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來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頭說不清是鳥還是貓的動物正朝這邊飛來,看體型,不是很大的樣子。樣子……。

    隨后她就知道了:你看起來不是很大那是因為人家剛才離得遠!

    現在呢?這大怪物伸開翅膀,能覆蓋住兩個小貨車的長度了,仔細看會發現它毛發黯淡無光,似乎營養不良。

    妖獸窮奇的翅膀有力,轉瞬即至,小貨車終于堅持不住,在窮奇翅膀帶起的大風下嘎吱一聲一頭栽下去。

    窮奇放下口中的獵物,正奇怪這掉下去的是個什么東西,突然車里響起一陣堪比殺豬的尖叫來。窮奇舔舔嘴唇,嘛,原來那個怪箱子里面裝著又一個獵物——~。

    窮奇從遠方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找了許久才找到西難人的村落,好不容易掏出一個看起來能吃的來準備吃了,結果跑出好多人來對著他又是放火又是放箭戳。

    放在平時掃蕩了這個村子也就是分分鐘,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來到這里后竟然實力大減,一時間竟無力應付,差點都要交代了!只好抓住獵物,先回老巢再吃。沒想到回家還有驚喜,那個箱子里的人聞起來像是能吃的樣子!

    我撲!

    咬住,扔回窩里。小CASE嘛嘿嘿嘿。舔唇,餓。怪箱子太重,用力過猛,勞資要虛脫了。

    小貨車栽倒的一瞬間,袁琴琴看到越來越接近的大地,嚇得緊閉上眼睛,本能的大喊大叫,可是不一會兒她就發現自己竟然無傷降落了!然而高興不了多久,她發現比摔死好不到哪兒去的悲劇又發生了。

    窮奇像一只大貓,一雙威武的厚掌上鐵爪尖銳,不斷地在車頭部分又抓又撲又咬,鋼鐵堅固,窮奇虛弱又才耗了大力帶回車子。

    爪子在車身上制造出了不少劃痕,大犄角打壞了車窗,獠牙咬凹了表皮,但是始終無法把袁琴琴這坨鮮美的肥肉抓出來。

    窮奇不耐煩的大吼響起,袁琴琴的膽都快破了,窮奇餓得不行,干脆暫時放下了怪盒子,打算先吃那個已經昏過去的獵物。

    “獵物”艾草在地上昏昏沉沉的躺了一會兒,此時卻恰好醒來了,看到窮奇張著腥臭的大嘴朝自己咬下來,驚恐的發出了高分貝尖叫。

    袁琴琴不禁回過神來:這里竟然還有人!太好了!

    車門早就被窮奇拍變形了,重重踹了兩腳,吱呀呀應聲而開,破敗的撞在車身上。

    那頭尖叫聲已經劃破了長空,窮奇撕咬著艾草的手臂,可憐的女人像紙片一樣被咬得帶起來,死死抓住窮奇臉上的皮毛,一邊尖叫一邊死命掐,揪掉了不少毛。

    窮奇下了力氣,艾草手臂眼見就要斷了。

    袁琴琴見狀大急,然而她相信胖子的智慧不全在腦,還在脂肪。

    越急反而越冷靜,開始搜索起自己手邊能用的工具來,車上滿載的除了自己微薄的家當之外,還有整個小超市剩余的貨物,刀具工具零食都不少,可是面對這個跟小貨車一樣大的大家伙,都顯得杯水車薪,……。

    艾草已經不發出叫聲了,只有絲絲的痛吟。

    袁琴琴拿定了主意,幾把扯掉原本就側斜在地的小貨車上捆扎結實的粗繩子,貨物滾了一地。

    看了看那邊慘烈的戰況,再不快來不及了。

    “大怪貓!!看這邊!!”袁琴琴大吼,成功吸引了窮奇的注意,窮奇丟下艾草轉頭,艾草努力的撐起身子,看到對面的袁琴琴,也認不得那是誰,見是個人,只能使出全身力氣痛叫:“啊!快跑!快跑啊!”傷口和腹內都一陣陣絞痛,她再顧不暇。

    窮奇向下曲起腰,兩爪一前一后蓄力,嘴里發出威脅的低吼,一看就是要馬上撲上來撕咬的樣子。袁琴琴一邊注意著大怪貓的動向,一邊手腳不停的從貨物里翻出一箱鞭炮,老娘讓你見識大的。

    吼!——

    啪啪啪啪啪。。。!

