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女皇止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戰!”

    “戰!”

    “戰!”

    巫戰率領著祖巫部族直接出現在祖巫城防護罩外,向著五大勢力攻去。祖巫部落從不畏戰,祖巫城防護罩存在意義,僅是為了保護不能參戰的弱小族人,而非抵御外敵的倚仗。

    巫戰與部族三大族老分別對戰天狼部首、天劍宗宗主、機樞閣閣主、萬妖殿殿主四人,而巫曼柔則是對上了古鈺軒。余者數百萬戰士則在祖巫部落長老和四大戰族首領帶領下凝結成五方戰陣,分別化為一身形數百米的雄獅、一九尾搖曳的天狐、一遮天蔽日的紫色大貂、仰天怒吼的上古大猿,向著五方勢力的戰陣撲去。

    激烈的戰斗瞬間打響,尤其是巫戰與四方勢力首領的戰斗極為激烈。

    巫戰、三大族老以及四方勢力首領皆是鑄世階強者,身負異像,動則開山裂石,威力可怖。由于戰斗發生在祖巫部落,無論巫戰亦或者是三大族老皆可借助圣域戰斗,因而戰力飆升。狼無痕即使有著一只同等境界的天狼幫助也被巫戰徹底壓制,但三大族老卻不樂觀,因年歲過高,氣血不足,雖然可借助圣域,卻只能維持不敗。

    而巫曼柔與古鈺軒則仍處于對持狀態,古鈺軒忌憚巫曼柔的天賜秘術,而巫曼柔則是從古鈺軒身上感受到極大危機,不敢動手。

    最為慘烈的反而是戰士,祖巫部落五大戰陣被五方勢力十幾個戰陣圍攻,處境卻岌岌可危。如不是巫戰在對戰狼無痕之際,不時出手幫助,祖巫部落五大戰陣已然皆盡隕落!

    “曼柔公主,不如喝上一杯?”古鈺軒從小世界中拿出茶具,俊秀的臉上滿是溫煦的笑容,向著巫曼柔邀請道。

    巫曼柔冷冷瞥了一眼,并不作聲。一邊戒備著古鈺軒,一邊注意著祖巫部落戰陣。

    “呵呵。”古鈺軒淡淡一笑,也不再自找沒趣,一人自飲,一身書生服,氣質儒雅,笑觀戰場廝殺,道不盡的瀟灑與不羈。但,這種瀟灑與不羈不過片刻間,便被巫曼柔一個舉動打的支離破碎。

    古鈺軒氣急敗壞盯著嘴角含血的巫曼柔。就是剛剛趁著自己暗自得意間,巫曼柔發動了她的天賜秘術,一道灰蒙蒙的光束向著天劍宗的戰陣射去,將由數十萬劍修凝結戰陣而成的巨劍削得暗淡無光。還未待古鈺軒吱聲,令他寒入骨髓的一幕上演了。

    轟!

    一只遮天巨掌從天而降,將那炳巨劍瞬間拍的粉碎,數十萬劍修瞬間隕落,而且是神魂俱滅!突然的巨變令戰場瞬間罷戰,陷入了詭異安靜。

    巫曼柔也是目瞪口呆,未曾想到僅僅是削除了數十萬劍修的氣運,竟然會導致如此結果!

    “祭靈,這次好像玩大了吧?”牧童羽站在靈魂海上,透過巫曼柔小世界,觀看到外界的一幕,不禁發愣。

    “你覺得呢?誰叫你獻祭過度!”祭靈似乎有著一股怨氣。

    “……”

    在遙遠的星辰域,一老頭,一只宛若雞爪子般的手揪著自己的稀疏的頭發,滿臉苦惱,道:“這星辰掌難道又練錯了?怎么破空而去了,不會造下大殺孽吧!”

    一想到殺孽纏身,老頭便跪地叩拜,嘴中念念叨叨:“星主庇佑,千萬不能殺孽纏身啊,我這只是無心之過!”

