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公主謊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待客廳內,巫戰與諸位長老翹首以盼。

    但,盞茶時間過去了,卻未能等到絲毫消息。

    “不會出什么事吧?”一雄壯如牛的男子,狂野的臉上有淡淡的不安。

    “哈哈……”巫戰大笑,盡顯豪邁,其內心也擔憂,但卻不表露絲毫,道:“老九,沉住氣,要相信柔兒。”

    “部首,這……這,我這不是心急嘛!”九長老在大廳內一邊轉圈,一邊兩個磨盤般大手相互搓動,盡顯焦急。

    “巫凱,坐下!”大長老不滿的瞪了一眼九長老。

    “哼,坐就坐,兇什么兇。”九長老巫凱縮了縮脖子,似乎很是畏懼,不滿嘀咕著,慢騰騰的坐了回去。

    待客廳再次陷入了一片沉悶中,唯有一聲聲悠長的呼吸聲。

    半天過去了,還是沒有絲毫信息傳遞出來。

    一股焦急不安的氣氛彌漫在待客廳中,巫戰粗獷威嚴的臉上也不禁浮現了淡淡的擔憂。

    眾位長老中更是有幾位在待客廳內轉來轉去,一片不安。

    時間就在這種焦急不安的氛圍中悄然流逝,大半天的時間再次如白駒過隙一般飛速逝去。

    “別轉了,諸位隨我去看看。”

    巫戰猛然站起,身形一閃,竄出待客廳,已然向著大殿深處而去,一聲煩躁不安的話語遠遠傳來。

    諸位長老面面相覷,對視間,便達成了共識,一道道身影竄出待客廳,向著巫戰追去。

    須臾間,諸位長老穿過數十道走廊,便見到巫戰靜靜佇立在一面紫金大門前。

    “部首,曼柔公主可有信息傳出?”大長老率領著諸位長老來到巫戰身后,低聲問道。

    “不曾!”巫戰語氣低沉,似乎在壓抑著什么,道:“先等等,子夜再無消息,隨我碎門而入。”

    話音剛落,一聲吱呀聲響起。

    練功房外那粗重、雕刻著粗獷的猛獸的紫金木門,在緩緩被推開。

    巫戰一雙牛瞳大眼死死盯著大門,一位位平常舉止優雅的部族長老也伸長了脖子。

    嘩啦!

    紫金木門在巫戰與諸位長老不安、期待中徹底打開,巫曼柔那婀娜、充滿野性的身姿也出現在眾人眼前。

    “柔兒,怎么樣?”巫戰見到巫曼柔安然,心思便轉到了神靈棺上,迫不及待問道。

    “曼柔公主,可真是神靈棺?”

    “是啊是啊!曼柔公主,棺內可有神葬?”

    一位位長老也按耐不住,出聲詢問。

    “噗嗤!”

    看著父親與部族諸位長老的緊張、急迫的樣子,巫曼柔不禁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開啟神靈棺的緊張神經也隨著舒緩了不少。

    “父親,諸位長老。這么多問題,曼柔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啊!”巫曼柔微笑著回應道。

    “怎么不知道如何回答?先回答為父不就可以了嗎?”巫戰吹胡子瞪眼睛,滿臉不樂意。

    對此,不僅巫曼柔無言,就是諸位長老也老臉微紅。巫戰身為祖巫部首,形若猛獸,威懾萬妖林。他竟然有如此孩童的一面,說出去,恐怕無人相信!

    “父親,諸位長老。你們隨我進來,一看就明了。”

    巫曼柔應付巫戰得心應手,快速轉移話題。邀請巫戰與諸位長老入內一觀,旋即轉身率先向屋里行去。

    “哼”巫戰不滿的冷哼一聲,也顧不得慪氣,急忙跟了進去。諸位部族長老也跟隨著巫戰魚貫而入。

    “這?”

