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前往帝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無論紛爭源於何因,能夠終結它的唯有力量。五方勢力圍剿祖巫部落,僅是荒古仙域流血廝殺一角縮影。自然,其也逃不出這個樊籠。

    面對女皇強大的力量,無論古鈺軒父子有何謀算,皆盡落空。無論狼無痕多麼不甘,都只能忍著。

    隨著戰爭落幕,各方勢力遵從女皇旨意各自返回領地。而巫曼柔回祖巫城後,第一時間辭別巫戰,隨後在巫戰的擔憂,族人的注視下直接上了天舟。

    因為她要面見女皇,故將乘坐天舟前往古鳳皇朝帝都。

    巫曼柔登舟不久,橫亙在祖巫城上空的天舟破空而去。

    巫曼柔立於舟舷旁,靜靜觀看舟外風景。一頭秀髮隨風飛灑,絲絲縷縷怕打在她那略顯倦色的臉頰上,說不出的蕭瑟。

    一人孤身前往古鳳皇朝,巫曼柔也忐忑不安,但為了讓牧童羽獲得古鳳皇朝一國氣運、功德加持,巫曼柔毅然踏上了天舟。她要賭一把,賭一賭新任女皇的氣度與信用。

    “曼柔公主,好興緻。”

    突然,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在身旁響起,巫曼柔回首,只見那宣讀聖旨的男子緩步來到自己身旁。

    “不知怎麼稱呼,公公?”巫曼柔望著眼前的男子,問道。

    “咱家賤姓秦,曼柔公主稱咱家秦公公就好。”秦公公聲音尖銳、刺耳,但神色卻較為和煦。

    “不知道公公有何吩咐?”巫曼柔問道。

    “豈敢豈敢。”秦公公謙虛,繼而解釋道:“咱家奉女皇旨意,前來向曼柔公主取神靈棺。”

    “可以。”巫曼柔也不推辭,道:“煩請公公安排一房間,此處不甚適合。”

    “哈哈,曼柔公主無需客氣,是咱家疏忽了。”秦公公便親自在前帶路,為其安排房間。

    巫曼柔跟隨著秦公公來到一客房後,也不廢話,直接將神靈棺從小世界攝出,併當著秦公公的面將之開啟。

    “這……”秦公公見棺內僅有一少年,而無神葬,也是大吃一驚。

    巫曼柔將牧童羽再度移出,並將神靈棺封棺後,交給了秦公公,道:“神靈棺就交給公公保管了。”

    “嘎嘎……”秦公公发出一陣刺耳的笑聲,顯得極為高興。

    秦公公神色鄭重的接過神靈棺後,便向著巫曼柔告辭,顯得極為謹慎,不願絲毫停留。

    “咱家恐慌,深感責任重大。得立刻離去,將神靈棺妥善安置,否則這心難安啊!”秦公公道。

    “秦公公這份心令人感動,難怪女皇如此信任公公您。”巫曼柔贊道。

    “嘎嘎,曼柔公主謬讚!”秦公公謙虛,但臉上卻笑得一朵花樣。

    “還望公公多多美言,曼柔達成心愿,定不會輕慢公公。”巫曼柔從小世界取出一儲物手鐲,遞給秦公公。

    秦公公暗暗查看,看到手鐲內有一萬仙金,顯得更加熱情。

    “曼柔公主,放心,咱家定會儘力。”秦公公道。

    “一切有勞公公了。”為了牧童羽能夠重葬,巫曼柔不得不跟這女皇身邊人打好關係。

    “好說!好說!”秦公公不願逗留,道:“咱家先去將神靈棺安置。”

    “秦公公慢走。”巫曼柔將之送出門外。

    目送秦公公離開後,巫曼柔閉合門戶,來到床榻前,靜靜坐在一旁。

    巫曼柔看著宛若熟睡一般的牧童羽,道:“雖然曼柔不知你因何未曾蘇醒,也不知曉你會於何時蘇醒。但曼柔知曉你需要氣運、功德。相信以國禮重葬,得一國氣運、功德加身,定然會對你有裨益。”

    因而巫曼柔才不畏懼女皇威嚴,直面女皇,提條件。

    “祭靈,這國禮重葬,不會是想把我又埋了吧?”聞言,牧童羽不淡定了,在靈魂海向著祭靈喊道。

    “正是!”古老威嚴的聲音響起,聽在牧童羽耳裡令他有種衝動,將之拉出來打一頓。

    “正是,什麼正是啊?我被老子埋了一次就算了,現在又要把我埋了,我……”

    牧童羽徹底奔潰了。

    “巫曼柔你怎麼可以這樣自以為是,我的軀體都沒有複蘇,要氣運、功德有什麼用啊?你竟然費盡心思,又要把我埋了!”牧童羽悲憤的呐喊聲響徹靈魂海,可惜除了祭靈無人知曉。

    “也不知道女皇是否會守信。不過你別擔憂,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定然會促成此事。”

    巫曼柔仍然按照著自己打算,不折不扣、堅定不移的去完成將牧童羽埋了的大計!

    “我不擔憂啊!”牧童羽神色已然鐵青。

    咚!咚咚!