    也許他永遠也不會明白,這并非他的失誤,僅僅是因為巫曼柔的天賜秘術,在加上牧童羽的推波助瀾才導致的。

    祖巫城外,一片靜謐。

    “這就是天賜秘術?”

    藍子道雖然心痛、肉痛,卻不敢殺向巫曼柔,這天賜秘術簡直太恐怖了!

    “沒錯,但原來沒有這么恐怖啊!”古鈺軒滿臉苦澀,那雙宛若星辰般的眸子里滿是疑惑。

    “哈哈哈,柔兒,干得好!”巫戰放聲大笑,滿是快意,卻未曾注意到自己用詞是多么彪悍。

    但,此時此刻卻無人有心思注意這些細節,除了在靈魂海中的笑得嘴角抽搐的牧童羽。

    “交出神靈棺,我等立馬退出祖巫部落。”天劍宗宗主藍子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

    “哈哈……”巫戰怒極而笑,道:“屠戮我族族人,還欲謀奪神靈棺,藍子道你是以為我巫戰好欺負是吧?”

    “戰爭豈有不死人?我天劍宗數十萬精銳弟子盡數隕落,難道較之祖巫部落少嗎?”藍子怒吼,剛剛強壓下怒氣也是轟然爆發,整整數十萬劍修,竟然皆盡隕落。想想就心在滴血,宛若在藍子道身上割肉一般。

    “巫戰,部族延續與神靈棺孰輕孰重,你自己好好掂量!”狼無痕恨不得馬上覆滅祖巫部落,但也不敢過于逼迫,將所有的仇恨引到自己身上。剛剛那一幕實在是太過于驚悚,天外飛來一掌,這太邪乎了。

    “巫部首,只要你愿意讓出神靈棺,我萬妖殿第一個撤離祖巫部落,并愿給予一定補償。”羅歷也明確表態,志在神靈棺。

    祖巫城,再次回復了對峙狀態。一名名祖巫戰士皆看著巫戰,等待著他們部首的決定。雖然他們不懂大勢,但也知曉僅憑祖巫部落無法抵御五方勢力圍剿。如若選擇繼續戰斗,難逃覆滅一途。但,如若部首下令戰斗,那么他們會拿起兵器,無畏的戰斗,即使戰斗到只剩一人,也不會膽怯。

    “神靈棺我可以讓出,但是必須支付我族一千萬仙金,作為此次戰爭賠償。”

    巫戰雖然不甘,但是最終還是屈服了。屈服在祖巫部落的命運上。

    “巫部首,一千萬太多,我五方分攤每一方也要支付二百萬,這實在是太多了些,是否可以減少一些。”聞言,邱無極一臉肉疼,出言商議道。

    “父親,不可!”巫曼柔暗暗焦急,眼看要達成協議,不禁出聲勸阻。

    “曼柔公主,能夠和平解決,又何必讓族人流血犧牲呢?”見到巫曼柔反對,古鈺軒急忙勸道,其神色也回復了一如既往的自信,但那雙仿若星辰般的眸子忌憚之色漸濃。

    “父親,戰之有何懼?即使我祖巫部落覆滅,也必定有一兩個勢力陪葬!”淡淡的瞥了古鈺軒一眼,巫曼柔繼續勸解,而且態度剛強,顯然剛剛那一幕給予她更大的信心。

    “曼柔公主,此言差矣!”邱無極搖了搖頭,反駁道:“想必那天賜秘術你也施展不易吧?尤其是在我等有防備的情況下,你又能取得怎樣的成效呢?”

