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戰俘營本來設置在距離喀布什市區幾十公里的監獄內,但是兩個月以前,那里就已經塞滿了。

    戰亂區域,從來都不缺趁機賣命發財的亡命之徒,能關進中央監獄的,一大半都是等著上軍事法庭的家伙。于是,像雇傭兵這種身份敏感、又多如牛毛的“散兵游勇”,暫時由俘獲的各個軍營自行關押。

    關在隆國派兵駐區的這十幾個,是趙燮帶人,在庫什山附近抓獲的。

    這幫雇傭兵長期在喀布什附近攪風弄云,別看平均年齡也才二十多歲,異常狡猾兇殘。

    在隆國的特種軍人進駐喀布什郊區之前,這幫人已經興風作浪足足有一兩年之久,他們不僅參與宗派戰爭,還被證明,曾對平民發動過多次襲擊,手上沾染著不少無辜者的鮮血。

    所以,聯合國的律師團才懶得和這些人面談,談也談不出什么真話。

    他們所謂的調查,大部分時間就是坐在營房里翻翻卷宗,查看戰時錄像。只有一次下到臨時監牢,簡單查看了俘虜的居住和飲食條件、是不是有干凈的飲水、是否存在虐待痕跡,相當敷衍了事。

    在隆國的軍營里,對戰俘的對待一向受到嚴格的管控,確實如趙燮所說的:無懈可擊。

    只有這個安德烈亞斯,蘇顏堅持選個時間,要跟他面談。

    趙燮一看到蘇顏的著裝就皺了皺眉頭。

    白色條紋的襯衫,短褲,修長的雙腿露在外面,隨便穿一雙NewBalance的粉紫色跑鞋,像個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

    這個樣子,落在那些窮兇極惡的雇傭兵眼里,就像一只楚楚可憐又可愛的小羔羊。

    趙燮努力把不滿的話憋回去,伸手摘下自己的大墨鏡,不由分說扣在蘇顏臉上:“不要摘下來,別讓那些人看清你的臉。”

    隨后,他將QBZ95式突擊步槍調整到最佳的位置,雙手分別握住槍托和槍管,微微活動肩膀和脖頸,像一尊面無表情的高大神像,往蘇顏身后一站:“大小姐,走吧。”

    下沉的階梯,緩緩延伸入陰影。

    半沉入地下的監牢,被分割成將近十個監室,半露在地面上的破窗框,透進來的光線有些昏暗,大半監牢隱沒在暗影里,只看隱約的人頭,大概有二三十人。

    蘇顏走在前面,剛從臺階上看見她的一雙長腿,監牢里已經爆發一陣長長的口哨,夾雜著各種口音的污言穢語。但隨后,走在她身后,冷著臉拉動槍栓的高大身影,瞬間把所有的囚犯都嚇成了靜音模式。

    倒不是說這個冷峻的隆國軍人有多么兇殘,但這些家伙多半都已經在戰場上見識過他的身手,誰也不想招惹這個獅子一樣的男人。

    趙燮用眼光示意,在監牢盡頭的小監室里,地板上蜷縮著少年的身影。

    這就是安德烈亞斯,瘦弱的身軀,像是給太陽曬成了人干兒,暴露在外面的皮膚焦黃,這個雇傭軍團里唯一“帶顏色”的人種,待遇不會太高。

    他的“舍友”,也是他的戰友,一名個子不高,毛發很重的白人坐在墻角地板上,冷冰冰地看著走過來的人,目光中有著雇傭兵特有的狠厲。看到蘇顏的腿,小眼睛貪婪地閃了一下。

    趙燮微微彎腰,跟著蘇顏穿過監舍低矮的鐵門。

    “安德烈亞斯。”蘇顏叫一聲對方的名字,隨即彎下腰,用不甚流利、但很是好聽的當地語言問了幾句話。

    趙燮好歹也在喀布什駐扎數月,大致聽懂,她是做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然后詢問這少年雇傭兵是否會用英語或別的什么語言。

    原本無精打采蜷在地上的少年聽到“律師”兩個字,眼神忽然亮起,整個人像彈跳一樣直起身。

    趙燮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向前一步按住他,阻隔在他和顏顏中間。

    少年激動得帶著哭腔,比手畫腳地講出一連串生硬難懂的語言,不全是阿魯漢通用的達理語,夾雜著英文還有別的一些生詞,一半時間里都像是激動而沙啞的嗚咽,但趙燮聽出他的話語里出現了好幾次“媽媽”。

    這個詞,全世界的發音都差不多。

    “是的。”蘇顏也用達理語緩慢地、幾乎一個字一個字地說,盡力讓這個年輕的士兵聽懂:“你的媽媽,向我們寫信。我來,幫助你。你要全部告訴我。”

    年輕的雇傭兵忽然收斂了激動的情緒,愣了一下,眼神幾乎難以捕捉地向身后的同伴一瞥,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

    蘇顏立即會意,半秒也沒有猶豫,側過臉對趙燮說:“給我一個場地,我需要單獨問話。”聲音不大,語氣果斷,像是給自己的助手安排工作。

    趙燮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的一面,愣了一剎那,隨即直起身,肌肉發達的手臂一用力,把瘦弱的少年像拎小雞一樣拎起來,手掌威懾性地放在對方肩膀上。

    這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防御性動作,對方只要稍有異動,第一時間就要挨上一記重重的肘擊。

    “安德烈亞斯,現在進行對你的第四次審問。請保持合作。”趙燮手腕稍稍用力,推動少年往外走。

    他的眼光看似掃都沒掃另一個囚徒,那個白人卻感受到來自他的威壓,老老實實坐在原地,用怨恨冰冷的目光看著他們帶走安德烈亞斯。

    后來在戰區出入的次數多了,蘇顏才知道,單獨進入監室提審囚犯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按照常規,提審罪犯一般需要兩個或以上的軍人,荷槍實彈,一個人帶囚犯,其他的人負責警戒。把后背晾給這些毫無信義和人性的雇傭兵非常危險,沒有絕對的實力和膽量,就是特種兵也不會隨意嘗試。

    只是此時,她要做的這件事,對安德烈亞斯的整個調查都非常敏感。

    在抓捕這群雇傭兵的時候,軍營里一半的兄弟都流了汗,也流了血,情況不明的時候,以營救為目的,單獨提審某一個傭兵,一不小心就會觸犯眾怒。

    趙燮為她承擔風險的時候,從來都是默默去做,一語不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90204_82_826-m
重生之軍嫂奮鬥史
作者 蘇四公子
  原主作天作地,爹娘老實巴交,弟妹桀驁不馴,還撿得便宜未婚夫一枚。
  劉好好:內...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