的聲音:“阿爺,你說妹妹都睡了好久了,她到底什么時候能醒來呀?”

    一個和藹而慈祥的聲音響起,“只要你多陪她說說話,她會醒來的。”

    這聲音蒼老而純厚,許是被小孩吵得不耐煩了,才抽空回答了一聲。我聽到他“叭噠吧噠”地在吸著旱煙,他正是撿我回來的老者。

    為什么我會記得這聲音,還能清楚知道這一家人的情況,我也說不清。我雖然時睡時醒的,但從他們在我身邊說的話可以判斷這家人都是很熱心的人。

    這家的男主人是個老實的農夫,女主人則是個熱心的婦人,現在他們成了我的便宜父母,而撿我回來的老人則是爺爺。當然還有個很瓜噪的小男孩,他沒事的時候總是會來我的床前,不斷地跟我說話。吵得我有時都無法安睡,直到老人不耐煩地趕他出去。

    但也拜他所賜,我不只了解了這家人的情況,還了解這個村子的一些事情。當然,這也只是通過小男孩的角度而言的。

    這個村子叫葛家村,村子里只有百來戶人家,是個深在山坳里的小山村。很少有人能到外界去,他們只會過著自足自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這家的老爺子是個外來戶,姓花,幾十年前逃荒來到葛家村,在這里安家落了戶,他是村子里唯一能給人看點小病,有時也會替人做個法事的人,消病解災的。他們叫這種人“神漢”,他算是個有本事的人。

    我待在他們家也有大半年了,只是這大半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很不好,時常病重。花老爺子會熬制給很難喝的苦藥來給我調養身體,但我睜眼的時間卻越來越短。

    小男孩的大名叫葛成義,他們都叫他小義,雖然我清醒的時間很少,但每次都看到他陪在我的床頭。別的小孩出去玩的時間,他都陪在病床上的我。

    我的病一直是老爺子心頭的大石,他每日都會坐在床頭“吧噠吧噠”地抽著旱煙,眉頭緊鎖,面沉似水,就連很會鬧騰的小義都不敢輕易去打攪他。

    有一天,小義的驚叫再次吵醒了熟睡中的我。

    “阿爺,不好了,妹妹的額頭怎么會這么燙啊,她會不會又是發燒了?”小義的聲音里充滿擔憂。

    他的小手放在我的額前,冰涼冰涼的,讓我感覺很舒服,也讓我昏昏沉沉的腦子有了一絲清明。但他的小手很快就拿開了,緊接著便有一只粗糙的大手腹在了我的額上。

    “是發燒了,而且還燒得很嚴重!”老爺子的聲音傳了出來。

    其實,我發燒很常見,我都不知道自己燒過多少回了。但這次,似乎很厲害,連我自己都感覺身體像個火爐般在燃燒。

    “那怎么辦呀,阿爺,你快想辦法救救妹妹,不然她會燒壞腦子的。”

    小哥哥許是跟在老爺子身邊久了,也知道發燒會燒壞腦子。

    “你先去打點涼水來,給她擦拭身體降降溫!”老爺子吩咐道。

    小義答應了一聲,便跑了出去,很快他就回來了,還帶回來這家的女主人,我那個便宜母親。

    母親給我張羅著擦拭身體,她是個沉默寡言的農村婦女,她有些畏懼老爺子,在老爺子面前更是不吭聲。

    但她的手很溫暖,慣于勞作的手顯得很粗糙卻帶著絲絲暖意,讓我渾濁的腦子得到一絲絲清明,也讓我感受到一股無言的母愛。

    很快,她就將我全身上下都擦拭了一遍,之后便留下還在床頭抽著旱煙的老爺子,帶著很不情愿離開的阿澤出去了。

    許是我睡得太久了,又剛剛被折騰了一番,身上溫度也降了許多,讓我稍微好受了一些。我能聽到老爺子那沉重的呼吸聲以及無言的嘆氣聲,我不知道他在煩惱什么,雖然是發燒,但這不是挺平常的嘛,連我自己都不擔心。

    只是我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將我這樣奄奄一息的孩子帶回家來,還為我這樣煩惱著。不過,我知道,沒人是天生該為你做啥的,人要懂得感恩及圖報。

    許久過后,他起身走到了我的床頭,長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丫頭,你身體里的陰氣太重,再不克制,你怕是會被陰氣暴體而亡,也罷,既然是我抱你回來,就得為你負責。”

