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酒灑裙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蔣世勛雖然出身行伍,舞卻跳得極好,先前也沒聽說過他的花邊新聞,看來他的幾位姨太太也不是擺設。倒是蔣立志,經常出入風|月場所,捧紅了閔州好幾位交|際|花。

    梓謠今日沒有舞伴,往常都是拉著三哥出席宴會。不過因剛才感覺到那道若有若無的視線,她不想留在這里,雖說已經是新時代了,她卻不想和陌生人共舞。

    于是,再次遁到洗手間,等她出來的時候,樊雪琴正一個人坐在那里,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梓謠叫了她一聲,問:“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正梅呢?”

    樊雪琴面露難色:“剛才我家的傭人來說,讓我早點回去,我大嫂又在家里發脾氣了。”

    樊雪琴的父親去得早,母親是續弦,如今跟兄嫂住在一起。

    這時候君怡也過來了,她是家里的獨女,沈探長將她看得眼珠子一樣。而梓謠雖然家里有三個哥哥,但是父母、哥哥們都愛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然無法想象樊雪琴過的是什么樣的生活。

    樊雪琴家里有七八個兄弟姊妹,除了她和弟弟,其余幾個哥哥姐姐都是父親的原配所生。父親去世的時候,并沒有留下多少遺產,他們卻認為老頭子將錢財都給了繼室。所以現在一家人擠在鴿子籠那么大的地方,大有母親不拿出錢來他們就會一直住下去的架勢。

    沈君怡和云梓謠都不是苛刻的人,虛虛挽留了一番,沈君怡便說:“既然這樣,你早點走吧,我們學校見。”

    樊雪琴如釋重負,站了起來,她站得有些急,不小心撞到了面前的圓幾上。圓幾被撞得一歪,上面一只盛滿香檳酒的杯子便倒了下來。

    云梓謠站在她對面,雖然避得快,還是不免被酒汁沾到了。

    “哎呀!”樊雪琴叫了一聲,匆忙過來拿了帕子給云梓謠擦拭,她不擦還好,一擦那酒汁反倒在雪白的裙裾上氤氳開來。

    梓謠捉住她的手:“別擦了,沒事沒事!”

    她這樣一說,樊雪琴越發慌了起來。這樣的場合,儀表至關重要,稍有不慎,丟的可是整個云家的臉。云家是什么樣的人家?那可是在閔州有頭有臉的富商!云梓謠的父親云德開是閔州華商會的會長,跺一跺腳整個閔州都會抖三抖的人物。

    君怡見了也說:“沒事的雪琴,我的衣服謠謠也能穿的,我帶她去重新換一件就好了。”

    “真的可以嗎?”樊雪琴抬起頭,一臉愧疚。

    “當然可以,沒關系的!”梓謠將半蹲著的樊雪琴拉起來,“你不是急著要回去嗎?先回去好了,我剛好可以蹭君怡一件衣服!”她嬌顏含笑,又生出一種別樣的俏皮來。

    樊雪琴怯怯地道:“真對不起,明天我給你帶譽陽齋的燒餅。”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忘了哦!”云梓謠這次沒有客氣,譽陽齋是閔州城的老字號了,總店就在離樊雪琴家不遠的牌樓弄,雖說開了不少分店,但是眾口皆碑的,總店的燒餅最好吃,又酥又脆。

    “還有我,還有我!不要忘了我!”沈君怡也湊上來。

    樊雪琴這才笑起來:“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打發走了樊雪琴,沈君怡牽起云梓謠的手:“走,我帶你去換衣服,我上個月做的幾件旗袍都還沒上過身,有一件腰身窄了,一直說拿去改的都沒空,如今倒是便宜你了!”沈君怡一向這樣快人快語,“雖然比不上云伯母的手藝,但是落雁坊的名氣擺在那兒呢!”

    梓謠笑起來:“我也很喜歡落雁坊的旗袍。”她看了眼大廳里搖曳的燈光和隨著音樂搖擺的人群,以及周邊三三兩兩閑聊的客人,“今天人多,你去招待客人吧,我找佳佳帶我去就好了。”

    “佳佳這丫頭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還是我帶你去吧,也就一會兒的功夫,耽誤不了什么。”沈君怡不由分說,拉著云梓謠登登登地上了樓梯。

    剛走了幾步,佳佳從后面趕上來:“小姐,老爺叫你去一下。”

    沈君怡回過頭來:“有說是什么事嗎?”

    佳佳就俯在她耳邊小聲道:“七爺來了。”盡管不想偷聽,但是因為靠得近,梓謠還是聽到了。

    沈君怡眼睛立刻亮起來:“就知道他不會忘了沈家!走,我們現在就去!”她提著裙擺匆匆就往樓下跑,剛跨出兩步,突然想起來梓謠還等著去換衣服,于是轉過頭來,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的一個親戚來了,小時候他對我很好,我想去看看,我讓佳佳帶你去換衣服吧。”

    梓謠趕緊擺擺手:“不用不用,你趕緊去,你的東西在哪兒我都知道,我自己去就成了。”她雖然不知道這位七爺是什么人,但是看沈君怡的樣子,應該是一位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這個時候,君怡也不跟她客氣,點了點頭:“在我衣柜的第二間,有一件香云紗的湖水綠琵琶襟旗袍,你一定能穿!”

    梓謠道了聲好,拾階而上,而沈君怡帶著佳佳轉過樓梯,由側門出去了。

    沈君怡的房間在三樓最里面,門虛掩著,梓謠剛要去推門,便聽見里面一個男子急促的聲音:“來,給本少爺香一個……你放心吧,這里沒人……”

    梓謠心里頓時一跳,跟著一股怒氣就不可遏制的洶涌而來。什么人這么下作?竟然跑到君怡的閨房里做這種齷齪事!

    她的手頓在門把上,只感覺渾身的血液直往頭上涌,心里又羞又氣,雖然怒不可遏,還是竭力平復下來,找回了理智。這種事情,若是張揚了出去,不要說自己還是個云英未嫁的姑娘,就是對君怡的閨譽也是有損的。可是她又沒有辦法裝作不知道,任由別人污了君怡的閨房。

    思前想后,還是覺得最好能讓里面的人自己出來。她抬手敲了敲門,正準備避到隔壁房間里,就聽見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呀,有人!”

    這聲音異常熟悉。一瞬間,云梓謠心頭雪亮,難怪剛才她問起樂正梅,樊雪琴神色有異,虧她還以為她家里真的有什么為難之處呢!

    她心頭冷笑了一聲,跟著就聽到男子的聲音:“沒事,有我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94509_82_823-m
重生七十年代:軍嫂,有點田
作者 紫幻迷情
  重生回到吃不飽,穿不暖的「糧票年代」,這一次孟雲涵不怕,因為開了金手指,不但要創業,還要抓...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