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圣山腳下梧桐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座無盡巍峨的圣山,直直聳立在大地中央。

    無數大大小小的簡樸村落,繞著圣山圍成巨大的圓弧。

    村落沒有什么特殊,唯一讓人難以理解的,就是這些村落相連的地方,全部被未知屏障隔絕。

    這個世界看起來無盡廣闊,但被那些巨大屏障一一隔開之后,卻變成極其狹隘的世界。

    梧桐村

    村名三三兩兩聚集各處,談論一些所見所聞。

    村子里有人不奇怪,可是讓人感到驚悚的,卻是一個明明已經死去的青年,正在村子里四處晃蕩。

    青年林然,一個已經墜入河中,死的不能再死的人。不過他現在似乎在打聽些什么,正在仔細的傾聽村民的對話。

    一名身著西裝的中年男子,看著近在眼前的圣山,搖頭郁悶不已。“誒,明天我就要上去了,不知道能不能登上圣山,到達第二層鄉鎮級別!”

    中年男子對面,站著一位妖嬈少婦,聽完之后同樣無奈苦笑。“老王,明天可不僅你要攀登圣山,我的期限也到了!”

    妖嬈少婦話剛說完,站于兩人身旁的青年,同樣看著圣山一一陣抱怨。“這個地方可真是……誒,可不登山的后果,你們可是都是知道的!”

    說道這兒的青年男子,瞥了眼站在一旁的林然,隨后搖頭繼續道。“要么突然暴斃而亡,要么神志不清的沖入圣山,再也沒有第三個例外!”

    聽到青年說完,饒是中年男子早就清楚,可眼中露出的神色,還是布滿了恐懼。

    三人閑談的內容,林然已經聽個清楚。

    林然所在的地方,有點像地球的無限小說,不過這個地方又有些不同。

    這個世界,一切都圍繞著中間那座通天圣山。

    以一個月為期限,無論是誰都必須進入圣山一次,不進山的后果其實只有一個。

    死亡!

    而進入圣山之所以會讓人恐懼,就是圣山山腳下那座死亡豐碑。

    凡是死亡之人,無論死的時候是在村落,還是在圣山,他們的名字都會顯示在石碑之上。

    但是,無盡的殘酷也蘊含著無限希望,只要能夠闖過圣山密道,到達鄉鎮層次,就能得到超越常理的力量。

    武功秘籍、異能功法、強悍體質,只要運氣夠好、實力夠強,凡是能夠想到的,都能從圣山中得到。

    至于具體如何,就要牽扯到圣山的情況。

    圣山山體里邊就像螞蟻洞穴,無數密密麻麻的密道充斥其中,如果說的直白一點,就是一座無比巨大、復雜的迷宮。

    想要攀登圣山,只有一個途徑,那就是沿著這些密道一路往上,而密道之內充斥著無數銜接點。

    這些點,連接著無數世界。

    這些基礎信息,是底層村落所共知的,但包括林然幾人在內,并不知道一件無比殘酷的事。

    他們現在的圣山最底層,被稱為初始地,一個相對最安全的位置,一旦踏入鄉鎮層次,短暫的安寧就將被徹底打破。

    林然見幾人陷入沉默,摸了摸鼻子準備轉身而去,就在他剛想動身之時,青年男子突然開口,話語中的信息讓林然立馬停住身形。

    “誒,如果能直接到達那處地方,我們也就不用再懼怕這些了!”青年男子一臉憧憬,抬頭看著望不見的高空。

    林然順著青年男子目光望去,但看到的卻空蕩的藍天,外加幾片懶散的白云。

    妖嬈少婦見到了林然臉色不解,嬌笑一聲提示道。“需要凝神仔細觀察!”

    “謝謝您!”得到少婦善意提醒,林然重新低下腦袋道謝。

    沒等林然再次抬頭細看,中年男子已經開口。“小兄弟,看你現在的樣子,估計剛到這兒沒多久吧?”

    “嗯!”林然笑著點了點頭,沒有準備多說什么,突然來到陌生詭異的地方,林然保持著十分的警惕與謹慎。

    多聽少說,能不開口盡量不說一字。

    “咯咯,小弟弟心里素質不錯啊,像姐姐我剛到那會,可是鬧了不少笑話!”少婦笑的花枝亂顫,胸前激起一陣劇烈波動,惹得中年男子頻頻望去。

    片刻之后,拼命笑著的少婦,眼中不知為何突然濕潤,幾滴晶瑩剔透的水珠,悄然滑落白澤的臉龐,滴入腳下厚重的泥土。

    中年男子見狀也是黯然一嘆,挪動腳步準備安撫,但少婦卻擺了擺手,止住了眼中淚水嘆道。“我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偶爾情緒失常又能怎么樣!”

    中年男子聽后,掃了眼看似溫馨的村落,最后將目光落在林然身上。“不知道小兄弟……”

    中年男子想問什么林然清楚,于是點了點頭回答。“大橋塌了,然后就到了這兒!”

