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眾人的震驚(拜求收藏票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賽馬比賽之后,心情大好的楚小菲又提議去逛街。

    朱少宗簡直是曰了狗了。

    剛才,白少已經打了電話催他見面。現如今卻只能給楚歌三人當跟班了。

    最讓他受不了的是,三人之中,給兩個美女當跟班也就罷了。

    那坑爹貨竟然也理所當然地將他當作跟班。

    但凡買了什么東西,就很自覺的讓他拿著。

    以前也就罷了,坑的就是你。今天,老子就是不爽。

    所以,在分別送喬依依和楚家兄妹回家之后,朱少宗拒絕了楚歌的熱情挽留,頭也不回的就開車離去。

    “靠,催什么催啊……”

    路上,看到白翔的電話又打過來,朱少宗低聲罵了一句,不過很快,臉上就擠出諂媚的微笑:“白少……快了……快了……馬上就到。”

    媽的……沒有王子的命,得了王子的病!

    掛斷電話,朱少宗又嘀咕一句,才快速朝著一處府邸駛去。

    與此同時,港城喬家,喬依依的一句話卻讓客廳冷場了。

    “什么,依依你剛才說什么?”看著很慈祥,但是一臉貴氣的喬母林姍問道。

    “堂妹說的好像是今天賭馬,楚家的那位贏了幾百萬?”喬依依的堂弟不置可否的笑了,“依依,你一定是說錯了吧。那一位,整一個不折不扣的坑爹貨啊。”

    說到這里,卻發現無論是伯母,還是伯父喬鴻圖都是黑著一張臉。

    喬木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看你,找的好女婿。”林姍當即就不客氣了,瞪著自己的丈夫。

    這能怪我嗎,喬鴻圖那個冤枉啊,這是家父在他倆還小的時候訂下的。

    “喂,你們在亂說什么?”喬依依有些生氣了,“我說的是贏了幾百萬,沒騙你們。”

    這下,客廳內的氣氛就更怪異了。

    “乖女兒,今天天太熱,你不是燒糊涂了吧?”

    愛女心切,林姍竟然忘了一直以來自己的女兒都以理智著稱。

    看來,今天就不該讓自己的女兒去看那位氣人的家伙。

    敗筆啊敗筆。

    “媽,我說的是真的,”喬依依秀眉微蹙,“本來楚歌投注的時候,他妹妹死命的攔著,就是沒攔住。哪成想,最后壓中了。”

    “哦,是嗎,快講講,快講講到底是怎么回事?”

    喬鴻圖少有的有些激動。

    他知道以父親的性子,除非楚歌有太失德的傳聞,否則這門婚事是定下了。

    作為父親,喬鴻圖內心之中自然還是希望楚歌不要太廢。

    然后,客廳內,三人都是聚精會神的聽著今天發生的場景。

    當聽完之后,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怎么看?”林姍看向自己的丈夫,問道。

    “也許,這就是傳聞中的傻人有傻福吧。”

    沉默了一會,喬鴻圖才緩緩說道。

    ……

    港城另一處府邸,白翔和另外一名年輕的女子正在聽對面的男子說著什么。

    如果楚歌見了,一定會很驚訝,因為正在說話的男子就是朱少宗。

    而那名女子,他也不陌生,同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韓子琪。

    “白少,就是這樣,我敢保證一點意外也沒有出現。”朱少宗最后解釋道,“他的妹妹是想攔著,可是這坑爹貨直接就在外人面前訓斥她。而且,我假裝手滑的多打了一個0,他也沒有很生氣。這制杖早晚將他爹坑死!”

    要是今天投注的是自己多好啊,朱少宗突然覺得胃里酸酸的。

    “可是,這坑爹貨在智商正常的我們身上賺了幾百萬。是幾百萬!”

    白翔很不爽。

    以前他們這些家伙坑楚歌一坑一個準,到他了,竟然失敗了。

    現在,那些家伙肯定笑趴下了吧。

    “狗、屎運罷了!”朱少宗不屑道。

    “我也覺得是運氣,”韓子琪說話了,“誰不知道楚歌那兩把刷子啊。在家里,他那個大哥和二姐都不怎么搭理他。你想吧,這種人得坑爹到了什么程度?”

