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罪惡系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華夏,江海市!

    此時的江海市,天色漸暗,正是華燈綻放之時,高樓大廈間的各種霓虹燈早已閃爍不息。

    街道上車水馬龍,穿梭如流,街道兩旁的酒店,KTV,酒吧等等娛樂場所前面,更是停滿了無數豪車,仿佛表示著一天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整個城市散發著一種紙醉金迷的氣息,讓人不由沉淪,墮落其中,無法自拔。

    江海市,作為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自然有著它的繁榮,不過有光明的地方,就會有黑暗,有繁華的地方,就會有破舊落后。

    而老廟街,就是這樣一個破舊落伍的存在。

    老廟街,作為原來江海市八九十年代的市區中心,各種建筑物,依然保留著那個年代,所特有的時代氣息。

    狹小的街道,擁擠的樓房,蜿蜒曲折好似迷宮一般的青石路,只是這里已經從市區的中心變成了一片老舊的住宅區,某些違章建筑的建設,更是讓原本擁擠的地方,顯得臃腫不堪,破壞了市容市貌。

    江海市的領導,似乎已經下了決定要將這里拆遷掉,用于開發。

    而此時,就在這片將要拆遷的老廟街,某條漆黑的小巷里。

    一道身影在前面狂奔,而后面追逐著三個男人,四道身影,此起彼伏,宛如黑暗的幽靈一般,穿梭在迷宮一般的小巷里。

    終于,當經過一條小巷的時候,前面的青年男人似乎體力耗盡。

    嘭……

    一聲重重摔倒在地面上,隨后他迅捷的翻身,眼神有些緊張的看向了身后。

    后面,那三道追逐的身影,似乎見他摔倒,也停下了身形,慢慢的走了過來。

    “小子,你活膩歪了吧!見了我們還敢跑?不想活了?”

    而借著昏暗的光線,秦岳終于看清了說話的那人。

    那人看樣子,是這三個人中的老大,看面貌應該是北方人居多,方臉高鼻,眼神狠戾,身形高大,肌肉健碩,休閑的黑色襯衫,被他撐的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充滿了力量,后面的兩位男子,都是穿著花花綠綠的衣衫,身形顯得有些消瘦,不過面容兇狠,顯然這兩人也是個狠角色。

    這三人明顯一看,就是那種好勇斗狠的黑社會混混。

    秦岳不由心中害怕,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隨后更是四處張望,發現四周環境,顯得黑暗雜亂,秦岳更是擔心,要是自己在這里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就是一命嗚呼了,指不定什么時候才被人發現。

    想到此,秦岳更是顯得底氣不足,有些低聲下氣。

    “大哥,我膽子小,你追我能不跑么?”秦岳趴在地上,有些唯唯諾諾的回答著那老大的問題。

    那大哥似乎見到秦岳的懦弱的樣子,有些諷刺的笑了笑,隨后伸手一擺,他身后的小弟立即給他遞上了煙,并幫他點上,美美的吸了一口之后,他才正眼對視上了秦岳,眼中的兇意和嗜血絲毫不減。

    沉默了許久,那大哥抽完了一支煙,終于開口了。

    “小兔崽子,知道我們,為什么追你么?”

    “不知道......”秦岳頭搖的像波浪鼓一樣,堅決否認,事實上秦岳也真的不知道,他們為什么發了狠的追他。

    “呵呵,真是無知的蠢貨!你知道你前幾天在輝煌酒吧里,帶走的妞是誰么?飛虎幫老大,霍通的女人!這種女人也是你該碰的?整個江海市,飛虎幫都已經給你下了追殺令,殺了你不但能做飛虎幫的頭目,還能拿到兩百萬,你現在可是道上最值錢的獵物了。”說道這里,那大哥盯著秦岳的目光,就像在看一頭已死的豬肉,正在稱量能賣多少錢一樣。

    秦岳被那目光打量的不寒而栗,身上如同被澆下來一桶冰水,盡管是夏末秋初之際,秦岳還是不由冷的打了幾個哆嗦,記憶也一下子清晰了起來。

    回到了幾天前。

    那是平凡且普通的一天,但對秦岳來說又是不普通的。

    下了班,累了一天的秦岳,來到了公司不遠的輝煌酒吧,放松買醉,發泄一下工作壓力,誰知卻遇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艷遇。

    秦岳也不知道,那傾城傾國的女人,為什么會看上普通的自己,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秦岳已經顧不了那么多,索性將錯就錯,將那女人帶到一家酒店辦了。

