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201室的屋主安迪是女人,這個現實徹底戳穿樊勝美心中最后一個希望的泡沫。她平時每天上班先乘地鐵,再換公交的這一路便變得無趣起來。以往,她都是打扮得美美的,一路左顧右盼檢閱同行女人的忌妒與同行男人的發情。而今,她依然是2202室起得最早的人,她依然將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不過往耳朵塞上耳機,一路閉目養神大隱于市修身養性,爭取做一朵千年不敗的塑膠花。然而美女總歸是美女,即使她不睜眼檢閱,照樣有女人忌妒男人發情。

    2202室原本經常差不多時間起床,在洗手間門口撞車的邱瑩瑩與關雎爾,現在分了先后。邱瑩瑩開始有白主管順路與她一起擠地鐵上班,為此,她必須早起一步精心化妝,務必每天都是最美亮相。因為樊勝美告誡過她,BB霜用了半小時后顏色才會自然,要不然出門準是頂著個大白臉。等關雎爾起床,正好可以看到邱瑩瑩為表示賢惠而在新買電磁爐上煎雞蛋餅。一式兩份,另一份是給白主管的,并無關雎爾的份。然后,邱瑩瑩便拎著飯盒到路口等白主管,兩人湊一起甜甜蜜蜜地擠地鐵。既然有白主管助一臂之力,邱瑩瑩便退化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鉆勁,嬌滴滴地享受白主管的照顧了。地鐵再擠,也不過是讓邱瑩瑩與白主管貼得更近,邱瑩瑩總是希望這一路沒個盡頭。可是,走出站,兩人便必須分開,一前一后地趕去公司。因公司有嚴苛規定,同事之間不得談戀愛。每次分手,邱瑩瑩總是讓白主管先走,她在后面看著,總是覺得很心酸,仿佛幸福忽然逃離了。

    關雎爾幾乎每天睡眠不足,因此每天早上睡不醒。以往都是邱瑩瑩牽著她扒地鐵,過馬路,到公司門口忽然清醒。現在卻忽然苦盡甘來,安迪搬來2201便隔天開始上班。周一清早,關雎爾還半瞇著眼睛披掛職業裝,同在金融區上班的安迪敲門進來,問需不需要一起走。關雎爾以為是跟邱瑩瑩一樣鉆地鐵,那當然好,嘻嘻,她不用再強迫自己提前清醒了。于是,她睡眼蒙眬地跟著安迪走,一點不擔心兩人才結識兩天,安迪把她牽著賣了。進電梯,下地庫,坐上車,關雎爾卻突發異議,“咦,今天地鐵怎么有座位,好幸福哦。”

    安迪啞然失笑。她睡足六個小時,不需要鬧鐘就準時起床,沿記憶中的道路去公園跑步,回來先將兩片面包放入吐司爐,設定時間;接著將一杯牛奶放入微波爐,設定時間;最后將一只雞蛋打入電源連接定時器的煎鍋,設定時間。然后她進入洗手間盥洗。出來,一切就緒,已經不燙,正好享用。這一切,她用一個周日的時間設定了最佳路徑,絕不用走回頭路,絕對是最短線路。她的時間便是靠活學活用運籌學而利用率極高。因此,她出門時候早已神清氣爽,正好與小迷糊關雎爾形成絕佳對比。

    關雎爾沒留意車的外形,等被安迪笑醒,她才感覺車椅不寬大,她沒法像坐爸爸的車子那樣可以左右側身尋找最佳打盹兒角度,這車椅似乎裹著她,讓她只能維持一種坐姿。好吧,將就,關雎爾感覺自己似乎在與安迪說話,可她又睡過去了。邱瑩瑩從來就笑她即使地鐵里擠得只能一只腳著地也能睡得著。好在安迪第一次上路,需要對照心中背熟的這一段地圖認路,一路沒精力與關雎爾說話。

    然而,關雎爾一下車便照常清醒了。于是,她看清她乘坐的是一輛尖嘴猴腮的跑車,以及,號稱路盲的安迪竟然一絲不差地將她送到公司樓下。但不等她說什么,跑車就跑遠了。路過的同事紛紛向關雎爾投注意味深長的八卦眼光。而平時關心關雎爾,比關雎爾早兩年進公司的李朝生微笑著走過來招呼,“小關,男朋友嗎?”

