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西難島你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海拔3200米。

    氣溫14℃。

    山風吹在皮膚上有點涼,空氣不錯,如果醒來后能發現體重不是和身高的數字一樣,身材橫豎看起來都像個球,那么這真是個不錯的早晨呢。

    黑暗。甜蜜的黑暗啊,永不醒來就好了。

    睡夢中也能感受到,恐怕清醒的世界并不會多美妙。

    黑暗中的懷抱又溫暖又香甜:“琴琴,我不在乎你的身材長相,我看到的一直是你的內心!”去你MLGB的,你以為自己在演言情劇?老娘是誰?老娘是母霸王龍袁琴琴,從小都是!渣男去死吧!Pia!掙脫開來,一巴掌甩在渣男的臉上,打得家伙只能翻滾求饒,MD,手還挺疼。袁琴琴搖搖晃晃。

    “我怎么在晃?”袁琴琴睜開眼睛,所見風光甚好,藍天白云在身邊,鳥鳴森林在腳下。

    我,了,個,大,去呀。

    袁琴琴坐在駕駛室里,跟朋友借來搬家跑路的二手便宜實用經濟小貨車,車門已開,半個車頭掉在懸崖外面,整個車蹺蹺板一樣,搖搖晃晃的。

    袁琴琴想哭,心里突然想到眼淚會不會增加重量?于是不敢哭了。自己已經夠重了,現在一定要冷靜,不要妄動。

    事情的經過不斷閃回,大概就是這樣的:

    大雨滂沱的夜晚,24小時的琴惠超市卻在雨夜中大門緊閉。

    幾個混混從面包車上跳下來,領頭的徑直過去碰碰碰的拍響了卷簾門。

    “死肥婆!快開門!我們知道你在里面!給老子把門開開!”“老板娘,不開門別怪哥幾個不客氣了!”敲門聲混雜著叫門聲,亂成一團令人心驚。

    門里,穿過凌亂的收銀臺,層層倒地的貨架,一個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小琴吶,你說你明天要回來,那收拾的怎么樣啦?明天怎么安排的?有沒有個人幫你的忙啊。你在哪里啊,什么聲音這么吵?”

    咚咚咚,敲門聲一聲急過一聲,一個穿著雨衣的胖胖身影在亂糟糟的屋子里忙碌的翻找,終于在抽屜下面找到了一個信封,袁琴琴把這信封在闊敦敦的胸口捂了捂,趕緊貼身收好。

    拿起電話湊在耳朵邊。她壓低了聲音,不安的望了望門口“媽我不跟你說了,我挺好的,我今晚上就回來,你和爸爸記得給我留門啊。”說著掛了電話。

    門口幾個提著家伙事的混混不耐煩了:“兄弟們給我砸開!”

    敲門聲升級,卷簾門哪經得起這個折騰,早響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鄰居害怕的趕緊關門關窗,拉黑了燈。

    帶頭混混叫住兄弟們:“去兩個人找找看,別還有后門。”

    袁琴琴輕手輕腳的摸到后面的玻璃門邊,偵查。

    果不其然,兩個混混雨衣掛在身上,正朝著后門出去的小巷子口走過來呢。別說小流氓還挺有智商,居然知道堵老娘的后門了。

    袁琴琴覺得自己是抵抗侵略的女英雄,望了望自己的逃生工具——找朋友借來搬家的一輛滿載小貨車。

    看了看后巷子的斜坡,估摸了一下,心一橫:知趣的就別上來攔我,否則撞死了別怪老娘。

    袁琴琴轉身又進了門,從窗臺上拿了個瓶子樣的東西,輕輕發動車子,悄悄的朝巷子口溜過去。

    兩個五顏六色的小青年正抽著煙,凍得發抖,突然聽見巷子里傳來一點點聲音,知道”魚”多半要溜,眼神示意了一下對方,小心翼翼朝巷子里去。

    誰知突然沖出一輛小貨車,從駕駛室里伸出來一只靈活的胖胳膊,拿了點燃的酒精燈朝其中一人的腳邊猛地一砸,轟的竄起了老高的藍火,點著了這小混混的鞋褲子。

    大驚失色的慘叫聲哇哇響起。

    另一邊那人想就著沒關的車窗爬上車來,那個靈活的胖女人一回頭點著了手上的打火機,嘿嘿一笑:“小子,1塊錢一個的新打火機,就送給你了唄!”