    那是一個狂野奔放的一晚。

    秦岳也不是那種一無所知的雛了,二十幾歲的他,早就領略了什么是女人。

    但自從那一晚之后,秦岳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享受,什么才是真正的情.愛。

    秦岳的腦海中,再也忘不了她的影子。

    那一頭紅褐色的卷曲長發,宛如波海細濤,裸露在外的肌膚似雪如玉,晶瑩滑膩,讓人望之一眼在難以挪開。

    火紅色的輕絲長裙貼身合適,將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隱現出來了,輕輕拖拽的長裙,隨著身形舞動,不經意間的小小走光,更是增添了她的熱辣性感。

    一雙美麗的眼睛,在昏黃的焰光下,透出點點光芒,柳眉婉轉,顧盼生姿,更是增添一番難以言明的嫵媚和魅惑,而那女人似乎也是對秦岳有些好感,還主動給秦岳留下了電話。

    原本,秦岳以為自己的春天到了,想不到等到的,確是如此殘酷的現實。

    甚至,秦岳還為了下一次的約會,花費了自己不少的積蓄,特地在古玩街買了一條黑曜石貔貅手鏈。

    這串手鏈,材質不凡,款式新穎,造型別致,讓秦岳覺得非常喜歡,最重要的是,它便宜。

    想不到還沒等秦岳,來的及給那妖嬈明艷的女子打電話,就遇到了這種事情,看起來今天是絕對逃不過去了。

    秦岳很怕死,但是當秦岳知道,死亡已經是不可逆轉的時候,秦岳反而顯得很冷靜,默默地看了三人幾眼。

    “我知道我今晚是逃不過了,中國人的習俗,死者為大,我只希望你們能給我留具全尸。來吧!動手吧!”

    “好漢子,想不到我竟然看走眼了,如果不是出了這件事情,我還真的想交你這個兄弟,放心,我們下手很干凈,不會有什么痛苦的。”那大哥一般的中年男子,似乎極為欣賞秦岳此時的氣概,竟然破天荒的贊賞了秦岳幾句。

    秦岳報以一臉苦笑,他情愿不要這些贊賞,只想活下來。

    不過,秦岳知道那只是無謂的奢望,沒有人能為了那么大的利益,來放過一無是處的自己。

    望著那越走越近的中年男子,手中還握著一把寒光閃閃匕首,秦岳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噗哧.......

    一聲輕響,秦岳只感覺脖子一陣無法言語的劇痛,從脖子上蔓延開來,鮮血像噴泉一樣從脖子的傷口處噴出,秦岳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見到了這一幕,不由心中憤恨,心中呢喃著:“騙子,你們說不痛的,不過,這景色好美......”

    隨后,秦岳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鮮血也流了滿地,像小溪一般流淌著,秦岳的意識也漸漸模糊了,他只感覺到似乎身邊有人在拍照,隨后漸漸走遠了。

    這一刻,秦岳的腦海中,閃現出了一個荒誕的念頭。

    如果,我有蓋世無敵的力量,我還會這么輕易的,被人殺死么?

    如果有了力量,區區飛虎幫又算什么?

    “但愿我來世時,能擁有蓋世無敵的力量,即便為此殺戮遍地,成為罪惡的魔頭,又如何!”終于秦岳的意識完全陷入了黑暗。

    可惜的是,秦岳并沒有見到,最為詭異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地上流淌血水,染紅了秦岳的衣衫,鮮血一路順流而下,在沾到了秦岳胸口的,黑曜石貔貅手鏈后。

    陡然,那手鏈像是活了一樣,發出一陣黑光,強烈的吞噬著秦岳的鮮血,地上的血水,像是一根根血色晶瑩的絲線一般,凌空飛起,向著那團散著黑色光芒的手鏈飛去,被手鏈吸收了。

    就在秦岳毫無意識的時候,一陣冰冷聲音,響徹在他的腦海。

    “死亡怨念深重,達到認主標準,大罪惡系統,成功開啟!”

    “宿主綁定,秦岳!”

    “身體素質,一般!”

    “身體狀態,瀕死!”

    “緊急護主狀態啟動,空間傳送門自動開啟,身體自主進入全面修復狀態!”

    “搜索傳送目標,已找到目標,傳送開始!”

    “傳送!”

    隨即,那晦暗幽深的小巷,突然翻騰起來一團黑色濃霧,那團黑霧甚至比昏暗的天色還要深邃黑暗,濃墨的黑霧突然將秦岳整個包裹住了,隨后那黑霧,如同蕩漾的水波一般,涌動了幾下之后。

    那黑色的濃霧和其中的秦岳,竟然在一瞬間神秘的消失不見了。

    好似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而那神秘系統搜索掃描到的傳送目標,竟然是秦岳手機中下載的一部電影,錦衣衛!

