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時光如水,偶起波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鄉村的日子平靜而安寧,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平平淡淡,安詳隨和。

    在平淡的日子里,柳往東夫婦依舊忙于農活,柳棲鳳照舊去上學,柳子歸還是一個人在家與草蟲鳥獸為伴,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不過相對過去而言,他似乎更愛睡覺了。

    鄉村的空氣是清新的,瓦藍瓦藍的天空下,幾朵白云悠悠的飄蕩,這樣的好天氣,柳子歸通常會在山崗的草叢里抓螞蚱的,但現在出現了列外,他躺在草叢里睡覺,而且還做著夢。

    夢依舊是那個奇怪的夢,奇怪的屋子,奇怪的感覺,次數多了,柳子歸也就習慣了,坐在那把椅子上,他的耳邊就會有一陣低低聲語,似泣似訴,虛無而又飄渺,時遠時近,仿佛在天邊,又好像在耳邊,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太陽不知不覺已經西斜,褪去了熾熱的光芒,橘黃色的光芒逐漸拉長了樹的影子,卻縮短了時光。

    今天是周五,柳棲鳳下午只有兩節課,比平常的日子要回來早一點。

    柳棲鳳穿著花布衣服,扎著兩個辮子,順著兩肩自然垂下,背著余向南用舊衣服該做的書包,蹦蹦跳跳的來到柳子歸面前,蹲下身子,拿起肩上的長發調皮的挑逗著柳子歸的鼻子。

    “哈切。“

    柳子歸打了噴嚏,然后醒了,看見蹲在一旁的姐姐,高興的坐了起來。

    ”姐,你回來啦。“

    ”對呀,今天是星期五,所以放學回來早一點,你怎么在這里睡覺啊。“

    柳子歸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雜草,道:”這個地方,可以曬到太陽。“

    柳棲鳳拍了拍柳子歸的腦袋道:”傻小子,夏天還這么熱,你還傻乎乎的曬太陽,趕緊的回家一起做飯。”

    柳子歸哦了一聲,跟著姐姐回家了。

    九幾年的鄉下是沒有自來水的,想要吃水用水,必須用古老的方法---拿用木頭做的圓桶去井里提水。

    水井離柳子歸家并不遙遠,但卻要拐一個彎,繞過一個山嘴尖,再往前走上幾百米,就到了。

    在水井的上方有一顆枝繁葉茂的櫆樹,山間的泉水緩緩流過樹根,匯聚到樹下的水潭中,泉水清澈歡快,小姐弟兩抬著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木水桶,一瓢一瓢的往水桶里舀,一瓢水雖然不多但是對不大的孩子來說還是很重的,半桶水之后,姐弟兩已經大汗淋淋。

    姐弟兩抬著半桶水搖搖晃晃的往回走,夕陽下山的速度總比想象中的要快,閉眼再睜開眼睛卻發現已經看不見太陽了,天色昏暗,陰氣下沉,氣溫下降。

    姐弟兩來到山彎處歇息一會兒,半桶水的重量對于兩個孩子來說還是一個比較沉重的負擔,必須走一段路就要休息一會兒。

    柳子歸走在前面,回頭看姐姐,也能看到姐姐身后的那顆巨大櫆樹,陰暗的樹下居然有一個黑色的人影。

    黑色的人影懸浮在半空之中,下無著力立錐之地,上無著力之點,輕盈而又飄渺,詭異到極點,但這種能夠拜托地球引力自由飛翔的肆意姿態正是小孩子所向往,于是柳子歸興奮的大喊道:“姐,你看那,那個會飛耶!”

    柳棲鳳回過頭來,順著柳子歸指的方向看去,哎呀,三魂嚇掉了兩魂半,柳子歸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柳棲鳳知道那就是大人常說的鬼,頓時就嚇哭了。

    柳棲鳳哭了,柳子歸慌了,那只鬼卻笑了,雖然路有點遠,光線有點黑,但是柳子歸還是能夠感覺到那只鬼笑了。

    這時候,柳往東夫婦從地里回來了,余向南肩頭扛著鋤頭,柳往東手里拿著鐮刀,兩人聽到女兒的哭聲,連忙趕了過來,待他們靠近時,樹下的那道又消失了。

    “女兒,你怎么了?”余向南緊張的問道。

    柳棲鳳嚇的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個勁的哭,倒是柳子歸指著櫆樹說了話:“那里有一個人。”

    柳往東和余向南望去,櫆樹下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但是兩個人的臉色已經變了,久居深山的他們似乎已經知道了發生了什么。

    “走,我們回家。”

    天黑了,夜色降臨,十五瓦的白熾燈發出昏暗的光芒,勉強能夠看清屋內的東西。

    柳棲鳳躺在床上,臉色通紅,額頭上正敷著一塊濕毛巾,嘴里說著不清不楚的胡話,樣子難受極了。

    原本柳子歸看到那只鬼還有一些新奇,一些歡喜,但此刻看到姐姐被嚇的如此難受,心中也升起一團怒火,想要去揍那只鬼。

    “兒子啊,你今天不害怕嗎?”柳子歸坐在柳往東的懷里,柳往東坐在沙發上。

    柳子歸沒有說話,只是回頭看了一眼父親,然后搖了搖頭。

    “往東,不行啊,女兒燒的厲害,你趕快去找四叔吧。“余向南擔心說道。

    ”好,你在家照顧好兩個孩子,我很快回來。“柳往東放下柳子歸就走了。

    等待是漫長的,一刻鐘的時間,仿佛有一年那么漫長,就在狂躁不安中,柳往東帶著四叔回來了。

    柳四爺還是還是穿著舊舊的青色中山裝,手里拿著一個黑色的皮包,皮包里面裝著裁好的黃表紙,墨汁,大印。

    柳四爺很疼柳棲鳳,一進屋就走到床前,坐在床沿邊上,拉起柳棲鳳的右手,好起脈搏來,脈搏狂亂急促,時有時無,柳四爺皺起了眉頭。

    ”丫頭是被嚇到了。“柳四爺說道。

    余向南急忙道:”傍晚回來的時候,兩個孩子去水井那里取水,看到了齷蹉,嚇到了。“

    在鄉下,人們通常會把鬼叫做齷蹉。

    柳四爺問道:”大概是什么時候。“

    余向南道:”具體的時間不知道,反正太陽已經落山了,西邊只有一點點紅紅的亮光。“

    九十年初,手表還是一個稀罕之物,平常人是沒有手表的。

    柳四爺點了點頭道:”那就是酉時了。“

    柳四爺拿起他那個不知道跟隨他多少年的皮包,從里面拿出了紙筆墨,平攤紙于桌上,念起了敕水咒、敕筆咒,然后筆走銀蛇,配合咒語,畫起了符咒。

    柳四爺畫了兩張符咒,拿起了一張符咒對柳往東道:”你用七道大黃表紙,裹著著這道符向東南方向走七七四十九步,面前朝西北,燒了,然后喊著丫頭名字回來,記著,千萬不要回頭。“

    柳四爺用渾濁的眼睛看著柳往東慎重的提醒道:”進門之后,就拿一個碗,燒掉這一樣符,用清水攪拌,喂丫頭喝下去,記住了,所有的灰都要喝下去,不要留殘渣。“

    柳往東接過一道符,出了房門,準備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1-m
冒牌大英雄
作者 七十二編
  一個機械修理兵能做什麼,研究、改裝、奇思妙想?
  一個機甲戰士能做什麼,機甲戰...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