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多年以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縹緲山依舊還是終日被濃重的大霧所籠罩,小道童穿著灰色的道袍一點點的打掃著長長的隱入云海的青石板臺階,青鳴嘴里無意識的哼著多年前在人世間聽到的歌謠在舍生崖邊練劍。坐在云隱峰頂的中的老者一動不動參悟著世間的法則。

    身穿一身黑衣的樓鸞站在凌霄閣上,風吹過,衣訣紛飛仿佛隨時都會羽化。他看著面前在無極廣場上練劍的眾多白衣弟子,他想起了逝去多年的兄長和故友還有多年前的他自己。那個時候手執長劍在無極廣場上練劍的他心中只有滔天的恨意,復仇是支撐著他活下去的唯一念想。

    “師尊。”一個聲音清冷的聲音打斷了樓鸞的思緒。聲音的主人是個身著一身紅衣手提長刀的女子。

    “念卿,何事?”樓鸞開口,他的聲音清冷而縹緲。

    “師尊,念卿不愿離山,只想常伴師尊左右。”名叫念卿的女子咬著唇看著她眼前的樓鸞。師尊他真的不懂她的心意么?

    “念卿,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可知道這是為何?”樓鸞轉過頭看著念卿。

    “念卿知道。可是師尊她……”念卿的話沒說完樓鸞便抬手打斷了念卿的話示意換一個地方談話。

    “跟我來,這里不適合談論這個。”樓鸞說完轉身離去。

    念卿看著樓鸞離去的背影握緊了手終是跟了上去。

    穿過忘情殿,走過三生花海,終于樓鸞在一處桃花樹下停住了腳步。

    念卿看著樓鸞停下的那棵桃樹,那是師尊為她種下的那桃棵。

    “念念不忘,吾心慕卿。”說著這句話的樓鸞從樹上摘下了一枝桃花,閉著眼放在面前輕輕聞了聞。

    “師尊還是忘不了她么?”念卿看著面前閉著眼的樓鸞輕聲問出。她似乎已經知道了師尊的答案。

    “念卿,下山去吧,你本就不該在這清冷的山上。”樓鸞沒有直接回答念卿的話。

    “今日一別,今生恐難以再見。師尊再看我一眼可好。”念卿聲音有些哽咽。

    “見與不見又有什么區別?”

    “既然如此,那么念卿下山就是,還望師尊好生保重身體。”念卿轉身離開,紅色的衣裙在風中飛舞著。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樣,決絕。從今以后她會忘記這個陪伴她成長的男人。

    在念卿離開以后,樓鸞緩緩睜開眼。他的眼中有著無盡的懷念和愛戀。即便容貌相似,脾氣相似,可是念卿終究不是他記憶里的那個紅衣人。

    那個紅衣人早已經消失在了多年以前。

    穿著一身藍白色道袍的止風靠在桃花林出口的一棵樹上,看著握著刀從桃花林走出來一臉悲傷的念卿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然后開口:“師妹,你說你這又是何苦呢?你和解我是說那個人本來就不同。”

    “二師兄,師傅要我下山。”念卿的聲音里帶著哭腔。

    “正好啊,二師兄也下山,走二師兄帶你去長見識去。”止風說著不由念卿拒絕的就帶著念卿向山下走。“二師兄跟你說啊,山下的世界可好玩了,保證師妹你下了山就不想上山。”

    “所以二師兄前幾次受罰是因為在山下貪玩么。”念卿的聲音悶悶的傳來。

    “哎麻呀,這種事情不要說出來嘛,只可意會意會。”止風略帶家鄉話的口音和一副師妹你懂就好的表情讓念卿忍不住笑了出來。

    “二師兄,你真是個好人。”念卿看著止風開口,她知道眼前的止風是在安慰她。

    “你這小崽子,二師兄剛把你哄開心就給師兄發好人卡,詛咒師兄找不到情緣是不是,太討打了。”止風說著做出了一副夸張的要揍念卿的表情。

    “抱歉,師兄,你現在的樣子我覺得你這輩子都找不到情緣。”說完念卿提起裙子順著青石板的長梯向山下跑去。

    “站住,憋跑,就這么埋汰你二師兄,小崽子今兒就讓你瞅瞅二師兄的威嚴是不容侵犯的。”止風被念卿的話氣的忍不住說出了家鄉話。

    “先追上我再說吧,二師兄。”說著念卿對藍衣人做了個鬼臉然后繼續向山下跑去。

    “耶呵,我還今兒非得追上了。”說著止風拽了拽腰帶然后開始追著念卿跑。不多時,念卿聽到身后傳來重物落地和藍衣人的驚呼。“二師兄?”念卿停住腳步轉身試探著詢問了一下。

