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錦瑟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請用。”錦娘把茶杯依次放在了幾個人的面前。

    樓鸞不做聲,解昭對錦娘笑了笑,青鳴對錦娘道了聲謝然后拿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然后不禁感嘆。“真是好茶。”

    “用來待客自然是好茶。”錦娘雙手抱著茶杯只是看著手中的茶。

    解昭收拾好了棋盤以后用手在盛放棋子的盒子中抓了一把。“單數還是雙數?”

    “單數。”樓鸞看著解昭,他有些不太清楚對面的女子的意圖。

    解昭展開手,三枚棋子安靜的躺在她的手中。“請。”解昭示意樓鸞先行出子。

    樓鸞把手伸向棋盒,他的手指夾子一枚黑子,思索了一下,樓鸞把棋子放在了棋盤之上。

    解昭看樓鸞下好她飛快的下去了白子。棋子落在棋盤之上,任誰也無法想象這雙手是一雙握著刀的手。

    樓鸞發現他剛剛拿起黑子對面的解昭已經下好了白子。此刻正拿著一枚新的白子看著他。面上是一片悠然自得,和傳聞中的魔女大相徑庭。

    兩個人在棋盤上你掙我奪取,一時間廝殺的火熱。

    錦娘靜靜的看著樓鸞和解昭下棋,轉眼間,已經是太陽偏西。

    青鳴揉著發出了咕嚕聲的肚子,百無聊賴的看著下了一下午棋還沒分出勝負的兩個人。一開始他還能專注的看著,可是當新鮮感過去了以后他就只剩下無聊。

    錦娘看著青鳴,然后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忘記了你和你的同伴需要吃飯了。”說著錦娘走向了廚房。

    青鳴看了看還在下棋的樓鸞和解昭,然后又看了看走向廚房的錦娘然后起身追上了錦娘。

    “那個,一會吃什么。”青鳴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面條,我只會做這個。”說著這話的錦娘開始揉面。

    “我叫青鳴,青色的青,鳴叫的鳴,你叫什么名字?”青鳴搬了一個小椅子坐在了離錦娘不遠的地方。

    “錦娘。”錦娘回了青鳴兩個字。

    “你也好冷淡啊,和樓鸞師兄一樣冷淡。”青鳴坐在椅子上晃來晃去。

    “我是魔,你是道士。明知道是宿敵難道我還要對著你笑意盈盈的而等著被殺么。”錦娘話語中嘲諷滿滿。

    “唔,這個我確實沒想過。不過我想,你既然還能存在于這個世間就肯定是有你要留下的理由。師傅常說執念成魔。如果我幫你完成了心愿你是不是就能去往生輪回了呢?”青鳴的話讓錦娘的動作頓住。

    看著錦娘似乎停頓住了,青鳴繼續開口。“你要不要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

    錦娘看了一眼青鳴,發現面前這個道士的眼里只有真誠。

    錦娘低著頭聲音似乎有些低沉。“不過是一個富家小姐愛上了窮書生然后硬生生的拆散了窮書生和他的青梅竹馬,但是卻在某一天發現自己并非是真正的富家小姐而窮書生青梅竹馬的姑娘才是真的富家小姐,最后窮書生和真正的富家小姐在一起而那個假的小姐遭到了應有的懲罰最后客死他鄉的故事。”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她說出了她的過往。

    “你是故事里那個客死他鄉的小姐?”青鳴陷入思索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開口。“那么你的執念是什么呢?”

    錦娘想要開口但卻傳來了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

    咕嚕咕嚕,青鳴的肚子再次發出了響聲,青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錦娘然后發出了嘿嘿的笑聲。

    錦娘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不多時一大碗熱騰騰的面出現在青鳴面前。

    青鳴眼中含著感動的淚水看著錦娘。“感覺自己得救了,謝謝你錦娘。”說著青鳴就拿起筷子大口吃著面。

    錦娘怔怔的看著青鳴,恍惚著她看見了一個青衫人笑著對她說。謝謝你,錦瑟。

    當青鳴吃完了第三碗面以后終于打了個飽嗝然后心滿意足的揉著肚子伸了伸懶腰。“好滿足啊。”

    屋外,樓鸞和解昭的棋局勝負已定。

    “這局棋我贏了,接下來的事情你和你那個師弟最好不要插手。”半子之差贏了棋的解昭看著她面前的樓鸞。

    “只要你們不害人我等便不出手就是。”樓鸞起身。“青鳴我們走。”拂袖離去,風吹過,衣訣翩躚。

    “再見。”青鳴對錦娘和解昭揮手然后小跑著跟上了樓鸞的腳步。

    離開了桃花林樓鸞開口。“你不怕被毒死么。”

    “會么?”青鳴睜著大眼睛看著樓鸞。他還覺得錦娘的面味道不錯呢。

    對上青鳴一臉我覺得她們都是好人的臉樓鸞放棄了和青鳴對話。永遠不要去試著和單細胞的笨蛋說些深奧的東西,他聽不懂。

    青鳴看著樓鸞轉頭過去不再看他,自顧自的開口。“樓鸞師兄,你不覺得他們不像是那種窮兇極惡的魔么。況且我一直都覺得魔族并非都是惡貫滿盈。有時候比魔族更可怕的是人心。”