    巫曼柔正待反駁,一個聲音突然在腦海響起。

    “曼柔公主,可有興趣與本皇做一筆交易!”巫曼柔腦海突然響起一個動聽、又充滿威嚴的聲音。

    “你是何人?”巫曼柔不動聲色,暗暗詢問。

    “本皇乃古鳳皇朝女皇!”那聲音再次響起。

    “女皇,女皇鳳如凰?”巫曼柔驚訝。

    “沒錯,正是本皇。如何,曼柔公主可愿與本皇做一筆交易?”鳳如凰再次詢問。

    “什么交易?”巫曼柔暗暗平復心情,疑惑問道。

    “神靈棺!”淡淡的三個字響徹巫曼柔腦海。

    “不可能!”巫曼柔想也未想,斷然拒絕。

    “呵呵,別急著拒絕。我只要神靈棺,棺內神葬歸你,我為你退敵,如何?”鳳如凰輕笑,拋出了巫曼柔一個無法拒絕的提議。

    “你只要神靈棺?神葬歸我?”巫曼柔再次確認。

    “沒錯,考慮的如何?可愿?”鳳如凰語態篤定,祖巫部落如今境況,她可以斷定巫曼柔定然不會拒絕。

    “我有一條件!”巫曼柔回答令鳳如凰微微詫異。

    “說說看。”

    “神靈棺歸您,但望女皇答應曼柔以國禮重葬棺內人!”巫曼柔忐忑。

    “準!”這條件更是令鳳如凰詫異,但是卻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這一幕對話其他人無人察覺,邱無極見到巫曼柔發呆,甚至還以為其在思考利弊。不禁為自己的辯才暗自滿意,等了一會,見巫曼柔還在發呆,問道:“曼柔公主,思考的如何?”

    “你覺得呢?”巫曼柔神色冷漠。

    “額……”

    邱無極錯愕,不明所以。這不是好好地,突然就這樣了呢?什么我覺的呢?劇本明明不是這樣寫的嘛……

    還未待邱無極反應過來,一聲聲鳳鳴響徹天地,一陣陣仙樂裊裊傳來,隨之便是一艘天舟橫空而至。天舟浩大,長有十萬米,高達數千米,仿若一座宏偉的城堡橫亙在眾人頭頂!

    天舟舟舷上插著一面面旗幟,在風中獵獵作響。旗幟中央書寫著一個古字,旗幟周邊紋繪著鳳凰圖案,無不明確告訴眾人這艘天舟之主乃古風皇朝。

    “古鳳皇朝?”

    帶看清旗幟上的鳳凰紋路,眾人大驚,且惴惴不安。古鳳皇朝怎么會突然出現?難道女皇也要奪取神靈棺?

    “女皇赦令,跪叩接旨”在眾人疑惑不解之際,一聲尖銳、刺耳,宛若鴨子般的嗓音響起。

    只見,舟舷出現了一面目無須、年約中年的男子。他手捧著圣旨,身后跟隨著兩列侍衛。緩緩地從天舟踏空而下,滿臉傲然,微微瞥了眾人一眼,將圣旨緩緩展開。

    圣旨展開,這一剎那,一股令萬物顫栗的威壓籠罩祖巫城。一道身著皇袍,頭戴金冠,面部一片朦朧的女子影像從圣旨中緩緩邁步而出。在那身影降臨的剎那,整個時空都凝固了,天地死寂。

    風停止了呼嘯。

    樹木停止了搖曳。

    萬物生靈凝固,仿若被封入琥珀中一般。

    女皇降臨,沒有鑄世階修為者被瞬間鎮壓,跪伏在地,這是一股令眾生絕望的力量。

    眾人恐懼,等待著未知的命運。女皇從天而降,姿態優雅,威嚴而從容。

    “爾等各自返回,禁止征戰!”

    在眾人恐懼不安之際,一聲動聽如仙樂,但卻充滿威嚴的聲音在祖巫城上空響起。

    “謹遵女皇令!”

    眾勢力首領皆躬身領旨,無人膽敢不尊。狼無痕等人雖然極度不甘,但也只有強忍著,因為古風皇朝乃人皇域霸主。雖然日漸衰退,但余威猶存,諸多勢力雖敢陽奉陰違,但卻無任何勢力敢明面不尊古風皇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天賦普...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