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戰劍齒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微弱的風帶著一絲熱量拂過,樹葉輕輕作響,遠處,如火山一般熊熊燃燒的煤礦,正以其恐怖的速度,吞噬著周圍的森林,焚燒著一切。

    天空依舊是灰色,卻沒有下雨的意思,任火焰肆掠。

    煤礦周邊已經來了不少人,可是他們也只能看著,沒有任何能力與這場大火搏斗,只能寄希望于老天爺能夠在這個時候降下一場如上次那般的暴雨。

    老天并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當烈火燒完整個煤礦時,大雨傾盆而至,慢慢的澆滅了這一場大火。

    梅西煤礦,被付之一炬,皇帝震怒,修士震怒,一紙紙通緝令從帝國帝都出發,極高的價格,吸引所有的修士,散布于廣袤的帝國土地上。

    目地,只為找到那縱火之人……

    林天看著手臂上的火焰圖案,不自覺的流露出會心一笑。

    他成功了,成功的修煉出元氣種子,代價,不過是整個煤礦的火元氣。

    此刻,他已經正式步入火元初境初階,不需要借助外來的元氣,火元氣可以靠種子修煉出來,如此龐大的元氣鑄就的元氣種子,其威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那本書隨著兇猛的火焰消散在林天周圍,保護他走出火海。

    經過火元氣的洗禮,林天體內的雜質去除不少,皮膚也更加緊湊。

    在丹田處,白色虛無的書本浮于一充滿火焰的種子之上,書頁打開,只要林天想看,書本隨時可以通過手臂上的火焰圖案幻化出來。

    他沒有回頭看那被大火吞噬的煤礦,那已經是歷史,他要向前看。

    林家,這個西北邊陲最龐大的家族,帝國的心腹,如今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煤礦的爆炸,讓所有人都愁壞了頭,也只有少數幾個老家伙還能鎮住場面。

    林家后花園,只一個人還在饒有興趣的欣賞池邊的荷花,絲毫不在意煤礦被焚燒,即使是他所管轄的,他也不在意,對于他來說,林天的死更重要。

    “弟弟啊,別怪做哥哥的狠心,下次投胎,記得找個好地方,別再來林家,你要知道。

    天才,總有人會千方百計將其抹殺,木秀于林必催之,可惜你不懂這個道理,所以你死了,而我還活著。

    弟弟,一路走好,哥哥特地來你最喜歡的荷花池邊,送你一程……”

    杯酒灑下,留下一道漫天的狂笑,濃郁的火元氣猝然聚集,隨著一聲沉悶的爆破聲,荷花池被焚為灰燼……

    梅山深處的一處山谷,四周被樹木環繞,只一條小路經山谷穿出,綿延向遠方,一道清泉從山澗中流出,匯聚成一潭清澈的池水。

    暴雨侵襲過后的叢林,濕漉漉的一片,殘留在葉片上的雨水滴在地上,鳥兒的叫聲,給這片森林帶來一絲生機。

    簡易的茅草屋坐落在山谷之中,看起來雜亂無章,如臨時拼湊起來一般,絲毫擋不住雨水的侵擾,漏洞百出。

    林天郁悶的坐在茅草屋里,衣服被雨水淋濕,全身上下,就沒有一處干的地方。

    不過他還得感謝這一場大雨,澆滅了他體外熊熊燃燒的元氣之火。

    剛才,他無意之間找到這個山谷,環境優美,空氣清新,置身其中,自覺神清氣爽,便打算趁熱打鐵,一鼓作氣修煉出本體戰技。

    火云怒!

    哪知剛一運轉火元氣,元氣種子就有些不受控制,暴躁的火元氣竄出體外,差點就把他身上的衣服燒個精光。

    現在,體內出現了一個大問題,他控制不住元氣種子,因為元氣種子過于強大,超出他的能力范圍。

    元氣都是暴躁的,很難達到平衡,而元氣種子則是相對穩定的一種狀態,可是稍微動一下,就會出現潰散,后果不堪設想。

    如果是正常的修士修煉真元,一定比林天修煉的好,因為極其穩定的靈氣,可以很好的引導元氣運轉。

    現在,他不得不修煉固元法訣,不斷的加固元氣種子,使其達到異常牢固的狀態,從而可以輕松運轉功法,修煉第一個本體戰技,火云怒。

    因此,他得在這個山谷中待一段時間,直到固元法訣大成,才可出山。

    雨停了下來,林天起身去折了一些樹枝,重新打理一下茅草屋,剛才過于匆忙,基本都是瞎搞,所以茅草屋根本遮不住風雨,既然打算在這里呆一段時間,怎么可能不收拾一下住的地方。

    完事后,林天來到池水邊,雙腿盤起坐下,開始枯燥無味的修煉,反復運轉簡單的固元法訣。

    十天如一日,彈指之間就已然流逝。

    烈日重新執掌天下,趕走了烏黑的云朵。林天猛地睜開眼,站起身來,銳利的眼神一動不動的盯著不遠處幾棵抖動的樹木。

    低沉的虎嘯之聲,讓林天心里升起極其危險的警覺。

    神輝大陸上的猛獸,無一不經歷過靈氣的洗禮,成為更加兇猛的靈獸,甚至有些還會產生靈智,比起普通的猛獸,聰明了不少。

    猛虎似乎是在試探,一直在樹木叢中徘徊,顯然,他的目標就是林天,這里就他一個人。

    “吼!”

    僵持許久,也許猛虎也耐不住性子要發起攻擊,低沉的吼了一聲。

    周圍的鳥兒被驚飛,一個兇猛的虎頭從樹木叢中竄了出來,嘴上倆顆鋒利的劍齒,顯示他作為森林之王該有的威風,直撲林天。

    “劍齒虎!”

    林天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一絲火苗在拳頭上跳動,爆裂的元氣蓄勢待發。

    猛虎跑出幾步,猛地跳起,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林天的脖子咬去。

    林天腳下發力,非但沒有逃跑,反而迎著猛虎的血口沖了上去。

    人與虎交錯而過,鋒利的爪子碰到手臂,留下一道清晰的爪印,鮮紅的血液從傷口淌出。

    布滿烈焰的拳頭亦落在虎頭上,留下一個漆黑的拳印,猛虎沒沖出多遠,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嘴里發出陣陣哀鳴。

    林天轉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猛虎,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與虎搏斗,古有武松,今有他林天。

    林天不理會手背的劇痛,徑直來到猛虎面前,用腳試探性的踢了一腳,沒有反應。

    林天一下子癱坐在地,巨大的疲憊感席卷而來。

    說實話,剛才他的心里是不輕松的,對于靈獸,完全是未知的事物,他至今為止還從未接觸過。

    不過單從這只猛虎來看,靈獸似乎也不過如此。

    “沙沙沙!”

    剛才的樹木叢中,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林天猛地站起來,腦袋一陣充血,差點沒暈過去,不過還是慢慢緩了過來。

    他可不希望再來一頭猛虎,剛才的交鋒,已經讓他消耗了為數不多穩定的元氣,如果再來一只,他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殺死它。

    當樹木叢中竄出一個頭時,林天當即一愣。

    怎么是個人,而且還是個只有十歲左右的小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