    這個回答,林然已經說了不下十遍,畢竟這種事大家都經歷過,沒有隱藏的必要,所以就如實將原委說了出來。

    但對于另外一件事,林然卻沒打算吐出一個字,雖然這兒所有人都經歷過,但林然相信很少人會說出來。

    這件事說不重要也不重要,但說重要的話,也十分重要。

    那就是這兒的所有人,都已經經歷了一個世界,一個沒有危險純屬新手的世界,一個充滿機遇的世界。

    林然自然也沒有例外,他在那個世界得到了一件物品,一件關乎重大的秘寶。

    中年男子十分識趣,問了這個問題之后,就不再揪著細問,而是與林然談起了現實的趣聞。

    通過簡單交談,林然知道了幾人的基本信息。

    中年男子名叫陳國梁,死于絕癥,身前是一名私企老板,具體身價已經沒必要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

    青年名叫趙青,與林然年紀差不多,死于一場離奇車禍,身前也是一名大學生,不過卻學校卻十分出名,是華夏著名的重點大學。

    最后一位妖嬈少婦,具體身份沒有講明,大家只知道她叫西雅,一個華夏非常少見的姓氏。

    “嘶……那是什么地方!”與幾人交談中的林然,突然倒吸一口涼氣。

    被林然驚訝聲吸引,三人立即順著林然目光看去,但看清之后卻搖頭一笑,陳國梁指著前方解釋道。“咱們眼前這座圣山,除了內部密道不能查看,外部的全貌都能看到!”

    趙青聽后點了點頭,結果陳國梁話頭接著講解。“估計你也接觸過無限類型的小說,這座圣山就類似于那些主神,咱們進去之后就會觸發任務!”

    趙青說到這兒,臉上又露出激動神情,指著林然剛剛驚呼的地方。“你剛剛指著的地方,就是眼前圣山的最頂峰,根據傳聞,那些飄蕩著的光團,里面蘊含著這個世界的終極隱秘!”

    西雅聽后點了點頭,不過卻補充了一句。“只要能夠到達圣山頂峰,還能有機會得到最強大的力量!”

    林然聽到最后心中一動,不著痕跡的試探著詢問。“難道只能沿著密道,才能攀登到頂峰嗎?”

    “沒錯,圣山表面存的禁制誰碰誰死,但據說有不下十種方法,能夠不登山直接到達那處地方!”說著這則傳聞的趙青臉色激動,似乎對這事十分憧憬。

    林然聽到這兒心中一動,強行按下心頭的忐忑、激動與火熱,抬頭繼續打量著山頂,死死盯著那些無限遙遠的光團。

    看到林然、趙青兩人的狀態,哪里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么,中年男子苦笑著打擊道。“你們兩別想這些不切實際的,不可能的,還是踏踏實實往上爬吧!”

    不可能?

    有了那件秘寶之后,也許不可能將會變成可能!

    林然此時心事重重,再也沒閑情在這兒閑聊,腳步一頓就準備開口告辭。“各位……”

    然而沒等林然開口,斜刺里就響起一道不陰不陽的聲音。

    “嘖嘖,我還說這是誰,原來是你這個惡心的**絲!”

    一聽這語調口氣,林然用不用猜都知道是誰,果然,等林然轉過腦袋,趙天一那欠抽的臉,立馬就出現在視野中。

    相對于林然的形單影只,趙天一身邊還跟著一人,他的狗腿子王濤。

    趙天一左右打量片刻,一臉愉悅的表情看著林然。“嘿,你那基友王動呢,不會是在新手世界死了吧!”

    隨著趙天一的嘲笑,狗腿子王濤哈哈大笑,抬起兩只手隨意摩擦,像是隨時準備動手。

    找茬來的!

    林然暗暗叫糟,自從橋塌身死之后,九輛大巴上的同學,都已經失散,各自進入的世界并不相同。

    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林然在第一個世界得到的東西,雖然萬分珍貴,但并不是攻擊方面的秘寶。

    現在的林然,就是一個普通大學生,壓根沒有任何依仗!

    看見林然臉色陰沉一言不發,趙天一頓時發出一聲怪笑。“該不會在初始世界,你的實力沒得到提升吧!”

    沒等林然張口說話,趙天一就朝著王濤打了個手勢。

    得到趙天一手勢的王濤,立即咧嘴一笑夾擊而來。“哈哈,看哥幾個今天怎么收拾你,我進入的可是生化危機,身體被大大強化,而趙哥……”

    “閉嘴!”趙天一皺眉冷喝,打斷了王濤的自曝家底。

    趙天一雖然高傲看不起林然,但他不傻,反而智商還挺高,在知道這個世界基本信息的情況下,怎么可能會允許自己底牌被暴露。

    趙天一面無表情,王濤一臉猙獰,兩人已經走到林然身旁,準備在這個沒有法律的地方,好好解決一下兩人的恩怨。

    中年男子陳國梁、青年趙青、妖嬈少婦西雅,三個與林然剛剛認識,而且相談甚歡的人,并沒有插手或幫助的意思,而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默默退后的一步,也表達了他們的態度。

    林然被孤零零圍在中間,沒有任何幫手,身體也沒得到任何強化,結局基本已經注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22294_22_44-m
魔天記
作者 忘語
  一名在無數兇徒中長大的亡命少年,在從被囚之地逃出升天後,又機緣巧合下另換身份,進入某一修煉...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