    大廳一片死寂,一具古棺置于大廳中央,棺槨的蓋子滑開一大半。無任何異像,也無任何神威。這普通、而詭異的一幕不禁令巫戰等人勃然變色。

    “父親,諸位長老,請近身一觀。”巫曼柔道。

    巫戰偕同諸位長老來棺槨旁邊,當他們徹底看清棺內情形時。

    一幕,他們不敢置信,更不愿相信的一幕瞬間充斥他們腦海。

    一宛若熟睡的少年。

    僅有一宛若熟睡的少年。

    “這……?”巫戰詫異。

    “為何會如此?難道這不是一具神靈棺?”諸位長老神情激動,不愿相信。

    “族長,不好!”大長老巫雄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神情劇變,大喊道。

    “恩!”巫戰不滿瞪了一眼。

    “不是族長,不,不是族長不好。而是我祖巫部不好,有大難了!”大長老巫雄急切的解釋,越是著急,越是繞口。

    “巫暮說的對,確實不好。此次,如果不好好處理,對我族而言,無疑是一場大災難。”巫戰瞬間明了大長老的意思,濃濃的眉毛皺成一團,粗獷的臉上滿是肅穆。

    “部首,怎么回事,別打啞謎啊!”九長老巫凱急切問道。

    “我族奪得神靈棺,萬妖林各族皆知。如今,我族開啟了神靈棺,但卻未能獲得想要的神葬。我族實力無法增長,而天狼部落、古族與萬妖林中各大戰族定然會在一旁窺視,余者各族也是虎視眈眈。”二長老巫龍也瞬間想明了關鍵,憂心忡忡的向眾人解釋道。

    “我族縱然強大,可力壓萬妖林各族。但,猛虎再強,也畏懼群狼環視啊!恐怕不妙啊!”巫戰不無擔憂。

    “父親勿憂,將神靈棺重新封印便是!”巫曼柔清冷的聲音宛若一針強心劑,瞬間令巫戰與諸位長老憂愁盡消。

    “柔兒,你還能將之重新封印!”

    巫戰驚喜莫名,如若重新封印,一具沒有神葬的神靈棺,那就是一件無上利器!

    “此棺必有人日夜祭拜,柔兒雖然將之破封,但卻未能損其功德及氣運,僅僅是將之驅散片刻罷了!”巫曼柔解釋道。

    “原來如此!”巫戰煥然,繼而大笑:“哈哈哈,如此甚好!”

    “族長圣明!甚好!甚好啊!”大長老巫雄也是憂容盡消,連聲附和。

    “父親,長老為何開懷?”巫曼柔突然有一種不祥的感覺,不禁問道:“恐怕不僅僅是因為古棺重封,可退強敵吧?”雖是猜測,但卻語氣篤定。

    “哈哈,柔兒,當然不僅是如此!”巫戰放聲大笑,解釋道:“柔兒,你想倘若我將重新封印的神靈棺送給天狼部落,亦或者是送給古族,你想想,那將會怎樣?”

    “這……送人?”巫曼柔不禁愣了。

    “哈哈,柔兒,沒能想通吧?”巫戰粗狂的臉上滿是得意,隨后耐心的解釋道:“柔兒,為父問你。如若你獲得了神靈棺,會怎么做?”

    “當然是破解封印,謀奪神葬!”巫曼柔脫口而出。

    “沒錯,無論何人獲得神靈棺,都會破封古棺,謀奪神葬!”巫戰此刻宛若一個智者,一切盡在掌控中。

    “只待封印破除,為父便安排人放出風聲,你說他們將會是什么下場?”巫戰繼續問道。

    “獲得了神靈棺,但卻未能獲得神葬!等待他們的必將是群起而攻之,繼而毀滅!”巫曼柔神色難看,滿是艱澀道。巫曼柔口中如此說,但心里想到的卻是那棺槨中的少年。

    為其即將面臨的遭遇擔憂不已。無論是誰獲得神靈棺,如若沒能獲得神葬,那少年極大可能會被開棺戮尸。

    “哈哈,就是毀滅!到那時,祖巫部落雄霸萬妖林也將水到渠成,那將不再是夢想!”大長老巫雄似乎看到了祖巫部落君臨萬妖林的盛景,那張滿是溝壑的老臉宛若一朵盛開的菊花。

    “不……不可以這樣,我不同意!”隕妖崖祈禱,天降古棺,費盡心力開啟神靈棺一幕幕回蕩在巫曼柔腦海,情不自禁便出聲阻擾。

    “恩?怎么了,柔兒?”巫戰即疑惑,又不滿。

    怎么辦?不可以這樣,我必須救下他!巫曼柔神色堅毅,思維急速運轉。一種種想法,一條條計謀在腦海中劃過。

    不行……

    這,還是不行……

    我應該怎么辦?父親與諸位長老定然不會因為我放棄雄霸萬妖林的機會。那么必須有外力,致使他們不敢如此做!