    一聲聲咚咚的敲門聲遽然響起。

    “不知公公有何指教?”巫曼柔無法知曉牧童羽想法,聽到敲門聲,便直接起身將門拉開,見秦公公站立在門口,出聲問道。

    “曼柔公主,帝都將至,咱家來通知公主早做準備。”秦公公笑容燦爛。

    “怎麼這麼快?”巫曼柔詫異。

    “天舟急速,雖然萬妖林距離帝都極為遙遠,但在天舟急速之下,也不過盞茶時間便可抵達。”秦公公解釋道。

    “原來如此,有勞公公通知。”巫曼柔點頭致謝。

    “不客氣,咱家在天舟月台恭候,曼柔公主可以慢慢收拾。”秦公公道。

    “好的,麻煩秦公公了。”巫曼柔再次致謝。

    秦公公僅僅是看在那一萬仙金的份上,他才會親自來通知。既然巫曼柔明了,他便也不多言,直接離開。

    巫曼柔回到房間,將牧童羽再度攝入小世界。沒有其他東西需要收拾,便去天舟月台與秦公公匯合。

    待巫曼柔走至天舟月台時,天舟已然在一巨大的白玉廣場停下。

    廣場位於帝都內部,顯得極為熱鬧,人聲鼎沸。同時也守衛森嚴,一隊隊侍衛來回巡視。除此之外,各處要害有著一名名暗衛扼守,四周通道還有著皇朝強者鎮守。

    “曼柔公主,歡迎來到帝都。”秦公公迎了上來,表示歡迎,陪同著巫曼柔下了天舟。

    在秦公公帶領下巫曼柔通過了那有著皇朝強者鎮守的通道。

    來到帝國街道,秦公公向著巫曼柔告辭,道:“煩請曼柔公主稍作等待,先待咱家將一切稟報女皇。”

    “無礙,對於帝都風情,曼柔也是極為好奇,正好一覽。”巫曼柔微笑表示無礙,同時拜託道:“一切有勞公公,還望公公多多美言一二。”

    “曼柔公主,咱家定會竭盡全力。”秦公公表態。

    秦公公離開後,巫曼柔走在繁華的街道上,那喧嘩聲、叫賣聲充斥於雙耳。但,巫曼柔卻沒有絲毫一覽帝國風情的心思,滿心擔憂,擔憂女皇是否會恪守信用,畢竟國禮重葬非同一般。

    如若女皇失信,那我該怎麼辦呢?想到這,巫曼柔一時間感到了茫然。一人孤獨的漫步在喧嘩的街道上,孑然的身影與之格格不入。

    與之同時,秦公公帶著神靈棺入宮面聖,覲見女皇。

    九重天,第九天,鳳寢宮。鳳如凰坐於一案榻後,認真批閱著什麼。

    “奴才秦小貴,叩見吾皇,願吾皇仙壽無疆!”秦公公跪地,恭敬的叩拜。

    “免禮,神靈棺可帶回來了?”鳳如凰依舊低頭批閱,問道。

    “奴才已將之帶回,並將其送入了皇朝秘庫。”秦小貴道。

    “巫曼柔可隨你來帝都?”鳳如凰問道。

    “回稟聖上,曼柔公主已在帝都內。”秦公公小心的回答道。

    “不錯,當賞。著人明日領巫曼柔覲見,你先下去領賞吧!”鳳如凰讓其退下。

    “奴才告退。”秦小貴緩步退出了鳳寢宮。

    一天的時間,巫曼柔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她直到傍晚也未曾等到女皇的召見,無奈之下,巫曼柔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第二天淩晨,一陣彭彭的敲門聲將巫曼柔驚醒。

    “誰?”巫曼柔清冷的聲音含煞。

    昨夜由於心神不寧,巫曼柔直至深夜才睡熟。這不過片刻間,便被人驚醒。對於此人,巫曼柔沒有絲毫好感。

    “煩請曼柔公主速速梳洗打扮,淩晨三刻隨我覲見女皇。”一悅耳的女聲響起,用詞倒是較為客氣,然而,其語態卻極為霸道。

    “覲見女皇?”巫曼柔驚喜,慌忙起身開門,只見門外站立著一身著鎧甲的女子。

    “敢問大人,可是女皇召見?”

    巫曼柔急聲問道,對於女子初始的無禮、霸道也不介意。

    “未曾!”那女侍衛否認。

    “不是?”聞言,巫曼柔一臉黯然。

    “秦公公吩咐將你帶至殿前候著,至於女皇是否會召見你,那誰也說不準,但幾率還是較大的。”女侍衛見到因為自己的否認,巫曼柔變得失魂落魄,不忍心,便解釋了一句。

    “好,煩請大人稍等,待曼柔收拾一番。”巫曼柔深深的吸了一口,壓下了那股頹然,重新振作精神。

    淩晨三刻,巫曼柔在女侍衛的帶領下,通過了一道道關卡,進入了人皇域最為尊貴的地方--皇宮!

    瑞彩升騰,仙光瀰漫,一股股神秘晦澀的氣息在皇宮深處若隱若現,蟄伏著一尊尊強橫的存在。

    “這就是一個皇朝的底蘊嗎?”巫曼柔暗暗心驚,感慨果真是傳言誤人。

    僅僅自己能感知到的,就已然強過祖巫部落。但,僅憑自己修為又能感知多少呢?恐怕我無法感知的更多吧!

    這麼推測,這古鳳皇朝底蘊驚人啊!

    “這不會是一個古鳳皇朝挖的坑吧?”巫曼柔回想著外界傳言,不禁暗暗心驚。

    外界盛傳,古風皇朝已然沒落,連自身疆土都無法完全掌控,疆土內的勢力對於古鳳皇朝的命令也是陽奉陰違。

    隨之,便是一個個勢力如雨後春筍一般,在人皇域冒出,使得古鳳皇朝對於人皇域的掌控進一步下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