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可惡的鬣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快速熟悉了一下整個界面,梁洪終于看出來,操作體系很類似于原來玩過的著名游戲《紅色警戒》,尤其是很早期的版本。

    鏡面右側的建筑欄里只有兵營孤零零一項,成本1000元,至于人員及武器單位欄目,則是灰蒙蒙的一片,沒有任何建筑,自然不可能有一絲產出。

    生存,按照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愿望生存,現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這個簡陋的碉堡弄好一點,更大一點,更結實一點,更現代化一點。至于其他更高大上的,暫時還沒想到。既然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果斷點擊鏡面上兵營圖標,鏡面立刻彈出提示框。

    “請選擇兵營建造位置。”

    手指點擊緊鄰碉堡的東側位置,基地西側是馬爾拉湖,兵營建造在東側,造出來的士兵恰好護衛了基地。隨著點擊,系統彈出確認對話框。

    “建造花費1000元,建造時間24小時,建造方式系統自動建設,請確認是否建造。”

    點擊確認之后,界面中跳出來一行說明,賬戶資金余額變成了9000元。然后,碉堡東面傳來又一陣的轟響,梁洪從那一側的射擊孔看出去,不遠處的空地上,突兀地一下子崛起出一座磚木結構的大瓦房,門窗緊閉,只聽得里面叮叮當當響聲不斷。

    這究竟是游戲還是現實,梁洪迷茫了。類似的流程,他在玩過的游戲中曾經見過,可是,眼前如此逼真的場景,又讓他不得不相信一切發生的真實。

    嗷,一聲嚎叫打破了夕陽西下的寧靜,也打斷了梁洪的胡思亂想。幾只鬣狗出現在射孔的視野,褐色斑塊仿佛甩在狗身上的泥點,這是非洲草原最常見的斑鬣狗。似乎嗅到了獵物的氣息,鬣狗始終在碉堡周圍逡巡徘徊,不時把兇殘的目光投射過來。

    活生生的野獸,一群甚至能同獅子爭奪食物的生猛家伙。雖然知道僅憑幾只鬣狗沖不進堅固的堡壘,梁洪還是提槍在手,重新檢查隨身的裝備。除了毛瑟步槍之外,身上還攜帶了步槍子彈一百發,德式帶血槽的單刃刺刀一把,八倍全銅雙筒望遠鏡,瑞士造機械手表,德國1893式扁圓軍用水壺,外加一公斤野戰餅干和一包食鹽。

    夏日的夜晚略顯悶熱,是的,一月在北半球是嚴冬,可在南半球卻是盛夏,準確講在此地是雨季。碉堡旁邊,建設中的兵營叮當響了一整夜,間或遠處傳來幾聲獅吼狗叫,匯合外面持續的雨點聲,成就了獨特的草原雨夜奏鳴曲。非洲草原的蚊子很強悍,不但壽命長,而且精力旺盛,白天晚上都不辭辛勞地飛行,不放過一起能從人體吸血的機會。這里,把人叮咬出大包的花腳大蚊子不是最可怕的,小個頭的黑蚊子才是真正的殺手,能傳染從流感、瘧疾到登革熱,乃至謠傳其他更可怕的致命病毒。雖然曾經被注射過多種疫苗,梁洪還是躲在基地里,這里屏蔽其他一切非認可生物。

    他至今也沒搞清楚為什么到這里來了,更不清楚還能不能回去。或許完成了小白所說的任務就有希望吧。

    生存,按照內心真是的愿望生存,這任務夠奇特的。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生存,經歷過嚴格特種兵訓練,并且實戰經驗豐富的老鳥,梁洪有著強悍的適應能力。如果是在過去,他會認為這樣的任務很簡單。但是,處身1898年,對21世紀軍人而言匪夷所思的年代,他不夠自信了。

    拋棄了所有雜念,投身進這怪誕的任務吧,梁洪既是下決心,也給自己鼓氣。好在,他對這個年代、這個地方并不陌生,以前曾經讀過關于布爾戰爭的書,這場戰爭可是首開了成規模特種作戰的先河。

    1898年是怎樣的年代,腦子里開始回憶,最先想起的竟然是一段鉆石大王塞西爾·羅得斯的話。

    “這個世界幾乎已分配完畢,它所剩下的地區也正在被瓜分,被征服,被拓居,想一想你夜晚在空中所看到的那些星球吧,想想那些我們永遠無法到達的遠大的世界吧!我常常這樣想,如果可能的話,我將吞并這些星球。看到它們這樣清楚而又那么遙遠,真使我感到悲傷。”

    塞西爾·羅得斯,布爾戰爭的瘋狂推動者,極端貪婪的狂熱戰爭販子,雖然他的很多理想在當代人眼中近乎荒誕,但是,上面那段話卻真實地反映了此時列強的共同心聲——對殖民地的渴望和對財富的追求。