    錦衣衛世界。

    哼……

    當秦岳感覺到渾身一陣疼痛,并從疼痛中醒來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在秦岳的眼前。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浮現,迅速的向一個地上的人影撲去,隨后,一陣血紅色的光芒爆散開來,當血紅色的光芒漸漸散去的時候,秦岳感覺到一陣強大的吸力襲來,將自己拖往其中,秦岳根本沒辦法反抗,隨后秦岳被扯了過去,并且光榮的再次昏迷。

    神秘的血光消失,一個人影依舊躺在了地上,昏迷不醒,不過仔細看其眉宇,卻會發現正是秦岳。

    不知過了多久,秦岳悶哼了一聲,漸漸的蘇醒了過來。

    只是查看了一番后,秦岳徹底的驚呆了。

    自己現在身上的裝束,也不知為什么發生了改變,身上的運動裝,變成了一身貼身的素色的粗布麻衣。

    身形更是從一個一米八左右的青年,變成了十一二歲的少年模樣,這一切都讓秦岳瞠目結舌,自己怎么會從二十幾歲的人,變成了十幾歲的少年!

    莫非,我是穿越了?

    這都是真的,不是幻覺么?

    只可惜這里沒有鏡子,否則秦岳還真想看看,現在的身體,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

    想到這里,不由得警惕萬分的望向四周,就憑現在這小身板可對付不了什么麻煩。

    “那這里是哪里?”

    望著四周的環境,秦岳心中不由的一陣心悸和慌亂,即使是在頗為陰森晦暗的光線下,秦岳也能看清周圍的一切。

    臟污的環境中,雜亂的稻草,四處鋪墊著,一席破舊的被褥,秦岳正躺在其上,不遠處的角落放著一個恭桶。

    四周的墻壁,全是用堅硬無比的大理石,堆砌而成。

    黑色的巨大鐵門,寬厚而沉重,并且和四周的大理石,完美的契合在一起,這是一個巨大堅固的牢籠,一種無比壓抑的氣氛,彌漫在秦岳的心頭。

    顯然,這里是一處森嚴可怕的牢獄。

    不過,雖然知道自己身處牢獄之中,但秦岳還是強迫自己鎮定了下來,畢竟連穿越這種奇幻的事情都發生在自己身上了,除了死亡,還有什么能比這更可怕的呢!

    冷靜下來的秦岳,思緒也逐漸回歸,開始思考起來,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陡然,一陣潮水般的記憶,涌入了秦岳的腦袋,當然是秦岳失去意識前的記憶。

    “黑曜石貔貅手鏈.....死前怨念.....大罪惡系統.......穿梭世界....這里就是,錦衣衛世界?”

    漸漸的,思緒開始清晰的秦岳,整理了失去意識前的一些記憶,也知道整個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原來,在自己被殺后,流淌的鮮血,染到了黑曜石貔貅手鏈上。

    黑曜石手鏈吸收了。秦岳全身不少鮮血之后,受秦岳臨死之前的死亡怨念侵襲,達到了黑曜石貔貅手鏈的認主要求,終于認秦岳為主了。

    秦岳眼神復雜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貔貅紋身,不知道什么時候,那黑曜石貔貅手鏈,已經消失了,只有一個手掌大小的貔貅紋身,印刻在秦岳的手腕背部。

    秦岳頓時透露著一絲驚奇,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事,秦岳也并不那么在意!

    只是感慨著,就是這枚宛如現代藝術品的黑曜石貔貅手鏈,竟然這么強大,將自己復活了,還把自己送到了錦衣衛的世界之中。

    原本,買這個手鏈的時候,秦岳只是覺得,那戒指上的貔貅形象,雕刻的威嚴傳神,活靈活現,秦岳感覺頗為新穎,這才買了下來,想不到卻得到了一場驚天奇遇!

    當真是,有因必有果,萬事天注定!

    “可惜......大罪惡系統,本身就能量就不足,將我送進了這錦衣衛世界之后,并且融合了原來在這獄中的少年身體,能量就已經消耗殆盡,徹底陷入沉睡,我也不知道,該怎么給它補充能量!沒有它,我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吧!”

    想到此處,秦岳不由得拍了拍腦袋,一陣頭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不知過了多久,經過一連串事件的秦岳,感覺精神異常疲憊,再加上秦岳現在保持的是一副小孩的身軀,更是顯得有些困乏,不知不覺間竟然睡著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84323_10_26-m
我有一座恐怖屋
作者 我會修空調
  散發異味的靈車停在了門口,天花板傳來彈珠碰撞的聲音,走廊裡有人來回踱步,隔壁房間好像在切割...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