    開著最大檔的新打火機不負眾望,頓時點著了小青年梳得整齊編起來的小胡子,小青年一邊撲一邊哭的不要不要。袁琴琴吐槽,喲喲,這可不是要毀容了吧。

    K。O。

    一腳油門,不去管后面烏泱泱慘兮兮的一群追兵,袁琴琴心里已經緊張過了頭,反倒品味出了許多的刺激。小貨車在雨夜里暢快的奔跑,憑著熟路的優勢七繞八拐的甩掉追兵,很快就出了市區。

    繞上盤山公路以后,也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其它的什么,自認強悍的胖女人袁琴琴終于也覺得自己有點撐不住了,手腳都在抖,踩下剎車,趴在方向盤上大口喘息起來。

    本來就不好的看的臉被壓得更難看了,明明知道自己不好看,可是怎么抵擋得住這樣不好看的自己也有人欣賞呢。

    半年前,她還以為自己找到了真愛,有一個斯斯文文的男人每天來她這兒買一朵紙折玫瑰花,還送她情書。

    兩個人在一起也算甜甜蜜蜜,可是之后不久,才知道那男的身負巨債,不但惹來討債公司三天兩頭上門,到頭來居然還順走了她的存款,自己跑路了。

    自己苦苦打拼開起來小店,頓時面臨家破人亡,真是人生神轉折。

    拿出胸前藏著的那一封情書,袁琴琴在心里罵死了自己,你以為自己真是個會有人愛的女人嗎?

    看看你做的這些事兒,錯信的那些人,統統說明了,你不僅長得像豬,更是個豬腦子。做人怎么能這么蠢?……。

    這辛辛苦苦找回來的情書,此時也變得猙獰起來,渣男!我要忘了你!揉成一團丟出去,心里說不出是輕松還是心酸。袁琴琴覺得自己真是有病。

    摩托車轟鳴聲由遠至近,袁琴琴抬起紅腫的淚眼抹了一把,往后視鏡里一看,雨夜里幾輛被繞暈的摩托車最終還是追了上來。

    她沒想到他們會這么鍥而不舍,心里一慌,趕緊一腳油門朝前瘋跑,盤山公路彎道多,但是她卻不敢減速,哪怕是平時,小貨車也絕對跑不過摩托車。

    這要是被抓住了,她拿什么錢去填補渣男留下的無底洞?說不定還要帶累在老家的爸媽!

    帶頭的混混車技極好,之前被她繞路騙了過去,這下魚就在眼前,說什么也不肯放過她,也是加緊了油門,眼看就要追上小貨車,準備上去逼停袁琴琴,袁琴琴卻眼前一花,前方彎道上突然拐過來一輛重型貨車,車頭開著的遠光燈晃得袁琴琴心慌意亂,手腳俱抖之下腦中一片空白,實在太貼近,車速慢下來也是要撞上,猛打方向盤,左還是右,右還是左??!!

    轟——轟轟——!!

    隨后就是一片空白,所以自己這應該是沖下崖壁了。袁琴琴做了結論。

    然后呢。

    接下來呢。怎么下去?

    咕嚕嚕嚕……。

    ……

    臉上的表情變成一個大寫的囧字,袁琴琴沒想到自己的身體如此抗壓,這種情況下,不是應該嚇得啥都不知道了嗎,可沒等她想出怎么下去,她就華麗麗的,餓了。

    她僵住了,不能動,肚子卻不合時宜的響起來。

    如果她不是在懸崖上掛著,肚子餓還真不是問題,她出門之前把店里的東西全都打包好了,就裝在后面的車斗里,本來準備帶回老家接著賣的。

    可現在別說回過頭去拿,回過頭看一眼,都有可能車毀人亡。

    正在兩難之時,一絲絲詭異的氣氛充滿了車廂,她的余光瞄到了后視鏡。

    袁琴琴死也沒想到,出車禍就算了。居然還會面對這種情況!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正常!她剛剛后視鏡里看到了什么?誰能告訴她這TM是什么?!救命啊!!誰來救救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36266_84_841-m
魅醫傾城:逆天寶寶腹黑爹
作者 相思梓
上輩子她心盲眼瞎,把仇人當恩人,最終落得慘死下場。睜開眼卻回到了十年前,極品親戚正要挖走她腹中...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