    沒有人回答她,但是過了不久念卿就見從山上滾下了一個藍色的身影,不多時候藍色的身影滾落到了念卿的面前,念卿想了想然后抬手掐了一個訣一個小型的結界出現。一身藍衣的止風最終在撞到結界的墻壁上而結束了滾動。此時他一身藍白色的道袍已經變成了藍灰色。

    “好疼疼疼。”止風揉著揉著腰站起身。

    “對不起,二師兄。又害得你從臺階上滾下來了。”念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她面前衣衫凌亂并且沾滿了灰塵的二師兄。

    “沒事啦,我已經習慣了。”止風露出了像陽光一樣的笑容。“我們趕緊下山,再晚點就趕不上下午的集市了。”

    “嗯。”念卿點頭然。

    接下來的行程里兩個人都保持著沉默。

    念卿新奇的看著街上所有的東西,無論是小吃還是首飾都是她在山上從沒見過的。穿梭在人群之中,念卿感受到了心中有一種名為快樂的情愫在產生。

    看著活潑的小師妹,師尊交代下來的任務看來我是完成一半了。止風跟在念卿的身后嘆了口氣。師尊也是的,明明還是心疼小師妹的竟然還讓小師妹下山。不過也是啊,看著小師妹和那個人近乎一樣的臉師尊肯定也是心里有苦說不出。想到這止風趕緊追上了念卿。他可得好好保護小師妹才是。畢竟小師妹可是自從七歲以后就再沒下過山。

    念卿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她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姑娘?沒事么。”陸白用手在念卿的眼前晃了晃,眼前這個紅衣服的姑娘沒事么?怎么呆呆傻傻的。

    “喂,你想對我師妹做什么。”止風追上念卿就看見一個男人伸出手在念卿的面前晃了晃。

    “二師兄,你誤會了。”念卿聽見止風的聲音趕忙解釋。

    “七皇子殿下。”止風走近念卿,當他看清了念卿身旁的男人以后忍不住皺眉。這家伙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國師大人,許久未見近來可安好。”陸白對著止風笑了笑。

    念卿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看了幾遍身旁的止風,這家伙是國師!她的二師兄一個走樓梯能從樓梯上滾落,下山做任務能最后被大師兄弟從匪徒手里救回來的家伙,竟然是國師。念卿她有點不敢相信。

    就在念卿盯著止風的時候,止風和陸白兩個人之間已經暗自較量了多次。

    你師妹挺好看的嘛。

    你這家伙離我師妹遠點。

    我們可是同甘共苦的兄弟,你怎么這樣。

    你管我。反正除了小師妹其他都好說。

    “走了念卿。”止風的話讓念卿回過神。

    “哦。”回應著師兄的話,念卿跟上了止風的步伐。“

    “再見。”陸白對著離去的念卿揮手。

    看了一眼陸白,又看了一眼止風,念卿悄悄的伸出手對陸白揮了揮手。

    走了一會以后念卿看著死死皺著眉頭的止風終于開口問到。“師兄,那個人是什么人,為什么你面色那么凝重。”

    “念卿,無論如何,不要接近那個男人。”止風看著念卿,語氣是難得的認真。

    “我知道了。”念卿雖然不是很懂為什么但是如果是師兄說的話應該沒有錯。

    窗外是一片寂靜無聲的黑暗,唯有天空中一輪彎月掛在空中散發著幽暗的光,似乎在無聲的注視著世間的一切黑暗和罪惡。

    念卿坐窗前抬頭看著月色,她就這樣跟著師兄一起去京城了,還是有些不可置信。那些在山上修行的日子就這樣離她而去了。輕輕撫摸著手中的霖風刀,念卿不禁開始想著這把刀的上一任主人,解昭,那個與她有著相同命格的人,那個曾經憑著一人一刀斬殺數十名正道修士的魔女。也是被師尊一直藏在心里的女子。你的一生究竟是怎樣的呢。如果是你,遇到我這樣的境況又會如何抉擇呢?因為容貌與你相似而被師尊收為弟子的我一直在模仿著你,可是我卻終究不是你,也許是時候該做自己了。

    念卿思索了許久終于她做了一個決定。既然師尊要她入這滾滾紅塵,那她就要按照自己的方式來選擇自己的人生。師兄對不起,似乎可能要你又要受罰了,但是我還是決定先去了解一下師傅心中的那個人究竟是什么樣子的。我要去把當年解昭走過的路再走一遍,也許多年后我會得出我的答案。

    想到這念卿握住了霖風站起身。她先要換下身上這身紅衣。

    她一直喜歡的都是藍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作者 梵舞伽藍
  她是修仙界第一女帝,卻沒想到新婚夜被人毒死。一朝重生到地球的高中生身上,親父不愛,繼母惡毒...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