    “就是,就是……”朱少宗想起來了,“這人愚蠢到了守著我們訓他妹妹也是沒誰了。我敢說,他回去之后有得受了。楚小菲小魔女的稱號在港城也不是說說的。”

    “唉,看來只能歸結到運氣方面了,”白翔也覺得沒出什么岔子,“誰知道那病怏怏的汗血寶馬竟然一下子痊愈了。”

    7號馬汗血寶馬在賽前‘生病’,這才是朱少宗極力向楚歌推薦的原因。

    汗血馬再神,一旦生病了,實力也就大打折扣。

    可是,任誰也沒有料到,這匹馬在萎靡了一小會后,居然恢復了。

    這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白少,還是你有眼光。雖然這匹寶馬讓楚歌躺賺幾百萬,但是得此神駒,真是人生一大幸事。”知道現在白翔心情不好,朱少宗開始極盡巴結之能事。

    “幸運個屁,這畜生簡直是我的掃把星,”白翔直接爆粗了,“子琪,你路子多,標價一千萬,給我將這牲口賣了。”

    韓子琪和朱少宗對視一眼,都是大吃一驚。

    人家楚歌利用這匹馬賺了幾百萬。

    你買的時候花了接近一千五百萬,現在一千萬就賣?

    比起楚歌,我看你才更像是貨真價實的坑爹貨。

    這件事之后,三人又開始想新的坑楚歌的點子了。

    畢竟,人生苦短,需要及時行樂。

    對他們這些公子名媛來說,找樂子是很重要的事情。

    然而,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正中楚歌下懷。

    ……

    晚餐的時候,餐桌上,難得的楚家一家人都在。

    坐在主座的父親楚放年齡剛過五旬。

    比起喬依依的父親,即使在家人面前,楚放也顯得很威嚴。

    坐在上首的是母親周寧,以楚歌幾天的觀察外加以前的記憶,是一位很慈祥的母親。

    在父親右側,首當其中的坐著大哥楚俊。其次就是二姐楚小萱。

    兩位,男的英俊,女的靚麗。

    而在母親這邊,楚小菲是直接挨著母親周寧的。而楚歌算是敬陪末座。

    簡單的座次,差不多在家中的地位就能看出來了。

    “小菲,剛才說的事,你再說說。”直到現在,周寧還沉浸在喜悅之中,情緒出不來。

    手心手背都是肉,三兒的腦袋瓜是有些不好使,平時是有些坑爹的行為,但是在破天荒的聽到兒子今天的事跡時,周寧也差一點喜極而泣。

    “媽,我都說了八百遍了,你還讓不讓人吃飯啊。”

    楚小菲撂下筷子,直接氣鼓鼓地看著母親。

    “小菲,你這像什么樣子,媽在問你話呢。”見到家中最受溺愛的小女兒這副態度,楚放依舊板起了臉。“你看看你二姐小萱,還有你喬姐姐,你再看看你,哪有點女孩家的樣子。”

    楚小萱看了小妹一眼,卻并未搭話。

    “爸,我倒覺得小妹這樣蠻好的。活潑可愛,比那些故做淑女的名媛強多了。”大哥楚俊說道。

    “哼,你是楚大帥哥啊,人家自然在你面前扮淑女了。”楚小菲心直口快地說道。

    “好了,好了,你還沒有回答你母親的問題呢。”

    其實是你也想聽吧,楚小菲撇撇嘴,道:“我再說最后一次。今天賽馬比賽,哥哥賭馬賺了幾百萬。完了。”

    說完之后,楚小菲想到了什么。

    “對了,哥,我看中那汗血寶馬了,我想買下來。你將贏得那幾百萬贊助我吧,我還差點。”

    “好啊,只要你以后借給我錢就行。”

    楚歌痛快地答應。

    楚家四子,每人每月的零花錢是一百萬。

    然而只有他的卡因為一系列不靠譜的表現是被凍結的。

    想到自己會在坑爹的路上越走越遠,這絕對離不開金錢的支撐。

    當下,還是先巴結下這個小公主好了。

    至于楚俊和楚小萱,雖然同樣是親人,但是在記憶深處,實在交集沒有多少。

    “小妹,你剛才說三弟今天賭馬賺了幾百萬,真的假的?”楚俊吃驚的說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地球有個極品仙
作者 旗開嘚勝
  韓東林於某個早晨一覺醒來之後,不但恢複了前世身為修仙界強者的記憶,並且還莫名其妙築基成功,...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