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也是神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做任何事情沒有計劃是不信的。

    更何況是造反這樣的大事。

    洪秋旭想出了三條可行的計劃。

    一是跟著劇情走,劇情中有好幾次殺康熙的好機會。但是在韋小寶收集齊四十二章經之前,康熙不能死。他是韋小寶的靠山,他一死,韋小寶的作用就沒了,完全廢了。

    在韋小寶集齊四十二章經后,解開大清龍脈之謎。如果康熙沒有察覺,就留著他,然后取出寶藏,在兩座專屬建筑的幫助下,肯定會有一個迅速的發展。到時候在聯合天下的反清人士,清廷可覆也。

    如果康熙察覺了,或者韋小寶告密了,就把兩個一起殺了。然后奪得寶藏,與清廷打一場消耗戰,最后的勝利一定是屬于自己的。

    二是不跟著劇情走。而是在積聚一定實力的情況下,先把江南這個大糧倉拿下。然后以戰養戰,與清廷打割據戰,這樣應該也可以贏。

    三是結合第一條策略和第二條策略。一邊跟著劇情走,可以掌握清廷的最新動態和得到后面的寶藏。而另一方面又自己想辦法賺錢,積攢實力,不管第一條策略描述的方向走向哪邊,都可以待戰爭打響的時候,占領江南。

    總的而言,肯定是第三條策略最全面,也最可行,同時也是更艱辛的一條道路。

    最終洪秋旭選擇了第三條。

    賭上宅男的稱號,此戰必勝。

    擺在洪秋旭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怎么才能說服洪安通將反清大業交給他的問題。還有可能就是現在洪安通根本就不想反清,只是想偏安一隅。

    沒事兒就搶槍過路的商船,就這樣得過且過下去。如果洪安通真有這樣的想法,洪安旭怎么也得給他糾正過來。

    洪秋旭平日也不出門,就待在屋里說說寫寫。因為他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可以展露野心的機會。

    這日,機會終于來了。

    “少爺,教主叫您去神龍大廳去參加神龍大會。”一個小丫鬟在洪秋旭面前畢恭畢敬地說道。

    洪秋旭派頭做得很足,不說話,矜持地點了點頭。

    ……

    “教主我覺得我們神龍教的地盤太小了,那些商船都知道了我們的活動范圍,根本不上鉤,我們現在每月的收入越來越少了。所以我建議向外擴張活動范圍。”青龍使許雪亭上前大聲說道。

    話音剛落,黃龍使就結果話茬。“教主,我覺得青龍使此話不妥。我們近年來的行動已經引起了清廷的警覺。我們要是再進行對外擴張,說不定清廷會狗急跳墻,派兵來圍剿我們。”

    這黃龍使這么慫,難怪后面會死。但是話糙理不糙,清廷現在確實已經注意到神龍教了。但只是當它是一個普通的犯罪團伙而已。并沒有將神龍教與造反謀逆聯系起來。

    “教主我認為應該向外擴張……”

    “教主不可,我認為……”

    話題一展開,大家就熱烈地議論起來。

    洪安通倒是很滿意地看著下面這群人亂哄哄地討論。畢竟上位者并不希望下面的人太團結,這樣不利于統治和管理。

    但是洪秋旭卻感覺像是一萬只蒼蠅在自己面前嗡嗡亂叫。

    實在忍無可忍,用力拍了下椅子的扶手,手都拍紅了,卻沒有在意。站起身來,年紀雖小,但在大家的眼里,他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發著冰冷凌厲的光芒,給人帶來無窮的壓迫感。就想面對洪安通一樣。

    用一中怒其不爭的語氣朗聲說道:“真是鼠目寸光,眼光還停留在一城一地的層面。你們什么事情都只想到了自己,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顧后的。做大事者當不惜身。”

    “當我們殘存于一個小小的神龍島上茍延殘喘的時候,外面還有多少人被清狗所奴役。他們都是我們的同胞,我們難道就不應該解救他們嗎?”