    樓鸞不語只是靜靜的往前走。

    青鳴料到了樓鸞不會回復他說的話,然后繼續開口。“我現在還記得被師傅帶上山的那一路上的事情,人心遠比魔族更可怕。”

    “你在憐憫那些魔族。”樓鸞忽然開口。

    “沒有,只是覺得不能因為是魔就要誅殺罷了。”青鳴的聲音越說到后來越小。最后近乎聽不見。

    “青鳴,永遠不要對魔族心懷仁慈。”因為對魔族心懷仁慈的結果只有一死,魔族是一群沒有心的怪物。

    “那個叫做青鳴的小道士還真是意外的心慈手軟啊。”解昭坐在棋盤前,此時棋盤上顯示著樓鸞和青鳴的影相。

    錦娘溫了酒遞給解昭。“你難得沒對這兩個人大打出手。”

    解昭笑了笑。“大打出手也要看對手的,他們還差了一點。”

    樓鸞忽然轉過身看向身后的某處。是錯覺么,總覺的有一道目光。

    “樓鸞師兄,怎么了?”青鳴好奇的問突然轉身的樓鸞。

    “沒什么。”樓鸞說著轉回身繼續前行。

    “竟然能察覺到,看來再過百年就能與我一戰了。”解昭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傅灼察覺到了家中最近進進出出的人變多了,但是當他想要詢問的時候所有的人卻都告訴他什么事情都沒有。

    傅灼他不相信,他雖然平時不甚喜歡管理家里的事情但是他不傻,他知道父親在有事情瞞著他。他看見了父親對著一把傅總管從外面抱回來的琴一直在摩擦著。那把琴他曾經在那座家中廢棄的小樓中見到過,那是唯一的一次他看見了竭盡癲狂的母親。

    他曾經隱隱約約聽聞過父親年輕時候的事情,也知道這座傅宅曾經是屬于已故的母親林氏一族。但是每當他想知道的更多,所有知曉一切的老者都會緘默不言。仿佛在遵守著什么約定一般。

    此刻

    傅灼有些焦躁的走在回廊之上,就在剛剛,他的父親通知他三日后啟程去盛京的鴻山書院,完全容不得他拒絕。

    就在他等父親說完以后,他想開口再次說他要娶錦娘的時候父親卻把他趕了出來。

    到底他該怎么辦。傅灼有些茫然。他不想辜負錦娘。

    “你說這傅老爺也真是的,要續弦卻還要我們瞞著傅少爺。”

    “聽說那個女子原本是要嫁給少爺的,興許是怕少爺聽說了以后心里不舒服唄。”

    “說的也是。”

    “好了好了,別說了,萬一被少爺聽見了我們都得遭殃。”

    小廝的聲音漸行漸遠,傅灼聽見后卻頹然的坐在了地上。

    父親要續弦。要娶的人是錦娘!所以所有人都在瞞著他……傅灼無聲的笑了,眼角卻留下了眼淚。敬重的父親和口口聲聲說愛她的女人。這真是一場不錯的大戲啊。真是嘲諷至極啊。

    “不后悔么?”解昭站在錦娘的身旁看著捂住臉的傅灼。她察覺到了錦娘內心在掙扎。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退路。”但是在袖子之下的手卻是緊緊的握住了。利用他人的愛慕而復仇,她終究還是心中殘存著愧疚,即使這個人是她恨之人的后代。“我不會后悔,也不能后悔。”錦娘喃喃輕語,卻又像是在催眠自己。她要復仇。那些仇恨和痛苦她忘不了。可是當她真的見到了傅狩之以后她察覺到了她竟然還心中存著愛意。這讓錦娘心中惶恐。她明明該憎恨著他,憎恨的想要讓她痛不欲生,苦苦哀求只為一死。

    解昭看著錦娘,從她在魔域看到錦娘的第一眼解昭就知道,總會有這樣一天。她會在愛恨之間搖擺不定痛苦掙扎。而她能做的不過就是陪在她身邊。讓她知道在這條路上她不是一個人,還有人陪著她。因為無論是現在為了愛恨掙扎的錦娘還是那個在魔域失去理智淪為野獸錦娘都和她曾經那么相似,是的,曾經的她。

    抬頭看了看天,解昭開口。“錦娘,該回去了。快要到午時了。你的這副身體會承受不住的。”

    “好。”錦娘說著轉頭不再看頹然坐在回廊旁邊的傅灼。

    復仇這條路上她不能心軟,錦娘這樣反復告訴自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36210_84_30092-m
最強商女:韓少獨寵狂醫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慕青是一名來自農村的窮苦高中生,某日,她撿到了一塊神奇的仙玉。從此改天換命! 坐擁空間仙...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