    一片火花四濺,撲到一半的窮奇受到驚嚇連忙停住后退,趴下了毛茸茸的耳朵,畏懼的伏低身子,翅膀不安的張開微撲著,一邊虛張聲勢的低吼一邊整只向巢邊貼去。嚇死爹了,這坨究竟什么怪?

    袁琴琴的認知里,動物本性畏火,她雖然并不知道她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里,許多事其實已經跟她所在的世界大相徑庭。

    然而窮奇作為陸空兩棲的獸類,卻是剛好對癥,更何況傳說中總說鞭炮本來就是發明出來對付怪獸的。看到窮奇的反應,袁琴琴想想又要給自己點個贊了。死到臨頭總有急智嘛。

    看到效果,袁琴琴更勇猛了,手里還在噼啪作響的鞭炮朝窮奇一扔,順手又點一掛,三千響。

    窮奇又氣又怕,不敢靠近,氣得張了大嘴朝著那坨肥肉不斷的大吼,袁琴琴看準了一扔,窮奇與鞭炮完美的糾纏在一起,大驚失色的妖獸撲騰著身子掛著鞭炮飛出去,一邊甩一邊甩不掉。

    噼噼啪啪的越響越遠,最終看不見了。

    袁琴琴趕緊來到艾草身邊查看她的傷勢,她這才發現,這個妹子穿著怪異的獸皮和粗麻布縫制的皮裙。這是,“土著?”

    看上去年紀不大,清秀小臉上擦傷抓痕都有。半邊身子鮮血淋漓,一只手軟綿綿的耷拉在地,一只手卻捂著肚子,一直弱弱呻吟。

    看到那圓滾高聳的肚子時,袁琴琴簡直不可置信:“你,你居然懷孕了?”她不敢想象,一個孕婦被怪獸一路抓來,又抓又咬又撕扯是什么滋味。更難得是這妹子如此堅強,居然沒有死。“你等著,你等著,我,我看看我怎么幫你……。”

    “幫我……。”艾草用盡全身力氣,卻只發出了虛弱的聲音。

    袁琴琴停下在一堆家伙事中亂翻:“什么?”跑到傷者身邊,耳朵貼近她的臉。

    “幫我……,接生……,幫我……。”

    “你你,你要生了?”饒是她袁琴琴從小到大都是啥都不怕的母霸王龍,此時此刻也懵逼了。怎么辦?怎么辦?腦子里除了這三個字,啥也沒有了。

    她的小超市什么都賣,然而就是沒有什么醫療用品,唯一的醫療用品是創可貼,要說大一點的,衛生巾算不算?

    袁琴琴觀察了一下地形,這里空氣干冷,自己趕走怪貓折騰那幾下以后,有些高原反應,可見其海拔之高,周圍都是典型的風化巖,無數個被風侵蝕的獨立大石柱,聳立在山脊,起霧了,看山腳時一眼望不到底。

    她們現在所在就是其中一個靠近山壁的大石柱上,有巨大的崖石伸出來擋住石柱上方,那個大怪貓很聰明,知道把巢筑在這里,安全又防雨。

    不過也只有它能來去自如了,袁琴琴目前是糟心得沒空想,待會兒怎么下去。

    就地整理出一片空地,拆了點窮奇做窩的枝枝椏埡,架起爐灶點上一堆火,拿小鍋子燒了桶4L純凈水,又去拆了幾包干凈的浴巾墊在艾草身下,這個可憐的女人一直在默默用力生孩子,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起把她泡成了一個血人。

    袁琴琴端了裝溫水的小盆子和干凈毛巾給她擦拭。

    艾草一句話也說不出,只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把他和她的孩子生下來,他已經不在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孩子,自己多半也早就跟他一起走了,這個孩子成了她活下去的支柱,可是現在,恐怕她也要死了。

    即使一直沒力氣看,她也知道身邊有一個奇特的人在照顧自己,這種感覺異常踏實,猶如羽郎在護著她時一樣……。

    她睜開眼,看到了一個寬厚敦實的胸膛,一張圓的注意不到五官的臉,胖到她能直接忽略她的性別。

    艾草從這張胖臉上看到了疼惜愛護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些訝異:在這個人命如蜉蝣的時代,對陌生人嗎?

