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苦人苦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四章苦人苦命

    這老沈一家是四年前從山里搬出來的,由于他為人實在,規矩本分又熱心,在灣里的口碑一直很不錯,我對他也很有些印象。

    “那人誰啊?”我問的是報喪的那個人,以前似乎沒有見過。

    “張大春,老沈老家的。”二叔說。

    “這老沈是個苦命人啊!”祖母感嘆

    “真不是個東西,還好意思來報喪,他和那婆娘的丑事鬧得人盡皆知,是巴不得老沈早點死吧。”母親說。

    我這才知道,大概在一年前,老沈去他小舅子在市里的場子里看場幫忙,這張大春就和老沈的老婆勾搭上了,開始還總是夜里來,偷偷摸摸的,后來看老沈常年不在,是借著到老沈家里幫活的由頭,兩人是明目張膽的偷,甚至到了在老沈家里吃住的地步,起先老沈不知道,為了賺點錢,前半年在市里幫他小舅子看場干活就沒回來過,后來多半是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到了下半年回來的比較頻繁,前不久八月十五回來的時候,跟他婆娘大吵了一架,鬧到了要拿刀殺人的地步,沒成想剛去市里,這才幾天就想不開,反倒先上吊把自己吊死了,他兒子這會還在煤礦里下力氣,還不知道老沈出了這事。

    這張大春又有一個綽號叫大春子,看著老實巴交的,還是一個大結巴,我雖不認識這人,但一說到他這綽號,我也有所耳聞。

    大春子早年就是個缺德玩意,在鄉里專門勾引熟人的媳婦,然后拐賣出去,他早年富裕闊綽就是這個原因,有老實的莊稼漢出去找過被拐走的媳婦,找了幾年也沒找見,后來出了人命,鎮上派出所找到鄉里帶人去認尸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大春子拐到城里在小發廊賣和黑市,警方順藤摸瓜,陸續找到了其他被大春子拐走的婦女,同樣也是在臟亂的小街小巷和小發廊里做皮肉生意,站街拉客,五塊錢一次,她們賺了錢,都是心甘情愿上交給了大春子,供他揮霍,甚至被抓了都要跟著大春子,不愿再回去。

    大春子根據她們每個月每天交錢的多少,給她們的地位劃分了三六九等,誰交的錢多就能得到大春子的寵幸,有的為了多交錢爭寵,一兩塊錢一次也接,若不是出了那次人命,只怕誰也不知道這大春子原來是個這么的缺德黑心的狗東西,但是那些婆娘都是自愿的,別人也就不好多說他什么,人雖然不是他殺的,但他也因此坐了四年勞改,據說出來后已經洗心革面,不想這次又禍害到了老沈頭上。

    而老沈確實是個苦命人啊,父母早死,在家里排行老三,個子小為人太老實,分家的時候是被兩個哥哥一頓毒打,分了間牛圈窩棚住,兩個哥哥還沒成婚就被征兵上了戰場,死在了越南,他這才算是得了房子,好歹有個地方住,但家里清貧,做工分只夠自己湖口,根本沒有女人愿意跟,后來土地到了戶,就只能靠下苦力,沒日沒夜的,他整個人就睡在地里,招呼莊家,怕被兔子吃了野豬啃了,就這樣過了兩年,交完公糧后家里才總算有了存糧,又靠著賣些糧食換了幾個錢,在家里置辦了一些家當,才總算像個樣。

    但是老沈還有一個毛病,口吃話少,不太會說話,到了三十來歲,媒婆請了不少,還是光棍一條,后來經人做媒,就娶了他這個死了男人的婆娘,都說這婆娘是克夫的掃把星,但老沈哪里敢嫌棄,他對媒婆是千感萬謝,第二年這婆娘就給老沈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第三年又生了一個兒子,老沈是喜上了天,日子越過越好。

    但是到了兒子七歲那年,和他兩個姐姐一起上學,因為一點口角,與人人發生了矛盾,兩個姐姐為了護他,被人用碗大的兩塊青石頭分別砸中了腦袋,雙胞胎是當場死了,由于行兇者才七八歲,也是一個孩子,治不了罪,加上對方家里也是窮困,這事就東拼西湊,賠了幾千塊錢算是了了。