    “是我鄰居,好心捎我一程。”可鬼使神差地,關雎爾想補上一句“是個女鄰居”,話到嘴邊,她忽然閉嘴了。她不禁想到樊勝美對邱瑩瑩的忠告,有關公司內部人員談戀愛的那一段。她以沉默保護自己。

    李朝生英俊的臉上的肌肉果然僵硬了。關雎爾并不后悔,生存!如果她邁不過一年實習期的大關,她前面就是邱瑩瑩和樊勝美這兩個榜樣。

    22樓最后一個出發上班的永遠是曲筱綃。沒錯,她爸爸懷著對寶貝女兒的內疚之心經深思熟慮之后,給了女兒最肥的一家分公司,連曲母都連聲說好。曲筱綃也以為很好,可她上班才兩天就很快意識到,這個分公司肥是真肥,而肥的原因則是業務龐雜,因此她這個生手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做一個傀儡,聽憑她爸安插的王副總一手經營。

    王副總倒是真的沒有架空太子女的意圖,每次開會或者決策,總是先給她看備忘錄,然后請她在會議室坐上座,每次大家發言之后,王副總也不會忘記問問她的意思,可是,曲筱綃完全說不出她的主張。她并非不會信口開河,她的口才好得很,只是她不敢說,她面對的個個都是商場打滾好幾年的職業老手。她怕一開口就露餡。

    曲筱綃在肥肉分公司里度過最郁悶的三天之后,周四,她毅然走進爸爸的辦公室。“爸爸,你指派給我的公司,換誰去做總經理都一樣,我在其中學不到東西。不如你借給我兩百萬,我打欠條給你,我專門做你剛接手的GI品牌國內代理這一塊。”

    曲父大驚,第一反應是給太太打電話,讓太太一起來解決問題。曲筱綃則是自顧自地道:“爸爸,兩百萬對你不算太大負擔。如果我做成了,最好。如果不成,欠條作廢,從此你看死我,我也從此拉到,做個安分守己的富二代。但無論成與不成,總好過裝模作樣做個傀儡混吃等死。”

    曲父聞此言更驚,都顧不得回復太太在電話里的詢問,怔怔看著女兒好一會兒,才道:“筱綃,你不用心急,做什么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學管理也是一樣。爸爸的意思是你跟王總先學著……”

    “不,爸,我需要有壓力。壓力之下,活學活用比什么都管用。”

    曲母等不到丈夫回復,只聽到電話里隱隱傳來的對話聲,等不及了,徑直闖進丈夫辦公室。曲父將情況介紹一下,曲母急了,這不是放棄到嘴的肥肉嗎?

    霸占家產這種事,就猶如打陣地戰,你可以以退為進,但決不可退得如此干凈。

    “筱綃,是不是怕了?退縮了?”

    “有爸媽撐腰,我怕什么怕,我只是想學做事,想自己創業,像你們當初一樣吃苦學本事。其實我也吃不了什么苦,我所要做到的不過是把公司的大事小事除了倒茶水掃廁所,全都親歷親為一遍,以后可以知道員工跟我說的這個難那個糾結究竟是不是真實。我現在是什么,開會他們說A計劃占用資金,我想這個資金并不大怎么會占用呢,回頭問王總才知道原來固定資產和周轉資金不是一回事。可究竟是怎樣的不是一回事,我又不懂了。你們想想,我就是那么草包一樣地坐會議室上座,有意思嗎?還不如一間辦公室一張辦公桌從頭做起,實打實。”

    兩夫妻面面相覷,曲父終于說了句:“有道理。”但曲母立即否定,“不!”