    洪秋旭抽空偷偷看了一下大家的表情,完全沒有震驚的樣子,更多是“他傻了嗎”這個意思。

    洪秋旭很不滿意,準備再加一把火才現出殺手锏。

    “望門投止思自成,忍死須臾待云南。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只要我們每一個人都行動起來,清廷覆滅只在旦夕之間。”

    很多人都被洪秋旭給怔住了,實在想不出一個小孩子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其中以洪安通最甚。

    洪秋旭是他看著長大的,身上有幾根毛,他都清清楚楚,突然聽到洪秋旭說出這樣的話,最震驚的就是他了。

    瞪大了眼睛望著洪秋旭詢問道:“旭兒,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洪秋旭唇角微微揚起的一抹笑,道:“爹,我很清楚。剛才那首詩是我在睡夢中一位仙人教給我的。他要我扛起反抗清廷的大旗,他還給了我兩個神器助我完成這個任務。如果爹你不相信,可以隨我出去一看便知。”

    這就是洪秋旭的殺手锏,這個時候的人都還比較迷信,只要洪秋旭當眾拿出這兩座建筑出來,這些人肯定要大呼神跡,然后馬上磕頭。這樣洪秋旭就可以借上天的名義接管神龍教,完成他的最強靠山任務。

    這就是洪秋旭為什么要等這么多天的原因,人越多就越震撼,真實性也越高。

    而且他并不怕有人會泄露出去,用神龍教來奪取清廷政權可以說是鹿鼎記中最有機會的組織了。因為其他的反清組織或多或少都有些奸細、叛徒。而神龍教卻有紅丸來控制教徒,只要一定時間不服解藥就必死無疑。

    可以說是鹿鼎記中結構最嚴密的組織了,對他的大業幫助很大。

    洪安通看著外面空曠的土地,一臉疑惑的望著洪秋旭。

    洪秋旭領會,上前說道:“父親,神器還在我的掌中。”說完還伸出去給他看。

    “旭兒,你莫要和為父開玩笑,這明明什么都沒有。”

    洪秋旭頓時把雙眼瞪得賊大一陣駭然,長大了嘴說道:“什么?爹你居然看不見,這么大的兩座房子的模型,你為什么看不見?”然后還將手攤開,拿給眾人看。

    其實是真的什么都沒有,只是洪秋旭為了增大自己的神秘和重要性故弄玄虛而已。

    “沒有,什么都沒有。少主,你是不是糊涂了?”

    “沒有啊!”

    “真的什么都沒有。”

    當然,確實什么都沒有。

    但是我說有就得有。

    然后試探地說道:“莫非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看見?”

    洪秋旭此話一出馬上就遭到了眾人的反駁。

    “不可能,這時間怎會有如此之事。”

    “看來少主病得不清,頭都已經糊涂了。”

    “哎!,可憐我的少主啊。”

    老子要不是想繼續裝下去,一人給你們一個耳光。居然敢說老子有病,你們跟老子等著。

    “那我把它們放大給你們看看怎么樣?”

    洪秋旭的話他們是再也不信了。

    “教主,還是將少主早些拉去醫治吧,說不定還有得救。”

    “是啊,教主,少主已經病入膏肓了。”

    洪秋旭看氣氛已經調動到位,也沒有繼續再被別人當傻叉的興致了。

    手掌一翻,兩個巴掌大的房子從掌心飛出。然后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漸漸變大,最后落在地上,形成兩座占地幾平方公里的房子。

    每個人都大吃一驚,嘴巴都合不攏了。

    突然有人反應過來,徑直跪下,大聲呼道:“神跡啊,我終于看見神跡了。”

    一個人領頭,接著一個又一個的人跪了下去,連洪安通也不例外。

    目前還站著的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這時洪安通見洪秋旭還大大咧咧地站著,趕緊拉他一把,示意他跪下。

    而洪秋旭卻反而將他拉了起來,說道:“爹,你不用跪。老神仙說我本是天上的星宿,因觸犯了天條,被罰下了人間,只要我完成覆滅清廷的任務,就可以再列仙班。”

    “而父親你完成這個任務后,只要再經歷幾次輪回也可以成為天兵天將,他日你我父子定可再敘天庭。”

    洪秋旭注意他周圍一雙雙赤紅的眼睛,顯然是嫉妒了。便又對著他們說道:“只要你們聽我的命令,配合我完成任務,我回去之后幫你們說說情,你們都可以飛升上來,長生不死。”

    眾人突然感覺身體輕起來;不但輕,又像漸漸化開來,有如一朵出岫的云。

    每個人的心中都涌出了一個想法,“這是夢嗎?我也能成為仙人了?”

    不知是誰先領會過來,也不用從地上起來了,轉過身,對著洪秋旭又開始磕頭。嘴中還喊著:“參加仙人,謝仙人成全。”

    恩,這人不錯,可以記下來,以后好好提拔提拔。

    其他人也不是笨蛋,發現自己的成仙夢想都掌握在洪秋旭手中,也是跟著拜了起來。

    “參加仙人,謝仙人成全。”

    大家也不覺得洪秋旭年紀小而尷尬。年紀再小,也是仙人。不服不行。

    洪安通在一旁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

    正在得意的洪秋旭當然沒有注意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496_2_30-m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