    對,我應該順著這思路。如何才能使他們畏懼,需要有覆滅祖巫部落的實力,同時也需要有動機。

    沒錯,就是這樣!

    一點靈光閃過,一條完美的計策浮現在腦海中。

    “父親,諸位長老,我不同意”巫曼柔直面巫戰與部落眾長老,絕美的臉上滿是堅毅。

    “理由?”巫戰靜靜的看著巫曼柔,良久才開口問道。

    “如若曼柔猜測不錯,這少年就是牧童羽!”巫曼柔道。

    “牧童羽?”巫戰疑惑。

    “此乃何人?”大長老巫雄也是不解。

    諸位長老也是一臉迷糊,拼命回憶,但怎么也想不起有一個驚世強者叫牧童羽。

    “星主牧童昕之子!”巫曼柔不待眾人詢問,語出驚人。

    “什么?星主?”巫戰大驚失色。

    “這怎么可能?”大長老巫雄也是勃然變色。

    “曼柔公主,你可別危言聳聽,這怎么可能,老夫不信!”九長老巫凱狂野的臉上也盡是不信,還有著一絲莫名的恐懼。

    巫戰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神色凝重,沉聲問道:“有何理由?”

    諸位長老也死死盯著巫曼柔,靜待答案。

    “父親,諸位長老,柔兒如此做有三大理由。”巫曼柔絕美的臉上盡是自信。

    “一是亙古神靈在上古之前便蹤跡難覓,時至今日,多數人早已不知亙古。此棺源自亙古的幾率不大,反而是牧童羽的棺槨的幾率大!”

    “二是,此神靈棺氣運、功德纏繞。其量難以計數,需億萬生靈日夜祭拜!想必也只有星卜道少主能有此待遇吧?”

    “三是,即使此棺所葬不是牧童羽,父親也不能如此做。因為祖巫部落惹不起!”

    “父親,諸位長老,能夠驅使億萬生靈日夜祭拜,持續無數年載,其身后的勢力可想而知。祖巫部落雖強,即使放眼整個荒古仙界也是二星勢力,可規模也不過千萬,能夠驅使的種族也不過數十億,由此可知少年其身后勢力之可怖!”

    “如若父親將之送出,一旦少年身軀受損,那不僅僅天狼部落和古族要遭遇毀滅的打擊,即使我祖巫部落夜難逃其咎吧?”

    “父親,諸位長老,以為然否?”巫曼柔清冷的聲音在練功房內回蕩,淡淡的質問瞬間摧毀了眾人的貪欲。

    “曼柔公主所言有理,老朽的確欠考慮”大長老巫雄一臉羞愧,道:“哎,被欲望沖昏了頭腦,這些年算是白活了。”

    “柔兒,依你之見該當如何!”巫戰粗狂的臉也是神色凝重。

    “父親,柔兒認為,我族應當盡最大努力去保護神靈棺!同時好好照顧那少年,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爾等當如何?”巫戰環視諸位長老,問道。

    “我贊成曼柔公主之言。”大長老巫雄首先表態。

    “我們也贊成曼柔公主之言。”余者也接連表示贊成。

    “既然如此,那就依柔兒所言辦吧!”巫戰一錘定音,想了想,又補充道:“柔兒,你較為擅長氣運、功德之術,那少年就由你來照料好了,也能更好照料。”

    “是,父親。”巫曼柔躬身應答。

    “爾等隨我到議事殿,議議該如何應對此事”言罷,巫戰轉身離開。諸位長老也不在停留,隨之離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9514_21_73-m
天道圖書館
作者 橫掃天涯
  【2017最火玄幻作品,海外點推雙榜第一】   張懸穿越異界,成了一名光榮的教師,腦海中...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