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害怕,有我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天,天剛黑透,正是傳說中的月黑風高殺人夜,連風都透著兇險。

    地下倉庫外面巡夜的是四個人,也就是兩兩分組,往倉庫周圍幾十一百米轉一轉,人更多了也是浪費,還暴露目標,這四個人對自己的身手也相當自信。

    結果第一個人慘叫一聲就躺了——身手再**,也怕黑磚拍倒,正是悄默聲的這一磚,當即就拍得這人一聲嚎叫。

    罪魁禍首立即就給另外三個人抓住了,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空長著一米八的大個子,還有一張白凈好看的臉,小白臉標配。被人按在地上動彈不得,樣子別提有多慫,就剩下嘴硬。

    剛剛吃了虧的匪徒當即有怨報怨,干脆利落,照著腦袋就是一磚,血流了男孩一臉,旁人這才開始問話:小兔崽子干嘛的?

    “找我女朋友!”趙夑掙扎著說:“你們是不是抓了顏顏?你把她還給我!”

    搞了半天是個弱智,還跟綁匪打商量。

    “喲,愛情至上呀。”對方一個人玩弄著刀子接話:“就說現在的大學生沒啥用,學校里不好好念書,就知道談戀愛。現在怎么樣,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另一個接著就吐了一口痰:“等你到了老子這個年紀,就知道女人都愛錢,就是仙女也沒有命重要!”

    “我爸爸是警察,你們敢傷害我和顏顏……啊!”趙夑弱弱地剛說半句,一把十幾公分長的刀直接擦著頭皮“唰”地一聲插進土里,當場就把他嚇懵了。

    “******閉嘴!要不現在就替你挖墳!”

    “小白臉”當即閉了嘴,頂著一腦袋血戰戰兢兢,看來嚇得夠嗆。嚇唬他的幾個匪徒得意地交換眼色。

    但是,嘴炮歸嘴炮,死不了人。真要下手,他們還得掂量。

    這四個人都是小嘍啰,平時,老大吃肉他們喝湯,在維南的叢林里“運貨”跟在這K市郊區殺人可不一樣,對方只不過是個****學生。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愿意真豁出去。

    “怎么辦?”

    “這倒霉孩子,看見咱們的臉沒有?”

    “應該沒有吧……黑燈瞎火的,一下子就拍倒了。”

    “算了算了,先不管了,跟他小女朋友扔一起,形勢真不對,兩個一塊——”那人做了個可怕的手勢,罵罵咧咧地說:“反正這邊也混不下去了,老大說了,不行就逃到維南那邊去……”

    后面的話難以聽清,咕噥了幾句,不知道是哪個人把趙夑拎起來,一米八的大個子,硬生生捆得像小雞仔一樣,連拖帶踹扔進地下的“監牢”里去。

    蘇顏的低熱早已經轉成高燒,整個人都燒糊涂了,眼睛都睜不開,感覺自己就快要熬不下去。

    迷迷糊糊間,旁邊多出來一個人,跟她一樣五花大綁,臉朝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昏迷。

    現在關押了兩個人,那幫家伙不得不格外小心些,于是分出一個人呆在地下,大眼瞪小眼地監視這兩個孩子,說好兩個小時輪換一次。

    守第一撥的家伙,在悶熱腥臭的空氣里汗流得像洗澡,瞪著地上兩具直挺挺沒動靜的“尸體”,心里直罵娘。

    很快到了后半夜,看守的人換過一次。

    這個體壯如牛的家伙勉強打起精神看看時間,差一分鐘四點,正是人體最疲勞的時候。

    毫無防備地,趙夑突然整個人從地上竄起,誰也不知道他身上結結實實的繩結怎么就開了,他沒有半秒猶豫就向看守撲了過去。

    他知道這些人有槍,所以只有一次機會。

    然而,面對這個大學生,對方根本都沒想到要拔槍,他做出了最錯誤的判斷——手伸向靴筒。把刀藏在靴子里,這是維南那邊的傭兵最常見的習慣之一。

    腦殘的綁匪,見慣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質書生,他嚴重低估了這個看似“繡花枕頭”的大男孩,這可是接連三年特種兵指揮學院的特優生,后來的“隆國兵王”——“龍魂”特戰隊的前沿指揮官!

    就在一瞬間,趙夑架住他拿刀的手,“咯”地一聲,壯漢的手腕應聲而折,被他擊倒在地!

    刀落入趙燮手中,反手甩出,“啪啦”一聲脆響,燈泡應聲而滅。

    室內陷入完全的黑暗。

    在黑暗中,匆匆爬起來的綁匪滿腔怒氣,抱著受傷的手腕,發誓把這個膽大妄為的男生碎尸萬段!但在突然降臨的黑暗中,他徹底失去了目標。

    被突然的黑暗刺激,蘇顏用盡全力睜開眼睛,充滿恐懼地四處張望,試圖捕捉哪怕一絲光線。

    這時,有人猛然抱住了她,不等她尖叫出聲就捂住她的嘴,在耳邊低聲說:“蘇顏,別叫!”