    她和丈夫五年前為躲避追殺,無意中來到西難島,這里是傳說中四神遺忘之地,在這里神魔之力全都趨近于無,傳說中的遺忘之地寸草不生,毫無生機。

    然而他們到這里以后,卻發現情況似乎也沒有傳說中那么糟。

    和丈夫一起,和村民們一起,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靜生活,雖然艱苦,卻多么美好啊。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邊滑落。

    我沒力氣了,羽郎,我就要來找你了,艾草平靜的想。

    袁琴琴看到艾草突然眼目緊閉,不再用力,似乎沒氣了一樣,心頭一震,這一天來她遭遇了太多詭異離奇的事,此時此刻面對這個被她救下卻又快死了的女人,她一直以來強撐住的一口氣也快要泄干凈了。

    她拍著艾草的臉,嗓子發出有些發啞的聲音:“你醒醒,你醒醒不能睡,加油啊孩子就快出來了,”她才不知道孩子是不是快出來了,可是電視里都這么演的,母親一聽到說孩子快出來了,就算死也會詐尸活過來。

    “呼吸,呼吸啊!孩子就快出來了,真的快出來了,”她掐了艾草的人中沒反應,又覺得是不是應該做心臟復蘇,兩只手交疊在艾草胸前,用力一下一下按壓下去。

    艾草在一片溺死人的黑暗中突然感受到一陣陣重壓:別壓我……,好重。

    好重……。

    艾草睜開眼睛,深深吸氣。

    “總算是緩過來了,來,跟著我,吸氣,呼氣,吸氣,用力,來,孩子出來了,不騙你真的,”大顆大顆的淚珠打在艾草臉上,她居然就真的聽從了這個人的指引,隨著她的節奏,好似力氣都恢復不少。

    荒島上的西難村,火紅的天邊正在慢慢亮起,一輪薄日漸漸升起,與明月并行空中,紅的瑰麗,白的圣潔。

    族長桑姥姥拄著拐杖坐在編織細密的草墊上,一夜沒有睡。火塘里的灰燼散發出點點紅光。

    最近的西難荒島不太平,不知道哪里來的一些兇獸屢屢進犯,島上的人和動物紛紛被獵殺,海中的鮫人不在深海游曳,反而反常的游到近海來,蠱惑年輕的青壯,村子里走失的人越來越多了,連帶著自己干女兒艾草的丈夫,也死在了怨海中的鮫人手上。

    “族長媽媽!不好了,艾草被一只奇怪的妖獸抓走了!”裹著粗麻衣的大漢闖進草屋里。桑姥姥抬起頭,努力辨認了一下才看清,門口站著的人是艾草的鄰居,阿耶格,還有一些人似乎也被驚醒了,跟在他身后。

    “阿耶,這是怎么回事。”桑姥姥的聲音威嚴冷靜,讓慌亂的人頓時心里定了定。

    阿耶格進來火塘邊跪坐在族長腳邊,其他人也紛紛跟進來:“我剛才起來,要去看我們圈養的仔豬。結果看到一只長著翅膀和犄角的老虎掏開了艾草家的房子,我連忙叫了大伙兒一起去追打,那會飛的老虎把艾草叼起來就飛走了!實在是追不上啊,族長媽媽,你向來有辦法,你告訴我們該怎么辦?“

    又有人說:“是啊,村里的人越來越少了,這個島怕是住不下去了——”

    恐怕是經歷了接連的失蹤,又目睹了艾草的慘狀,阿耶格的內心已經在恐慌中崩潰了,他喘著氣,強忍著淚水。

    桑姥姥沉吟道:“元鼎大陸的西面,有座歸山,這山上有虎,生犄角,背生雙翅,名窮奇,傳說此虎,喜歡吃最善良的人。元鼎大陸距離西難島,可不僅僅是隔了一片怨海那么簡單,這窮奇獸,怎么可能飛到這兒來了……”

    眾人面面相覷。

    “四方神庇佑……。”桑姥姥舉起手上戴著的黑色石頭珠串,貼近額頭祈禱。

    過了好一會兒才對著眾人緩緩的說:“我們西難人,最初,也是從元鼎大陸漂洋過海而來,就是為了躲避戰亂,以避免滅頂之災,然而,世上的人、事、物,無不是來而有往,始而有終,生而即滅的……。”

    這原是自然勤勉的荒島人一貫的雞湯哲學,此時阿耶格聽了這話,卻無法平靜,一時難以自制脫口說道:“難道就這樣見死不救了嗎?”

    “艾草平時給大伙醫病,她和她的丈夫還曾經幫助過我家,花三年時間才治好了我母親。”人們聞言紛紛點頭稱是。

    一時間大家亂哄哄的。

    “她的丈夫這才無端落海淹死了,她還懷著孩子就要生產。無論如何,我阿耶格是要去把人找回來的!”這漢子說完,立刻站起來,一刻也不想停似的想要分開人群沖出去。

    眾人攔他:“阿耶格,冷靜點”“阿耶格!”

