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李家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連著幾天沈建都在山上轉悠,不時的指點一下父子二人,讓他們每次都能打到獵物。如此靈驗,父子二人自然虔心祭拜,把他供奉起來。更是在與別人的交流中提及沈建的靈驗,讓其他人也過來祭拜。

    等到一個月的時間過去,沈建手上就有了接近200點神力。最重要的是他的信徒正式突破十人。

    剩下的這幾人都是山中的獵戶、采藥人之類的,聽說了他的靈異之處跑來祭拜。

    手握這么多的神力,算是在這里初步有了自保之力。沈建終于按捺不住,趁著天黑,向山下走去,準備去李家村看看。

    李家村依山而建,有著幾十戶人家,只是個小山村。房屋多是以茅草屋為主,顯得有些簡陋。最惹人注意的則是圍繞著山村而建的圍墻。

    可能在普通人眼中,這只是一堵破舊的小圍墻,被人一沖就開,沒有多少防御能力。

    而在沈建這個山神的眼中則不同,圍墻上面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幾個野鬼想要闖進去,卻被白光擋在外面。

    沈建想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這是祖靈的力量在保護村里。村民先輩之魂魄,得了香火供奉,成為祖靈,就會保護村民不受侵犯。算是一種共生關系。

    只是不知這里的祖靈出了什么問題,靈力顯得駁雜不堪,也沒有祖靈出來主持。

    看到沈建,幾個飄飄蕩蕩的野鬼走了過來。怒聲喝道“哪里來的野鬼一邊去,別妨礙我們行事。”

    沈建初次過來不知道什么事情,準備轉身離開,躲到遠處觀察。

    誰曾想這幾個野鬼,見他后退以為好欺負,竟然圍了過來,準備對付他。

    沈建暗自好笑,動用神力變化出長刀,一刀砍在看起來最強壯的那個野鬼身上。幾乎把它砍成兩段,野鬼哀嚎一聲,散成一團霧氣,半響才重新聚攏成一團。身上的霧氣黯淡大半,幾乎不能成行,顯然受到重創。

    誰知沈建不動還好。這下子把圍繞在村邊所有的鬼魂吸引了過來。

    一個霧氣濃厚,顯得極為壯實的鬼魂看了他一眼大聲吼道“一個鬼神也敢跑到這里撒野,正好殺了他,填飽肚子。”

    說罷領著鬼魂圍了過來,嚇的沈建趕緊逃跑,躲到一邊觀察。

    鬼魂喜陰,此時正是百鬼夜行之時,有著不下百余鬼眾在村邊徘徊。

    再仔細觀察有幾個是本村農戶,思戀親人,來此查看。還有的精壯蠻橫,集成一伙,沖擊著白光,此時的白光只能被動彈開鬼魂,但眾鬼仍鍥而不舍,所以白光漸淡。

    但過了半夜,就有了變化。開始時被彈開的鬼如遭雷劈,幾不成形,現在被彈開的鬼只是一暈,復又撲上。

    沈建眉頭一皺,這些鬼魂沖擊間隱隱似有章法。開始沖上的鬼像是老弱一流,現在才是主力,心底就是一跳。

    這些鬼沖了一夜,偶有本村之鬼來勸阻,立刻就被打倒,逼成先鋒,幾次一沖,化成飛灰。望之讓人心寒。

    眼見白光就要消失,寂靜的村內終于出現動靜,幾個白影沖了出來,依托著白光進行反擊。奈何人數太少,擋得了這邊擋不了那邊,又有兇鬼趁機偷襲,差點殺掉一個,嚇的它們再也不敢出現。沈建躲在一邊,用了一絲神力化作隱身術法,暗暗窺探,同時找了幾個落單的鬼試手,打倒后逼問,終于得了真相。

    鬼魂按照實力不等,分為幾等。游魂、野鬼、兇鬼、厲鬼、惡鬼、鬼王。

    游魂:人死之后幾天之內的鬼,渾渾噩噩,沒有靈智。憑著本能行事。若是沒有機遇,活不過幾天。

    野鬼:開啟靈智,有著陰力,就可在夜間現形,只是看著半透明,動不了陽世一物,白天就只見黑氣一閃。

    兇鬼:再上一級,晉升兇鬼,就可在白日現形,干涉陽世,兇威無比。

    厲鬼:再次為厲鬼,這就是怨氣更重,害過人命。吸過陽氣,渾身血煞,成了氣候。甚至能夠附體御物。

    至于惡鬼、鬼王,更加強大,已經不是這些野鬼能夠知曉。

    普通游魂,若無大機緣者,七日必亡。要想長久,有四種辦法。一是生啖其它鬼魂,可此法容易迷失心智,成為野獸一流。

    二是吸收活人之人氣,失了人氣的活人連鬼都成不了,會魂飛魄散。但鬼魂可憑此暫留人間,得保神智。吸的人氣越多,鬼魂越強,最終成為野鬼。

    三是有著機緣,開得靈智,刻苦修煉,也可長久。

    四是為大家大姓之祖先,死后有族人祭祀或朝廷封誥,從此成為祖先靈,與祖廟合一,香火不滅則自身不朽。

    這些野鬼沒有機緣也不是家族祖先,為了能夠長久,只好跑來攻打村莊,吸取人氣。

    眼看白光暗淡,攻破之日也就在這幾天,沈建暗自嘆息,人世艱難。想到他幾個信徒基本上都是李家村的人,就念咒掐訣使用入夢術,進入李虎的夢中。

    畢竟是通過信仰之線傳輸,白光沒有抗拒,任由沈建的意識進入村中。

    沈建初次進入,李虎還有些糊涂,過了半天看到沈建,才反應過來,急忙跪下說道“山神老爺,不知召喚小人有何事。”

