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的記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種爭論根本就不會有結果。

    才說了幾句,趙夑就被總部一個電話叫走,想必是大本營的上級,囑咐他,好好伺候聯合國總部派來這群的“法爺”。審查上出了問題,于軍方、于外交層面都是個麻煩。

    軍隊雖然是個信奉鐵與血的地方,對官僚主義的那一套不可能完全置之不理。該走的程序都得走到。

    蘇顏仍舊帶著淡淡的微笑,獨自坐在靠墻的位置,抿了一口純凈水。

    的確是沁人心脾的涼,涼得就像十五歲那年夏天,輕輕撫在她額頭上的那只手。

    蘇顏十五歲時,在K市有名的重點中學就讀。爸爸剛剛升任K市的********,僅僅四十五歲,年紀輕輕就躋身市一級的領導班子,正是大有可為的時候。

    在省上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下,K市剛剛納入國家規劃的經濟新區。

    遇上這樣百年難遇的政-治機會,這位從省廳下放鍛煉的蘇書記,帶著市委市政府的班子干了不少大事,完善城市規劃、提升環境設施、整頓K市里里外外的治安,樁樁件件,擲地有聲。

    也許就是因為太敢打敢拼了,外界紛紛猜測,蘇書記的大刀闊斧,砍了以前藏在地下的一些“生意”,斷了某些人的財路。

    所以,在K市治安日趨變好,吸引得游客和投資紛紛慕名前來的關頭,********的獨生女兒蘇顏,才會發生那樣的事。

    某天放學后,接送蘇顏的專車在路上出了點事故,只晚來了不到十分鐘。就這一支煙的功夫,蘇顏就在K市實驗中學的大門口失蹤了。

    監控上能看到,她被人連推帶搡地上了一輛無牌照的小轎車,整個過程快如閃電,旁人根本來不及阻攔。警方事后推測,這輛小轎車和車上的犯罪分子早就“踩好了點”,而且是老手。

    就連那場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也是提前計劃好的。

    蘇顏從昏睡中醒過來時,人已經關在一個廢棄的地下倉庫里。

    K市的郊區有不少這種地下倉庫,多數修建在K市治安最混亂的幾年。這種黑倉庫沒有備案、沒有牌照,不是內部的人連地方都找不著。

    表面上,說是那些家庭作坊或者小工廠用來堆放殘次品或者廢料的。但“道上”的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個幌子,倉庫的背后,跟K市那些“地下生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關押素顏的這間倉庫,整個完全埋入地下,就靠一個小小、直徑不足二十公分的管道換氣,別說通風了,就是呼吸大口一點都憋悶。墻壁四周都是水泥封死的。

    倒是有電——一個昏黃的燈泡是唯一的光源,沒日沒夜地亮著。

    在地下封閉的空間,蘇顏不知道白天黑夜,只能靠綁匪送來的一日三餐猜測時間,對方都非常謹慎地蒙著臉,不讓她看見。

    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什么事兒也沒經過,一開始當然是哭,連哭帶叫,喊得嗓子都啞了。等到她發現這倉庫封閉得連半點哭聲都透不出去,才明白對方為什么放任她哭喊,根本沒用!

    退一萬步講,就算感覺到被警方盯上,要撤退,對方只要封死唯一通往地表的小門,再用土把門洞填平。沒有任何人能找著她,這悶不透風的地下室就是她現成的墳墓。

    這個十五歲的女孩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沒日沒夜的恐懼,再加上地底悶熱潮濕,蘇顏很快就生病了,持續的低燒侵襲著她,一張臉病得蠟黃,又泛著極不正常的紅。

    犯罪分子看來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也沒有人會給她請醫生,任由她燒得神志模糊。

    在蘇顏消失的第二天,一封信就送到了她家。

    信是通過那種私人開的同城快遞公司送來的,在市中心廣場攬收,匿名。當時過來過去的人多得要命,攬件的小哥兒連對方長什么樣都不記得。

    所以就算K市公安系統的頭頭腦腦都在蘇家待命,居然拿這封匿名信一點辦法都沒有,所有的追蹤手段都使不出來。難怪對方如此大膽。

    信的內容就兩行,簡單明了,先要一百萬,現金,怎么交錢隨后等待通知。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要錢只是個幌子,信的真正的用意在第二句,奉勸蘇書記的手“不要伸得太長”,“沒有乾坤圈,就別來鬧東海”。

    在蘇書記無論如何也拿不出百萬巨款,急得團團轉。他的夫人在家里也是以淚洗面,不知該如何是好。還好省上對這個案件非常重視,派出了一些對K市非常了解的專家過來幫忙。

    多方努力下,警方根據線報和對K市多年的了解,逐漸挖出了所有可能藏匿人質的地點,并且最后,將范圍縮小到兩個。其中一個,就是郊區的這個隱秘倉庫。

    那么問題來了。

    首先,兩個地點非常相似,綁匪又是非常富有經驗的老手,極有可能在兩個地點都布置監視。警方一旦動作,萬一判斷錯誤,不能一舉成功,那么反而打草驚蛇,對方狗急跳墻,說不準蘇顏性命難保!

    第二,還是地形問題。這種地下倉庫大部分都是全封閉式,埋在地底下,易守難攻。對方又是刀口舔血的亡命徒,警方動作稍慢一點,對方分分鐘都可能殺人滅口!

    直接強行破拆?

    誰也不知道書記千金綁在什么位置,爆破只要出現一個小小誤差,把人埋在地底下或者干脆炸到人,一樣是非死即傷。

    正在所有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當時還是軍官學校學生的趙夑站了出來。

    當時,趙燮就讀于某所著名的軍校,偵查與特種兵指揮專業,正兒八經的少年軍官!

    只不過因為還沒有下放軍隊基層鍛煉,當時的趙燮,身上并沒有多少軍旅的影子,看起來就是個清秀的大學生,甚至,因為那一雙明亮深邃的眼睛,配上偏白的皮膚,整個人看著有點繡花枕頭。

    趙夑的父親,正是蘇書記的司機,就是他因為交通事故,間接導致了蘇顏的失蹤。為了這件事,趙叔寢食難安,陪著蘇書記一家沒日沒夜地熬著,卻也想不出任何辦法。

    趙夑正巧休假在家,他站出來,所有人都是意外的,還有些難以信任這個清秀的少年,直到聽完他的整個計劃。

    計劃之縝密、可行,遠遠超過普通人的心智和膽量。只能說,趙燮從那個時候,就展露了他作為未來隆國最優秀的特種兵,所具備的過人素質。

    但當時,所有成年人都猶豫了。包括警察和蘇書記本人,誰也不敢拍板,讓一個還在上學的孩子,去執行這樣沉重兇險的任務。雖然經過反復考慮,的確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

    最終,還是趙燮的學校拍了板,特許他作為一名隆國的軍人,參與執行這件特殊任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634938_82_827-m
重生暴力女學霸
作者 麥子米
  又名《重生暴力軍妻》。首先聲明:這是一部爽文!非常爽!
  職場麗人被閨蜜陷害致...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