    “等等——”桑姥姥杵杖站起來。“我老婆子嘛,要跟你去。”說著帶頭往外快步走。

    一邊走一邊數落起小伙子:“你怎么還跟小時候一樣,不愿意聽我把話說完嘛。我們吶,即便是如蜉蝣一般,為了活著,也要與天地相爭。艾草是我的干女兒,我怎么可能不救她。”

    “再說了你既然來找我,就說明你自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既然只有我解決得了,你就應當把我的話聽完……。”

    眾人被碎碎念得一個頭兩個大。桑姥姥則在前頭一邊念叨一邊走走停停,時而抬頭看看樹冠,時而摸摸腳下的泥土。

    跟著看似慢吞吞的桑姥姥,竟然腳程卻并不慢,平日里打柴要走半天的路程,他們如今只用了半個時辰。

    “這里再走就要到鳳巢峰了。”桑姥姥抬頭遠望,目之所及的地方,果然有座山峰高聳入云。

    “那兇獸如果把艾草抓到了鳳巢峰上去,可就不好辦啦”有老獵人接話。

    “那上面,只有石頭,鳥都不愿意去。人更爬不上去了。巖壁光滑,手腳都沒有地方下。”

    想起那頭兇獸,阿耶格默默握緊了手上的剔骨刀。

    *****

    鳳巢峰下,桑姥姥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

    阿耶格著急:“族長媽媽,為什么不走了?”

    桑姥姥用手勢制止了他的追問。拿起手中的黑石串,放在額前輕輕祝禱,珠串竟然發出了輕微的藍光。

    “啊!”桑姥姥的手仿佛觸電一般抖了抖。她驚呼一聲,喃喃的道:“神魔之力,神魔之力竟然在西難荒島出現了。”

    言畢又拿起珠串,用另一種禱詞輕聲細念,一張光滑的鏡面出現在桑族長的神識中,內中顯出了模糊的景象來。

    良久她放下祝禱的雙手。

    阿耶格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急急的說:“族長媽媽,究竟怎么了?艾草現在還生死不明呢!”

    “阿耶格。”桑姥姥眼眶微紅。

    干癟的嘴唇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只能對著大伙兒說出來:“孩子們,我們來晚了,艾草,已經去了……。”

    “什么?”阿耶格驟然眼含淚光。

    “剩下的路,我一個人去就行了,兇獸已經被天命者趕走,你們在山下等我,準備一些衣物,”桑姥姥深深看了一眼阿耶格,“給艾草的孩子。”

    眾人體味著桑姥姥的話,都是莫名。

    什么天命者,他們從沒聽說過,西難荒島之所以是西難荒島,就是因為它是四神遺忘之地,神魔之力都無法到達的地方,為什么又會出現了神魔之力?

    還有艾草,她一個弱女子,是怎么在獸口中余生,又生下了孩子呢?沒有一個問題能有答案。

    桑姥姥的黑石珠有了神魔之力,似乎有了之前沒有的威力,她用手中的黑石珠輕觸了石壁,石壁上漸漸生出一級級階梯,桑姥姥登上石階,階梯在她腳下延伸。

    有人想要跟上,一腳踏上石階,卻紛紛踩空,好似那里只是空氣。

    桑姥姥沒有想到西難島先民留下的預言今日就成了真,一步步踏上幻化出來的階梯,她不知心里是何感受。

    從年輕時候起她就向往神魔之力,她除了是西難荒島島民的族長,還是他們的大巫。作為大巫,沒有不追求無上神力的,沒有不臣服于種種神跡的。

    她在西難荒島修行一輩子,修出的神力微乎其微,無知島民覺得神奇,只有她自己知道,實在太微渺了。比起元鼎大陸,那片受四神眷顧的大地上的人們,不值一提。

    先民預言,只在大巫壽終前口口相傳給下一代大巫:天命人將為西難荒島帶來神魔之力,還會顛覆整個元鼎大陸,引領一個時代結束更迭,追隨天命人,西難人不必再過與世隔絕的生活。

    這是一個多么可怕的人啊。她不禁因為快要見到這個人,而感到渾身戰栗。那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她在占卜的幻像中看不清楚,只覺得高高大大的,一定是個強壯俊朗的青年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25489_84_841-m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作者 與君高臥閑
  (絕寵1V1強強聯手、無誤會無虐超打臉爽文)
  她是強大組織的試驗品,為獲自由...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