    曲筱綃耐心告罄,“才問你們借兩百萬,就這么黏黏糊糊,啊……”

    夫妻兩個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尖叫,不敢打斷,以免女兒更加暴躁。曲筱綃尖叫舒服了,滾進沙發深處安坐,“你們慢慢討論,反正我是再也不要當稻草人了。”

    曲母心里估計是很難扭轉女兒的心思了,可還是想作垂死掙扎。“筱綃,做公司的話,這么一不順心就尖叫是肯定不行的,尤其是獨立管事的……”

    “放心,我會忍著,回家對著你們尖叫。”

    曲父看老婆一眼,道:“行,爸爸支持你。不過有個小小的條件,這是有關GI的所有文件,你拿去看,一周之內給我一份書面可行性計劃,讓爸爸看看你能對GI代理理解到什么程度。”

    “行。那么,爸,我現在就從公司注冊開始做起。說話算數,要不我每天鉆你們耳邊尖叫。”

    曲父原本想施個緩兵之計,回頭跟老婆商量了之后,再定GI代理項目人員配備。如果商量著不行,也可以想出其他項目讓女兒可以順利進階,務必保證女兒出師順利,以免女兒真的失敗后撂下不干做米蟲。可他們的女兒也不是吃素的,他們的女兒根本就不給他們耍滑頭的機會。

    曲父故作爽快狀地答應了女兒。可看著女兒呼嘯而走,他與妻子愁眉相對,仿佛面對人生最艱難的一場賭局。兩百萬,他們輸得起,可難的是女兒肯做事的決心。尤其是曲母,她可是死了多少腦細胞才將女兒從花天酒地的留學生活中拽出來,為此寧愿忍痛默許丈夫為前妻兒子花錢。可萬一女兒受打擊真的從此退出江湖,她怕是永遠無法再騙女兒出山了。總不能便宜前妻的兒子做偌大產業的繼承人吧。

    兩人都承認,他們實在不看好從小混世魔王、不學無術的女兒真能干出什么事業來,尤其是單干。

    安迪連聽五天匯報,整得全公司負責人哀號一片,因該神人數字記憶與心算實在太好,報告作得不好,或者蓄意留個小手打個埋伏,當場就被揭底。而安迪對數據來源抽絲剝繭般的探究,更是讓匯報者虛汗如豆,其鎮壓效果真是比拍案斥罵還靈驗三分。由此他們才算明白,安迪在美國并非浪得虛名,而譚宗明將此美女安放大位,也并非照顧情婦。至周五,安迪心中總算是掌握了全局狀況,結束連續四天加班到深夜的工作日程,得以準時回家過周末。而負責人則都自覺留在辦公室,就匯報中揪出的問題查漏補缺。

    安迪回家,打開門看看雪洞似的房間,忍不住退出來敲2202的門。門應聲打開,里面只有一個樊勝美。

    “樊姐,沒出去?吃飯沒?一起去吃?介紹個吃牛排的好地方。”

    樊勝美笑道:“正準備修身養性一個月,你又來找我去那種紙醉金迷的地方。說實話,安迪,我收入不高,需求不少,吃一頓幾百塊的假神戶牛排會讓我喝西北風。我帶你見識中餐去吧,本市第三產業發達,八大菜系應有盡有。AA。”

    “好啊好啊,我經常去唐人街吃炒面咕咾肉打牙祭呢,這都回到大本營了,怎么能只惦記牛排。我去換件衣服。”

    “噯,開你的拉風跑車去嗎?”

    “遠嗎?地鐵不到嗎?”

    “對。”樊勝美心里冒出一串兒遠方的飯店,等安迪一走,她輕聲尖叫,“啊,紙醉金迷,老娘打跑的來了!”

    安迪洗把臉,換上黑T和深棕色肥腿褲,簡簡單單地來了。樊勝美卻正描眉畫鬢。但等樊勝美看清楚安迪的打扮,她遲疑了一下,挖出軍綠色的緊身T,下面配肥肥的真絲迷彩褲,足蹬看似粗獷的高跟鞋。一連串魔術師般的動作,看得安迪由衷贊嘆,怎么有人會有如此巧妙心思,硬是將陽剛的衣服穿出無窮婀娜。

    安迪心甘情愿做跟班。

    夜風徐徐,樊勝美當然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說什么都要將車窗洞開。安迪開了會兒就忍不住嘀咕了,“今晚拿大燈晃我車的特多,怎么回事。”

    “雙美同乘,男人腎上腺分泌激增了唄。”

    “有道理,你旁邊那輛福克斯已經跟了我三個紅燈。他們最終目的是什么?”