    翻開地圖,全世界近百分之三十的土地被米字旗占據,炫耀著大英帝國不可一世的傲慢和輝煌。新興的歐洲列強,追隨殖民主義前輩的腳印,紛紛把目光轉向海外,在海外征服最富饒的原料供應地,獲得最廉價的勞動力,取得最大的商品利潤,以及最大的市場資源。

    為了便于殖民地的管理和防衛,各個殖民帝國都想把自己在非洲的小塊殖民地連成一片。法國人制訂了從塞內加爾經過蘇丹到索馬里的“二S計劃”;德國人制訂了從喀麥隆到西南非洲再到坦噶尼喀、并且聯合南非布爾人國家的“條頓非洲計劃”;就連沒落的葡萄牙人也企圖把安哥拉和莫桑比克殖民地連成一片。與之相對抗,英國首相索爾茲伯里勛爵提出了“英國人要從開普到開羅”的口號,制訂了“二C計劃”。英國對非洲的擴張藍圖:從開普到開羅,將英國在埃及、東非、南非的殖民地打通,連成一片。但是,在南部非洲土地上,荷蘭移民后裔布爾人建立的德蘭士瓦共和國和奧蘭治自由邦率先阻擋了大英帝國的腳步。

    梁洪相信,布爾戰爭的再次爆發具有歷史的必然性,不會因他的到來而改變。十幾年前,1880年12月,英國和德蘭士瓦共和國就爆發過一次布爾戰爭,3個月后日不落帝國竟然戰敗了。相比較前次戰爭,約翰內斯堡的黃金和金伯利的鉆石,在利益的天平上會添加出更沉重的砝碼,足以讓大英帝國不惜為之傾國之力。

    第二天中午,兵營如期建好了,大瓦房里叮叮當當的響聲也停歇了,青銅鏡面上建筑欄目中兵營圖標閃亮。

    梁洪手指點擊,兵營名下出現士兵和工匠兩種,每個士兵需要花費100元,工匠則需要200元。會產出什么樣的人物?生化人還是仿生機器人,他有些期待,于是打算每種都各選擇了一名。系統彈出提示,要求確認膚色和語言。

    如果是在亞洲,他會毫不猶豫選擇黃種人和漢語,但是眼下是在南非,尤其是在德蘭士瓦共和國的版圖內,選擇就成了一個難題。布爾人是白人,講荷蘭語,但是敵視同為白人的英國人。非洲人膚色太復雜了,尤其是在南非,白人、黑人,就是黑人還分出膚色深黑的蘇丹族系和淺黑的班圖族系。除了少數漂洋過海來的亞洲移民,現在就沒有黃種人嗎?梁洪猛然想起,在讀過的書中看過,南部非洲真正的原住民其實正是黃種人——科伊桑人,只是由于遭到外來移民的殺戮,這些黃種人才在后世的南非淪落為極少數。但愿那些同為黃皮膚的小個子們,現在還保留著足夠多的族群。

    至于語言,每個人可以選兩種,梁洪選擇了荷蘭語和漢語。黃皮膚講漢語,想想就要笑了,真是惡趣味,以為是華裔遍天下的后世嗎?雖然沒見過科伊桑人長什么模樣,但卻不妨礙他準備去冒充。

    造人是需要時間的,自然方式需要二十年才長成,兵營造人只需要二十四小時。等待是難耐的,可是現在梁洪只能等待。沒有建筑可以興建,除非他愿意浪費寶貴的資金再造一座兵營,也沒有其他可產出的,因為沒有別的建筑。問題不僅于此,他還面臨著更大的難題,就是食物。草原上奔跑著成群的野牛和羚羊,他手中有槍,可以輕易射殺,并且沒有動物保護組織和動物保護法來約束。但是那需要耗費子彈,他身上只有一百發,不知道通過基地制造,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補充。

    端著槍走向草原深處,梁洪開始猶豫,是射殺野牛好還是羚羊好。從費效比而言,如果能一槍斃命,當然是野牛,但是據說這種家伙很命硬,一槍未必打得死。

    很快,他就發現其實不用選擇了,獵物已經自己找上門,并且不依不饒。

    五百多米外,十幾只鬣狗圍成了扇面開始逼近,走在前面的身強力壯,每只體長都接近成人,體重足有上百斤。梁洪頭痛了,彈倉中只有五發子彈,如果不能有效威懾住,恐怕沒等下次裝填完成,他就會被蜂擁而上的鬣狗撕成碎片。所以,他只有盡快,盡可能精確地射殺鬣狗族群中的首領,才可能將武器的威力發揮充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18021_5_225-m
亂清
作者 青玉獅子
  孤燈一盞,新月高懸,美人如玉,萬里江山。

  一名小博物館的兼職講解員,...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