    我朦朧間聽到老爺子這一席話,眨巴著大眼看著他那蒼老的面容帶著一絲絕決,像是終于下定了決心。那時的我并不知道老爺子所謂的負責是以自己十年陽壽為代價,向天借命來為我續命。

    那天深夜,我只覺得額前一片火燙,張開睡眼看到老爺子正拿著一張明晃晃的燃燒著火焰的符紙在我的額前晃蕩。嘴里還喃喃有詞,似是在舉行某種儀式。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老爺子這是在用聚陽符來為我驅散身體內的陰氣。

    之后又用自己的壽命來為我換取陽壽,但這種以命換命的方式很不公平,不是說你拿幾年的陽壽就能換到幾年來的,而是以十換一,也就是十年換一年。

    而且不是什么人都能來換的,要么是至親之人,要么就是有術法之人。

    我是撿來的,顯然不可能有什么至親之人在身邊,所以老爺子選擇了后者。他是術士是不錯,但他已是花甲之年,能拿出十年壽命來為我續命自己的也所剩不多了,如此重的親恩,真真是一世最難報的因果,所以百善孝為先,負了雙親,是為大惡。

    我被火苗燒得開始“哇哇”大哭,但是,我的哭聲就如蚊子般,并沒有發出太大的動靜。

    這時的我早已奄奄一息,只剩下一絲微弱的氣息,哪里還有力氣哭喊。不過,那道符紙的火讓我本能地感到害怕,不住地揮舞著小手,試圖做出反抗。這也是因為我體內聚集的陰氣在反抗陽火的侵襲。

    聚陽符是什么東西,我在后來才知道,這東西乃是采集陽歷陽時的烈日之火而得,是極為高階的符祿。

    而老爺子之所以會有這種高階符祿也是因為他是道醫的后人。所謂道醫學是道教在以醫傳教的宗教活動和追求長生成仙的修煉過程中,通過對生命、健康和疾病的認識和體悟,形成的一套具有宗教色彩或民俗文化性質的心身醫學體系。

    道教醫學包括服食、外丹、內丹、導引以及帶有巫醫色彩的仙丹靈藥和符咒等,與中國的傳統醫學既有聯系又有區別,其醫學和藥物學的精華,為中國醫藥學的組成部分。

    道醫可以說是一種很古老的傳承,它的門派沒有太大的講究,只是在民間師徒之間口口相傳。當然,這些都是我長大后,老爺子告訴我的。

    事實上老爺子也只是懂得些皮毛,而這張聚陽符則是他師父留給他少數貴重的東西之一。

    老爺子很快就將符紙燒燼,將符灰灑進了一個大碗里,又將符水小心地灌進了我的嘴里。我雖然害怕,卻沒有任何力量去反抗,很快就喝光了那一大碗的符水,小肚子跟著就漲了起來。

    朦朦朧朧間,我又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次醒來還是被小義那稚嫩的童音吵醒。之后,我的身體也慢慢地好轉起來。只是當我看到老爺子的樣子時,明顯覺得他蒼老了許多。

    饒是這樣,他也只是給我換取了一年的壽命,自此,他便想盡辦法來為我續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24721_82_829-m
重生媳婦太彪悍!
作者 安小龜
  一覺醒來,周遭環境大變樣。一家六口人都擠在一間風吹就要倒的茅草房內。三個哥哥面黃肌瘦,父親... (馬上閱讀)
Sys_84_841-m
重生做只妖
作者 咸魚蘇
  知白君有心魔。   正所謂: 相思枯萎,執念成灰,從此每個像你的人都是仇敵,天涯海角,仇深... (馬上閱讀)
1330991_4_74-m
我就是妖怪
作者 張小花
  我是一個妖怪,我是一個可以讓時間停止的妖怪,我是一個可以讓時間停止甚至倒退的妖怪。   這... (馬上閱讀)
Sys_87_30100-m
秦時明月之相逢時雨
作者 小雨落落
  穿越到秦朝,這里卻充滿了超自然的詭異力量。邂逅謀圣張良,腹黑暖男,陰差陽錯成為了他名義上的... (馬上閱讀)
2227313_84_846-m
魔法養成攻略
作者 凌舞水袖
  一個人帶著遊戲系統穿越到異世界。閒來無事,養養貓,逗逗狗,順便養成某個小王子。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