    樊勝美不禁一愣,這算什么問題,“他們當然想證明即使你車比他們好,可他們有技術,他們就是比你強。壓你一路之后,捕捉可乘之機,看能不能將你勾搭上。”

    “哈哈,樊姐你真不愧為資深HR,他們的小心思都逃不過你的法眼。都什么智商,窮現。”

    “是啊,腦袋空不要緊,關鍵是不要進水。喏,那個灰色車,里面四只進水腦袋恨不得都伸到我們車里。”

    “哈哈哈哈,樊姐我真佩服你死了。等下我有問題請教,總算找到合適的師傅了。”

    樊勝美聽來聽去,覺得這個智商絕頂的安迪不是在笑話她,可她總覺得有點兒心虛,不免謙虛了一下,“要不是看見這群發春的貓兒,我還真忘了世上還有荷爾蒙什么的俗事兒。你別佩服,我快羞愧死了,有事兒我們商量著辦。”

    安迪聽樊勝美說話,就忍不住地笑個不停,她想不到有人還能把中文攪和得如此通俗好玩。而樊勝美則是絞盡腦汁地想出一個門口有停車場的吃飯地兒,于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像女王一樣地登陸餐廳了。這地兒高貴,一點兒不比吃神戶牛排差,可是,這個錢樊勝美愿意花。

    果然,哇,這種感覺太好了。不是跟著男人來,而是兩個獨立的女人,樊勝美收獲到了無數截然不同的注目。于是樊勝美越發矜持。她當然不會點安迪說的什么炒面咕咾肉,她要找既對得起她的荷包,又對得起今夜的菜。她當然好生費盡思量。安迪將點菜全權委托出去,拿出手機上網。果然,在她混了好幾年的網站上,她看到下班時候發出的站內短信的回復。但等安迪抬頭,卻見一個男子微笑著站在樊勝美身邊。

    樊勝美熟絡地與那男子嬉笑幾句,最后說句“我等會兒去你們桌敬酒”,男子便微笑離去。安迪只是旁觀,這種場合她見得多了,不過她意外發現樊勝美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HR做得很漂亮。樊勝美則是等男子走遠,就笑道:“蹭你跑車的光,以前那老兄看不上我,現在一個勁兒旁敲側擊問我是不是跳槽了。”

    安迪笑笑:“跑車是問別人借的,我也是借光。大多數人缺乏獨立分析能力,總是需要外在的附加符號才能讓他們作出所謂的判斷。”

    “別人是指剛才給你手機短信的那位嗎?我看你笑得好開心。什么時候拉出來聚聚。”樊勝美本能地避開討論抽象的人性問題,而直奔八卦。

    “車是老譚的。手機上的是位網友,網名叫奇點,我們在一個科幻網站認識。我和奇點都不是活躍人物,但我留意到奇點只要一發言我就想笑,奇點這個人很幽默,于是我開始關注ta,整整默默關注一年多,期間并未搭話。”

    “我可不可以將此看作暗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感恩的心

1
感恩的心
發表時間 2016-06-09 20:55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06391_82_824-m
隱婚蜜愛:霍少,別放肆(原名《上將大人,約麼》)
作者 夏曉涼
    【已完結】隱婚兩年,傅箏從來不知道某人看似鐵血禁慾的外表下,竟然這麼無恥。   “... (馬上閱讀)
1314505_80_806-m
俊男坊
作者 末果
  上天的眷顧,塞給她七個八字不合的冤家。
  發誓老死不相往來,但是事事卻總牽扯在... (馬上閱讀)
1003806984_80_804-m
錦桐
作者 閑聽落花
  李桐重生了,也清醒了,原來,他從來沒愛過她惜過她……

  姜煥璋逆天而回... (馬上閱讀)
1346684_80_806-m
絕對良醫
作者 靄靄停雲
  剛畢業的醫科大學生,還沒踏入社會就先一腳踏入某朝某代……不是要創一番事業嗎?在哪兒創不行啊... (馬上閱讀)
2890909_80_804-m
春閨記事
作者 15端木景晨
  顧瑾之出生於中醫世家,嫁入豪門,風光無限又疲憊不堪地走完了她的一生。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