    “我偶然路過山村,看到村外有無數猛鬼進攻山村。卻沒有看到有祖靈出現,這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訴我你們村連祖靈都沒有。”

    李虎聞言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山神老爺,不可能吧。”

    李家村雖不是什么大村,但由于靠近山林,這里的孤魂野鬼較多,對于祖靈之事非常重視。

    在祖祠中供奉著兩個祖靈,還有二十多位守護鬼魂。都是以前村中的勇士。

    稱得上兵強馬壯,守護村里綽綽有余,還不時會在村外掃蕩游魂,使村民免于受到鬼怪的騷擾。

    如此強大的力量,怎么可能被攻破村莊。

    沈建怒道“我堂堂神靈,怎么在這種事情上騙你。你們村里總有廟祝之類溝通祖靈的人,不信明天你問問他。”

    說完轉身離開。

    且說第二天李虎醒來把這個夢跟父親一說。李大也是大驚,仔細詢問過程,想了一下,便帶著李虎去了村正家。

    李家村的村正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同時也是李家的族長。聽李大說明來意。老族長長嘆一聲,道出實情。

    李家村以前的確實力不弱,誰曾想一年前不知是何原因,山川動蕩,群鬼出山,幾乎掃蕩了整個山亭縣。李家村雖然沒有被攻破,但祭壇受到沖擊,兩個祖靈身受重傷陷入沉睡。守護鬼魂戰死大半,只剩下寥寥七八個鬼魂。

    不要說再像以前一樣掃蕩村外,連村民的安危都難以保障。

    為了村莊的穩定,老族長沒有透露此事。只是暗地里防備,害怕會出現問題。為此都愁白了頭。

    “也罷,我們去祠堂看看,李虎你去把你澤叔請來。”

    李澤是村里唯一的讀書人,村里沒有巫女廟祝,平時就是他負責溝通祖靈。聽到消息急匆匆趕來,如果真的出現問題就是他的責任。

    祠堂內隨著渺渺香煙,幾個人虔誠跪拜,留下李澤溝通祖靈,就出來在廂房等著。

    沒一會李澤滿臉焦急走進來。“慘了慘了,外面的確有上百野鬼在猛攻村內。其中更是有四個兇鬼,村里剩下的幾個守護鬼魂根本不是對手,我們該怎么辦?”

    老族長臉色陰沉。“你不是兼著通靈的責任,怎么這件事一直沒有發現。要不是有山神報信,我們陷入群鬼屠村還不自知。”

    “我這幾天一直在家中研究經典,誰曾想竟有群鬼來襲。”

    李澤滿臉羞愧說著。心里也很委屈,村里沒有廟祝,只能讓他溝通祖靈。可他是讀書人,講究敬鬼神而遠之,根本不想干這活,只是為了村里安危才兼著。誰曾想不過懈怠幾天就出了這種事情。

    老族長也知道現在不是追究的時候,頓了頓拐杖問道“現在該怎么辦?你們拿個主意。”

    李大看沒人說話,胡亂出主意。“要不然我們趁著白天逃到鄉里?”

    “不行,時間太短,即使村民能夠逃出去,也沒有時間讓我們搬運祖祠。到時祖祠陷落,祖靈戰死。我們即使能夠逃過一劫,沒有祖靈保護,只能舍棄村子,背井離鄉。”

    “要不然我們請鄉里的祖靈幫忙。他手下有五百鬼兵,一定能打敗野鬼。”

    “不行。”老族長當即反對。

    他雖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但古老相傳神道不比人道,請援軍的代價極大。沒看到幾個村子請鄉里的援軍幫忙,結果連祖靈都被打包帶走編成鬼兵,只能供奉鄉里的那位。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李虎在旁邊急了。他現在還年輕,沒有娶妻生子傳宗接代,可不想被鬼魂吸成人干。眼看著災難臨頭還在這里不急不緩的商量,就說道“要不然我們請山神來幫忙。”

    老族長雙手一拍。“好,就找他。這次也是他通風報信,說不定我們被群鬼屠村還不自知。要是求他幫忙,我想應該會答應。”

    李澤提出反對意見。“族長話是如此,我們對他終究不熟悉,萬一他另有企圖怎么辦。”

    “另有企圖又如何,難道還能比請鄉里的那位還壞。這種才出現的鬼神最多分他點香火愿力。這點代價我們還承受的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236823_22_44-m
仙河風暴
作者 快餐店
  少年徐玄是修界底層卑微的煉體凡士。   一次意外……他融合前世逆天強者的記憶,通過不懈努...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