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錦瑟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錦瑟,你究竟想要什么?”傅狩之看著錦瑟。

    “我,我要復仇啊。”錦娘對傅狩之俏皮的笑了笑,只是她的臉似乎十分僵硬,這讓她笑起來看著十分古怪。

    “你要復仇就殺了我吧。讓這一切仇恨都在我這里終結。”傅狩之閉上了眼睛。

    “殺了你太便宜你了。”錦娘的聲音沙啞。“我遭受到的痛苦都要盡數加諸在你身上。你怎么會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么。你怎么會知道。“我在痛苦的掙扎著的時候你在笑吧,那時你娶了你心愛的林家千金。我被人凌辱的時候你在笑吧,慶祝你和霜娘的兒子出生。我死去的時候你也在笑吧,因為我這種心狠手辣惡毒的女人終于遭到報應了。”說著這些的錦娘因為瘋狂眼睛變成了屬于魔的血紅色。

    “不是,不是這樣的。”傅狩之閉上了雙眼。“或許曾經我真的以為你那樣不堪,但是霜娘在死前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是我對不起你。所以如果能平復你的仇恨,殺了我吧。”

    “我怎么舍得你輕易的死去?”錦娘撫摸著傅狩之那被歲月所侵蝕的臉,這張臉已經不再是二十年以前那張充滿著年輕的臉。此刻傅狩之的臉上有著皺紋,鬢角也因為操勞而有些斑白。“你說我當初是怎么會被你迷住了呢?”說著錦娘牽制住了傅狩之的下巴,迫使傅狩之仰著頭看著她。

    “錦瑟,你到底想怎樣?”傅狩之看著錦瑟。

    “娶我啊。”錦娘笑了,眼里是滿滿的嘲諷。

    傅狩之看著錦娘過了許久之后“好。”這是他欠她的,如果這樣能平息她的恨意他愿意做。

    “我在這等著你。”說完錦娘放開了鉗制傅狩之下巴的手轉身離去。

    這一刻她分不清到對他底是愛意還是恨意。

    傅狩之靜靜的坐在那,風吹拂過他的臉,他閉上眼思緒回到了過去。

    “狩之你的琴聲真好聽。”錦瑟雙手托腮的看著在她面前彈琴的傅狩之。“這首曲子是什么。”

    “錦瑟小姐,請叫我傅夫子。”傅狩之閉著眼手上仍然不曾停止撫琴。琴聲宛轉悠揚,聲聲入耳。

    “才不要,你明明就只比我大了三歲,又不是那些長著白胡子的老頭子,我才不要叫你夫子。”錦瑟說著這些站起身隨著傅狩之撫琴的生音開始起舞。

    傅狩之緩緩睜開眼看著面前翩翩起舞的錦瑟,他的目光復雜。有愛慕和掙扎,這樣的錦瑟終究不是他所能愛著的,而且還有霜娘在等著他。收回了看著錦瑟的目光,傅狩之低頭看著面前的琴,手上的動作一變,婉轉而哀傷的琴音在他的手指下緩緩傳出。

    當錦瑟察覺到原本歡樂的琴音變成了哀傷婉轉的琴音后她停止了起舞。然后又坐回了原本的位置。

    “怎么,不跳了。”傅狩之說著手中的琴曲也戛然而止。

    “聽起來太難過了所以跳不動了。”錦瑟有些不開心。似乎是琴聲讓她覺得哀傷。

    “那正好,開始學琴吧。”傅狩之再次睜開眼看錦瑟,這一次他的眼中什么都沒有,所有的情愫都被隱藏。

    少女起手撫琴,隨后絆絆磕磕偶爾還夾雜著少女驚呼的琴聲傳出小樓。

    傅狩之看著面前的錦瑟有用手掩面,似乎在強忍住笑意。

    錦瑟抬起頭看著坐在不遠處的傅狩之。“你在偷偷的笑對吧。”她的臉上因為羞愧而泛紅。

    “抱歉,錦瑟小姐,我只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罷了。”傅狩之停頓了一下才開口。

    錦瑟看著傅狩之臉上表情變換著似乎想要砸琴而去卻最終只是化作了一聲冷哼。

    隨后她再次低下頭專注的撫琴。琴聲依舊斷斷續續還夾雜著偶爾彈錯的雜音。

    “老爺。”傅總管的聲音打斷了傅狩之的回憶。

    傅狩之緩緩睜開眼看著傅總管。“我果然是老了,竟然開始回憶起過去的事情了。”說著傅狩之起身準備離開。

    傅總管靜靜的跟在了傅狩之的身后不言不語。他只是個盡職盡責的管家罷了。

    傅狩之回到傅府以后就直奔了一個地方,這是府中被閑置了多年的地方。傅狩之推開了門,撲面而來的灰塵讓他忍不住咳了起來。

    “老爺,可否讓人打掃了以后再進去。”傅總管看著咳的撕心裂肺的傅狩之開口詢問。

    “不用。”傅狩之聲音有些沙啞。他揮了揮手手似乎要驅散面前的灰塵。

    傅總管從懷中拿出手帕遞到傅狩之的面前。

    傅狩之轉頭看向傅總管然后接過了傅總管遞過來的手帕捂住了鼻子和嘴。然后他走了進去。

    小樓中的擺設還和多年前一樣。傅狩之走到一架琴前,手指無意識的劃過琴弦,多年未保養的琴發出了難以入耳的聲音。

    “把這把琴拿去修理一下。”傅狩之把琴從小樓中拿出來以后就交給了傅總管。

    傅總管看著懷中這把琴默默的嘆了口氣。這樣的琴真的能修好么。

    琴行的老板看著傅總管懷中的琴仔細端詳了許久。“這把琴似乎是城西一個老琴匠二十年前的作品。”