    但老沈好歹還有一個兒子不是,這事也就沒有對他家里造成什么太大的影響,反倒是前些年,老沈的小舅子有頭腦,生意越做越大,老沈跟著沾光,幫他小舅子干活賺了些錢,買了灣里一戶人家的房子,從山里搬到了國道旁,出行極為方便,這兩年更是拼了命的跟著他小舅子干,為的是把房子翻新改成紅磚瓦房,好叫兒子早點結婚,卻不想出了這種事。

    “人各有命,上天注定,這就是命啊!”我嘆息說:“苦人苦命。”

    二叔說:“你小子還挺有體會的嘛。”

    “體會至深啊。我也是苦賤命。”

    “不就是部隊里復員的這點事嘛,瞧你小子說的,那是有人想害你,將來查出來,報了仇也就是了,還真被你小子把自己說的陰溝里翻了船,萬年爬不起身來啊。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不用太在意,也許部隊那里邊根本就不適合你,你要是敢一蹶不振,別怪二叔瞧不起你。”

    “你二叔說的是。”祖母和母親笑笑,喬麥子也跟著笑。

    我點點頭。

    二叔接著說道:“要說命運定數,你還年輕,再說你得了師傅真傳這樣天大的機緣,命運定數這東西說破,則可破,命從來只是對弱者說的,強者,則可以逆天改命。”

    “說得好,二叔,挺有學問啊,現在。”我連忙咵二叔。

    “要不怎么說師傅厲害呢,你以為這些年跟著師傅是白混的啊!”

    飯后,二叔去了老沈家,說去看看情況,人家既然請了他,要早做準備,母親和祖母要去忙,就留下我和喬麥子。

    喬麥小我一歲,今年十八了,人生的漂亮好看,扎著兩個烏黑的大辮子,眼睛水靈靈的大,比起三年前我去部隊里那會,多了幾分羞怯,卻更顯得秀氣動人了,我心里是著實的喜歡,他爺爺那個倔老頭在世的時候,可沒少對我倆棒打鴛鴦,總是處處提防,怕我占了喬麥子的便宜,實際上卻不知道我早就脫了喬麥子的褲子。

    我和喬麥子在我家坐著聊了一下午,多聊的是一些我和部隊里的事,還有她在縣城上高中的情況,她后來勸我現在從部隊復了原,干脆也去考大學算了,我說我連高中都沒上,怎么考,她說叫我自修,有提到她明年就要高考,去省城上大學,叫我跟她一起,她可以幫我,到時候上個成教班或者函授班什么的,我答應她拉鉤說好。

    吃完晚飯,天黑的早,我說到老沈家看看,湊湊熱鬧,母親說好,叫我去看看鬧幾夜,喪事什么時候開始,好提前準備要送的東西,我答應說好。

    約莫十分鐘的路,我到老沈家時,屋外已經搭好了彩條布帳篷,生著炭火,幾個老人圍著火盆閑聊,堂屋里已安置好了靈位和棺材。

    我同幾個爺爺輩的老人打過招呼,便徑直去了二叔落座的靈屋,二叔已經猜到了我的來意說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會來,說著寫完最后一道符表,示意我跟他走。

    “你知道我主要是來找你啊?”我問二叔。

    “你肚子里有幾根腸子我怎么會不知道,你是想,師傅留下你歷劫的那句話,會不會是老沈的死吧。”

    二叔果然猜到了,我說:“也就這么想了一下,想想也是沒有根據的事。”

    “你小子,就是性子太急。”

    “搞得怎么樣?”我問的是老沈的喪事。

    “還不是按部就班的事。”二叔頓了頓,又說:“不過有件事是有些蹊蹺。”

    “什么事?”

    “老沈上吊把自己吊死的事。”

    “這有什么蹊蹺的?”

    “好像聽說,他上吊把自己吊死的是棵槐樹。”

    “什么?槐樹。”

    “對,就是槐樹。不過現在還不敢確定,得等到后天中午送尸回來的時候,問問才清楚。如果真是槐樹,那就很有可能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52759_9_250-m
小世界其樂無窮
作者 聽日
  超凡者打破了世界的寂靜,科技樹從此拐彎。   當人類在黑暗中尋找進化的道路,我拆下肋骨,...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