    趙燮用力抱起她,往提前計算好的墻角靠過去。

    一切都發生在剎那間。

    外面一聲巨響,顯然出了亂子,有人將鐵門擰得嘩啦啦亂響,不等他打開,,又是一聲可怕的巨響。

    在疾病和驚嚇的連番肆虐下,蘇顏幾乎陷入昏迷。每一聲巨響都令她不自主地瑟縮肩膀,像受到驚嚇的小動物。

    抱住她的人,用一只手掩住她的耳朵,把她緊緊抱在懷里。每到兩聲巨響的間隙,他就對她輕輕說:“堅持住,馬上就好了!”

    出來后,蘇顏才知道,那些響動是炸藥炸開水泥和鐵汁澆鑄層的聲音。

    暗倉設計非常巧妙,綁匪又留下看守在室內。為了萬無一失,警方同時發動了對匪徒的襲擊和對倉庫的爆破。

    在子彈和炸藥橫飛帶來的混亂中,是趙夑提前計算好的位置,保住了兩個人的性命。而那個負責看守他們的悍匪,早在第二次定向爆破時,就被炸斷的鋼梁砸成了肉泥。

    這正是趙燮的計劃!

    提出計劃的時候,趙夑對警方的負責人說:“我所學的知識包含軍事突擊和爆破,所以,我能精確地判斷救援形勢,尋找躲藏的位置。只要知道你們精確的計劃,算好爆破點和站位,我就能掩護好蘇顏,順利救她出來。”

    所以,趙燮必須以身試險,進到這個倉庫的內部。他成功了!這種九死一生的冒險,總算沒有白費。

    從第一次爆破開始,到通道打開,只有短短的幾十秒,對蘇顏來說卻像半生那么長。

    突然透進來的手電光讓她幾乎睜不開眼,本能地轉過頭去。

    “關上燈,不要刺激她!”她聽到他輕輕地說,他用一只手為她遮掩刺目的燈光,順手搭在額頭上,試探她滾燙的體溫。

    借著外面透進來的微光,她迷迷糊糊地看著他的眼睛。那雙眼睛,明亮得就像裝載了滿天的星辰,在那張冷靜而好看的臉上,這雙眼睛那樣溫和,那樣溫柔。

    一個人需要多久的時間,深深地愛上另一個人?

    這個問題要是問蘇顏最好的朋友許寧染,這個暢銷書作家能把答案寫得像一本小說那么長。

    但對蘇顏來說,愛上趙夑只是一瞬間的事。

    為這一瞬間的動容,追遍海角天邊,又有何妨?

    靴子觸地的聲音打斷蘇顏對往日的回憶。

    不等她完全收起唇邊的一縷笑意,趙夑的副隊長,滿臉寫滿“不正經”三個字的劉大仁中尉,就鬼鬼祟祟地坐到她對面,笑嘻嘻地恭維她。

    “蘇小姐,像你這樣的大美人,一定特別不習慣阿魯漢的鬼天氣吧?”

    蘇顏怎會不知道他在搭訕,有些好笑地看他一眼,隨口反問:“怎么?這里的天氣會特別‘招待’好看的人?”

    劉大仁剛一張嘴就碰個軟釘子,訕訕地說:“那倒沒有。我聽老大……呃,隊長說,你們是兄妹?”

    蘇顏怔了一下,有些失落地笑笑:“他是這樣說的啊?”

    “劉大仁!”趙夑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時站在餐廳的入口處:“中尉劉大仁,帶領第二小隊人員,去挖北戰壕。”說著加重了語氣:“現在!”

    “啊——!”劉大仁拖長聲音嚎叫:“這會兒外面正熱著呢!”但隨即,軍人服從命令的天性逼他從椅子上跳起來立正,敬禮,一路小跑出去。

    趙夑大步走進來,經過蘇顏身邊的時候,帶起的風讓蘇顏恍惚了一下,幾乎要以為他是在吃醋。但他公事公辦的嘴臉立即把她打回現實。

    “分部已經和聯合國駐阿辦公室通過電話,我會親自配合你完成你的調查任務。但任務一完成,你就得立即回國去,不準跟著這群人滿世界瘋。”他嚴肅地說,看著蘇顏眨巴眨巴眼睛不說話的樣子,他加重了語氣:“前面一半是分部的命令,后一半,是我的命令。”

    “你憑什么命令我!”蘇顏撅了撅嘴,到底還是沒敢把這句話在嘴上說出來。

    在趙夑面前,那些個膽大妄為、驕傲任性的大小姐脾氣,常常都像火苗遇上水一樣不知所蹤。

    “今天休息,明天開始調查工作。”趙夑伸手把杯子推過來:“把水喝完。”

    “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00824_82_827-m
重生國民影后:帝少,求隱婚(原《空間重生:獨佔影后1001式》)
作者 年小華
  司月不甘了一輩子,一朝重生,絕不再委曲求全!獲得改運空間,一步步登頂娛樂圈。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