    “真的么。”

    “琴先放在我這,若是能修好我便派人去府上通知總管。”琴行老板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

    “那就有勞了。”傅總管說著從懷中掏出錢袋遞給琴行老板。“這是對主人家很重要的琴,無論如何請修好它。”

    接過錢袋琴行老板笑著應承到。“好好好。”

    在目送了傅總管離開口小伙計湊到琴行老板的面前。“老板,這樣一個破破爛爛的琴真的能修好么。”

    琴行老板敲了一下小伙計的頭“雖然很為難但是若是傅總管抱著琴出去才是砸了招牌。”

    小伙計思索著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后撓了撓頭對老板笑了笑。他咋就沒想到這么多呢。

    琴行老板嘆了口氣然后抱著琴走進了內室,雖然很棘手但卻也不是修不好。

    縹緲山,坐在乾坤殿的白發老者解下了前來傳訊靈鴿腳上的信戈。緩緩展開信,老者面露出凝重。魔已出,時機到了。

    想到這老者開口。“去叫樓鸞過來。”

    “是,掌門。”

    不多時樓鸞走進乾坤殿。“師尊,叫我來何事。”

    “樓鸞,你自入這縹緲山如今已有二十年。”老者的聲音平板。

    “是。”

    “我記得你入山之時不過八歲稚童。如今卻已經小有所成。”

    “樓鸞一直謹記師尊的教誨不敢松懈修行。”

    “我一直拘著你不讓你下山你可有過怨恨?”

    “不曾。”

    “我知道你身負血海深仇,但是時機一直未到,你下山去也是徒勞。”老者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說道。“如今時機已到,前去束河城,是劫是緣就看造化了。”

    “弟子領命。”樓鸞說著似乎準備退下了。

    “切記,一切隨緣,勿要強求。”老者似乎不放心樓鸞,終是又叮囑了一句。然后老者對樓鸞揮了揮手。“下山去吧。”

    “是。”樓鸞說著提劍離開。

    看著樓鸞離開的背影,老者輕聲的嘆息。樓家之人的命格天生帶著煞氣活不過三十歲。也不知道樓鸞會怎樣。

    樓鸞握緊著手中的劍,他終于可以下山了。二十年了,也不知道兄長在人世間的何處。束河城的魔解決了以后他要去盛京調查當年事情的真相。

    “樓鸞師兄,你要下山么?”青鳴看著樓鸞提著劍走向下山的那條路。

    樓鸞沉默不語。

    “師尊竟然放你下山了誒。你是不是特別開心。”青鳴停頓了一下見樓鸞不言語然后繼續開口。“我說我們要不要一起同行,我接了去盛京除妖的任務。”

    “束河城。”樓鸞似乎是不想讓青鳴繼續聒噪下去冷冷的說了三個字。

    青鳴反應了一下,才意識到樓鸞說的是他的目的地。然后他趕忙追上前行的樓鸞。

    “順路嘛,樓鸞師兄你最后不是也要去盛京。咱么師兄弟一起結伴同行,斬妖除魔,匡扶正義,多好。”說著青鳴發出了嘿嘿的笑聲。

    “隨你。”樓鸞自知是甩不掉青鳴便任由青鳴跟在了他的身后。

    根據小道士信中的描述魔十分強大,師兄弟二人自從下了山后就御劍飛行直接飛往束河城。

    在束河城外的上空,樓鸞察覺到了濃重的魔氣。他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沖了下去。

    “喂,樓鸞師兄,你太莽撞了。”青鳴看著樓鸞御劍而下大喊著卻跟在了樓鸞的身后。

    解昭思索著落下一子然后笑著說:“我贏了。”

    錦娘看著解昭絲毫不在意不遠處的兩個來自縹緲山的道士就也裝作看不見的樣子。

    “再來一盤。下一盤我一定贏你。”

    “樓鸞師兄啊,你看她們不理我們誒。”青鳴低聲的對樓鸞說。

    樓鸞抱著劍看著完全無視了他在下棋的一只魔和一個魔修,終于大步走到了棋盤旁邊,伸出手一把按住棋盤。

    “不知可否有幸與你一戰?”

    “若是下棋我自然是歡迎,如果是過招恕不奉陪。”解昭抬著頭看著樓鸞,眼前這個道士看起來二十六七歲,一身縹緲山特色的藍白道袍。不過讓解昭最在意的是,他手中的劍。竟然是明淵。

    “心若明鏡,身臨深淵。這把明淵倒是不錯。”看著明淵解昭笑了。

    樓鸞看著解昭身旁的霖風開口。“你的霖風也是把好刀。”

    似乎是感受到了被夸贊,霖風開始嗡嗡作響。解昭用手按住了霖風,示意霖風安靜下來。

    錦娘看著對峙的兩個人緩緩起身走進了屋內。

    “請。”解昭示意樓鸞坐在她對面。

    樓鸞看了一眼笑意盈盈的解昭又看了一下石座終是坐了下去。

    “不介意的話那邊的道長也請坐。”

    青鳴聽見了解昭的話絲毫不猶豫的坐在了棋盤周圍的座位上。龍潭虎穴也好,鴻門宴也好,反正有師兄扛著。

    不多時錦娘端著茶從屋內走了出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76025 81 811 m
女boss坑仙路
作者 兩顆虎牙
  一覺睡了六百年,再睜開眼,異能研究所資深女boss肖果果覺得,這個世界瘋了。精神病友滿天飛...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